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昔日残疾女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我今年四十二岁,从刚记事起就知道自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先天性胯骨脱落,腰和膝盖是弯曲的,身体呈S型,两条腿的根部分开困难,走路两边晃着走,平时的坐姿就是跪着,或者是两腿向外翻着坐。平时要坐下时就得两腿并拢坐在凳子上,上炕就伸腿、向外翻或跪着。

在痛苦中等待

因为身体的残疾,我从小到大饱尝了小孩子们无端的打骂、嘲笑,从而性格变的暴躁,无端猜忌别人,妒嫉别人,更不愿看到别人幸福。随着一天天长大,残疾的我无法离开村子,读完小学就辍学了,这一切更令我苦恼,常常独自对镜自怜:命运为何如此的不公啊!哪怕让我长的丑一点、傻一点,活到三十岁就死也行啊,上天为何要给我一双残疾的腿,这双残腿将会毁了我一生所向往的幸福,既然活着这么痛苦,还不如死了算了。

可是冥冥之中好象有神在看护着我,我曾两次自杀都没死成。后来我知道了,是慈悲的师父在让我等,让我等待大法开传的那一天!

在我二十三岁那年嫁了一个很穷很穷的人家,丈夫人品很好,我们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就这样,为了还盖房欠下的外债,为了柴米油盐,我拖着一双残疾的腿年年日日艰难的忙碌着。

幸遇大法

直到一九九九年初,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知道了有一种功法叫法轮功,如何如何好,学了法轮功能使浪子回头,完全变成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身患重病的人也能得到身体的康复,当然好人学了法轮功会变的更加无私。

可是当时我也没信,更不相信自己学了后腿能好,毕竟腿是先天残疾的,又不是半路得的病,根本不可能炼好。尽管如此,我有一个非常强烈的愿望就是想学,当时也不清楚哪来的想法。

当请到《转法轮》这本天书时,就记住别人当时告诉我的那句话:看书时要尽量一气呵成,不然就容易被干扰、也许今后没时间看了,或拿起书就睡觉。所以我就一气看完了,并学会了五套功法。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做完家务,就看《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这一下真的放不下了。

不可思议的是,第五套功法需要盘腿,这对我来讲是不现实的,我的腿根部位分不开,外翻坐的腿须180度大转弯才能散盘过来,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以超常的毅力从几秒钟到一分钟,一分钟到两分钟、三分钟慢慢的突破,一点一点就能散盘半个小时了。(现在能双盘上)第二套功法的站桩对我来说也很困难,我的腰是畸型弯曲的,我的腿又是不直,要举着胳膊站立半小时真的是很困难,可我也都神奇的坚持下来了。

在这短短四多个月里,师父帮我把身体净化好了,骨头变直了,个子也变高了。慢慢的,我在学法中明白了,从前的一切苦难都是为今生得这个大法而来的,以前我的暴躁脾气,猜疑人的毛病、强烈的妒嫉别人的心,在学法中越来越淡了,我完全变了个人。

救度众生

在迫害开始时,在师父的看护下,刚得法不久的我不但没有害怕,反而更加识破正邪,利用一切机会告诉人们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法轮功是好的、是被冤枉的,开始没有真相资料,我就自己写信发,拿记号笔到处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记得有一次“六一”儿童节公园的人很多,我便决定和女儿去公园发真相资料,把真相用透明自封袋包装好后,背了一书包。到了公园后,看到人山人海,不太好发,我就有点怕了。女儿蹦蹦哒哒选个地方想发,我就阻止说:人太多,你别乱放,别让人看见。我也一直没敢发一份,背着包边走边发正念,走着走着,前边有人冲我说:你东西掉了。我心想我哪有什么东西掉了,我就带一包真相资料来的。也没在意。由于人特别多,这时几乎是同时有好几个人走到我俩跟前说:你包里装的什么东西还再掉?我俩这才低头看,这一看吓了一大跳,包里的真相资料撒了一道,约七、八米远,我赶紧和女儿往包里捡,如果不是师父保护,在当时邪恶疯狂的镇压中,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奇怪的是谁走我俩跟前都看看就走,但是谁也没吱声。装好后,我赶紧就走。这时女儿说:“妈,我发你不让发,真相资料自己都着急了,撒一地,那么多人都没有一个人问这是什么,咱俩一份一份的发,你还怕什么?”我一想也是啊,我对女儿说,“真相资料这一撒,我怎么反倒没有怕心了,是不是师父在让我去怕心呢?”女儿笑着说:“你自己悟吧。”我说:“那咱俩就发吧。”很顺利的就发完了。

还有一次,我带女儿去参加婚礼,要坐一段公共汽车,头两天我俩就商量要在车上向乘客发真相护身符,这两天要多发正念,等坐上车之后,我俩就谁也不说话,一直集中精力发正念,清除车上所有人背后的黑手烂鬼,并求师父加持我俩,让这一车人明白真相。等到站了,车停下了,看看也只有我俩想下车,我俩起身时,我的腿都有点发软,我俩相互看了一眼,点了一下头,互相鼓励,并请师父帮助,立刻正念就强大了。女儿往前直奔司机,送上一张真相护身符说:“叔叔,我送您一张护身符,愿您记住‘法轮大法好’,人车平安。”司机高兴的接受。接着她从前往后发,我从后往前发,每送一张都说一句吉祥话,车上所有的人都好象被抑制住了,什么也不说,接到护身符的,低头在静静的看,没接到的在耐心的等。明显感到整个车厢里被一种强大的能量包容住了,谁也想不起来催司机开车走。最后下车时,女儿发现车门口还坐着个八、九岁的小女孩,就说:妈:是不是给她落下了,给她一张吧。小女孩立刻高兴的伸手接过去了。我俩也下车了,下车后站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一动不动看着远去的公共汽车,渐渐远去,我和女儿不自主的轻轻抱在一起,什么话也没说,流泪了。那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啊!无话可说,只有再一次感谢慈悲的师父。

后来陆续的也结识了不少大法弟子,那时周围还没有学法小组,我就在自家成立了第一个学法小组,小组的同修也是经过了好多心性的魔炼,突破了许多许多的障碍。大家都很珍惜师父给安排的机缘,彼此都很宽容、互相帮助去掉执着,真是一块净土,随着在法中不断的升华,我们这个小整体配合的非常默契,为了破解老百姓对大法的误解,能全面了解什么是法轮大法,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在学,唯独在中国大陆,只要是学法轮功就面临被抓進监狱的危险,小组的同修就决定派发真相资料。因真相资料里的内容非常好,能全面无漏的告诉人们这一切,同时人们也会更加明白为什么一批批的法轮功学员被抓進监狱、饱受酷刑折磨、失去生命,甚至被残忍的活摘人体器官。然而又一批批法轮功学员无所畏惧,依然肩负这挽救众生的神圣使命,因为我们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只为世人能得救,放下生死有何惧!在广阔的乡村、集市、城里的主要干道、居民中心、市政府、监狱,到处都留下我们各种证实法的足迹。

有生命的法器

记得迫害初期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天的东方的边缘上出现了很亮的“还给法轮大法清白”的几个大字,并且那字体很象我写的字。当时我想,一定是师父鼓励我要证实大法。我就决定把这几个字写在布上。那是我第一次做条幅,想了好几天,那时还没见过条幅是怎样做的。第一次做了三个一米长,四十厘米宽的条幅。晚上和丈夫一起出去,带着一颗特别纯净的心、神圣的心,瘦小的我在师父的加持下,一个个条幅向长了眼睛一样,仿佛还带着“嗖”的声音,就挂到一个个很高的横杆上去了。后来在打坐中我看到空中的条幅上,长出了一个小女孩的头,两侧还长出两只胳膊、两只小手紧紧的抓住横杆。出定后我知道条幅也是一个生命,她也是为法来的,为了多救人她也不愿掉下来。那几年做条幅、挂条幅成了我的强项,以至到后来在周边广泛推广。

大约在二零零三年以前,我们小组的真相材料,都是外地同修送来的,为了减轻同修的压力,我买了复印机,我自己换粉、买耗材,承担了四十几人的《明慧周刊》、真相材料。资料一般都是每天晚上我们一家三人来做,复印、裁纸、装订、看着一摞摞的小册子做好了,我们一家三口既幸福又高兴,深知每一份资料来之不易、更加珍惜每一份真相。有时我们三人没配合好、或是心性有问题,机器就不工作亮红灯了、当认识到放下执着就好了、有时卡纸我们坐下发一会正念就好了。我的这些法器们一直欢快的为大法工作着。等后来我把其中一台机器需要送给同修时,我有点舍不得、也有点想他,这台机器他好象接收到了我的想法,开始他就是不听话、不好好和那位同修配合,知道后,我就到同修家去看他,告诉他我以后不会再想你了,你也不要想我,在哪里你都是幸运的法器,并让同修与他沟通对话,告诉他现在我就是你的新主人,你同样要做好你该做的,将来摆放自己的位置,说完之后机器马上就听懂了,非常好用。

在二零零五年,与我配合的同修被绑架,为了在第一时间曝光邪恶、揭露迫害,我第一次突破自己小学文化的障碍,求师父加持拿起笔写了一篇揭露迫害的本地真相材料,间接的找到了一个有电脑的同修给打出来了,等复印出来后,同修又给提供了两个人名需要加上,可原来给打字的同修又找不到了,又费了好大劲才找到一个有电脑的同修,给打出来并发到明慧网,师父为了鼓励我,第二天在网上发表了,为营救同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这更增加了我的信心(以后的几年师父给我智慧让尝试着编写本地的真相资料、不干胶在当地采用),由此我也萌发了一个念头,想要有一台电脑,就是这一念,慈悲的师父又安排了乙同修与我相识,并提起了电脑如何如何好,自己就能上网、刻录、打印等,我说:我能学吗?我小学文化,乙同修笑了,一字一句的说:你是大法弟子,你能行。我也笑了,轻声说:那你就教我好吗?好啊,我俩都会心的笑了。

这过程中还发生几次很好笑、神奇的事,一次女儿放学,刚要走進我正在做资料的屋子里,因那天又打印又刻录,纸张、光盘、成品、半成品摆一地,地上还拉了几根电线。我说:你小心点别碰着法器。女儿不在意的说“没事”,就径直往里走。这一下其中一法器不干了,生气了,大声说:“弄!”就是“不”的意思,就是不能让女儿这么随便進。女儿吓的就地蹦了一下说:妈,她怎么还是个外国小孩,会说外国话呢。我说外国人就不能转生成法器了吗?这时女儿才小心的抚摸着法器说:别害怕,我一定会注意不会碰疼你们的,安心工作吧。

还有一次,我正在刻录,到点做饭了,我就没停下,把空盘放進刻录机就進厨房了,有点当活干了,神圣的事变得不严肃了,等5-6分钟回来刚進门,就听见一个像四十多岁的男子被压在一个矮小的木箱子里似的,大声的发出长长的叹息声,我赶紧跑到刻录机前面说:对不起,对不起,憋住你了。

还有一次,同修给我送来一台机器,用的那几天丈夫没在家,一天我正在做资料,他开门進来了,机器不认识他,马上就灭灯停了,丈夫一看是新机器就明白了,抚摸机器一下说,我是这家人,也是大法弟子,今后咱俩也要一起配合的。机器听懂了马上闪灯开始干活。

这些事虽然表现在法器上,但也使我知道了修炼的严肃、珍贵,万事万物真的都是为法来的呀!当你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才能如意的驾驶这些法器。就如同神话里的八仙过海,正因为他们达到了神的标准,法器才助他们各显神通。反之那就是人在用工具做事。会失去法的威力、更救不了人。

在做资料、和乙同修维修机器的过程中也使我总结了不少经验,当时同修常用的打印机、一体机、需要时师父就给我无尽的智慧,都可以拆装、导废墨、改连供,常见的故障都能修好;电脑出问题的过程使我学会了重装电脑系统;虽没有教我技术的乙同修那么好,但是只要我站在法的基点上,就足以使我身边的资料点正常运转。

神在人间

一天,我在街上正走着,突然一辆警车停在跟前,下来四、五个警察强行把我拖上车,拉到派出所审问、恐吓、殴打,问是否炼法轮功,当我说是时,就被强行叫写保证不炼,从小受尽欺侮,胆小怕事的我,此时没有忘记自己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郑重的拿起笔,写下了自己从修大法后身体的变化,师父教我们做一个什么样的好人、更更好的人。写好交给警察。之后就被送進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个月。

在疯狂打压的这些年里,一次我救人回来,还没到家就又一次被四、五个强壮的警察非法抓捕,他们想把我按在地上制服却没按住,就强行把我往车里拖,我又出来了,我的衣服裤子被扯破,皮鞋都破了、才把我拉到派出所。警察打耳光,更用胶皮棒抽打我,可我在当时及过后,身上脸上连红肿和青的痕迹都没有,一点也感觉不到疼,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替我承受了一切。

在派出所里警察把我铐在椅子上,七、八个人看着我,我发正念求师父,不能在这待要回家救人,我就看着手铐、请师父让我的手变小,一点一点的手真得变小了。手铐脱落了,但在这间房子里有七、八个人同时看守,怎么能走啊,而且是地板,我还穿着高跟鞋,一走声音很大,屋里门关的严严的,开门会出声的。但我就是想走,相信师父会加持的,我就发正念,让他们同时把脸全部转向里面、背对我和门,师父真的给我安排了这个机会,我迅速脱下高跟鞋拿在手里,就轻轻开门出去了。当从楼梯层层往下走时,逐渐产生了急心,越走心越不稳,当走到一楼门口时,发现两侧屋里都有好几个警察在那睡觉,门上一把大锁,当时就没有正念了,没相信大门上的锁也应该打开,那时人心占了上风,阻碍了神通正常发挥,瞬间一群警察象炸了锅一样从各层楼上全跑下来,个个脸连急带气、带吓,都变色了,气势汹汹的想打我但没打,看的出他们非常害怕,就把我拖到楼上恐吓我说,再要跑就打死你,这回再紧点铐上,省的你跑。

第二天我还想走,还发正念让手铐打开,手铐神奇的又脱落了,这次没有固定看我的人,非常容易走,但是发正念就是运用佛法神通,多强的正念就能发挥多出多大的神通,有一点人心旧势力就想来考验、迫害。在我想走时,脑海里激烈的反映出刚看到的一幕,二十几个警察疯狂的、残忍的围打一同修,我心如刀绞,没敢站出来制止行恶,任由邪恶迫害我的好同修(至今想起都愧对同修愧对师父),虽然手铐脱落,但我怕警察看到也会那样打我,犹豫着没敢走。让怕心再次又战胜了神念,师父赐予我的神通法力又让我大打折扣,错过了机会,当天被送進看守所。后来我悟到让手铐打开的念很强很正,那神通也就只管打开手铐,要是把我想走、变成我要走,那神通就会发挥到位,一定要我走。

被关入看守所后,我想这次不能再放松了,成天背法发正念,满脑子都是法,什么事也打不進来,几天后我开始绝食、罢工,头几天我饿的难受,想起我有时晚上坐摩托车出去发资料,冬天实在太冷了,我就和师父说:师父弟子冷。师父马上就让我暖和了,再大的风就是打不透衣服,身上一点不冷。于是我对师父说:师父我饿。那天晚上就做了个梦,不知谁给了我一个很大很大的苹果罐头,象坛子那么大,我捧起来喝了两口汁,醒来后想,一定是师父给我吃了另外空间的罐头吧。从此一直到回家再也没饿过。

警察告诉第二天要将我劫持到劳教所。好心的常人给我准备带的日用品,被我一一谢绝,告诉他们我什么也不需要,明天我一定回家。

在去劳教所的路上,透过警车窗我看到天上的大法轮一路随着我,到了劳教所我把双眼一闭,心里对师父说: “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洪吟》〈无存〉)。师父啊!弟子今生就交给您了。慈悲的师父精心安排,最后警察心甘情愿的把我送回家。

在这次非法关押中,我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身体极度虚弱,由于绝食导致消化排泄系统紊乱。回家后在师父的加持下,学法炼功,只用了三天时间就好了,面色红润,行动自如,体重恢复正常。亲人们无不惊叹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

昔日的残疾女不仅变成了一个健康人。如今已真正成为一个全宇宙中众神都羡慕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深知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神奇的大法、伟大的师父赐予我无量的智慧是来救度众生的,我的一切都属于大法,我的存在就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

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