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甘肃省女子监狱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我今年六十八岁,一九九七年幸得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我坚修大法,当局以我散发真相资料为借口,五次绑架我,非法刑拘我四次,非法劳教我一次。二零零八年我被再次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被投入甘肃省女子监狱。在女子监狱,我受尽了非人的凌虐折磨,整个人被迫害的黑瘦干枯,体重从一百二十多斤减到九十多斤。

我历尽九死一生终于回家了,但在中国大陆监狱中还有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日日夜夜承受着虐杀迫害。我把在甘肃省女子监狱经历的片断整理出来,这仅仅是冰山一角,人言有限,实际在中国大陆发生的迫害更加惨烈。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共同制止还在中国大陆发生的已经持续了十二年的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迫害!

甘肃省女子监狱正门
甘肃省女子监狱正门

一、牢中牢“包夹”、打骂

甘肃省女子监狱从一千七百多名服刑人员中挑出来一批心狠手辣、人性尽失的人渣败类来“包夹”折磨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不能互相说话,不能互相看一眼。监狱表面明令禁止“打人、骂人”,但是狱警专门教唆纵容“包夹”打骂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这些“包夹”邪恶、歹毒的程度完全超出人的想象。“包夹”时时处处限制克扣法轮功学员,连吃饭的时候,“包夹”都紧紧的挨着法轮功学员,恶狠狠的盯着,没有一丝一刻喘息的机会。

“包夹”对法轮功学员打不离手,骂不离口,一天二十四小时,只有睡觉的六、七个小时听不到骂声。早晨一开灯,一起床,“包夹”恶毒的骂声就开始了,如“包夹”让法轮功学员伺候她们,都要骂“笨熊”、“蠢货”你把那个水杯给我。“包夹”都在四十岁左右,年轻力壮,而法轮功学员都在五十岁以上,最大的七十五岁。“包夹”骂这些头发花白的法轮功学员时,都是凶神恶煞般的叉着腰,伸着指头,语言肮脏下流至极。

“包夹”我的名叫李艳,是杀人犯,嘉峪关人,三十几岁,每天每时对我打骂不停,每天至少被打十几次,被骂五六十遍。我在前面走,她在后面拳打脚踢,我的腿被踢的伤痕累累,青一块紫一块。雨点般的拳头打在脸上头上,脸被打得牙齿松动肿痛不能吃东西,头上大包小包。骂得就更难听,张口就骂。李艳说:“我看见你们法轮功就恨得想打想骂,我要让你们知道我整死你的滋味!”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包夹”想打人就把法轮功学员逼到厕所,不让其他人看见,法轮功学员被打得死去活来,还要被逼着向她们笑。“包夹”骂法轮功学员时叫上师父的名字,恶毒的骂师父、骂大法。

二、恶徒寻衅滋事,迫害超越极限

甘肃省女子监狱给了“包夹”凌虐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特权,监狱所有的制度规矩只针对法轮功学员,“包夹”可以任意的编造谎言、借口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被彻底剥夺了人活着的基本权利,分分秒秒都受着非人的折磨。“包夹”周秀芬说:“我们‘包夹’说的话都是绝对正确,谁敢解释一句,说一个‘不’字,我就让你死定了!”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女子监狱新押进来一个法轮功学员(四十岁左右)。“包夹”把三十八条监规、“八荣八耻”、互监组须知共十几页,给她看了几遍,就把底稿收走,拳打脚踢逼迫她面对墙壁背,她背不下去,就不让上厕所。杨静、梅菊、毕万里等五六个“包夹”把气球灌满屎尿,扎上眼,抓住她的头发把头仰起来靠墙站立,往脖子、嘴、鼻子、眼睛里、脸上喷满屎尿。

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时时受到限制迫害。“包夹”经常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所,法轮功学员李秀芬经常尿裤子。

上厕所“包夹”先上,占好位置。法轮功学员后上,还没蹲下去,就骂着让站起来,不照做,上来就狠狠揪头发。正在解大小便时起不来,“包夹”照脑袋就泼一盆冷水,扑上去拳打脚踢是家常便饭。

“包夹”彭微(音)把法轮功学员岳斌香打倒在地,用脚在胳膊、腿、肚子上狠命践踏,来回反复折磨,提一壶水逼迫岳斌香全部喝完,故意不让上厕所。岳斌香痛苦得全身战战兢兢,惨不忍睹,几个包夹紧紧靠着岳斌香,哈哈大笑,用下流话辱骂、讽刺说:“我就是看不起你这农民。”

法轮功学员时时处处都在“包夹”的监管下。包夹逼迫法轮功学员罚坐,不经过允许不能动弹,法轮功学员抬一下头,“包夹”斥问:“你看什么看!”法轮功学员低下头,“包夹”说:“你睡觉了。”“包夹”一会儿找茬说法轮功学员的手没有放好,一会儿找茬说法轮功学员的腰没有坐端正,上去就是拳打脚踢一顿暴打。

同在一个监室,“包夹”可以自由自在吃喝、说笑、玩乐,不允许法轮功学员说话,就是站起来丢垃圾都要请示“包夹”批准才能去丢。如果不请示站起来去丢垃圾,所有的“包夹”就象发疯的野兽一样辱骂,有时还拳脚相加,逼迫法轮功学员说“我错了,我记住了,下次再不犯同样的错误了。”

“包夹”时时处处找借口迫害法轮功学员,“包夹”上完厕所不冲,没人管,法轮功学员稍微冲的慢一点,就被惩罚洗刷厕所一周。

“包夹”随意编造借口迫害法轮功学员。“包夹”恶意编造法轮功学员阎萍洗完手没关水龙头,旁边的“包夹”赶紧帮腔说:“就是没关,是我关的。”紧接着一帮“包夹”扑上去对阎萍围欧瞎骂,逼阎萍洗刷厕所一周。一次,我在监道里走,“包夹”黄雅琴编谎说:“你看,她把人家碰了,连个对不起都没说。”我根本没碰到人,不知道她说的是我。一群“包夹”拦住我,我才知道她们是在寻衅滋事找借口打骂我。

“包夹”冯春玲凌虐法轮功学员王灵芝时说:“我就要把你折磨的精神崩溃,我才高兴,我才当戏看,我才罢休!”早上一起床,大家都在忙着叠被子,没有人说话,冯春玲一下床就直奔王灵芝狠狠踢了两脚,大家都感到莫名其妙。王灵芝洗饭桶时剩下半袋馒头,以阎芬为首的一群“包夹”逼迫王灵芝一个人全部吃完,不许给其他人吃。王灵芝给法轮功学员郝雪静一个馒头,阎芬把郝雪静抓进监室,拳打脚踢一顿暴打。这样的事常常发生。

法轮功学员被强迫背监规,如果背的慢一点,或结巴一下,“包夹”就破口大骂,逼着站起来背十遍。如果“包夹”背错了,她们一笑了之。

“包夹”向法轮功学员索要日用品都是等其他人学习了或有机会就命令法轮功学员悄悄给她。“包夹”毕万里每次吃油饼都强迫法轮功学员分给她半个。一次吃包子每人三个,毕万里向我索要两个,我给了她一个,她就狠狠的骂我一顿。一次法轮功学员李金平加了一个馒头,毕万里加了两个,嘴里还不停的骂李金平吃的多,“一个不够你吃,再加上一个,不怕把你吃死,不要钱的饭你就占便宜!”

三、暴力洗脑,强制转化

甘肃省女子监狱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虐杀迫害,都是为了一个目的: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为了达到邪恶的目的,无所不用其极。

狱警、“包夹”每天上午逼迫法轮功学员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VCD碟片,下午逼迫写思想汇报。“包夹”暴力打骂,逼迫法轮功学员诽谤法轮功,写“邪党如何好,是救命恩人。”每天暴力逼迫用谎言编故事。我编不出来,“包夹”周秀芬就暴力打骂我,诱骗我,逼我写“炼功前如何好,炼功后变得多么坏,多么自私,不管家人,和邻里关系都不好了,和亲戚朋友都不来往了……”一遍一遍的打骂胁迫我写,还说写的不深刻,要深挖“犯罪”根源。达不到目的,“包夹”就恶狠狠的把本子甩得远远的,在脸上“叭叭”狂扇,经常把我的眼镜打在地上,眼镜腿都摔坏好几个。星期日、过年过节都不放过。

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处境就更惨。二十四小时只允许上两次厕所,不允许洗漱。十天半月“包夹”同意才能用冷水洗一下头和脚。

“包夹”每人四个暖水瓶,法轮功学员只允许有一个暖水瓶,一天只能打一壶水。新押进来的法轮功学员和思想汇报“不合格”的,只能用“包夹”剩下的壶底水。不“转化”的直接不给打水,根本就不让喝水。“包夹”洗水果等所用凉水都是凉开水,不“转化”的阎萍连水管的冷水都不让喝。

甘肃监狱管理局兰州监狱管理局地址:兰州城关区静宁路222号 局长:郭建忠
甘肃省女子监狱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九洲开发区68号信箱
邮编:730046 区号:0931
甘肃女子监狱监狱长:段生成 副监狱长:干玉梅、戴文琴
入监队队长:邢(音)某
邪教科:朱宪宗、朱洪、孙立伟、丁玉萍、赖艺丹、曹猛
一监区监区长:王玲
二监区监区长:安群 教导员:刘颖
三监区监区长:王磊 马美英 段宝峰  教导员:迟慧发
四监区监区长:王富坤
五监区监区长:马梅英
各监区警察:陈苍英、刘静、管蕾、陈杰、候俊红、候志红、杨小芳、魏姗姗、王鲋鲲、王曼玲、李华吉、杨丽、吴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