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魔难心要正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的交流,感受很多。所以也把自己的修炼情况讲出来,与大家分享。

一、浑噩尘世得大法,身心受益

我母亲在我出生时梦见有人说我将来不是个长寿的,所以从我记事起,就知道家里人处处让着我,我也就被宠得自私、自大、说话刻薄、做事任性,即使我不想读书,也由着我,所以好吃好穿的由着我挑拣,简直是个女霸王。成家后,对丈夫也是不顺心时就大发脾气,长此下去,自己也弄得一身病,身心苦痛,为了治病,跟人学了其它气功,也没啥作用。

1996年10月的一天,朋友介绍我学法轮功,于是我走上了大法修炼的道路,开始学大法,让我明白了人生的目地是“返本归真”,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以前的那些病全没有了,人也变得会忍让了,改掉了自己的坏脾气,在家里善待家人,在工厂里“以法为师”做好工作,得到领导和工友的好评。

我们厂里,由原来两个人炼功发展到40多人。我父亲也得法了,和我一起修炼大法了。在此值得一提的是,我父亲得法后曾两次被车撞到而安然无恙,知道这事的人都说“老人命大”,我爸说是师父保护他!

二、感师恩进京护法,无怨无悔

99年7.20后,邪恶疯狂的造谣,污蔑大法,我的心里很难受,于是我和几个同修一同上京护法,在世人被谎言欺骗的时候,我们在天安门广场上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邪恶害怕世人知道真相就捂我们的嘴,把我们打倒后拉到朝阳区看守所,诱骗我们骂师父,踩师父的像,这让我更加看清了邪恶的本质和伎俩,更加明白了善与恶的不同,同时也更加坚定了修正法的信念,我们宁可被非法关押甚至毒打,也绝不会跟着邪恶去污辱慈悲苦度我们的师父。

20多天后,邪恶把我们从北京拉回当地的看守所,对我们拳打脚踢,强迫我们在烈日下暴晒,我们被罚站,还不许上厕所,目地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强迫大法弟子放弃修炼,放弃真善忍的信仰,但这对真修弟子来说是万不可能的。我们坚持炼功,学法,背《洪吟》。一次,包夹的吸毒犯发现后殴打同修,我想起师父的经文中说“环境是你们自己开创的”,那我们就要开创在这里的炼功环境,于是我便大声的喊来了看守所所长。所长让我蹲下说话,我不配合,依然站着说话。所长让我问住了,有失了面子,转身踢了那个人几脚,不让他再打人。在以后被非法关押的日子里,我们几个同修可以不受限制的炼功学法了,还把一个监室里的人都带动起来炼功。当时心里想:连这些犯罪嫌疑人也知道炼功对身体好,为什么江xx却硬把我们这一群只为炼功祛病做好人的人拉到政治中去呢?

两个多月后,回家路上,我老公对我说:“你好大的面子。你知道你是怎么出来的,是咱厂里的工人见你两个多月还不回来,到厂长那里去要人。厂长才和保卫科协商把你‘担保’出来的”。我只道这是大法教我为人向善,真诚待人,是善的力量带来的正面效应,感谢师父、也感谢那些明白真相敢于仗义执言的工友们。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我又第二次进京护法,邪恶把我们抓回当地;临近过年了,看守所不收人,就把我放了,走在街上,到处都是鞭炮声,才知道是大年初一。我心里惦记着别的同修,是否他们也和我一样走出来护法了;是否都平安的回来了,我也顾不上过年,直接去找我认识的同修,与他们交流,没过几天,邪恶又一次绑架了我。在看守所里,我见到了许多放下生死走出来护法的同修,邪恶软硬兼施,实在“转化”不了我们,就非法劳教了我们两年时间。

被邪恶强制送去时,我没有害怕,高声大喊口号,同修们振奋、犯人们惊叹。连有的公安也暗暗投来了敬佩的目光,看守所的所长大骂我,一个警察要给我戴铐子,我坚定的说“你不要给我戴,我不是罪犯”,他果然没有给我戴,而有的男同修却任由邪恶迫害,铐子戴了近千里。

三、正念正行闯魔窟,以法为师

师父说:“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为什么在承受迫害时怕邪恶之徒呢?关键是有执著心,否则就不要消极承受,时刻用正念正视恶人。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我想邪恶不听大法弟子的任何呼喊和抗议,非法劳教关押大法弟子,我们就要抵制邪恶的一切,而不是听之任之。于是,我就和同修切磋,不背监规,被邪恶罚站,每天要站大半夜,但我就是不背监规,同时鼓励同修集体炼功,邪恶就用铐子把我挂在铁床上,每天还要干繁重的活,我拒绝被奴役,邪恶在众人面前羞辱我,虽然身体上受到了迫害和疼痛,但我就是不服从邪恶的安排,就是要昭显大法是被冤枉的,嘴里只是念“法轮大法好,邪恶全灭”。管教说“你就不会说点别的”,我说“我就知道法轮大法好”。其实我还默念和回忆师父的其他经文,以增强正念。

那时有同修从外面把经文传到劳教所里的同修手里,我们就想办法把经文传到还没有经文的同修手里,叮咛保存好,多学法,以法为师,不要听从邪恶。每当有同修被关進来,我就借机会去接近他们,鼓励同修不要怕,要坚定信师信法,不被谎言欺骗,不被执着带动而邪悟。

在邪恶的魔窟里,吃穿都是极度艰苦的,我把家人送来的衣服让给同修穿,好吃的分给同监室的人吃,连恶警也觉得大法徒一个关心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却象一家人一样。同修也大都是这样的。有一个冬天,没棉衣服穿,我从垃圾堆里捡回别人扔掉的衣服洗干净穿上,恶警奇怪的问 “你不怕有病传染吗?”我说:“炼功人的身体不会被病菌侵蚀,我有师父保护。”没有棉袜子,我就把夏天的袜子几双套在一起穿,不论多苦,我都不觉得苦。我知道我是为法而来的,我有神圣的使命,我与普通的生命不一样,我是大法造就的新生命,我有幸能作为大法弟子来证实法。无论多苦,压力越大,我都坚持炼功、学法,加强自己的正念去证实法,不给自己留下遗憾。无论压力有多大 ,我都不写“悔过”和“保证”,反而利用他们叫我写保证的纸写了真相材料 。离开劳教所的那一天,管教整理我的材料,拿出一厚沓写着真相的纸,说这都是我写的,要我签名,我毫不犹豫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因为这是真相!

四、开创学法环境为同修,建立资料点为整体

从劳教所出来后,我发现许多同修家庭学法环境不是很好,于是我就把自己的环境圆容好,让同修到我家来学法,开始同修不敢来,后来共同切磋交流才好起来,遇到问题就共同交流,想办法解决,在法上提高很快。三件事做得比以前好多了,同修也愿意来我家里学法了。

以后人多了,就分散成几个学法小组,再去带动不同的同修。此时,师父安排外地一同修帮我们建立了本市的第一个资料点,解决了本市资料长期由常人做和由外地同修送的局面,资料点稳定的做到今天 ,在此过程中,也有许多去人心的事,也有过让人指着鼻子骂的时候,但只要以法为师,遇事先向内找就能迎刃而解了。

记得有一次,我和外地一同修共同做一个项目,但好几天不见人影,见面后,我一肚子的不满和抱怨都向他发泄出来,结果他也和我一样,于是两人就大吵起来,他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我的心好难受,我为了这个项目、为了他好,平时对他那么关心、体贴,他怎么敢这样对我?那几天无论是学法还是炼功都静不下心来,后来通过学法认识到是自己不对,不应该那样。

五、讲真相劝三退,面对魔难心要正

一次,我回娘家,晚上和母亲(同修)去散发真相资料,正发着,听到后边两个年轻人在议论“看,法轮功在散传单 ”,另一个说“快打110”。我便走过去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弟子在救人,他们不信,我就告诉他们天安门自焚的真相,这时才引起了两个年轻人的共鸣。我又讲了“藏字石”和“婆罗花”以及法轮大法的洪传,他们明白了真相也同意了三退,我也顺利的发完了资料。

修炼这么多年,感悟太多了,一时不知从何谈起,好象有说不完的话。我知道我的生命是师父给我的,我由一个普通家庭妇女通过修炼使生命得到了升华。我是属于大法的,愿意把一切奉献给大法,可还是被名利情困扰,在和同修发生摩擦时,心里还是放不下,今后要更加努力学好法,提高心性,归正自己的一言一行,做好三件事,不辜负下世前的誓言!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