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救人 师父就给开智慧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以下是我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的几个经历。总结这些讲真相经过,我体会到,只要弟子有救人的这个心,师父不但把有缘人引到你身边来,而且还要给你打开智慧。讲真相的过程真是自己提高的过程。

真相信的作用

以前给邻院的一位邻居讲过大法真相,他不同意三退,还说这是影响了他孩子的前程。有一段时间我总在想怎么才能让他明白真相。有一天我想,为什么不给他写信?于是我给他写真相信。第一次写完后,有同修说不一定能接到。我想:一切由师父说了算。

事隔两天我见到他,他一脸的不高兴,叫他也不理,再叫他时就勉强的“哼”一声。我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及时向内找,心想大概是写的太简单了。就又写了一封真相信,让去外地的同修给他寄去。过了几天,他稍好一点。正赶上过年,我就去邮局买了彩信封,把神韵光盘给他寄去。又过几天,见到了这位邻院的人,他一改以前的常态,高兴的说:“我接到法轮功的信和光盘,演的太好了!”我知道他是说神韵。我说:“我也接到了(因为我为了看能否寄到也给自己写了一封信),是叫人快点三退保命的事,我早就退了,你要想退我可以帮助你。”他爽快的同意,并要给他全家都三退。我答应了,因为我经常碰到他家的人。现已给他家人退了三个,还有一个没碰上,遇到后我会给他讲的。

这次对我的鼓励很大。后来我用同样的办法又寄了不少真相信,都反馈回来了。这有同修鼓励,互相圆容,也有同修给我好多写真相信的参考内容,在此我表示感谢他们的付出。

救人不能敷衍

今年正月十五,我和往常一样去了一个信佛教的邻居家。進门后谈了几句,她就说:听说你们法轮功的人到处去劝人家退党,你们咋不修自己,到处去说这些有什么用?人家都退党了你就修成了?

我在心里发着正念,解体她背后的一切黑手烂鬼,让她不能得救的一切因素解体,清除三界内一切干扰正法的乱神,请师父加持。然后心平静的说: 你修行这么多年修到什么程度我不想知道。但是共产党是什么货色我得与你说说。撒旦的信徒就是马克思,马克思是与魔签了约的信徒,在国外的人都知道,唯有中国人被恶党谎言蒙骗。中共文革时不但把全国的佛像砸坏,还逼庙里的和尚还俗、娶妻,不服从者就杀头,多少和尚死于非命?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中共不让人信神,讲的是无神论。今天佛教想在中国生存,就必须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你说说佛大还是它大?你说你信的佛是佛吗?中共不让人信佛却要领导佛教,你说是不是太值得思考了?那不就是佛教从此被它所代替又是什么?说到这儿我还告诉你: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任何人也动不了的。再看现在佛教在建造佛像的时候,在佛像的下边刻上出钱人的名字,钱出的多的,就在佛像的下边的最前头刻上他的名字,中共的许多贪官都是很有钱的,出的也多,大多被刻在第一或第二个,那人去参拜,是拜佛还是拜贪官?今天中共它不对付佛教了,而是对着修“真善忍”的好人,你不要看到大法弟子也被它迫害,法轮功是当今出现灾难时救人命的,他的传出同样要改变人对神的迫害,人迫害神的事以后是绝对不允许存在的。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讲共产党是个幽灵,幽灵不就是鬼魂吗,人给它举着手宣誓时把命交给它,那不是把命交给个魔鬼又是什么?那不就是一个卖身契约吗?让退出它还不对吗?

这时她拍着手说:“哎呀!我明白了,我就说为什么法轮功的人要叫人退党呢?是要从它的根上去解决这问题,它的根早就烂了,八九事件死了那么多大学生,你们也得注意安全。”

这一次与她交谈,我悟到救人千万不能敷衍。这个人在我这一片地区是有一定影响的人,而且这样的居士也还不少,这些居士认为念经念了十几年了,觉得自己修行修的好,到处去说教,很难改变。那我们遇到一定要尽量讲明白,不能强与她辩论,得理智智慧的去讲。

碰上就是有缘人

三月二十日那天,我去参加亲戚的婚礼,早早就出发了,去的早多救人呀。骑车到桥中间时,发现一女子正激动的把车子扔在靠桥的路边。看到她的这举动,我急刹车,对这女子说:“需要帮忙吗?”她扭过脸来说:“不需要,谢谢。”

直觉告诉我,她激动的情绪会有危险。走还是不走?婚礼那边去晚咋办?正念告诉我,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我稳下心和她交谈起来:“妹子,人生其实有很多的不如意,人常说,做人难,做女人更难,有什么事能不能和我讲一讲,千万别干这种傻事。”

这时她转过身来,泪流满面,开始讲述着她的遭遇: 她退休不久,丈夫没有了工作,找钱少的活儿干他不愿意,钱多的活儿又找不下,儿子刚大学毕业,欠款还没有还上,又面临的找工作、成家,丈夫在家是什么也不干,整天就是打麻将,把朋友借他的两万元都私自花了,还不让说,整天闹架,这日子可咋过呢?

我对她说:“那你也不能这样做,你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吗?你上有老下有小,他们该是多么的痛苦,这个痛苦难道不是你造成的?现在有多少人家不是这样,所以你不能完全的去怨你丈夫,当然他有他的不对的地方,对家庭不能那样不负责任,可他能不知道把家搞好他也风光吗?这些事在当今社会为什么不断的发生?人常说:兵松松一个,将松松一窝。你看现在社会上有多少游手好闲的人,麻将馆满街都是,这个国家是没人能救得了了。还讲什么共产主义?现在中国是世界上贫富悬殊最大的国家。一切灾祸都是这个邪党造成的,是好人它容不下,你看法轮功的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它都容不下,抓住后,有的打死,有的判刑,有的被活摘器官、高价出售给外国人。还讲稳定压倒一切。它执政这么多年怎么不稳哪?不稳定的因素就是中共,多年的运动都是它挑起来的。今天说到这儿我告诉你: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生命,人类已到了危险的边缘,危险并不可怕,关键是不知道如何自救才是最可怕的。今天见面也是缘份,你听我一句话,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救命的吉言!你也看到了,在这儿没人理你,只有修大法的人才告诉你真相,那是为真正从生命的本质救你,你要想真得救,就把你入过的党团队赶快退出去,就有救了。这才是从生命的根本救人。”

这时她也缓和下来,告诉我她只加入过少先队早就不是了,我说:“不是你说的那样,当你对着血旗宣誓把命交给它的时候,或要当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时候,你已经被印上了兽的印记。法轮大法是佛家修炼大法,今天神佛救人来了,你不把兽记抹去怎么救你?”这时她说:“那你给我退了吧。”我给她起了一个化名,她转怒为喜,高兴的答应了。

这时我才想到她是师父安排来得救的。我们推着车子走。她边走边说:“我看过法轮功的传单,真的有那么多人退了吗?”我说:“还不止这些人哪?还有自己想退找不到地方的,如果邪党没有迫害、随便让退,我看全中国的人都得退出去,可它不敢那样,那样它就完了,你说是吧。中共作恶多端,天要灭它指日可待。”

她又提到了她丈夫,说:“其实,我家儿子已经二十四岁了,我一句话我家儿子就把他爸打坏了。家里没人理他。”

本来要分手了,一听这话我马上想起师父讲的:“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转法轮》)我想,大法弟子就是要正一切不正的。于是我慢下来跟她交谈。我说:“你千万不要那样教他,那样会毁了他的。”她说为什么?我说:“百善孝为先,不孝不成仙。你丈夫不对,他该怎么样的结果自有安排。再说也不一定是你想的那样,也许他比你还急呢。他只不过是没有表现出来,暂时没有那个机会。你让儿子这么做,不但违背人伦道德,而且人们会对他说什么你知道吗?即使是找对象,人家一听说他还打自己的父亲,谁家的姑娘都不愿嫁这样一个不孝道的人,你说是吧?”

她听后说:“我明白了。这还是第一次听你这样说。”她欣然接受,一定要我去她干活的饭店里坐一坐。我说真的没时间了,还得赶路呢,有缘还会再见的。她高兴的和我分手。

一次在公交车上,后面的一年轻女子正好向我问路,旁边还坐着一个化了妆的小女孩,我告诉她下车的路线后,心想这可是个有缘人得给她讲真相把她救了。我就说:这是你孩子吗?她说是弟弟家的孩子,他爸去外地了,让她帮着送去参加歌曲比赛。我一听那是邪党那一套,就和她说:现在共产党看见自己已经不行了,就利用人的利益之心大唱“红歌”,维持它的独裁政权。其实中共本来就不是中国的党,它是苏维埃的党。在它建政后搞过多次运动,害死那么多中国人,在八九年六四事件中杀害了那么多大学生,今天又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的好人,酷刑折磨,甚至活摘他们的器官牟取暴利。下一步比日本更大的灾难轮到它那是肯定的。我告诉你只有退出它才有救,只有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有救。人们都说二零一二年有大灾难,真有的话那就是对五恶毒世的恶人的大清洗,我劝你还是把你入过的党团队退了吧。

她笑着点头表示同意。下车时我再一次提醒她一定要记住那九个字。她微笑着看我下了车。

给老师讲真相的经历

前天我在公交车上,旁边坐着一位女的。我问:“上街买这么多好东西。”“嗯”。接着我说:“现在钱也不顶事,东西都涨价。”还没说完,她说:“我们还可以吧。”我说:“你干什么工作?”她说:“是老师。工资还可以。”

谈话间看到了她有一种得意的表情,于是我就说:“老师真是个好工作,但不那么好干。尤其在当今的中国,我们那有一个老师是教六年级的(这时她告诉我说她是教初一的老师),她所带的课是《品德与教育》。课程里讲的内容就有侮蔑法轮功东西,而这位老师的妈妈以前也是老师,而且老早就炼法轮功,身体可好了,这位老师也知道法轮功好,是叫人做好人的。所以她心里非常反感中共的这些做法。拿她妈妈的话讲,文革前老师一个劲的告诉学生一定要听党的话、跟党走、党叫干啥就干啥。文革期间,学生就听党的话,停课闹革命,揪斗校长,鞭打老师,还有开水烫,给老师剃阴阳头等等。今天中共又不遗余力的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谁迫害谁都会遭报应的。人类的大劫难这么多也只有法轮大法可救人,如果真的大劫难到来时这些孩子该怎么办?一旦他们发现了自己最信任的学校、老师不仅欺骗了自己而且还搭上了性命的时候那种无底的恨是无以言表的?所以这位老师调离岗位。”

她看看我,表示赞同。我又说:“做老师难,做好老师更难。你付出的再多,也得留命。只有退出中共恶党的党、团、队,从心里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才会在劫难中有生还的机会。你听我一句话,把你入过的党团队退了吧。”她肯定的表示同意。

讲到这儿,我真心的谢谢明慧编辑的同修,谢谢那些一直不断写给明慧切磋文章的同修。感谢那些一直默默无闻做资料的同修和所有发资料的同修给带来的方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