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说说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常看到、听到同修们在交流中说,某个非常“精進”的同修如何了,言下之意是“精進”还出了问题为什么、如何如何。这里先不说面对别的同修修炼中出的问题我们每个人如何才是正念对待,只说一说“精進”这个词。我认为这个词应该更慎重的使用,不能想当然张口就来,用滥了本身就是不尊重了,而这个词本身首先就是法对我们修炼的要求和提醒;是否精進,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要看自己在每件事上、每个矛盾中、每个困难面前、每次心性考验中、每次说话、每做一件事中,修还是没修;如果当时没做好,事后是否认识到了、做好了。

很多同修把从表面形式上看到的工作努力、轰轰烈烈、忙碌,定义为“精進”。其实“精進”与否,肯定在是否积极做三件事上能表现出来,但是否真的“精進”,做事效果如何,从形式上经常是看不出来的。比如有很多同修喜欢用一些表面现象衡量:每天睡觉几个小时啊?学法几个小时啊?大法工作几个小时啊?参与多少个大法项目啊?睡觉少就是“精進”,“精進”肯定睡觉少。学法五个小时、八个小时就是“精進”,“精進”的学员肯定每天学法时间少不了。等等等等。有很多用人的观念造的公式,把这些当标准、当修炼的东西讲来讲去。可实质上呢,精進的同修可能的确睡眠时间较少,但都不是前面举例中的那些观念和公式一套就说明问题的,那些只是表现,比如有的可能是不用睡那么多时间,有的是实在太忙没那么多时间睡觉,有的可能是不求安逸,有的是自己因时制宜善调节,等等等等,不一而论,但根本的根本,还是把大法救人看成第一位的,救人急,所以一切围绕多救人、更好达到救人效果这个重点(中心)来转动。同时这样的学员必然对自己心性修炼也很重视,否则就是每天不睡觉也达不到好的救人效果,肉身也坚持不了多久。有些人忙一段时间就消沉了,长期不能回到正确状态,虽然忙的时候和精進学员的表现一样,但其实忙的过程中没有实修,而是流于做事了。常人的热情、执著、能力是无法与修炼人的责任心和使命感一样那么博大和持久的。

从时间上看,同样每天做八小时大法工作,有的人因为用心成度不够、机械完成工作量,甚至心里想着“我是帮谁谁做的,做了就是好的、就该表扬”,可能造成八小时中效率很低,还留有后患,对事情的总效果也负不了责任;而有的人可能八小时做了别人三个八小时才能完成的工作量,质量还很好,对自己的工作在更大整体中所起的作用考虑也很理智、全面,所以对自己的工作不是机械形式,而是真做到了用心负责。

有的同修很忙,是出于非常无私的心,认识到发现每项大法工作要做好都不容易,所以越做越知道在哪里下功夫,越做越有的做,自己承诺的就一定要做好,遇到什么困难都自己尽量多承担,通过修炼提升心性、扩大容量,决不半途而废,决不半途改变自己的初衷;对自己主打之外的别的大法项目也不是见难不救,而是善意配合、相辅相成。而有的人很忙,可能是从自己人中的观念、好恶、得失等等考虑出发,往往忙了半天,其实只不过在“掰苞米”,最后自己的收获是什么、在师父的整体一盘棋中起了什么作用、是否兑现了自己的誓约,都不好衡量。

当然,这只是浅显的举例,因为是把很深的问题简单说,难免有偏颇,如能说清要点,已经是万幸了。回到“精進”二字,修炼这些年来,我体会到,什么叫“精進”,必须回到师父设定的标准上才是用法衡量,才不是用人心、情感和观念衡量。而且,一个修炼人是否“精進”,也不便一概而论,因为我们现在谈论的都不是最后的总结,而是修炼过程中的表现。所以,个人认为,是否精進,要看自己在每件事上、每个矛盾中、每个困难面前、每次心性考验中、每次说话、每做一件事中,是否都一一用法(而不是用自己人为的标准)衡量自己了、向内找自己了,是否都一一按照法的要求(而不是自己的观念)做到了;如果当时没做好,事后是否想起了师父的要求,放下了执著、以后都按照法的要求(而不再继续按照自己的观念和执著)做好了。我们大法弟子学法不是学理论、学知识,“知道了”就行了,而是学了法就要同化法、身体力行。否则就会出现理论与实践脱节的常人现象。其实古人做常人中的好人、君子都要讲“知而行”的,知善不行叫作“狂”,知恶不改视为“惑”,老子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五千年文化已经为大法修炼奠定了文化基础,那么今天大法弟子修炼是不是应该“理所当然的”做到这些基本呢?有的常人知识渊博、经验丰富,却不能按自己知道的道德标准身体力行,那是常人。大法弟子不存在“有正念却拿不出正行”的问题,拿不出正行就是没有正念,就要警醒,拿出正念,让强大的正念主导自己,正念和正行是一体的,“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转法轮》)。

当然,修炼人还是修炼过程中的人,当人当惯了,用肉眼看世界看惯了,当学法不够、学法不入心时就容易忘了自己是修炼人,容易把自己还当人看。人都难免有错、有人心、有观念一时没发现,或者没去掉,还有外在的各种诱惑和不良影响,所以也有一时精進、一时又不精進的现象。师父提醒我们“修炼如初”,可我们很多人一想到“精進”二字就赶快做事,按照自己的盘算(而不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事,在做事中又没有对师父的法理解越来越深,向内找也老是不能习惯成自然,那可能还不算精進,因为忽略了修炼的因素,做事的效果肯定会打折扣。

更深一层,还有信师信法问题。有很多同修会认为“自己当然是信师信法的”,所以就不注意这方面的修炼了,所以在很多事情中,不相信师父所要的才是正法的需要、才是通天大道、才是“捷径”,反而把自己的观念、人中学来的知识和方法看的更管用,对这些的信超过了对师父的法的信。

师父一九九五年在《转法轮法解 》〈在北京《转法轮》首发式上讲法〉中早已告诫过我们:“因为去人的心方方面面都得体现出来的,特别是我们法轮大法有的炼功点上,出现了这样的人,自己说我就是佛了,你们别跟李洪志学了。为什么会有这个现象呢?就是从根本上看你动不动摇?一直到你修炼到最后一步,还考验你这颗心,看你从根本上对法认不认识、稳不稳定的问题。方方面面都得提高,都得扎实。”如果我们自己认为对自己来说,信师信法的考验是根本不存在的,这本身就是很危险的认识,因为已经不知不觉的(主意识不强)在否认着师父讲的这方面的法,那么在这方面不用法指导就很难修,就会用人中的聪明、知识、经验、习惯、观念、方法代替修炼人思想言行中应有的“以法为师”,甚至会直接与师父的要求抵触,在不自知中干了干扰和阻碍师父正法的事。这对大法弟子来说是最不愿意发生的,因为我们能力有限帮不了师父,可哪个大法弟子也不愿人为的给师父增加额外的麻烦,是不是这个理?

让我们所有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真的共同精進起来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