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自己修炼的路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七日】修炼前,我有多种疾病缠身,走到哪儿人家都说“这位女士有病。”九四年七月,我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但那时因为人心重,执著人世间的利益,和各种不好的心不放,修炼不够精進,可是慈悲的师父却不落下我,原来一身的病在修炼中不知不觉全好了。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疯狂迫害之初,为了达到“转化”我的目地,公司委派三人跟踪监视我;派出所徐姓户籍去我单位陪我上班(现已遭恶报),街道纪委书记袁某某是所谓帮我“一对一的对子”,其实就是“包夹”,保卫处干部随时了解我的去向。当时公司把我当成重点人物整,纪委、组织部无休止的谈话、笔录,逼写所谓的“保证书”,走在街上恶警陈某某随意抄我的包;还有来自家庭的压力等等。不管多少次恐吓、威逼,我始终一句话:我学真、善、忍没有错。

师父慈悲点化我

那段日子真是黑云压顶,压的人喘不过气,因受邪党造谣诬陷的毒害,同事也把我看成另类,渐渐的我的怕心越来越重。一天我炼神通加持法,刚打坐5-6分钟,眼前出现“怕什么,回来吧”黑底白字六个大字清晰可见,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啊!那时精進的同修一批批進京上访护法,却是一批批的被抓進洗脑班、看守所,罚款、判刑。我痛苦极了夜晚仰望星空,在心里呐喊,这么好的大法被人间邪恶践踏,我的师父被诽谤、诬陷,我的同修无辜被抓,这是千古奇冤啊!

抹干眼泪,我去老家散发真相资料,在黑夜里走村串户,坑坑洼洼,心里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不觉冷也不知怕,心里总是热乎乎的,贴真相粘贴时踩着毛茸茸的东西,低头一看是一条大黑狗对着我摇头摆尾一声也不吭,仿佛在欢迎我。第二天一早,一棵棵树枝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横幅迎风招展,震慑了邪恶,给寒冷的冬天带来了春天的阳光,当我把真相资料送往各门各院时,金光直闪,我明白是师父在鼓励我。

信师信法 病魔瞬间解体

零四年,亲戚搬迁,我前往祝贺,去的客人有三、四十人,大家聚集一堂,我的腰部突然象有人猛插一刀,整个腹部要爆炸似的剧烈疼痛,脸色青紫,手脚冰凉,几个人架着我。当时我想吐吐不出,想拉拉不了,大伙看到我十分难受,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有的打电话通知我的家人,有的准备担架要抬我去医院。在疼痛中我发出坚定的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不能在亲戚和世人面前给大法抹黑,不许任何人动我,邪恶因素更不配迫害我,请师父救我。然后,我念正法口诀,心想一个“灭”字强大到象宇宙天体一样大,一灭到底。二小时后,看似来夺命的病魔在师父赋予大法弟子的正法口诀中解体。

修炼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情。零七年,市郊有一位同修很长时间没闯过“病业”干扰,另外两位同修约我前往发正念,当走到那位同修跟前(现已去世)思想上一闪念,这么严重,有点害怕,就这一念感到有一种物质打進身体内,回家后胸部火辣辣的疼,口吐酸水,然后吐出粘糊糊的唾沫,过两天喉管长出一个看上去象鹌鹑蛋一样大的肉瘤,摸上去硬硬的,没敢与家人说,心里胆胆突突的,又怕看见影响不好,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三件事”一件也不少的在做,却不见好转。

静下心来学法“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有师父保护的,我不能这样下去,不能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向内找,找到了有不愿意帮助同修的心,认为把时间耽误在路上,没有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去帮助同修,就这为私为我的那一闪念,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把旧势力看大了自己就小。

执著找到了,我发出强大的一念,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解体旧势力的黑手烂鬼对我身体的迫害,即使有漏我会在法中归正,请师父为我做主。正念一出病魔瞬间解体。这种放下一切后的快乐与轻松,让我见证了大法的超常,更加坚定了听师父的话、跟师父走的决心。

讲真相劝三退

讲真相劝三退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责任。零八年下半年,我与同修结伴而行,无论严寒酷暑还是刮风下雨,我俩骑着自行车走遍周边的各条大街小巷和周围的大超市、商场、学校、药店、个体门市部、综合市场等,这些地方都是我们讲真相的平台,每天上午学法发正念,下午讲真相劝三退,几乎不间断,讲退人数最多一次三十八名,状态不好时三名五名,也有过只要走出家门师父就安排有缘人前来三退,除极少数中毒太深的人以外,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能劝退,得救对象遍及大、中、小学生、商人、市民、民工、学者、干部,还有拾荒者,各个阶层都有,连问路的一个也不落下,在一走一过中理智的证实法,购物时主动答话,三言两语根据不同的人智慧的讲大法被无理迫害的真相,结合天象的变化,讲人因不敬神佛无恶不做会带来的灾难,由此启发世人的善念良知,有的人听过还想听,把我们当成朋友,赢得了世人的尊敬与理解。

一天一位干部模样,身材高大的约六七十岁的老者微笑着问我某某公共汽车站在哪,我顺手一指,刚想离去,脑子里嗡一震,我是出来干啥的,为什么不给他讲真相呢?边走边想着,抬头一看原来车站在这头,我立马掉转自行车头返回,找到老者说:“老先生对不起,我刚才指错方向了,由于修立交轿车站改了地方”,见老人有点不爽,我说:“祝老先生开心健康长寿”。他转笑说:“谢谢”,我说“看老先生举止不凡以前是当领导的吧?”“那是过去的事了,别提啦!”“老先生 你听过三退保平安的消息吗?全球华人、国内专家学者,包括公安人员都在三退,对您来说很重要啊!”

他犹豫一下说:“我和我老伴去公园散步,经常看到(用手比划着指真相资料)这个,还有法轮功还存在,你是炼法轮功的?”

我说:“对!您是有缘人,都说了解真相得福报,既然您看过真相资料你一定明白三退的意义吧。您是过来人,共产党怎么样,您比一般人都清楚,不损失你一分钱,不需要办什么手续,从心里退出就行,请问您贵姓尊名”?他说:“我姓高”。我说:“神佛只看人心,用化名小名都算数,我帮您取个名叫高见您就退了吧!”他微笑着点头。我加上一句:“还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更好”,然后与他挥手告别。他说:“等一下,”很关心的对我说:“千万要小心啊,共产党目前还很强大,你是解决不了它的”我说“不是我要解决它,是天要灭它。”于是我把贵州藏字石的故事讲给他听后,他竖起大拇指:“法轮功了不起!祝你一路走好,你们一定成功。”

看到他得救后的喜悦和真诚的祝福,我真的为他而高兴,其实我只不过是跑跑腿动动嘴,真正起作用的是师尊和大法,“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记的有一次我去超市讲真相,听营业员夸一位顾客有福气,顾客说:“我是知足了”,我接上一句:“知足者常乐”,顾客掉转头对我笑着说:“对”,我问她:“你是警察吗?”她说:“你怎么知道?”我说:“从你的气质我看的出来”,她说:“那是,那是。”我说:“你的生命特珍贵,真的特珍贵。”她很感激的说:“谢谢”,我说:“你真善良,你站在了正的一边,所以你的生命特珍贵。我们炼功的人都是按真善忍为准则来指导我们去做好人,你也是好人”,营业员也说:她当然是好人,警察为人民嘛。我知道营业员过去做过三退,于是我接着说:“警察也是人,也需要平安幸福,今天遇到你是缘份,不管你职位有多高,不管你是干什么工作,我也要把最好的消息传递给你,你知道三退得平安的消息吗?很多钱币上都写有的,人是宇宙一粒尘埃,日本科学那么发达,海啸引起的地震、核泄漏使整个日本损失惨重,科学再发达也掌控不了天象的变化,人再有本事在大灾大难面前无能为力,我真心的祝你永远幸福平安,你赶快退出参加过的党团队等邪党的一切组织吧,不花你一分钱,不影响你什么,只要发自内心的这一念即可,神佛只看人心,请问你贵姓?”她迟疑二秒钟后说:我姓王。我说:“我就称你王警官吧”,她说“好”,我说:“我们炼功人没有权、没有势,但我们不需要权和势,只是需要有一个能自由炼功的环境,可是共产党从九九年七二零一直到现在,还在抓捕我们,抄家、罚款、洗脑、判刑,对我们实在是不公,打击了一群心地善良的好人,我真诚的希望在你方便的情况下多给我们一些支持。”她说:“保重,多保重。”我说:“谢谢你的理解,请你一定要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九字吉言对你的子孙后代都会受益无穷的。”整个过程在祥和的氛围中,我真实的感受到“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的法理,感谢师尊给我的智慧,让我体会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做三退的神圣。

回首十七年的修炼历程,有欣慰,也有遗憾,欣慰的是师父从地狱里把我捞起来洗净,由一个私心重、业满身的人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个宇宙中第一称号,生命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快乐,用尽人类的语言无法表达我对师尊的感激,遗憾的是以前怕心重没有做好,错失很多修炼提高的机会,还有很多我自己意识不到的执著,唯有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以报师恩。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