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

  • 关于营救石家庄法轮功学员倪振选的切磋

  • 建议武汉同修

  • 陕西、宝鸡法轮功学员正念解体邪恶

  • 各地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 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

  • 关于营救石家庄法轮功学员倪振选的切磋

    文/石家庄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南村镇杨家庄村经营沙发厂的倪振选正在厂里干活,突然,几个警察跳墙進来,不由分说,将他绑架到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三月十三日,倪振选家人接到非法劳教通知书。日前,倪振选的常人朋友请律师一事已告停,据说是石家庄市公安局不让律师介入。倪振选现被非法关押在第二看守所。

    我们作为大法弟子不能承认邪恶的任何安排任何迫害。任何旧的因素、旧的生命都不配安排和考验我们,因为它们的任何干扰,任何考验,表面上是对同修的迫害或干扰,其实实质是在阻碍众生被救度,是在毁众生。所以不要再有“炼功就会被迫害,敏感日就会紧张,搜到东西就会被”的观念,这只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阻碍众生得救的借口!

    师尊早就告诉我们,连旧势力本身都不承认。其实,迫害也是针对大法弟子的心而来的。师尊讲法中说“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第一讲〉)层次越高想出的东西越有能量,就越持久。同修们想想吧!你在想同修或自己要遭受迫害的时候,你是不是就是在帮着邪恶加持它们的能量!你一边发正念清除邪恶,一边又自己不自知的加持它们,你是不是就在自我矛盾中做?那你的正念是纯正的吗?能量是纯正的吗?一个宇宙的主会做自我矛盾的事吗?

    请同修改变观念的同时,以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比如写信、打电话、发短信,给石家庄市公安局、长安分局、南阳派出所、第二看守所讲真相。一是从常人社会形式上否定迫害,给邪恶以震慑;二是救度这一常人系统内的众生,给他们被救度的机会;同时发正念时加持同修和他的同修家人。

    我们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对同修的迫害也就是对我们的迫害。不要再给邪恶任何间隔我们的借口,不要再从任何形式上承认它们,它们就不应该存在。让我们体现出整体的力量吧,我们做好之时,就是邪恶被灭之日。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建议武汉同修

    针对四月份以来武汉同修接连被邪恶绑架一事,建议武汉同修不要用人心看待此事,要认清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借口同修有漏,趁机下毒手毁大法弟子,妄图干扰我们大量救度众生,干扰我们营救即将被洪山法院非法审判的四位同修。

    邪恶的目地就是想要我们乱,作为大法中熔炼出来的大法徒,大道无形,人人都是协调人,每个人为自己的修炼负责、为自己的众生负责,别再不负责任的背后议论、埋怨正在魔窟里受迫害的好同修,那是在帮助邪恶迫害同修,在加重武汉地区的邪恶迫害形式,在考验面前把自己摆到旧势力一边去了,将来如何面对师尊?如何面对大审判?同时也给自己的修炼增加了不好的物质。

    大法徒所做的一切天上都有录像,同修被迫害我都做了什么?我们是未来宇宙的保卫者,其他天国的王出了事,需要我们自动的去圆容、去弥补,而不是冷漠对待、袖手旁观。

    建议武汉同修大量学法,认真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归正自己的天体。同时集中精力,长时间、高密度运用神通发正念,彻底剿灭本地区的邪恶老巢,可根据每个人及小组实际情况,将发正念时间延长1~2小时。


    陕西、宝鸡法轮功学员正念解体邪恶

    最近,在陕西、宝鸡地区不同程度的出现便衣,特务跟踪监控法轮功学员日常生活的事件。较为严重的地区为宝鸡市区,扶风县区,岐山县区。监控形式为电话与手机等形式监控,跟踪形式分为邻里跟踪,小车,摩托车跟踪。接力式跟踪等,有的跟踪车挂的牌照为外地牌照。幕后指使为宝鸡市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大队指使地区县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大队等单位。望宝鸡各市区县法轮功学员齐发正念,一举解体邪恶,破除干扰,理智的做好三件事。详情待查。


    各地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回家的消息

    湖南省耒阳市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周孚平于五月十日回家。

    河北省迁安市法轮功学员李秀华已平安回家。

    成都法轮功学员张盛荣于2011年5月10日回到家中。

    河北省保定市法轮功学员杨凤菊于2011年5月10日中午从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回到家中。

    5月9日被强行带走的石家庄的杨银桥已回家。

    吉林土城子法轮功学员张翠英、张文君于五月十日晚回家。


    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

    前几天一位同修乙的公公去世了,我们几个同修于出殡的前一天去看望了一下,刚一下车我就听到熟悉的音乐声,我当时就在心里想这哀乐怎么这么熟悉呢?仔细一听原来是大法的音乐《普度》。

    我就对车上的同修说:“不应该放大法的音乐这样做不神圣。”同修也觉的不妥。同修乙不在场,我就与乙的大伯哥也是同修切磋。他认为自己的父亲认同大法好并爱听此音乐,临终前征求他父亲的意见,不请喇叭了就放大法的音乐,乙的大伯哥还说《普度》的音乐比较悲壮而且父亲又爱听,所以放此音乐也无所谓的。

    经他一说,同去的同修甲也说无所谓,我看在那种场合也无法过多的太深切磋,也就不吱声了。回来后越想越不对劲,我们是修大法的,无论做什么都得站在维护大法的基点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看问题。不能因为《普度》的音乐自我感觉悲壮就可以放在灵堂播放。

    师父在《精進要旨》〈金刚〉中说的:“要使大法千古不变,看来还存在着一个问题:就是总有这样的学员,由于显示心和标新立异的心理作用,一有时机就会干出一些对大法干扰的事情来,有时是非常严重的。”当然我没有指责当事人同修的意识,同修的目地也是想让更多的常人听到大法的音乐,这没有错,但是在灵堂播放就失去了大法的庄严、神圣;这种做法是不可取的。

    师父在《精進要旨》〈肃清魔性〉中说的:“弟子们哪,我一再讲修炼是严肃、是神圣的,同时我们的修炼要对社会负责,对人负责,也要对自己负责。”我个人理解,也就是说无论我们做什么都得为法负责为后人着想,我们修炼的路是要给后人做参照的。

    以上是个人所悟,与同修切磋,如有不妥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