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一学生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今年十六岁。很久没有写过修炼文章了。记得上次是在初一的时候写过一篇,转眼过去,如今已是高一了。

从初中升入高中后,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同学的变化,包括同学间聊天的内容和一些小事,都没有初中那么纯了,有的人做的事真的不可理喻,我有时也纳闷,到了高中,怎么同学们这么快就变了呢?看来主要是受社会环境的影响很大。现在我时刻保持自己的思想不被他们带动,同时修炼着自己。

虽然我心里很明白得了大法的人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但有时内心会有一点点孤独感,因为身边没有一个跟我同龄的大法小弟子,否则至少我们可以切磋在学校的感受。都说高中是个亚社会,如果没有坚定的意志,那么不知不觉的就变了,而且变得那么的潜移默化、理所当然。我也知道要避免这种现象就要多学法,一思一念在法上。

一、救人

初中的时候,因为时间比较充足,我经常跟妈妈一起出去发资料、讲真相。记得以前我们家楼上养了一条大白狗,那个毛竖起来都有十厘米长,每次上下楼只要碰到那条狗我都很害怕。但是在发资料时,同样是楼道,同样是碰到狗,我没有害怕过,有的楼道里黑黑的,走着走着,突然声控开关一亮,一条大狗蹲在我正前方,双眼直勾勾的望着我,当时我并没有害怕,我心里默默地告诉那条狗,我是在做最神圣的事,你不能干扰我,你要同化大法,那条狗马上就让开一条道,我就走了过去继续发传单。

现在高中了,由于学习紧张,学校补课,我已没有太多的时间出去发资料、讲真相,所以主要是在学校讲真相。那天和同学聊天聊到班上入团的问题,有个同学说:“我长大以后一定要入党。”我问他为什么,他说:“那多好找工作啊!”我就告诉他现在有的单位还不收共产党员,他不信,我又说:“你看外企,他们是不收共产党员的。”心里赶快发正念,就听到其他的同学说:“是啊是啊!那我不入党了。”我接着说:“干脆团也别入了,麻烦死了,还要交团费,而且现在别人退还来不及呢,你还入。”然后他就在思考,我想他可能没有听懂我说的“退还来不及”这句话。因为学生对三退这个问题应该听的少,家长也不可能说,由于自己还有些怕心,想了想后,我还是决定对他们要慢慢来,因为如果心性不到位又一下讲得太高不成功的话,对以后也不利。后来班上有少部份人因为嫌麻烦没有入团,他们还没有了解不入的实质是什么,但是我会抓住机会讲明白的。

一天,同寝室的一个女生在说一个疯子,说完后,她又加了一句:“他是学法轮功的吧?”然后就狂笑。我当时想都没多想,就说:“我身边有学法轮功的,他们人都很好,难道你信共产党说的?”那女生立刻就没说话了。因为我们平时聊天时,一有机会,我就跟他们讲共产邪党的腐败、不把人当人看、假恶斗、等等,后来他们只要碰到跟共产邪党有关的话题,就会对中共狂骂一顿,虽然骂人不好,但他们是常人,只要心里能分清正邪就好。

通过将近一年的高中生活,我总结出经验来了,高中讲真相是个慢热的过程,要慢慢的讲,还要多讲一些他们感兴趣的事,如外星人;史前文化;大、中、小人;月亮的故事;金字塔等等,还要帮助同学纠正一些混淆的概念,如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中共是外来的无神论、是破坏传统文化来的,日积月累,就象刚才讲到的,他们要知道共产党不好、喜欢说假话、搞阴的,我才好讲法轮功的事。慢慢的强化这些事情,他们才接受的过来。受中共毒害的中国人,连学生都被毒害这么深!

妈妈说我做的还是挺好的但有些想法是人的观念,说只要法学的好、正念强、一两句话就能在当时让人明白了。我还达不到这个状态,我也发现现在确实观念比小时候多了些,心里也有些着急。我是慢性子,能忍。妈妈是急性子,有时还“忍”的不好。师父说不能强为,师父还说对于救人再慢性格也知道抓紧是什么。所以还是要多学法,不断的用法清洗头脑中形成的不好的观念,还需要在讲真相这件事情上努力。自己要赶快在法中提高上来,这样才更有力量改变他们。

高中和初中不一样,初中同学心地纯一些,无论什么事情都愿意听取两边的意见,我也劝退了不少同学。而高中明显不同,一个个都很固执,讲不赢了就生气不理人了,他们往往不是真的为了寻找真理,而是为了证实自己什么都懂,觉得自己很有个性。师父说:“人家说中国大陆的孩子跟国外的孩子特别不一样,大陆出来的孩子什么都懂又尖滑。是啊,那个社会什么坏事都表现出来了,报纸、媒体、人的行为、说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底线,小孩脑子灌的不该有的东西就多、就比国外小孩子多,他也就成熟得多。”(《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只要我法学的好,心性提高上去了,他们这些不好的思想就会解体,自己与修得好的小弟子比还有差距。

二、提高心性

到了高中同学之间的关系比我原来想象的要复杂得多,说话做事都不能吃亏。这是我在其中感受到的,大多在利用对方,心里隐隐有点不舒服,为同学感到难过,做了这么久的朋友,原来她和我仅存在于利用的关系之间,我感到惋惜。现在我想通了,这不正好是给我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吗?既然她不知道我知道她在利用我,我也就装作不知道吧,依然的对她好,依然和她做朋友,只是我不能被她带动了,而且我也相信,总有一天我会感化她,因为我是大法小弟子,还要救她呢。

有时我看着一些同学的言谈举止心里非常不舒服,这肯定是一颗要去的什么心,什么时候能做到不动心就好了。当然还有同学间心性的摩擦,有时明明知道哪样做是对的,哪样做不对,但就是克制不了自己,气不过,有时好不容易忍过去了,心里的气却随时都会爆发,很苦,一定要闯过这些关。妈妈刚看了这句话说:“‘过这些关’这可不是想象的,要实修才能闯过去的,不能和同学在一起时就忘了自己是小弟子了呀。”学校也是我修炼提高心性的好地方。

三、学法炼功

再谈谈我的学法炼功吧,我现在只要有时间就和妈妈一起去学法小组学法,而且每个星期天都是上午背法,下午学师父的其他讲法,然后再去学校上晚自习,没有中断过。可是说到炼功,我还真是惭愧呢……主要是不主动,要妈妈喊,炼一次算一次。炼功是最好的休息方式,我却总是认为睡眠不足应该多睡会儿。小时候毕竟是小孩、爱玩,现在长大了,要知道精進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修炼的环境不同了(在学校寄宿了),不能再象小时候一样凡事跟在妈妈后面,我也应该整理出适合自己环境的修炼方式,走出自己的路,做好三件事,不断的修正自己,救度世人。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