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47927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从1999年7月20日邪恶迫害后,我做过许多丑事、错事,这次我要把我所做过的错事都一一曝光出来。一、在1999年7月20日后到2002年上半年期间,我由于学法不深,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带着求圆满的心去北京证实法,在被非法绑架回当地看守所四个多月后,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几经周折,来到非法关押我的看守所探望我,当时在亲情带动及外界的压力下,我主动写了对师对法不敬的话。之后,我被非法送到劳教所,由于学法不深,只学人,很快给邪恶写了“三书”,写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话,然后主动写信给亲朋好友与单位同事,在信中写了许多对师对法不敬的话,还感激邪恶对我的“转化”。邪悟后,我配合恶警迫害正念正行的学员,每天写日记或不定期写“思想汇报”中也写了许多不符合法的话,主动抄写了一些邪悟者谤师谤法的文章。劳教回来后,我主动交大法书及师父法像到610办公室,并写了许多对师对法不敬的话。然后,我还主动到协助邪恶,到学员家中干扰学员,到市洗脑班和看守所协助邪恶“转化”学员,出卖过学员,参加过劳教所及洗脑班的文艺演出,为邪恶歌功颂德。在邪悟期间,我做了许多错事,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在大法的感召下,迷途的我开始醒悟,重新回到大法中归正自己。2002年10月1日,我又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后被非法转到洗脑班,当时在怕被迫害的心及想出来的心带动下,违心写了所谓“思想认识”。2005年6月,我在发真相资料时又被非法绑架,非法劳教2年半,被送去劳教所,在高压下又违心给邪恶写了“四书”。2007年初,我到派出所领取新办的身份证,恶警把我的身份证扣压,以我是在“所外就医执行”为由,又逼我写了一句“在这期间我没做过违法的事”。回顾这几年,我之所以不断犯错,就是没有认真严肃对待自己的修炼,对自己的修炼不负责,一手抓住人的东西不放又一手想抓住神的东西,信师信法的心不够坚定,安逸心不去。但是师尊慈悲,没有丢下我。严正声明:我所做、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对师、对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和迫害,努力做好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弥补损失,加强学法、炼功,抓紧修去各种执著心,助师正法。

赖翠兰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的压过来了,由于自己法学的不好,法理不清,主意识不清醒,在被抓進劳教所后,怕心重,求安逸心重,想早一天走出黑窝,没有正念,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尊的事,写了“三书”,说“不学了、不炼了”,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在这期间,我也成了“帮教团”的一员,在几个邪恶教养院做“转化”同修的坏事。从教养院出来后,我也参加了街道组织的“帮教队”给在家的同修洗脑,做了邪恶的帮凶。在这期间,我还干了不少坏事,邪恶让交书,出于应付心理也交了几本,还有师尊的法像等。慈悲的师尊一直在看护着我,一直没放弃我。后来有同修来我家教我发正念,和我交流,我又逐渐的走回大法中修炼。严正声明:从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认认真真的做好三件事。

么振荣 2011年4月27日


严正声明

从1999年到2002年1月之间,我做了很多对不起大法的事:在单位,以文字游戏的方式含糊其辞的写了“不炼功”保证,还交了几本书。从监狱回来后,邪恶直接给我拉到公安处,做笔录时,又含糊其辞的说如果上北京提前告诉它们,又是在向邪恶做“保证”。被绑架到教养院后,我邪悟了,写了很多诽谤大法的“三书”、“四书”,还在大会上读,并写信给家属、同事、同修等,别人给市长等写的诽谤大法的信让我给抄,我也给抄了,还给家属写信让家属交书。我在教养院的食杂店中买了很多的本和笔,免费提供给邪悟者写诽谤大法的言词。在邪恶教养院,我还做过其他同修的“转化”工作,上台做诽谤大法节目的报幕员,配合邪恶的干事整理邪悟者写的诽谤大法的“三书”、“四书”,做了很多对师父、对大法大不敬的事,想想真是造了很大的罪孽。从教养院回来后,公安处、派出所又让我写诽谤大法的“三书”,当时我想都没想就写了,邪恶让配合照像也照了,还有一次邪恶录像让说大法不好,我录了,邪恶组织邪悟的人座谈,我去了,邪恶组织邪悟者唱歌,让我去旁听,我去了,还给一位同修洗脑。我做了这么多坏事,真是罄竹难书,我深深的痛悔。我向师父深深的忏悔,请师父原谅,并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写、所说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从今以后理智的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殷红梅 2011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的怕心特别重,怕警察抄家,怕送進监狱判刑,法理不清,邪悟了,交了《转法轮》、《转法轮卷二》等大法书,还交了师父录像带一套五盘、师父讲法录音带一套,还有炼功音乐带。在怕心的情况下,我多次向恶警和家人、社区说过“不炼了”,我还曾经骂过师父,骂过大法,在街道社区人员面前出卖过同修好几位。在家里,我自己也曾经烧过大法书、经文、烧过大法录像带。我知道自己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下地狱都偿还不了的大罪,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我知道错了。虽然我做了那么多的错事,但是我还想修炼,我从心底里发誓要从新做好。我今天彻底曝光这些压在心底里的罪恶,并严正声明:我过去所做的、所说的、所写的一切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解体旧势力对我安排的一切,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损失,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救度众生,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陈丽娟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五日,我被邪党公安非法送到劳教所黑窝迫害。期间,我当着恶警的面说了“不炼了”的话,当晚又写了“三书”。这都是信师信法不够坚定,怕心太重所致,事后又非常后悔自己不争气,没有正念。十二月二十日,我被送到另一劳教所黑窝迫害。在那里,还是因没有正念,怕心重,我又一次写了“三书”,甚至还按恶警意图给一个不认字的同修代写了“三书”。这天晚上我心里难受极了,开始真正认识到自己做了一件永世不能原谅自己的天大错事,悔恨至极,真的是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上述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坚修大法到底。

郑利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在二零零零年四至五月份,我把非常珍贵的大法书,还有师尊的讲法录音带、法轮章等,都交到了派出所。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我要去北京证实法,在火车站检票口,被恶警抓送到拘留所,邪恶说我扰乱社会秩序,又给照像,又让我在一个本上签字,我签了。从拘留所回来后,街道办洗脑班,我交了一千元“保证金”,被告知一个月后还。当快到一个月时,我去取钱,街道书记和管钱的人员把钱给我后,叫我写“保证不去北京”,我不写,最后管钱的人给写了,写的话非常恶毒,然后叫我签字,我签了。现在想起来就想哭,我有多糊涂,实在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法,为了一千元背叛师父、背叛了法。在去火车站时,我手里有同修一张票,派出所的副所长一直追问我票是谁的,我就告诉他了,实在对不起同修。以上这些都是一个修炼人不应该做,也不能做的,但我全做了,我的罪太大了,现在想起来非常后悔,也非常难过,对不起师父。严正声明:以前背叛师父、背叛法,及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赎罪,请师父原谅。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努力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关玉琴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我是在邪恶迫害的前夕得法的,当时对大法认识很肤浅,只重视炼功,不懂学法修心性,因此在邪恶迫害时,在怕心的带动下,违心的配合邪恶:叫写“认识”,我就照抄报纸,叫写“不炼”的保证,我就写“保证”,象历次运动过关一样应付邪恶。另外,当时单位负责人说要把大法的有关材料都交去,为了敷衍他们,我交了《转法轮》和师父的法像。现在我痛心的认识到,我当时的言不由衷,是中共党文化对我长期毒害造成的结果。大法的书是师尊指导众弟子修炼的法宝,是众生返本归真的阶梯,师尊把这么珍贵的法宝送给了我们,我不仅不好好珍惜,竟交给了邪恶,我好糊涂啊,我太自私了。我愧对大法、愧对师尊,至今懊悔不已。正法已近尾声,我唯有加快修炼的步伐,加强学法修心,努力多救人,弥补过失。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法的所作所为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精進实修以报师恩。

黎玉玲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开始迫害大法,我第一次去省政府上访,被绑架回来后,邪党政府人员问炼不炼了,有没有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等,由于法理不清,认为应该说实话,我承认有,还签了字。后来警察、街道等部门人员跟踪到家,我把师父法像和手抄《转法轮》交给他们了。二零零零年,我進京上访为大法讨公道被绑架,当时身上的现金都被恶警骗去,关押结束后必须签字“不炼了”,才能放人,还罚款三千元。由于怕心重,我签了字,还交了罚款。回家后,派出所、街道人员经常上门骚扰,一次派出所恶警到家让签字“不炼了”,我的怕心上来,又签了字。还有一天晚上,派出所恶警上门让我写模仿字,我也配合了邪恶。二零零一年一天晚上十点钟左右,公安局、派出所、镇政府等一帮人到家,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在压力下,在犹大的谎言欺骗下,由于法理不清,最后我面对镜头说了“与大法决裂”的错话,还交了三千元“保证不進京上访”的保证金。二零零二年,我被邪党劳教一年。在这期间,我被邪恶洗脑邪悟,做了不少坏事,说了不少错话,写“三书”,帮助恶警翻学员的东西、抢经文等,帮助邪恶“转化”学员,出卖同修等,做了许多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的可耻的事。二零零六年,我因讲真相被恶人构陷。在看守所,由于怕心,我配合邪恶照了像。这些年我做了很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坏事,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上述背叛师父、背叛大法、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走好今后修炼的路,在法中归正自己,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多救人。

宋俊华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所在的单位积极配合邪党的迫害,三天两头的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我烦了,就写了“不练邪教”的保证书,并交了自己手抄的经文,只想应付它们一下,却成了自己的耻辱。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后来,我调到别的单位,办公室组织上班人员替老党员续签合同,要不同的笔体,每人一份,由于悟性差,我也给签了,后来明白了,非常后悔,声明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做一个纯纯净净的大法弟子,随师正法,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吴寿芬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是97年得法的,在这十几年中走过了几段弯路。99年邪恶迫害大法的初期,我配合邪恶交了一些手抄本。通过学法的深入,我才意识到配合了邪恶,大法书是给大法弟子看的,大法弟子应该保护大法书才是第一重要的。邪恶在办洗脑班时,让在“不去北京上访,不和同修接触等”非法条文上签字,我也配合了,还让某同修也签字。2005年,我去姐姐家,正赶上恶警骚扰,问我炼不炼,因为怕心重,我说:“上班没有时间炼”。严正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正念正行,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坚修大法到底。

巩丽芹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后,我做了背叛师尊、背叛大法的错事,将挂在墙上师尊的法像和论语都取下来烧了,还向邪恶交了部份大法的书,也出卖过同修。一想起这些犯罪行为,心里总是非常的不安,后悔自己犯了这么大的罪,总是不能原谅自己,对不起师尊和大法。还有一件事,7.20后恶警要我写什么“认识”,我当时也写了,但不是按照邪恶的要求写的,因为不是恶警直接找我的,是通过孩子带回一张纸,所以我写好后又叫孩子交给了恶警。过了一些时间,我问孩子:“我写的东西恶警说什么没有?”他说:“你写的那些根本就过不去关,我给你重写了一份交去了。”但他怎么写的我也一直没有问他,反正过去了就算了。现在想起来,这也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这是多么大的一颗私心啊,自己是修炼的人,怎能把邪恶对自己的迫害转嫁到孩子身上呢?这么大的漏,自己还心安理得,这不是又造业吗?现在想起来非常后悔。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洗刷污点,做好三件事。

洪延春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2005年11月28日,邪恶非法抄家,我们一家被带到公安局迫害,很多书、电脑、打印机等被邪恶抢走。在黑窝中,恶警问我是不是也炼,我居然说了句“没炼”,想起来真是羞愧。我还主动配合邪恶录口供,在上面签了字,按了手印,后来又在父亲(常人)的“拘留通知书”上签了字,承认了邪恶的迫害。邪恶要给我们照像时,我不但不制止,还有意离师父的像远点,面对恶警对师父不敬,我居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真是愧对师父,对不起那些对自己寄予厚望的众生。严正声明:在被迫害中那些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张顺平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五月的一天,我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抓后被送到当地的派出所,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在恶警的逼迫下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七月二十日后,派出所又把我家老头和我叫去让写“保证”,不写就不让回家。我不写,我家老头为让我写“保证”,就往大树上撞头,我怕老头撞死,就又写了“保证”。在二零零一年三月的一天,六、七个恶警到我家搜查,将一本大法书搜走,晚上又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里,夏天窗户用砖头堵住,一切都受限制,屋子周围写上诬蔑师父和大法的标语让我念,因我不念,就罚我站了三天三夜,最后用绳子将我的胳膊反吊起来。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又写了“保证”,并念了污蔑师父和大法的标语。写“保证”后,我每天以泪洗面,心如刀绞,想起我念的污蔑师父和大法的话,我的心象刀扎一样疼,我感到无地自容,我的罪大如天,对不起师父。严正声明:给邪恶所写、所说、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不动心,一修到底。

李金玲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2001年1月份,我上北京去上访,被当地派出所带回,押在看守所100天后被劳教。由于没好好学法,我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做出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事,还配合派出所在“劳教判决书”上签名、按手印。由于怕心、显示心,我配合邪恶照像。在被劳教期间,被邪恶洗脑,配合邪恶写了“五书”,写下了不利师父、不利大法的文章,填邪恶表,写下了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言词,给派出所写过2封信,信中有不利师父、不利大法的话。2008年,我在营救同修时,又被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对法不坚定,怕心重,正念不强,又被邪恶洗脑,写了“五书”,还出卖同修,干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我知道我错了,痛悔不及,这两次大的教训使我痛悔万分。严正声明:我以前写过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统统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努力学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定遵照师父的教诲,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更多的众生,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赵秀艳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我去北京时,没有做到堂堂正正证实法,报了姓名、地址,被送回当地。回来后因害怕,我把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主动的交到了派出所,被邪恶钻了空子,还给录了象。在拘留所,我又写了“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被迫交了一千元的“保证金”。回来后,派出所的片警一次次地骚扰,我母亲吓出了心脏病,在怕心和亲情的驱使下,我违心地写了“不上访”的保证和字条多次,还按过大黑手印,配合了邪恶。严正声明:所做、所写、所说的不符合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一切安排,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稳健地走好最后的每一步,助师正法,跟师父回家。

康永香 2011年4月25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我由于学法不深,做了很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迫害刚开始,我给邪恶填了一张“不参与邪教”的表。九九年底,我因去北京证实法,遭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出来时,亲人在邪恶要求的表上签了名,当时我认为只要能出去,亲人签的不算我做的,就是有一种求快点出来的心被钻了空子,承认了邪恶的迫害。这次出来后,亲戚感到压力,不敢帮我保存大法资料了,我又没有勇气请回,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同意亲戚将几十本大法书籍和几套师父讲法音像带和光碟烧了,每想到此事都感到很痛惜。二零零三年,我遭劳教迫害期间,在身心受到极大摧残,神志不清时写了“不炼功”的保证,还违心的写了大量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揭批”材料,又写了出卖同修的材料,对师父、大法及同修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感谢师父无量慈悲,在我犯下如此大罪的情况下,还在细心的呵护我,细微的安排我一步步走出困境,逐步加强正念,走回修炼。通过近期静心学法,我认识到造成大错的根本原因是由于强烈的怕心、求名的心,放不下生死及对儿女情的强大执著,关键时刻维护的是自己而不是大法,给大法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给自己修炼留下污点。现将这些写出曝光,向师父认错认罪,并严正声明:在邪恶高压下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强学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董诗君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我到天安门护法,被邪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由于怕心,写了“悔过”,向邪恶妥协,给大法抹了黑。2000年2月17日,我被非法关進看守所37天,在恶警的伪善哄骗下,法理不清,交了一本《转法轮》,出卖了同修。2000年5月,我被恶警绑架,非法劳教,由于信师信法程度不够,听信了邪悟者的谎言,配合邪恶签字,交大法题目、穿号服、给邪恶干活,最后还给邪恶送了面锦旗。回家后,我还劝姐姐别炼了。由于学法不深,我再次听了邪悟者的话,写了“揭批”师父的文章,并在街道开了会,让邪恶录了象,造成了极坏的影响。2001年11月,我在同修家再一次被邪恶骗到派出所,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又加了一年,在过年及节日晚会中配合邪恶唱了歌,唱邪党戏剧,还被邪恶录了象,甚至还侮辱师父,给大法、给师父抹黑。慈悲伟大的恩师给我一次又一次悔过的机会,每次回想起都会有一种罪恶感,觉得自己不配修大法。通过深入的学法,我终于鼓起勇气去曝光它,解体它。严正声明:以前邪悟期间所有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堂堂正正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敬师敬法,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不负使命,做好师尊交给的三件事。

王景香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两千年六月,我去北京证实法,被市公安领回非法关押,之后竟遭邪恶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那黑云压顶、度日如年的时日里,邪恶不让我睡觉,还要做劳工、坐小凳,强制看诽谤师父与大法的音象等等。在邪恶的迫害下,我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和“反思”。邪恶搞什么“帮教”,伪善谈心,组织集体到劳教所的广播室一个一个的发言表态,说假话,甚至恶毒的强迫谤师谤法等等。迫于高压,我又违心的配合了邪恶。严正声明:在邪恶高压下,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走师尊安排的路,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

陈施翰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有几件事情每每想起都让我感到很痛心,愧对师父,愧对大法。“七二零”刚过,派出所的两名警察到我家威胁恐吓,并要扯下粘贴在墙上的师父法像。由于当时我心性不到位,有怕心,就拿下了师父的法像,他们拿走了师父的两幅法像、法轮图形,我也没敢制止。“七二零”后,在邪恶的迫害下,我还曾几次在询问笔录、“拘留释放证”上签过名,还在看守所、教养院、派出所里还配合了邪恶照像或按手印。这都是我的污点和耻辱,严正声明:以上对不起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洗刷耻辱,并鞭策自己在正法的路上彻底否认邪恶的迫害。

韩飞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1年元旦上北京证实法,被邪恶绑架,送至劳教所迫害。当时由于学法不深,我在怕心的带动下写了“保证”,后来又被邪恶洗脑,写了所谓的“四书”,主动接受邪悟,走了一段很大的弯路。这期间,我还帮助邪恶迫害同修,做过许多助纣为虐的事。严正声明:以上在黑窝内的所做、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一切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魏秀变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迫害开始时,单位要求交书,我交了两本,就想应付一下,并且和邪恶玩文字游戏,签字说“不练了”。2008年奥运会前,片警到我家,要求我们一家签字“不去北京”,为避免麻烦,我签了字。现在通过学法和交流,我认识到修炼的路是很严肃的,不能有一点大意,从而让旧势力钻空子。严正声明:我以前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

孔淑芳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月底喜得大法的,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那时我刚得法不久,对大法的认识很浮浅,在邪恶的迫害下,交过书和师父大法像,还烧过一本经文。单位三番五次开会不让炼,我也表态了,写了“保证书”,再后来丈夫还代我写了一份,写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师父慈悲没有放弃我,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回到大法中来,谢谢师父,谢谢大法。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邪恶的安排,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李淑春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7.20邪恶迫害大法时,我因学法不精進,对师尊的法理认识不清,怕心重、私心重,给邪恶写了“保证书”,走了旧势力安排的邪路。随着正法進程不断向前推進,通过深入学法,我终于醒悟了。严正声明:以前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加倍弥补损失,做好三件事,走师父安排的返本归真之路,坚信师父、坚定大法,坚修大法到底。

王世军 2011年3月1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关押劳教所期间,邪恶用绳子强行将我背铐捆绑、双腿成盘坐式捆绑达十几个小时后,我双腿溃烂,四肢均失去知觉。在这种情况下,劳教所队长仍让邪悟人员日夜轮流看守我,三九天不让我穿棉衣,多少天不让睡觉,只许站立,我双腿起大泡,根本站不住,她们就拳打脚踢,用三角板打头,打出血再用凉水浇头,并且还不断地向我灌输邪悟的理。由于长时间不让洗澡、洗头,手脚被迫害的失去知觉,生活也不能自理,她们就不停地侮辱谩骂我,我感觉到精神、肉体承受到了极限,在求安逸心、虚荣心、从众心等执著心带动下,违心地抄写了别人的“三书”。几天后,有一个邪悟人员逼我说污蔑大法的话,我由于有怕心,违心的说了。我的这些所作所为已严重违背了师父、违背了大法,罪大如天,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在劳教所强制高压下,所说、所写、所做的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是大法弟子,理应在任何环境下都要做到维护师父、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永不背叛师父,永不背叛大法。

潘晶 2011年4月25日


严正声明

2008年,我在遭受邪恶迫害期间,由于自身忍耐力差,存有怕心,对法理认识不清,说了、做了许多不符合修炼人的话和事,并迫于邪恶的压力,写下“五书”,向邪恶“保证”不炼功了,并说了许多辱骂、诽谤师父及大法的话。现在,我感到追悔莫及。师父没有放弃我,我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辜负众生的期盼。严正声明:我以前写下的“五书”全部作废;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将从新修炼,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恩,竭尽全力弥补损失。

何刚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自一九九八年六月修炼大法以来,我做了不少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今天一一道来,全部解体作废。第一次是给乡校长写的“保证书”,怕丢掉自己的工作,做了大错事。再有是在劳教所、两次洗脑班,都写了“四书”、“五书”,说了诽谤师父和大法的话。严正声明:在劳教所、洗脑班写的“四书”、“五书”,还有给乡校长写的“保证书”全部作废。走师父安排的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跟师父修炼到底。

安利彬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我于一九九六年八月得法,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后,因怕心重,交了几本大法书,烧了师父的法像和大法资料。在邪恶的威逼下,我还出卖过师父和大法,违心的按照邪恶的意思,做了本地电视台的采访录像,欺骗和毒害了众生,至今想起还痛悔不已,给自己修炼带来严重的障碍。由于长期不学法、不炼功、常人心重,我被邪恶钻了空子,在被绑架到洗脑班近一年的迫害期间,没有正念,默认并消极承受了邪恶的迫害,有时甚至帮邪恶挂污蔑大法的横幅。严正声明:我过去所说、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尽一切努力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弥补罪过和损失。

潘绪军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这些年,我因贴真相、发传单,被邪恶拘留过。由于学法少,悟性差,怕心太重,我顺从邪恶,签过字,按过手印。2003年4月份,我又被劳教,劳教所让写“三书”,我不写,管教让班长写,最后我在恶警逼迫下签了字。再一次,是回家那天早晨,管教写了几句迫害法轮功的话让我抄,因起怕心,不抄怕不让回家,抄完又逼我签字。真的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李玉兰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邪恶开始迫害时,乡里的恶人到我们家来让我交书,因为学法少,法理不清,怕心大,我交了师父法像、法轮图、真善忍图和《大圆满法》,还说让同修也交书。还有一天晚上,恶警到我家要我和他们去找同修,我就领他们去了。当时,我兜里有一小本手抄《洪吟》,被我扔到同修家厕所墙里。我还出卖了同修,写了“认识”、“保证”,给邪恶做活,还交了一千元钱。一天我正在家里做被子,又有几个人闯到我家,把我骗到洗脑班,由于怕心重,我配合邪恶照像、按手印,还被勒索了三百元钱。还有一次,乡里恶警问我:“你们老师好不好?”我说:“你说不好就不好呗。”我这是背叛师父、背叛大法,请师尊原谅。我还在村支书家写过“保证”,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以前我就没真修过,做大法的事都是带着怕心、私心在做,现在我严正声明:以上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扎扎实实的修自己这颗心,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王春暖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7.20邪恶迫害大法的高压下,信师信法不坚定,学法不精進,在旧势力的逼迫下,不止一次走了弯路,违心的向邪恶写了“保证书”,现在回想起来真是惭愧。今天我终于彻底醒悟了,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到底。

丁长瑛 2011年3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二零零一年一月至四月间,我用欺骗的手段给邪恶写保证“不炼功“,用“练”不是“炼”,这是神最看不起的行为。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号,我被抄家,当时为了让邪恶离开我家,交了一本大法书,却被邪恶当成了证据,强行把我带走。由于学法少,人心重,我又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严正声明:过去所说、所写的“保证”全部作废。坚定修炼,排除干扰,不承认旧势力强加的一切安排,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走好师父安排的路,正念正行。

孟庆芬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打压时,我被邪恶弄到县局,说出了一个同修,还烧了不少书。在邪恶非法抄家时,给邪恶交过书,并且签过“不炼了”的保证,签过多次“保证”。我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对不住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说的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加倍努力,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弥补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去掉怕心,坚修大法到底。

高凤荣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时,我因怕心很重,对法理解的不深,不知道修大法的严肃性,在邪恶的骚扰下,交了大部份大法书,还写了“保证书”。后来,我越来越怕,怕邪恶抄家,自己把师父的法像给烧掉了,常人毁大法书时我也没去制止。在一零年,由于人心太重,我在讲真相时被610绑架,当时正念不足,顺从了邪恶,还写了“不发真相”的保证。我知道我犯了不可饶恕的罪,给大法造成了损失。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及所写“保证书”全部作废。从现在开始,我一定加强学法,遇到矛盾向内找,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影响和损失,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

郭立英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看了四百八十四期《明慧周刊》中的《再谈严正声明》的编者按和同修的交流文章,我受到极大的震动,在此将九九年七•二零后我所做的坏事曝光:九九年七•二零邪恶收大法书时,我交了两本,对妻子(常人)说交了应付了事。结果害了妻子,导致她后来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及大法书都交了,并毁了几本书和师父的法像等。第二次是,我说“不炼了”,交了一本《转法轮》还有几本大法书;第三次是,我去北京证实法,半路被家人截回,由于怕心重,配合了邪恶,在询问笔录上签了名、按了手印,出卖了同修。我做了这么多背叛师父、背叛大法、出卖同修的大坏事,造下天大的罪业,把师父的慈悲当儿戏。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背叛师父、大法、出卖同修的言行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努力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加倍弥补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张淑义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法轮功时,街道到我家让我交大法书,由于自己法理不清,怕心重,交了一本《转法轮》。然后,我又带着人心,想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没等到车站就被恶警抓了,逼着我说污蔑大法的话,我也说了。然后,车站恶警往派出所打电话,当地派出所恶警又把我劫持到派出所,在那里,恶警逼我写“不学不炼”的保证,我也写了,还按了黑手印。然后,邪恶又把我劫持到看守所,给我判了两年劳教。在教养院,由于自己法理不清,正念不强,被所谓的“转化”,违心的写了“三书”。我没文化,不会写,由别人代笔,我没看内容就签名了,还在一块骂师父、骂大法的白布上签字。回家后,教养院打电话让我去一趟,我也去了,到那一看,是让我填一张表,内容还是“不学、不炼,与师父决裂”。我刚开始不填,恶警威胁我,说不填就继续劳教。我为了回家,又一次违心的做了绝对不应该做的事。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辜负了师父的救度之恩。严正声明:我以上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崔秀莲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时,因为学法不深,对法认识有限,人的观念、人心很重,怕心重,我烧了一本手抄《转法轮》,交了一本大法书。在我楼下有邪恶监视,邪恶看到同修来我家就问我,我说同修是问我去不去北京上访,结果给同修造成被邪恶非法绑架的魔难。二零零零年,我被邪恶非法绑架,当时法理不清,把另一同修说出来,造下了天大的罪业。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我却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做了这么多不符合大法的坏事,给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损失。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多救度众生。

张善云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迫害初期,由于怕心重,我和儿子、儿媳烧了一包真相资料。当时有一位学员被抓,这个学员的女儿为了开脱她父亲,向我追问资料的来源,由于怕心,我说出了一位同修的名字,导致该同修被迫害。二零零一年,我被迫害到劳教所,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三书”,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我还配合邪恶,叫家人交出大法书,导致14本大法书与一些真相资料落入邪恶手中。零八年,我又被迫害,回家后,怕保护不好大法书,实际是有怕心,在转移过程不慎又丢失一包大法书与一套师父讲法录像带。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现在开始努力按师父与大法的要求做好,加倍弥补过错。

张姣玉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被邪党迫害,非法劳教期间走了大弯路,配合了邪恶。1、当时恶警让我在拟好的污蔑大法的答卷上以打对号的方式答题,我配合恶警做了。2、配合恶警给不“转化”学员写证实材料。3、回家后给片区的恶警写所谓的“不学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现在我警醒了,认识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一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其后果是多么的严重,天理难容。严正声明:以上配合邪恶的言行及所写“保证书”全部作废。今后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

田秀云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自四二五以来,在邪恶的迫害下,我做了许多严重的错事,给邪恶交过大法书、真相资料,在三次所谓的被“转化”中写过“三书”、“五书”,还有一次出卖过两位同修。这样大的罪业,我一想起来既后悔又难受,向内找,由于当时信师信法不够,对法理认识不清,自己又存在许多党文化的败物,导致犯了如此大的罪业。即使这样,慈悲的师父还一次次给我机会,并在我遇到危险时保护了我,我不能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修炼是严肃的,我要做一个合格的修炼人。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说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抓紧弥补损失,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宋琪 2011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我在第二次被非法关押期间,曾写过“不炼功”保证,在释放前家人代写了“不炼功”等保证书。在第三次非法劳教过程中,在恶警及牢头的打压下,我报了自己的姓名,在“劳教书”上签了字。在调遣处,我在众多恶警的压力下,写过“不炼功”等保证书及配合的材料,还被逼唱过邪党歌。在劳教所,在众多犹大的打压下,我违心的写了“决裂书”,后来写了“三书”及有辱师父及大法的言行,还打过同修。在洗脑班,由于法理不清,我写了“决裂书”,撕了两张师父的法像,还说了、做了不敬师、不敬法的言行,写过“五书”等材料,并出卖和迫害过同修。我对不起师父及大法,内心十分痛悔。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洗刷污点,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损失。

江拥军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99年10月,我進京上访被邪恶绑架,关押在看守所3个月,我对邪恶说过“不炼了”。2000年2月,我又被邪恶关押看守所,10月恶警把我拉到劳教所洗脑迫害,我写了“决裂书”。回看守所后,我在恶警的指使下,写了诽谤大法的“揭批书”,配合邪恶去洗脑班、拘留所读“揭批书”给同修洗脑,还去学校毒害学生,还写信教丈夫烧大法书,并在一次诽谤大法的会上录了象。邪恶给我一本诽谤大法和师父的书,我传给同修看,还写信让人家买。在邪恶的教唆下,我写了一封诬蔑大法和师父的信。2001年10月,我在洗脑班写了“四书”。2003年,我被劳教2年期间,又写了“四书”、“思想汇报”。2005年,从劳教所回来,我还“转化”我丈夫和孩子,并毁大法书,犯下滔天大罪。严正声明:在我主意识不清时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听师父的话,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大法,助师正法,圆满跟师父回家。

王翠兰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乡政府武装部人员来我村,让我们交书,并威胁说如果不交,到家去挖地三天也找出来。当时我心里害怕了,因我家有同修存放的好多本《转法轮》,都在床上放着,我害怕他们去我家,结果交了一本《转法轮》。武装部人员和村书记又到我家叫我写“保证”,是他们给写的,我签了名字。我从内心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更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

褚舜英 2011年4月22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之后,我去北京上访证实大法,被邪恶非法绑架,送進了劳教所劳教一年。在受迫害期间,旧势力长时间利用那些邪悟者、犹大,不让我睡觉,干扰我,迫害我。在这种高压下,我理智不清,邪悟了,就签了它们给的“悔过书”,给自己的修炼路上留下污点。严正声明:以前我在高压下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坚信师尊,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董杰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我因去北京上访被邪恶非法劳教,在高压迫害下,由于怕心重,放不下人的执著,写过“三书”、“五书”等等。九九年七二零,我因去北京上访,被截回关在当地派出所,也写过“不炼功”保证。二零零零年,在看守所被关期间,我写过“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在被非法劳教的过程中,我也迎合邪恶,让签名就签名,让按手印就按手印。邪党召开十六大前夕,我被骗到派出所,留下了可耻的指纹,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严正声明:在整个被迫害过程中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合格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徐秀芝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的迫害下,我的怕心太重,做了许多傻事,写了“炼功”保证书,按过手印、掌印,签过名,烧过大法书二本、师父法像、师父讲法录音带一套、炼功带一套、经文和大法资料,我真的发自内心的痛悔莫及。是伟大的师父慈悲于我,使我能有机会从新修炼大法。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法、不利于对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以后按照师父说的做。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走师父安排的路,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随师圆满回家。

刘艳飞 2011年5月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当地的乡政府让我把同修请的书给收回来,我配合了。我还出卖过同修,给邪恶写过“不炼”的保证,还有二次在县、市做过录像,在电视上播放,毒害众生。是师尊慈悲,让我在做了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事之后还能回来从新修炼。严正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所言所行一律作废。多学法,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徐忠有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邪恶势力疯狂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我当时由于怕心重,配合了邪恶做了三件严重的错事:一是交了一本《转法轮》和师父在各地讲法三本书;二是给本单位领导写了“不上北京上访”的保证;三是有一天晚上,派出所恶警闯入我家,逼问我还炼不炼,我说:“我们没有在外面集体炼功了。”恶警又進一步说: “在家炼也不准炼。”当时我不吱声,默认了邪恶的迫害,现在回想起来佷痛心。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以上所做的错事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认真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弥补损失。

蒋友生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2000年邪党办的洗脑班上,我交过书,写过“不炼功”的保证、“揭批”的黑材料。2002年7月份,我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又配合邪恶照像、按手印、签字。2001年8月份,我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写了“三书”。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乔宝琴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邪恶迫害初期,我由于对法认识不深,正念不足,在邪恶高压下,为了所谓的“过关”,曾违心的将三本大法书交给了邪恶,写了所谓的“不修炼保证”。严正声明:以上行为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隋良凤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单位邪党书记找我,让我把大法书交出来,当时我没有放下生死,动了人的念,认为交出几本书也同样不放弃修大法。交出书后,我心里很难过。严正声明:以上不在法上的行为一律作废。坚修大法永不放弃,做好老师交给的三件事。

张君洪 2011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我于2010年3月11日被派出所非法抓捕,然后又非法送往洗脑班。在洗脑班,犹大逼迫我写“三书”,由于我平时学法不精進,常人心太多,情也放不下,一心想早日回家,结果配合了邪恶,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更对不起师父为我承担的一切。我在洗脑班所写的一切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努力精進,救度世人,走师父安排的路。

康桂珍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中共恶党的头子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大法進行残酷的迫害和镇压,当时我去北京上访,半路被截回当地公安局。邪恶让写“今后不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书,那时因学法不深,还觉得不能给他们找麻烦,我就写了“保证书”。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一日,我们学法小组集体看讲法录像,被恶人诬告,抓進劳教所迫害。当时因法理不清,我被犹大们的歪理邪说蒙骗,走向了邪悟,写了诽谤大法、背叛师父的“五书”,还做了“帮教”,走了旧势力安排的邪路。严正声明:以上不符合大法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返本归真之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

李玉华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后,大法遭到邪恶迫害、诽谤,由于当时对师尊的法理认识不清,没有真正在理性上认识,我给邪恶写了“保证书”,给自己的修炼路上造成污点。今天我终于醒悟了,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走师父安排的路,跟师父回家。

于秀青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的迫害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怕心的驱使下,我给邪恶写了“三书”,签了名,把一部份书交了,还交了师父的照片,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严正声明: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修炼的路,紧跟师父,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一修到底。

陈凤荣 2011年5月4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及修炼者,单位书记、厂长曾多次找我谈话,要我放弃大法修炼。为了应付它们,我违心地做了保证:“作为一名党员要团结在党的周围,不炼功。”搞了文字游戏,不炼功的“练”写的是这个“练”,给自己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十二年过去了,回想起来我心里还是很沉重。严正声明:以前做过的不符合法的事一律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韩树德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疯狂迫害大法时,我因有怕心,没完全信师信法,用邪党文化思维,因而在邪恶的迫害下,违心的写了“保证书”、“揭批书’,交了书,烧毁了师父法像、法轮图、论语图,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也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造成终生痛悔。通过学法、网上交流,我认清了这场迫害的实质和邪党的邪恶本质。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保证书”、“揭批书”一律作废;出卖师父、出卖大法的行为一律作废。我决心走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学好法,在法中归正、洗净自己,消除罪业,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程菊春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邪党开始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时,由于长期受邪恶党文化的毒害,我产生了怕心,在邪党的逼迫下交了大法书、资料、磁带及师父的法像,给大法造成了损失,并写了“不去北京”的保证,还配合恶警,签了一些不该签的字,做了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事,造下了罪业。通过长期学法和与同修切磋交流,我从法中悟到修炼是严肃的。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跟师父回家。

李毓华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7月20日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期间,我单位保卫科长找我谈话,说公安局要来人把我抓起来,并要我把大法书和录音带都交出来,还得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我当时因法理不清,在保卫科长的威逼下,违心的把一本《转法轮》和20多盘空录音带交出去了,并违心的写了“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做出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严正声明:1999年7.20期间写的那个“保证书”作废。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跟上正法進程,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张友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邪恶迫害开始之时,由于怕心,我交了师父讲法录像带、教功录像带,把讲法磁带洗了。由于当时没学好法,对法认识不深,加上怕心又重,做了大错事,现在想来我很后悔。另外在99年7.20当天,邪恶把我骗到派出所去,警察问我与我一起炼功的功友名字,我当时想无妨,就说出了几个功友的名字。我错了,我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救度。严正声明: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废。一定要好好学法,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何素华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长期在邪党黑窝里上班,受邪党毒害很深,虽然97年开始修炼大法,由于在家看书,没有参加集体学法,心性没有得到提高。在99年7.20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由于怕心,我就没有修炼了。7.20期间,在邪党的逼迫下,我配合了邪党,威逼同修(妻子)签字、交书及资料,有一次甚至还带着恶警一起去找同修(妻子),做了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的事。现在通过集体学法和与同修的切磋,我才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迫害,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李照清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期间,由于怕心,我写了许多“不修炼”和“悔过书”之类的东西,干了大法弟子不应该干的事情,并在邪恶谎言欺骗下交了两本大法书。我知师父没有放弃我,我万分感谢恩师。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回到大法中来,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按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王连馥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们的怕心油然而生,由于对大法理解不深,把宝书主动交给了邪恶,把其他的大法书烧了,把讲师父的讲法与炼功帶及法轮章也都扔掉。过后我们相当后悔,痛苦不堪。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们一定认真学好法,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叶成玉、周学涛、张元芳、周昭全、钟成王、庞开敏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修炼以来,摔摔打打、跟头把式的,做过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高压下烧过自己抄的讲法,还有一些真相资料,交给邪恶二本法书,在魔窟中更是做过、说过对不起大法和师父的言行。严正声明: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严格按大法的要求做,扎扎实实的修好自己,加倍弥补过失,做好三件事,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靳爱新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打压迫害开始后,在单位地方机关的严重压力面前,我承受不了精神的迫害,曾讲过“不炼了”,后又在一个表上签过名,并交出了一本《转法轮法解》的宝书。后又为了发真相光盘,在家人逼迫下讲了“不发光盘了”,这些错误的语言,行为太不应该,也是极端错误的,今特此声明全部作废。从今以后吸取教训,加倍努力学法,扎实修心,做师父的合格弟子,坚修大法到底。

贾知难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曾写过严正声明,但写的比较笼统。今天学习了“484”期《明慧周刊》同修的文章,警醒了我。我在99年“7.20”邪恶刚开始迫害时,怕心很重,加上家庭环境的压力,我向邪恶交了几本大法书,还违心的向恶警签了“不串联、不上访”的字。这些做法都是极其错误的,不是一个大法弟子该做的。再一次向伟大的师父承认错误。今后更要认真做好三件事,弥补自己的过错。

先正芬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以后,我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 1、2000年在劳教所写了“保证书”、“认识”、“转化书”等2、2007年至2009年劳改时所犯的罪行如下:1)、出卖了同修,2)、在监狱写了“保证书”、“认识”、“转化书”和揭批材料,背离了师父与法,3)、受中共恶党的洗脑,入了其它门。我愧对师父和大法。我现在严正声明:上述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现在起我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只在法轮大法中修炼,正念正行,决心跟上正法進程,用实际行动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走好最后这段路。

陈明赛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被单位保卫科邪恶再三逼迫下,交了四本书,(两本复印的新经文、一本交流、一本佛教故事)。九九年十一月初我第二次進京上访,被邪恶非法抓回来,在分局审问时说了一句“那还去啥了”。并签了名。一次带孩子回娘家,在一个检查站,被强迫下车,两个恶警拿着师父的法像守在车门口,必须骂一句才让上车,最后,我被迫说了一句“你让我说法轮功是×教呀”。上车后接着说了一句“简直是胡说八道”。在魔难中没把握好自己,被迫说了对大法不敬的话,走了旧势力的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痛悔莫及。再次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自己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过失。

孙波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在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怕心的驱使下,在压力面前,嘴上说:“不让炼就不炼”。在洗脑班里,由于自己不会写字,让别人替写了“三书”,我签了字,按了手印。还交了师父的讲法带、炼功带,烧了经文、材料。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旧势力想用这种如山、如天的大罪毁了我,是师父慈悲,又一次将我救起,让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从新修炼。在此我严正声明:上述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就走师父安排的路,紧跟师父,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信玉芹 2011年5月4日


严正声明

在被邪恶非法关押在拘留所迫害期间,因为有怕心,怕吃苦、怕遭罪,只想早出来,写了“悔过书”,对不起师父,给大法抹了黑。现在声明:所说的不符合法的话语和写的 “悔过书”全部作废。这是一次很大的教训,以后要多学法,按法的要求做,修好自己,去掉各种执著心,更好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韩喜廷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去年我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钻空子迫害,被抓关押了一天一夜,最后被邪党判了劳教一年监外执行。我的悟性低,当时觉的我没写一个字,都是女儿代写的,所以没当回事。直到昨天和同修们交流,才清醒过来,此事非常严重,等于认可了旧势力安排和迫害。再一个就是“七.二零”后恶警到我家抢大法书,我怕都抢去,就把同修说我那本是盗版的《转法轮》给了它们,现在交流起来心里也不好受,必定书里有师父的法像。在此我严正声明:上述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以后要加紧学法,精進实修,向内找,修好自己,正念正行,坚定走好师父安排的路,要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弥补过失。坚决跟师父回家。回报师父慈悲苦度之恩。

房秀玲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对法认识不足,在1999年7月20日邪恶开始打压迫害法轮功时,我曾经配合邪党交过大法书籍和录像带,还有法轮章等,还叫我的母亲烧过大法书和我也烧过大法资料和图片,以及在邪恶的高压下,违心地写过所谓“五书”,还出卖过同修,也说过师父和大法不好的话。之后非常后悔。今天我严正声明:上述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珍惜伟大慈悲的师父给了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一次又一次的机会,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邪恶的迫害。我要加倍洗刷污点,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坚修大法,助师正法,多救度众生,做师父的一名合格的弟子。

黄贵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的迫害下,我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在怕心的驱使下,在压力面前,嘴上说“不让炼就不炼”,但心里还炼,这种不符合“真、善、忍”的行为,我一直没有明确认识到。我在洗脑班里,还交过书、烧过书,写过“三书”,邪恶让“签字”,就签了,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旧势力想用这种如山、如天的大罪毁了我,是恩师又一次慈悲的将我救起,让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从新修炼。在此我声明:上述这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就走师父安排的路,紧跟师父,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一修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吴玉田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于九七年喜得大法,师尊给我的太多太多,受益匪浅!我却在修炼中不精進,在“七.二零”以后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大错事。当时是九九年底,邪党派出所警察到我家要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不写马上就送洗脑班,我由于怕心太重,法理不清,就违心地地写了。更为错误的是,邪党街道办事处主任叫我写大法是×教,我也违心地写了。一想起这些大错事,心里痛苦极了。通过十余年的学法修心,和看明慧网同修的交流,我真正明白了法轮大法是宇宙的真正的正法!不容许任何诽谤污蔑!作为大法弟子维护大法是天职。在此我严正声明:过去在邪恶胁迫下所说、所写的对大法、对师父不敬、不利的话一律作废。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做一个正法时期合格的大法粒子。

胡信明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五年得法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师父蒙受不白之冤,大法遭受到严重迫害之时。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铺天盖地打压大法时,我产生了严重的怕心,不敢站出来,不敢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为私为我的私占据了我的脑子,有很长一段时间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怕心使自己对大法产生了怀疑,还说过:“到底是真是假的,走到最后看。”经过这几年的实修,我认识到这是对师对法的不敬。我对自己以前所说的有损师父、有损大法的言语,非常悔恨。现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书贤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破坏大法时,我没有维护大法,给大法抹了黑。当时得法时间不长,对法理认识不清,有怕心、私心,嘴上说“不炼”,心里想:我就在家炼。家里人给当地邪恶政府“签了名”,把师父经文、炼功带烧了,我也没强行阻止,我也把师父讲法交给了本地邪恶的村干部。这是对师尊、对大法最大的不敬,犯了天大的罪,辜负了师父的慈悲救度,这都是受邪党文化的毒害,迷在常人中造成的。现在我要把自己不好的行为和思想挖出来,曝光邪恶,全盘否定,全部作废。以前写过声明,不深刻,没有严肃对待自己所做的一切及不好的心、坏思想。我要加倍弥补对大法、对师父犯下的严重罪过,紧跟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王桂莲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我看了484期《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一文,深有感触,我又想起99年“7.20”这邪恶的日子之后,邪党利用各种舆论工具诽谤大法,恶警抓捕大法弟子。我那时法理不清,在怕心的作用下,把《转法轮》交了出去。交了200元钱、一张师父的法像、一套师父讲法磁带、一手抄本《转法轮》。做了不该做的事,十几年来心中不安,总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特此声明:上述言行全部作废。并向师父认罪。在以后,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努力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助师正法,救度世人,圆满随师还

杨彩菏、李月绵 2011年5月


严正声明

我由于法理不清,在2000年10月、2001年11月和2002年9月、2005年7月等先后五次被中共邪教徒勒索计六千多元。当时没悟到这是助纣为虐、给邪恶输血,所以没有抵制。就把这些钱当作被强盗抢去了。可是现在看来,这种行为是不在法上的,是人心、怕心的表现。怕不交钱这帮中共党徒会如何如何,没有做到以法为师。中共勒索的钱反过来迫害大法弟子、迫害众生。所以在这里向师尊忏悔,弟子错了。同时声明九九年“七.二零”后所说、所做的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造下罪业全部解体。坚定信师信法,多学法,加强正念,坚修大法到底。

刘玉萍 2011年4月27日


严正声明

最近看了《明慧周刊》四八四期中“再谈严正声明”一文之后,我认识到以前没有学好法,对师尊、对大法慈悲于弟子认识不清,做了很多错事。在九九年“7.20”后向邪恶交过大法书、师尊法像、讲法录音带。2005年元月13日,恶人引来恶警闯入我家,非法抢走大法书、真相资料和条幅,凭此枉判儿子三年劳教(此事根本与他无关),当时由于怕心重,为保护儿子不受冤,便把资料的来源向邪恶写明,把被邪恶迫害死的同修讲了出来,这是对同修不敬,损害了同修声誉。特此声明:这些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在今后加倍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罗大容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99年自己受邪党迫害欺骗,加上自身没有修好、怕心重,受邪党文化无神论毒害,交过一本书。自己没有真正的用心修炼向内找,去除怕的物质,后又遭迫害时没能保护好大法书和师尊的法像,被邪恶抄家抢走了,当时我正念全无,写过说过“不炼功”的保证和背叛了大法背叛师尊的文字。通过学法知道了,这不是真我所为。但我深知自己在心底没有离开大法与师尊。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文字、言行全部作废。决心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弥补损失,圆满随师回家。我感到被迫害时的阴影在我的头脑中严重干扰我信师信法,我要加紧多学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用正念彻底清除它。

孙晶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99年我从北京上访回来,派出所恶警骚扰我,由于对法认识不深,正念不足。在压力下把大法书交给邪恶,也向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之后派出所又找我按手印,当时我不知道是配合邪恶迫害,内容不知道就“按了手印”;之后,还丢掉一本《转法轮》。现在我回到大法中来,从新开始修炼。我明白了自己犯下对师尊,对大法的不敬的错,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所写的对师父不敬和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彻底否认旧势力,不承认旧势力,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我坚修大法到底,什么也别想动摇我,助师正法,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梁力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看过484期《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后,使我警醒:严正声明是非常严肃的,是师尊慈悲于弟子的,给弟子即使在做了背叛师门、背叛大法的事之后,还能有从新修炼的机会。“七.二零”后,我对法认识不足,做了许多不符合大法的事:交过书、写过“不炼功”等背离大法的东西。我要把它们全面的揭示出来,声明全部作废。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安排,它们在历史上安排的一切我都不承认,就是它们长期干扰我做好三件事。我要将这些邪恶彻底清除干净,让这些后果如山如天的业力解体。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秀荷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我是99年3月9日喜得大法的。在2003年和2008年两次被邪恶迫害关押到劳教所。在里面因为很少学法,渐渐怕心加重,在高压下违心的写下了“五书”。出来后怕心一直没去,再加上常人心重,总是执著常人的生活,为私为我到了很可怕的地步。后来通过学法,自己认识到怕心得去。牢记师父所说的,怕心是修炼路上的死关。我必须去掉它,走出来。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今后坚修大法心不动,跟上正法進程,圆满随师把家还。

丁长杰 2011年4月1日


严正声明

我因学法太少,对法理认识的不清,曾向邪恶妥协,交过几本大法的书,还写过“悔过书”和多次表示“不再修炼”的保证,并且写出不认同大法、不相信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词。我对以上这些行为,认识到不单是信师信法不坚定的表现,而是犯了天大的罪过,是不可恕过的。现在我万分的痛悔。严正声明:所有背离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我要坚定的信师信法,多学法、学好法,坚定的证实法,多救人。今后坚定的时时刻刻按着师父的要求去做,修好自己,不再让师父操心,加倍做好三件事,以此来表达感恩师父对我洪大的慈悲。

关贞柱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迫害一开始,单位邪恶来电话叫我把所有法轮大法书都交上去。当时为了应付就捡了比较旧的三本大法书交了。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莫及,因为旧书也是指导我们修炼的宝书。当时虽然修了三年了,可是对法理认识并不清楚,更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这种损失是无法弥补的,我错了!我向师尊忏悔。在我被非法绑架到派出所期间,我在拘留名单上和被他们抢走的所有东西的单子上签字,我等于承认了邪恶对我的迫害。现在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只有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来,弥补我犯下的过错。信师、信法,坚修大法到底。

孙秀兰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四年,我去发大法真相资料时,被蹲坑的恶警发现、追赶,我由于怕心将没发完的真相资料扔了,错把救人的真相资料当成邪恶迫害的证据,并主动向邪恶交出三本大法书和先前被丈夫损坏的炼功磁带。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恶警强迫我“按手印、照相、签字(非法拘留)”。现在我认识到以上所做、所为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此声明:自一九九九年以来,所有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所说、所写、所做、所为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王爱静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在1999年7月20日邪恶开始打压迫害法轮功时,我由于对法认识不够理性,在邪党利用各种卑鄙手段迫害时,自己曾经交过师父讲法录像带、炼功带和大法书籍。以及在邪恶的高压下违心的写过所谓的“五书”;在不理智的情况下,也说过师父和大法不好的话,也说出与自己有联系的同修,这是我的最大耻辱。也是决不应该做的事。是伟大慈悲的师父给了我这样不争气的弟子一次又一次的机会。现在我严正声明:上述背叛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解体邪恶强加在我身心和思想上的一切不好的物质。从新做好,助师世间行,救度众生。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坚修大法到底。

钟喜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最近想起零三年一件事,心里特别难过,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恶警拿来三份单子让我签名,我问为什么签名,我不签名,恶警回答:你签也得判刑,不签名也判刑。当时在场的恶警所长也威逼签字。由于自己正念不足,走了旧势力的安排,做了不应该做的事。非常痛悔。还有一件事,师尊最早期济南讲法录音磁带,有一讲被抹掉了,讲法磁带已不完整,自己私自处理了。现今自己认识到是不敬师、不教法,做错了事。现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圆满随师还。

姜静云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自九九年“七.二零”后,由于邪恶的迫害,那时对师父、对大法不坚定,向邪恶交了《法轮功(修订本)》、学员的心得交流体会一书。在我知情的情况下,婆婆烧了《转法轮卷二》、《法轮大法义解》、《精進要旨》、《悉尼讲法》、《欧洲讲法》、《论语》图,并被邪恶勒索现金几百元,向邪恶写了“保证书”,我对那时所做的后悔莫及。现在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王桂香 2011年4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98年得大法,得法前我一身病,得法后我一身轻,并且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沐浴在大法的美好之中。99年7月大法受邪党打压迫害,我法理不清、怕心重,没有保护好大法书籍及资料,把一些经文和资料自己动手烧掉了。现在想来非常难受,痛恨自己,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我的生命都是大法造就的,却不能保护好大法资料,怕心一上来自己却毁书、毁经文,真是对大法犯罪。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加倍洗刷污点,从新走回修炼,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许桂贤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我99年10月進京上访,被邪恶非法关押一周后绑架回本地看守所,期间我被邪恶迫害神志不清,行为上有损大法弟子形象。一月后家人被邪恶敲诈几千元,“签字、担保”还交了1000元“保证金”,由于我没做好让家人犯罪。2005年我再次遭邪恶非法绑架,枉判3年监禁,期间我写了“四书”、“思想汇报”、“年小结汇报”、“出监汇报”,还有一次监狱“洗脑班”结束后我写的小结署名“罪犯”。在此再次严正声明:过去我所言、所写、所做的违背大法、背叛师父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跪向师父认罪。今后我就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做好三件事,听师父的话,跟师父回家。

程跃舞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名不争气的学员,以前曾在明慧网上发表过严正声明,但不够严肃。由于自己学法不深而造成太多的执著心不去,从而犯下许多有愧师尊和大法的错误:因怕心太重,在当地洗脑班曾向邪恶多次妥协,写过“保证书”,并交过贰千元保证金;交过大法书、师父法像、法轮图。在被非法劳教迫害期间,写过“三书”并犯下一些违背大法的言行。今天再次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过失,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今后我就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多用心学法,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姜召乾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我被邪恶非法关押迫害下,向邪恶交了一本《转法轮》。在2000年去北京证实法半路被截回来,邪恶又到我家翻走两张师父法像。2004年被邪恶非法关押期间,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下,强迫我写了师父的名字踩在脚下;让来探望我的家人把大法书交给了邪恶“610”还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干了不该干的事,出卖了大法。想起来泪流满面,悔恨莫及。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家人凡是代我“签过名”的东西也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过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希英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在大法被迫害期间,我因为害怕心重,向邪恶妥协,被单位邪恶“转化”,还向邪党居委会交了师父的法像和书。因为没有放下情,还把书交给丈夫毁了七八本,导致丈夫对大法犯了罪。现在回想起来悔恨、痛心不已。这种不敬师、不敬法的行为不仅害了常人,也给自己的修炼造成障碍,留下污点,让我至今都没有突破家庭关,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一定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全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解体导致自己怕邪恶的因素,好好学法,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赵丽云 2011年4月27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时,邪党派出所政法委恶警把二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集中起来,每人给一张打印好的表要求填写,大家都是无言对抗。不表态邪恶就不让走,4、5个小时过去后,大家为了骗政法委,每人写下三个字“不炼了”。当时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没放在心上,没觉得自己有污点。近日和同修谈话,经同修点悟,方知自己犯了大错,对不起大法和师父,悔恨莫及。现在严正声明:过去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以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努力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

张家琦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以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期间,由于学法不深,对法不坚定,没有从理性上认识法,被邪恶的伪善欺骗,违心的说了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对大法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以前曾写过声明,现在通过学法越来越认识到大法的修炼严肃性,现在从新严肃认真的写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全部作废。从新严肃对待大法修炼,同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切听师父安排,坚修大法到底,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张春菊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中共邪党迫害大法时,当时邪恶的压力很大,因自己怕心重,就把师父法像、法轮图、炼功带、两本大法书给了恶人,可邪党恶人并没有停止骚扰,邪党公安局、法院的、政府恶人员三天两头的来恐吓,不让炼功。在各方面邪恶压力下,我又把自己的六本大法书烧了。(当时的想法是决不交给它们)做了一件大错事。这是对师父、对大法最大的不敬,今天认识到这是对大法犯的大罪过。我真心向师尊认错。决心坚修大法,学好法、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不辜负师尊救度之恩。叩谢师尊。

穆召军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1998年9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自从1999年邪党开始迫害后,我也心里一直离不开师父和大法。但因那时学法不深,法理不清,怕心又重,我做了不该做的事:在大约2000年初,有同修去燒他们的东西时,我就把我的一块法轮大法简介给他们,帮忙烧了。还有帮同修请的师父法像(四张一套的有法轮图、法像、论语,由于当时害怕,同修没来拿),还有师父在大连讲法录像带等请同修烧了。这是严重的破坏大法,干了邪恶高兴的事。现在想起非常痛心,愧对师父、愧对大法。现跪向师尊忏悔。今后一定加紧用心学好法,勇猛精進,跟上师尊正法進程,圆满随师父回家。

张世琴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2000年因去北京上访时受邪党关押迫害,由于自己急于从看守所出来,违心的写了“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书。后来虽然一直在大法中修炼,但对写过的保证书一事没有认真思索过,最近看到《明慧周刊》484期同修交流的“再谈严正声明”一文深受启发,无论内容写的什么,从行为上已经听从了邪恶的命令指使和要求。我今天严正声明:抹去当初的一切污点,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堂堂正正的在大法中修炼,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蒋凤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通过学习“再谈严正声明”这篇文章,点醒了我,认清了严正声明的重要性。我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因为怕心重,做了很多修炼人不该做的错事,交过书,烧过书,烧过老师讲法录像带,向邪恶写过“不炼”的保证书。在劳教所里也写过“三书”,我现在知道了严重性,太可怕了。是背叛师父、背叛大法、背叛修炼,旧势力在毁掉大法弟子。所以决定,解体从本源物质里,从宏观到微观再到我的肉身中的一切不正确状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解体一切旧势力邪恶迫害的形式,全面彻底解体清除灭尽。只要师尊的安排,坚修大法到底。

王亚琴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自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受益匪浅。但在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因自己正念不强没做好。虽然没配合邪恶人员所谓的签字,是家属代签的。当时没悟到这样的结果是错误的,也没过多去想此事,认为自己没签就行了。但现在我悟到那是我正念不强让家人造业,太自私了、太可耻了。这是我修炼路上的大污点。因此我严正声明:那次家属代“签字”作废。从新归正抹去污点,以后多学法、学好法,加强正念,弥补上次过错,勇猛精進。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夏立荣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在长达十二年的证实法反迫害期间,我由于学法不足,正念不强,做了几件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事:一、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将所有的大法书籍、录音带交给了迫害大法的邪恶部门。二、在2002--2009年,在监狱被残酷迫害,因正念不足,违心写了“悔过书”等。三、在2009年出狱时,在所谓的邪恶“释放证”上签字。我特此严正声明:以上在被邪恶非法迫害期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废以后多学法、学好法,加强正念,坚修大法到底。

董艳梅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得法的,得法后我不精進,1999年单位叫我们修炼的人去开会,让我们签字放弃修炼,并把大法书交出来,我当时就“签了字”,把家中的几本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都交了出来。2006年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从新走入修炼,现在我才深刻认识到当初所做的一切是对师父、对大法的最大不敬。在此严正声明:自己以前所做的对师、对法不敬,不在法上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一心一意的坚修大法到底。

唐德琼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集体炼功环境被破坏了,由于法理不清,在压力面前交了大法书,说了“不修炼”了,写了“三书”。在二零零零年邪恶将本村同修关押在乡政府迫害、罚款。我由于怕心和家人女儿、丈夫把大法书、讲法带、圆满法光盘、师父法像、法轮图、真善忍图都烧了,还把同修藏的师父法像告诉她丈夫给烧了。再后来一有风吹草动敏感日就害怕,有动摇、打退堂鼓的心。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吴素珺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7.20”以前得法的,邪党打压开始后,单位邪恶通知交大法书,我交了部份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后来邪党疯狂镇压法轮功,我由于怕心,把留下的部份大法书全烧了,还把师父的讲法带洗掉了。别人说李老师法力差了,我也说,还传告他人,这是对师父最大不敬,我停止了修炼。两年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中修炼,通过学法修炼,提高了心性,认识到原来犯下的罪过。特此严正声明:以前一切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做好三件事。

吴昌明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从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疯狂打压迫害法轮功,自己被迫害后,由于怕心重,糊涂了,向邪恶妥协过。我出卖过同修,向邪恶写了几次“保证书”;在大小会表过态,以及说过对师父不敬的话。向邪党国保大队交了五千元保证金,向洗脑班交过二千元的生活费等。再次严正声明:从九九年“七.二零”邪恶迫害后,我所做过不符合大法的事,说过对不起师父的话,全部作废。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解体和清除一切邪恶因素。在修炼的路上,坚如磐石的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夏秀华 2011年4月23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平时学法不深,对法理认识不清,悟性太差,在99年“7.20”期间,单位邪恶领导到我家要我交师父的大法书,我交了一些师父各地讲法经书,保留了《转法轮》,师父发表了新经文后,我们在传看,派出所的人问是谁给的,我说出了同修;警察又说,以后不允许炼功了,我说我在家炼,警察说在家炼也不行,我说:“你说不炼就不炼”。我严正声明:以上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做好三件事,做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王宝贵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年学员,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开始后,由于在法上认识不清,在恶警迫害下写了“不炼功”,当时心想:我只是不炼其它别的功,我不写法轮功,我还是要炼法轮功。2005年前后,恶警打电话问我:还炼不炼,当时我随口就说:“都啥时候啦,还扯这个。”就用别的话挡过去了。期间,突然有一次发现梦中尿床,就说了一句:“炼功起啥作用。”这是对师对法不敬的表现。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修好自己,坚修大法到底。

朱庆裕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后,在单位邪恶强迫收大法书时,我交了一小部份。在二零零五年三月在拘留所写了不修法轮功的“保证”。在洗脑班做过不绝食的工作,在县宾馆做过同修“不修炼”的反面工作。现在认识到是非常错误的,我两面三刀的做法是非常不严肃的,是对师父、对大法的犯罪!现在想过来非常痛心。严正声明:以前自己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努力学好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

柴金印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至八月间,由于我信师信法的不坚定,在邪恶的胁迫下,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违心的写过“不修炼的保证”、写过不敬师敬法的文章、说过“悔过”的话、出卖过同修和交过大法宝书;二零零零年七月在邪党劳教所写过遵守规章制度的“保证”。这些是我修炼过程中的污点,在零四年我已声明过,但很笼统。这次我诚心严正声明:上述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去除为私为我的人心,解体邪恶的干扰,履行好来世的誓约,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崔学敏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99年得法。得法前我曾有三叉神经痛,自从学法后,我就远离了病痛,还有我抽了30多年的烟,自学法后再没有抽过。在“7.20”邪党迫害开始,我由于信师、信法不够,对师尊的法理认识不清,走了弯路。由于怕心重,在邪党街道委主任到家收书时,我把《转法轮》宝书交了,并在邪党的“保证书”上签了字,配合了邪恶。现在想来真是愧对师父、愧对大法。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到底!

王仁芝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在“7.20”中共邪党对法轮功残酷迫害后,当时我学法不深,有怕心,对大法和师父做了许多错事,把大法书交了,还烧了一本大法书和炼功带,恶警还逼着我们说了许多对大法不敬的话,以后一直没走出来。2004年经过同修帮助,才出来集体学法,通过这几年大量学法,才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以前我错了,对不起师父。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素珍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我交过书,说过“不炼功”的话,签过“不炼功”的字,写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书面东西。而且还烧过大法书及师父从传法到2001年6月前的各地讲法书、经文、师父的法像和大法的法轮图形等,给自己的修炼道路留下耻辱和污点。我真是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对我的救度。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坚决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实修,跟师父回家。

杨希风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因学法不深,对大法认识不清,曾向邪恶多次交过书、师父的法像;烧过大法的书、师父的法像;写过“不修炼”的保证。严正声明:我以上这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行为全部作废。我犯下的天大罪过,是不可宽恕的,可是师父并没有放弃我,师父洪大的慈悲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现在我万分痛悔,今后一定要多学法,领悟法理,坚定的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徒。

董淑兰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回顾十四年的修炼历程,深感对不起师父和大法。在邪党严酷恐怖高压下,我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清,干了不该干的错事:九九年八月向邪恶交了一本宝书《转法轮》。九九年八月向邪恶写一份“不再炼法轮功”的保证。二零零四给邪党社区写了“我现在没炼法轮功”的保证。现在声明:以上所说、所写、所做的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通过学习师尊大量讲法后,深深感到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犯下大罪。今后只有按师尊要求的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有缘人,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倪文静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96年喜得大法,99年邪党迫害法轮功,我去北京上访被邪恶绑架回到原单位被非法办学习班。由于当时学法不深,被邪恶所欺骗、违背了大法,做了对不起师父的事,写下了“不炼功”的保证书。现特此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学习班期间所说、所写的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今后更加努力的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洗刷所犯下的污点,归正自己的言行,跟上正法進程。师父啊!您放心吧!弟子决不辜负您的期望!

李茹英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以后邪党打压迫害时,我由于怕心,交了大法八大特点横幅(弘法用的),还有一本心得体会,二本是什么书记不清了,还有炼功带。后来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小女儿说我精神病,我还她一句,她回家把师父法像、论语、法轮常转等四张、还有讲法录音给烧了。由于我没做好给大法带来损失。还有邪恶找我填写“不炼功”表多次,在村里、看守所一次。在劳教所写过“三书”。现在严正声明:这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幸禄(曾用名:王杏路)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9年“4.25”得法的,“7.20”后被非法劳教。由于学法不深,人心太重,正念不强,在被关押期间做过对不起慈悲的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天大罪过。回家后经过严肃思考和学法,认识到自己所犯过错的严重性。现严正声明:曾经向邪恶写下的放弃修炼的所谓“三书”及不利于师父和大法的话语一律作废。从今以后做好三件事,弥补自己造下的罪过,紧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石建伟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共产邪党对進京、去省里上访的法轮功学员集体办洗脑班,逼迫学员交书、写“不修炼的保证”。由于自己修炼不精進,正念不强,没经得起大法的考验,在邪党的威逼下,写了“不修炼的保证”,还交了部份大法书籍和资料。深感愧对师父、愧对大法,也痛恨自己是个不争气的弟子。对此严正声明: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紧跟师父,坚修大法,实修到底。

路玉莲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以前发过严正声明,但在看过周刊上同修发表的文章后,觉得以前发表的声明不够全面、彻底,所以今在此再发声明:在99年“7.20”后,当时为了应付邪恶交了一本《转法轮》,后又从报纸抄了几句对大法不利的话,交上去了。交完后认识到自己做错了,去向单位书记要回,书记不给,我说:我声明写的东西全部作废。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大法,声明上述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努力学好法,扎扎实实的精進实修,跟随师父回家。

李朝晖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学员,在修炼中好象平稳走到至今。在对付恶警说话中自己有严重的错误。二零零四年,恶警说:你炼功不准出去呀,我回答说:“上哪去呀”,他说:“上北京?”我说:“七老八十叫我去我都不去。”当时还以为自己很聪明的对付了恶警的话。现在回想起这一句话是非常严重的错误。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对大法不利、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决心修好自己,加倍努力,修炼到底,跟师父回家。

谭德荣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2005年我由于学法不深,对法的理解很浅,受别人的指使烧了师父的经文(因当时我们地方只有一个同修能上网,就在这个同修被绑架后,当时几个同修争执,说同修在做书方面有漏才被绑架,说当时做的一批经文不是明慧下载,通知部份同修烧毁。其实当时的书是从明慧下载的)。我现在真心的向师父认错。从此严肃修炼,加紧用心学法,尽快在法上提高,正念正行,助师正法,多救众生。不辜负师父的厚望,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

谷小芳2010年10月12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修的有漏,在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非法绑架,被关押迫害劳教两年。由于学法不深,在劳教初期被邪恶所骗,理智不清的在它们编写的“三书”上签了名字,并说了“不炼了”的话。后来虽及时醒悟并写了严正声明,但已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污点。在这里我再次严正声明:我在被邪恶非法劳教期间,违心所写、所说、所做的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凤仙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打压迫害大法时,我和老伴都已得法,老伴在单位上班。一天单位领导来我家告诉不要炼法轮功了,再炼就停发工资,这时老伴让我把书烧掉。我当时学法不深,因怕心和利益之心,我把书烧了,有《转法轮法解》、《大圆满法》、《洪吟》。我做了一件大错事,犯了烧佛经的天大的罪。现在后悔莫及,我向师父认罪。我今后要加倍弥补罪过,加紧多学法,精進实修,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关玉芝 2011年4月23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喜得大法的,所受大法恩泽难以言表。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猖獗之时,我被非法绑架关押在牢狱。当时,我由于学法不深,心性不高,在邪恶的威逼下,被迫“签过字“,违心的说过对不起大法和师父的话,至今惭愧至极,痛悔不已。再次严正声明:过去的所说、所写的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这正法最后阶段,一定遵照师父的教诲,认真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对大法带来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助师正法随师还!

祝师武 2011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我对邪恶在历史上对我的安排一切都不承认,全盘否定它们。在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的疯狂迫害下,由于我当时对大法认识不足,做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事:向邪恶缴交了大法书、师父讲法录像、师父法像、法轮章、炼功带。现我已充份认识到当时做的事是对大法、对师父严重不敬的错事,严正声明:此前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一律作废。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莲香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九年得法的,我修炼不长时间邪恶就开始迫害了。恶党要收大法书籍,我也没问为什么不让炼,就把书交了。我对大法犯了极大的错误,不知道珍惜大法书籍。我以后不再犯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错误了。我一定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我要把大法的美好传给众生,救众生,弥补我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罗振聪 2011年4月21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邪党真象乌云压顶狂风暴雨袭击而来,当时自己不知所措,丈夫单位要我把大法书交出去,我生了怕心,违心的交出了几本大法书和一个法轮章。深感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心中很懊悔。现我严正声明:一切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行为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了洪愿,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李春荣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我于98年喜得大法,在“7.20”邪党迫害大法的高压下,我信师、信法不够,学法不精進,对师尊的法理认识不清,不止一次放弃修炼,走了弯路。有怕心、私心,向邪恶写过“保证书”,做了不该做的事情,随波助流走了很多弯路。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写、所做、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走好师父给安排的返本归真之路!

吴敏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在恶党迫害大法初期,由于自己法理不清,在邪恶的高压下,交了《转法轮卷二》和《法轮大法义解》两本大法书,并写了“不炼了”的保证。现在严正声明上述言行全部作废。我虽曾已写过严正声明,但具体内容不清,只是含混的写:过去所说、所做、所写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全部作废。用的是小名“尹四”。故我再次严正声明,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邪恶的所有迫害。决心今后抓紧学法,坚定实修,助师正法,完成自己的使命,走好师父安排的最后的修炼之路。

尹岁平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劳教所为别的同修代笔写过“不修炼”的保证书(因为他们不认字)。我回来后没有声明作废。对师父,对大法不够尊敬,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一直在迫害我,用一种假相病魔来干扰、影响我做好三件事。我再次严正声明:我以前在看守所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过错,让干扰、迫害我的邪恶旧势力立即解体,从根子上全部清除。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楚占霞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们是九六年得法的,一九九九年“7.20”邪党打压迫害法轮功后,在邪恶的高压下,我学法不深,怕心很重,被邪恶抄走几本大法书,还把剩余的几本大法书给烧了,造下巨大的罪业,深感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在严正声明上述言行全部作废。并决心要加紧多学法,努力精進实修,跟上正法進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全盘否定旧势力在历史上所安排的一切,只走师父安排的助师正法的修炼路,坚修大法到底。

段素霞、刘淑敏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7.20”时我迫于邪恶迫害的压力,怕心重,曾劝同修上交大法书籍。又由于学法不深,怕心所致,我交了一本大法书与师父法像。这是严重的对师父不敬和破坏大法。另外我对子女讲了不要管我等过头的话,对大法造成不好的影响。我想我的生命進程早就过了,师尊延长的寿命是为修炼的,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在此特严正声明:以前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彻底清除它,坚定的在大法中一修到底。弥补过失。

骆楚芳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深,没有扎扎实实的实修自己,怕心重,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恶的高压胁迫下,我违心的不由衷的交出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我深知对不住师父,更有辱于大法!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胁迫下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洗刷污点,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上正法進程,紧随师父坚修到底。

程和美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邪恶打压迫害以后,单位邪恶逼迫我交大法书。自己由于学法不深,怕心重,就顺从了邪恶,把大法的书和师父的法像交了出去。交出后我后悔万分,这是对师父、对大法犯了罪。但我一直没有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最近读了同修“再谈严正声明”一文,警醒了自己,现在严正声明:上述违背师父的行为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蔡婉珉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在中共邪党打压迫害期间,由于自己法理不清,怕心严重,对师尊的不敬,当恶警到我家逼迫我交出大法的书和炼功带时,自己当时配合了邪恶,给了他们。我在以后的学法和修炼中才认识到这是修炼中的一个大漏,是对师父与大法很不敬、不尊重的行为。没做到大法弟子保护大法的责任。我很后悔,下决心在最后的日子里加倍弥补,努力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罗淑梅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打压迫害大法后,有一次邪恶要儿子同修按一个手印,儿子不配合,邪恶就找到了我(它们不知道我在修炼),让我去转化儿子的思想,由于怕心,也由于对法理认识不清,我就冒充儿子在一张白纸上按了一个手印交给了它们。现在我认识到这是错误的,助长了邪恶,也是我修炼的污点、耻辱。我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从新做好,加倍弥补过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生芹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在邪恶疯狂迫害大法时,我由于学法少,对法理认识不深,对邪恶认识不清又怕心重,就按邪恶要求向单位交了宝书《转法轮》,还自言自语说:“不让炼就不炼呗”。现在很痛悔:这是对大法犯罪;对师尊犯罪!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不敬法的言行全部彻底作废。今后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弥补过失,跟师父回家。

李若山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97年得法的,由于学法不深,99年“7.20”邪恶迫害开始后,在压力和怕心作用下,在邪党电视上表态“不炼了”,交了一本《转法轮》和炼功磁带;后来又在派出所恶警的恐吓及威逼下,在它们写有“不炼功保证”和对大法不敬的话的纸上“签了字、盖了手印”。这些都是违心的,现严正声明一律作废。从新回到修炼中来,抓紧学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坚定修炼大法,圆满随师还!

李武锁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邪党疯狂打压迫害的大魔难中,我由于怕心重,导致自己烧过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向邪恶交过大法书和录音带。违心的写过“不炼功”等保证书。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深感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现严正声明: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生万幸沐浴师尊无量的慈悲,我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努力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韩法公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去北京打横幅证实法,被邪恶非法关押在当地拘留所,我在拘留所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家里把资料(复印的真相资料)处理一下,结果间接造成家里人由于怕心把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烧毁。造成深深的痛悔,使家里人对大法犯罪。在此严正声明,所说、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安排,信师信法,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助师正法的修炼道路。

徐志广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邪恶疯狂打压迫害时,我交给邪党一本《大圆满法》和师父法像,现在都觉的非常痛心。在乡里被拘留十天写了“不炼功了”,乡里、村里派人到家里来写了两次“不炼功”保证,我“签了名、按了手印”。今年又对儿媳说了“不炼功”了。我现在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满敬羡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在恶警和妻子的逼迫下说了“不炼了”的话。后在邪党劳教所被迫害的理智不清的情况下,写了“同法轮功组织决裂”的保证(当时自己认为法轮没有组织,顺水推舟的写了这样的话)。现在严正声明:所有说过和写过的对大法不敬的话及行为全部作废。今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大法到底,抓紧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郭玉珠 2011年5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