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5月15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

  • 辽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韩锡傲遭受的迫害

  • 我被赤峰市红山区警察酷刑折磨的遭遇

  • 黑龙江刘景华老人受到的迫害

  •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被迫害事实

  • 辽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韩锡傲遭受的迫害

    韩锡傲,男,原辽宁省凌源市向东化工厂工人,现随向东化工厂迁移至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一九九八年,作为当地辅导员,韩锡傲就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后,韩锡傲一直被监控、骚扰,被非法劳教两次共六年。

    一、修大法 疾病不治而愈

    一九九四年二月,韩锡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他患有多种疾病:胆囊炎、胃溃疡、心脏病等。看过中医,也看过西医,去过北京、哈尔滨、沈阳等各大城市的大医院治疗,均不见效,就开始练气功,也不见效。但一走入修炼法轮大法,各种疾病马上就都不见了,人也变得乐观起来。他严格的按照“真、 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个好人,工厂的人都看到了他的变化,都说他变成了另一个人。

    二、一九九八年被拘留、被罚款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中共邪党开始公开的全面镇压法轮功。往往人们认为是因为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中南海法轮功学员集体大上访触怒了中共,从而引发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其实不是。在“四•二五”之前,江氏流氓集团就已经开始蓄意迫害法轮功了。

    一九九七年初,罗干指示公安部在全国进行调查,网罗罪证欲定法轮功为“×教”。全国各地公安局经充份调查后均上报反映“尚未发现问题”,调查不了了之。一九九八年七月,公安部一局发出公政 [1998]第555号《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通知》中先诬陷法轮功,紧接着又提出:要掌握活动内幕情况,发现其违法犯罪的证据,各地公安政保部门要深入开展调查。令他们惊奇的是,在全国各地,一条法轮功的罪证都没有搜集到。但这两次调查造成严重后果。

    如:辽宁省朝阳市公安局,向所属公安部门发出了朝公发(1998)37号《关于禁止法轮功非法活动的通知》,有的辅导员被拘留,有的辅导员被数次罚款,累计金额达四千多元。有的不给收据单,有的只给白条。由此引起四十余人到公安部上访;一千余人联名投诉朝阳公安局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违法行为。凌源市有很多法轮功学员无故被罚款、被拘留。韩锡傲也是其中的一个,被拘留十五天后回家。

    三、九九年后被非法关押、勒索,被两次劳教共六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央电视台播放了关于中共邪党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的消息。当天下午,韩锡傲同众多法轮功学员一起,踏上了去北京之路,他们要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因为中共封锁交通,他们就骑自行车行走。走到半路,被凌源市向东化工厂公安处拦劫。韩锡傲被绑架到向东化工厂公安处, 扣留一夜后,第二天早晨就被送到凌源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罚款三百元后回家。

    回家后不久,向东化工厂所在的杨杖子镇派出所开始参与迫害法轮功,韩锡傲又一次被绑架,在杨杖子镇派出所被扣留一夜后,被送到凌源市拘留所,紧接着又被送至凌源市公安局看守所。韩锡傲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向东化工厂公安处不法警察孙国华勒索他一千五百元。

    回家后,韩锡傲一直受到不法人员的秘密监视。一天,韩锡傲正在家中看大法书,以凌源市公安局一科科长付延龄为首的不法警察,突然闯入家中,把韩锡傲绑架并抄家,在凌源市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韩锡傲一个多月,勒索他现金三千元。

    与此同时,向东化工厂把韩锡傲开除了厂籍。家里失去了生活来源,正在上大学的女儿被逼迫的几乎要退学不念了。因家里亲人都在被迫害,没有人接济她,小姑娘只好节衣缩食,一天吃两顿饭还不敢吃饱,就这样坚持读大学。

    一九九九年十月,韩锡傲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又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他们在北京信访办被抓,向东化工厂公安处把韩锡傲接回,在公安处扣留一夜后,第二天把韩锡傲送至凌源市拘留所,紧接着很快就把韩锡傲送到辽宁省朝阳市教养院,非法判三年教养。

    在教养院里,他和许多不放弃大法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受到了各种各样的迫害:长时间的奴役劳动、被恶警毒打、恶警指使犯人毒打、高压电棍电击、 长期戴手铐、精神洗脑迫害(强制灌输诬陷大法的邪恶理论)等等。每天重体力劳动长达十多个小时,手经常磨出血泡。稍有不慎,恶警就会指使犯人毒打。一个叫高三儿的犯人,多次毒打迫害韩锡傲,把他的牙齿打掉一颗,肋骨打得喘气都痛。恶警为了达到让韩锡傲放弃大法修炼、写什么悔过书之类的目的,逼迫他看污蔑法轮大法的录像、长时间罚蹲、脸贴墙壁长时间站着、长时间坐铁凳、让犹大灌输邪悟的歪理等。

    回家后,恶人并没有停止迫害他,仍有不法人员监视他。二零零二年四月五日,他去一个朋友家,不法警察秘密跟踪他。在朋友家里,他正与朋友聊天, 七、八个警察闯入屋中,把他与朋友及其妻一起绑架,并把韩锡傲送到凌源市看守所,后又一次把他送至朝阳市教养院非法劳教三年。在教养院里,他又同样遭到了长时间的奴役劳动、被恶警毒打、恶警指使犯人毒打、高压电棍电击、长期戴手铐、精神洗脑等等的迫害。

    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由于不放弃大法修炼,拒绝写什么悔过书,恶警就用酷刑折磨他。韩锡傲几次看见他被折磨昏死过去后,几名恶警把他从刑室拖出来,在地上拉着走。为了制止恶警行恶,韩锡傲写了一封信给教养院领导,要求停止迫害这名法轮功学员。四、五个恶警就把他劫持到刑室,用高压电棍电击他。他被折磨得昏了过去,头撞在地上出了血。为了达到让他放弃大法修炼,用一种叫做“开飞机”的刑罚迫害他(头朝下、两只胳膊和手反贴在墙壁上),还把他单独关小号由四、五个犯人看着他,戴手铐二十多天昼夜不摘。为了恐吓其他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给邪悟的犹大和其他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人“充电”,教养院经常开“奖惩大会”,让韩锡傲和其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戴着手铐,作为被惩罚的典型,站在众人面前亮相。

    在凌源市众多最早走入大法修炼的大法弟子中,很多人都遭受到了与韩锡傲同样的迫害。韩锡傲只是他们中的一个。


    我被赤峰市红山区警察酷刑折磨的遭遇

    (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中共警察为了达到给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的目的,使用酷刑、欺骗的方式逼迫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属说假话、按手印等。下面是一位赤峰市红山区的一名法轮功学员自述其遭受警察高压电击迫害的痛苦经历。

    我是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的一名法轮功学员,为了陷害我家的一个亲戚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月末的一天晚上九点多钟,赤峰市红山区公安局副局长李树成带领三、四个警察冲进了我家,象土匪一样乱翻乱搜一个多小时,之后离开。家里人陷入极大的恐怖中。他们离开后,我家里人也没法入睡,早上四点钟多,他们再一次冲进了我家,这次连小棚也一起搜了,搜出了一些法轮功的书籍,然后就把我和七十多岁的公公带到了派出所,把我的丈夫带到了红山区公安局。

    白天,他们一直把我铐在里面一间屋子的床边上站着。我站了一整天。晚上,赤峰恶警布仁和一个叫“郝大桩子”的人来了,把我带到了一间专门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屋子里。他们把我双手反背着铐在暖气管子上,同时让我必须蹲在地上。他们嘴里不停的用恶劣的语言骂着:“×××的……。”我质问他们:“谁不是父母生的?你身为警察这样骂人?”布仁凶狠的说:“你现在嘴硬,看见那三根电棍了吗?使完一个充一个,不信你不说。”

    傍晚,布仁和“郝大桩子”开始轮番用电棍电击我,每电击一次,我都痛不欲生,当时,真是觉得每一秒钟都是那么漫长。布仁边电击我边说:“你再不说,就电你敏感部位。”当时我穿的秋衣上被点击的全是小孔。一直折磨我到凌晨一点多钟,他们两个都困了,给电棍充上电,派两个雇来的临时工轮番看着我,之后他们睡觉去了。

    片警殷守明时不时地来审问我,一直到早晨,我已被折磨的筋疲力尽,痛苦不堪,我要求上厕所,他们不让去,最后我尿了裤子。

    早上,布仁它们再次对我电击迫害长达一个多小时。李树成来了,逼着我签字,说:“你丈夫都签了,你不签也没用,某某某(亲戚法轮功学员)就在十月八日——十一日这几天回来过。”我说:“他回来过,但确实不是这几天,因为十月八日,他都上班了,怎么可能在家呢?”他们就又踢我,又扇我耳光,最后逼着我在他们已经写好的文件上签了字。

    回家后,才知道他们也是那么骗丈夫、公公签的字,又逼着不识字的婆婆也去签了字。这一次,我七十多岁的公公在看守所被关押十五天。在我家被迫害的家徒四壁时,他们让我们交六千元钱所谓“罚款”,否则就让我丈夫下岗。无奈中,我家借了六千元钱交给了中共警察。

    后来在没有任何事实的情况下,我家的那个亲戚法轮功学员还是被无辜判刑三年。


    黑龙江刘景华老人受到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今年68岁的老人刘景华,九六年开始修炼前体弱多病,全身风湿就二十多年,再加上心脏不好、气管炎、胃肠炎、胆囊炎、肾炎等多种疾病。修大法后身心受益,多种病都奇迹般的好了。

    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想不到这么好的高德大法却遭到中共邪党的疯狂镇压,大法弟子按真善忍做好人却受到残酷的迫害。刘景华当时没在家,场领导何绍坤派学校教导主任孙绪光到天津女儿家找到刘景华说必须带回单位写保证等。而后好长一段时间校领导王善福书记和门卫二人每天一个电话打到刘景华天津女儿家,监视情况问“走没走、炼不炼”等,骚扰的全家人不得安宁。

    二零零二年刘景华从天津回家后,四五个警察闯进刘家骚扰盘查,以后由警察杨铁军和一个姓刘的每天到家监视,干扰刘景华的正常生活。后来刘景华去了哈市儿子家,警察发现没在家,惊慌失措,马上叫校长把电话打到刘景华儿子家,问在哪里,并告诉刘景华儿子千万不要让去北京。如果刘景华不去儿子家,他们正决定要刘景华参加所谓的学习班。

    二零零四年刘景华从哈市回来后,还是两三个警察经常到家骚扰监视,同时让学校闫庆军、唐志平、陈欣畅三个校长到刘景华家,让刘在一个表上签字写保证什么的。刘景华说:“我只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炼功后我的病都好了,我也没干什么坏事,我保证什么呢?我不签!”他们只好走了。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六日下午,刘景华在天津女儿家被天津汉沽区恶警六、七个人开车闯入家中绑架,抢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师父法像。当时绑架到公安局,他们问什么刘景华不回答,一个恶警就拿针扎师父的像来威胁。半夜12点多就把刘景华送进看守所,一个月后非法劳教一年,送到天津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里整天坐小塑料凳,有三四个人包夹,并由邪悟的人轮番进行邪说洗脑,逼迫看污蔑大法电视录像等。

    后来听说在绑架刘景华的当天,又要抓刘景华女儿,女儿得知后,流离在外。恶警向单位要人,单位在压力下把女儿工作开除了。后来几年,每到所谓敏感日,汉沽恶警都打电话到刘景华女儿的婆家骚扰。

    零八年奥运前刘景华回家后,社区的人又到家来骚扰。等刘景华到了哈市儿子家,老干办的科长李影又打电话给儿子,看是否在那里,并告诉儿子看着刘景华别去北京。


    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被迫害事实

    自一九九九年迫害以来,中共编造了无数的谎言抹黑法轮功来欺骗世人,目的是毁灭人的良知道德,把世人引向毁灭的边缘。法轮功学员为了让世人了解大法真相,破除邪恶的谎言、揭露邪恶的本来面目,还众生信仰自由的权利,冒着生命危险,走街串巷,向世人传播法轮功真相。

    二零零三年,辽宁省抚顺市新宾县法轮功学员腰崇秀、金英姬、金哲上白旗村撒大法真相资料,被当地恶人构陷,遭新宾县红升乡派出所绑架。当时,派出所翟晔和其他警察强行要给三名法轮功学员戴手铐,被学员们强烈抵制住。

    半夜,腰崇秀借上厕所之机跳墙跑出去很远,而翟晔和几名警察在后面紧追不舍,最终腰崇秀又被他们绑架到派出所。当晚,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扣留在红升乡派出所一宿。

    第二天由翟晔、金凤广等警察强行将三名法轮功学员推上车,劫持到新宾县看守所迫害。之后,派出所押着金哲到他家非法抄家,将金哲单位买工龄的钱全部掠走。三名法轮功学员为维护信仰自由的权利,绝食反迫害。金哲遭到野蛮灌食,腰崇秀绝食九天,滴水未进,出现高烧,恶人怕担责任,将其放回家中。数日后,新宾县派出所在县政法委书记宋俊林指使下,将金英姬、金哲送往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至今下落不明。

    一个月后,邪恶以欺骗手段将恢复健康的法轮功学员腰崇秀劫持到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

    到罗台山庄洗脑班,腰崇秀不配合邪恶,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以吴伟为首的恶警、恶人强行给她灌食,并在食物里加入不明药物。被强行灌食后的她就感到头脑不清晰,自己的主意识不受自己大脑所支配。在洗脑班里,恶警们天天逼迫学员们看诽谤法轮功的光盘,写思想认识,观察学员们的思想动态。并剥夺法轮功学员睡觉的权利,不让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