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448231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八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由于我平时学法不用心,在1999年7月20日至2003年年底期间,完全用争斗心、怕心及迎合心等等对待邪恶的迫害,被邪恶利用做了不该做的事。今天我把它全部曝光出来。因为争斗心和显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于2000年大概10月份左右邪恶让我上电视,因怕心,说了违背大法的话,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上北京途中被邪恶非法截回劳教,被洗脑了。还去给别的学员洗脑,帮人写“××书”,自己也曾向邪恶写过几次。后来我才深深体会到当时不管出于什么心妥协的,只要写了“××书立”即会被邪恶控制,如果不清醒,会越来越邪。我还交了大法的书和资料。给当地公安和610写信表示歉意,给劳教所投稿对狱警表示感谢。因为怕心我讲“国家不让炼就不炼吧”。2001年底从劳教所回来后,醒悟后给当地610和劳教所写了作废“声明”。于2002年5月又被邪恶非法劳教。在一次关小号迫害时,做了对师父不敬的事。还念了诽谤大法的标语。给邪恶写了“××书”。严正声明:过去所做、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坚修大法,信师信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祝方霞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看了《明慧周刊》四八四期“再谈严正声明”之后,才意识到自己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所以做了许多不符合法的事情。以前也写过两次“严正声明”,但都是走形式的几句话,没有认真反省自己所做的错事,也根本就不想承担责任,不能做到坚定的信师信法。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晚写了“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家人多次遭受迫害,邪恶问话时我每次都按了手印,签了字。上学时,由于怕心,在政治考卷和作业中回答过一些攻击大法和污蔑大法的题。二零零零年三月,从北京回来后,邪恶问什么就回答什么,并签字、按了手印。因怕心,曾把笔记本上抄的一页经文烧掉,毁掉自己画的法轮图。向邪恶暴露了同修的住址,并跟随邪恶到此处找同修。二零零三年,又一次配合邪恶一同寻找同修。家人遭迫害,我顺从邪恶离开家,任由邪恶做恶。到劳教所看望同修时,没有制止邪恶,致使同修继续遭受迫害。二零零六年发资料时被人告发,为了保全自己把资料给扔了。在仇恨心、争斗心下,被恶警搜到资料并将我非法带走,牵扯到了别人。在公安局回答了邪恶的问话,并签了字,按了手印。進出看守所都签了字,写了几次“保证书”,写了“同大法决裂”及背叛师父的话。向邪恶妥协穿号服,背监规,干活。口头上说过“不炼了”,“不再这样做了”等。为了出来,将责任推到别人身上。二零零六年在洗脑班上违心写了“三书”,又当着所有的人念了一遍。每天都写“思想认识”,看攻击大法的电视,参与邪恶安排的活动。二零零九年,家人同修出事时,在亲情的执著心的带动下,被恶警骗了,做了笔录,配合邪恶回答一些问题,并签字、按了手印。这些笔录给同修带来了麻烦。邪恶拿走资料时,没有阻止。说了、默认了“不炼了”。现在郑重声明:我以前给邪恶所写的“三书、保证书、笔录”以及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到底。

曹慧珺 2011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邪党开始迫害后,我由于怕心、自我保护的心,屈服于邪恶,背叛了师父。在邪恶的压力下,写下“不炼了”的保证书,在党文化的变异心理下,使用狡猾的文字游戏写了所谓对法轮功的认识,还心里自欺:我真心还是认为大法好。其实这种行为已经背叛了大法,违背了真、善、忍的准则。在邪恶的压力下,我还交出了几本大法的书,在被邪恶拘留迫害时签了字,向邪恶保证“不参加法轮功活动,不進京上访”等。令我可悲的是做了这些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还不以为然。最近在学法中我才如梦方醒,自己这些错误的行为,给自己修炼的路上造成障碍,给旧势力的迫害制造了借口,更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辜负了师父的慈悲苦度。我的痛苦无以言表。修炼是严肃的,严正声明:我以前做过的屈服于邪恶,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努力多学法,做好三件事,做名符其实的大法弟子。

张名儒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近日读了《明慧周刊》第484期“再谈严正声明”的文章,对我触动很大。我是一名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年大法学员,邪党镇压后,单位邪恶领导逼迫我写“不修炼”的保证书,由于自己过去学法不深,怕心很重,当时我想为了应付邪党,等风声过后,我还炼,我没有认识到在人中这也是一种可耻的行为,在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更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于是,在不修炼的“保证书”上签了字,还写了诽谤大法的话、把大法书交了,真是后悔莫及,其罪大如山如天。是伟大的师父慈悲于我,给予我从新修炼的机缘。为此,我再次严正声明(过去声明一次很草率):我过去所写的“不炼”的保证和诽谤大法的话全部作废。我今后只有勇猛精進、再精進,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洗刷污点,做好三件事,弥补自己所犯下的罪过。

戴玉琴 2011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邪恶迫害时,我由于怕心向邪恶交了书,烧过书,并多次写过和说过“不修炼”之类的话。二零零一年初被邪恶绑架到洗脑班,在邪恶迫害下,由于放不下情,写过“三书”,写过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甚至诽谤的话,做了许多错事。自己内心非常痛悔,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也影响了众生得救。究其原因主要是没学好法,法理不清,主意识不强,根子上还是个“私”。通过几年学法修炼,我从内心认识到师父的无量慈悲,为救度众生传宇宙大法,挽救整个宇宙。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们作为一个修炼人所做的都应该是为了众生得救。所以我严正声明:过去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揭爱玉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得法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时,当时由于自己对法认识不高,有怕心,邪党派出所让交书,自己和家人去交了两本大法的宝书。家里人替自己写了“不炼功”的保证,自己也默认了。大约二零零二年十二月我去洗脑班看望修炼法轮功的弟妹,看守的警察问我是不是炼功的,我说“不是”,当时想说“不炼”,回家照样炼。其实就是怕心在作怪。还有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紧张时,我就告诉孩子说:谁要问我炼不炼功,就说“不炼了”。随着不断的学法,对法有了更深的认识,我对不起慈悲的师父对我的救度,很是悔恨。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着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教富清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修炼不精進,没有重视学法,对常人的各种欲望很执著,所以遭到了邪恶的迫害,在外流离失所两年多后被邪恶绑架且劳教。在被关押迫害期间,由于自己的正念不足,对常人的各种执著放不下,再加上邪恶的威逼,我昧着良心写了“四书”,虽说不是真心的,可还是在怕心的驱使下糊涂的顺从了邪恶,给大法抹了黑,给大法造成了严重的损失。我深知是师父和大法救了我这个浑身是病的人,使我身心受益无穷。现在我严正声明:在劳教期间所写、所说的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完全作废。今后要加紧学法,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归正自己不正确的思想和言行,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张学志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我们到黑窝看望同修,在路上我有很多不好的想法,没有意识到这是在求,也没有及时归正自己、清理自己不好的念头,被邪恶钻了空子。当我把接见证给她们时,旁边的恶警问我:你是不是炼法轮功?我先是一愣,这时她又问我:“你炼不炼法轮功”我脱口而出:不是,她又问我一遍,我说:“不是”,她说你别和我玩文字游戏,我急了:“我不是”,说完之后,我认识到自己错了,我没有及时发正念,而且想用常人的文字混过去,这里也有一颗怕心,怕它们知道自己炼功,会怎么怎么样,这些都是不好的心,我应该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不愿说的话,我可以不说,而且我们的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归正自己。严正声明:在黑窝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以后更加努力学好法,做好三件事。

赵红梅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由于对大法的法理认识不清,二零零一年我回老家时,被警察非法绑架,一本《转法轮》、几篇大法经文、一枚小法轮章,被邪恶从家中抄走。当警察问我:你炼法轮功了?我违心的说了一句“没炼”。背叛师父、背叛大法、没良心。更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二零零二年,在主意识不强的情况下,我把一本《转法轮》、一本《洪吟》、两盘炼功带埋在一个电线杆底下,后来我只找回一本《洪吟》。二零零四年至二零一零年离开大法。我神智不清时,骂过师父,把看的过《明慧周刊》全部烧了。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有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跟师父走,坚修大法到底。特此声明。

唐东梅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大法洪传之时,我家是学法炼功点。99年“7.20”之后,黑云压顶,邪恶逼我把炼功点上与大法有关的书和资料交出去。我出于人心,配合了邪恶,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犯了大罪。2000年我两次去北京证实法,被邪恶迫害,被绑架回原地后又被骗至洗脑班。在被迫害的神智不清后邪悟。交出了大法书和录音带等,写了“悔过书”,等我明白过来后,后悔莫及,自己又一次对大法犯下了罪。2002年我又被强行劫持去洗脑班,在邪恶的威逼强压下,交出了大法书及真相资料,并出卖了同修,又写了“悔过书。”,又一次犯下了大罪。慈悲的师父一再的给我这样罪孽深重的人修炼的机会。在此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高压下,所做、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学好法,加强正念,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

陆贵英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走入大法的。原来所有的病,炼功一星期全都不见了。当时炼功时间比较多,学法领会不深。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邪恶来的也比较猛,我屈从于恶党,对师对法不坚定,在恶党支部那里,写过“不让炼就不炼”的记录。并在邪党派出所、居委会的人吓唬下,自己烧了几本书,扔河里几本和垃圾桶几本。被警察抄了几本书和师父的大照片。我敬师、敬法不坚定,对师父和大法犯下大罪。通过学法,我认识到了自己以上所犯的错误是很严重的。严正声明:上述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弥补过失,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要师父的安排。今后更加用心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回报师父对我的慈悲呵护。

马淑英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得法的。与以往多病的我相比身体现在有明显的变化。99年接近11月末的一天,到了北京,就被端着冲锋枪的警察進行盘查,后被非法抓捕,送到看守所,分别被非法拘留,我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在那里每天都在过关,遭到不同程度的非法迫害,我按了手印、照了像,向邪恶妥协了。当第二次非法提审我时,看到警察对师尊不敬,却未阻止,没有证实法。99年接近12月末,我从北京回来后,当地派出所得知我回来了,怕我们再去北京牵连到它们,让每人交保证金3000元,我就交了。严正声明:所做的有损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所造成的损失,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

栾淑珍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一九九八年三月有幸得大法。于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五日赴京上访,决心要为法轮功鸣冤。从那以后,被中共恶党迫害至今。被恶党恶警多次非法抄家、关押。二零零三年春天与多个同修一道又去北京证实法。这以后被迫多次流离失所,几次被非法关押迫害,被洗脑班恶人注射毒针。曾烧了半本《转法轮》。由于怕心重,2009年还烧了《明慧周报》、《法网在收》等一捆大法资料。由于人心、怕心过重,将放在我家的几包大法书、大法资料存放在一个常人家里,被这个常人全部拿出去毁了。因为怕心,配合了邪恶。2009年,我被非法抓捕后,被逼带路去抓了同修。在洗脑班邪恶逼问我某某是不是大法弟子,我说是。在洗脑班还被逼说了不敬师、不敬法的话,邪恶“陪教”代筆写了所谓“五书”,我被迫签了字。严正声明:以前说过、做过的有损于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的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

白群芳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学习师父新经文《走出死关》和同修交流,找到了自己多年隐藏很深的问题,我在九九年7.20以后向邪恶妥协、出卖同修、不敢公开揭露迫害过自己的恶人和事情经过。在迫害中,被人心带动,起到负面作用,在邪恶迫害中推波助澜。曾被非法关押在教养院,在压力面前动了人心、怕心、自私,守不住正念,向邪恶写了“三书”,在此期间出卖同修。之后,回教养院声明写的东西作废。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院长威胁我说:“你反弹造成波动,要给你加期或送大北监狱。”之后市司法局、市610找我谈话,先欺骗,后威胁:“共产党有铁手腕,有的是办法对付你们。”我怕加重迫害,口头答应“不再反弹”,并劝说同修。之后不久,我出卖了同修,还在一面“永不反弹”的血旗上签了名。2005年3月,同修被跟踪、绑架,非法提审时,我出卖了同修。2006年3月,我从教养院回家,街道办事处的人说:“你在家炼,不要接触法轮功的人,不要参与法轮功活动,每到年节与社区干部联系。”我口头答应了。2008年,又口头答应了它们的无理要求。我向内找,是自己安逸心、怕心、放松正念,更重要的是我没有曝光邪恶、解体来自街道办事处、社区的邪恶因素,讲真相不到位,而是被怕心带动,配合邪恶要求,向邪恶妥协。郑重声明:一九九九年7.20后自己所有写的、口头答应的、做过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

隋华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484期同修的文章“再谈严正声明”和“编者按”后非常震惊。才知道我以前写的“声明”是无效的。原因是我没有认识到“严正声明”的真正意义和严肃性,对自己以前所犯的错误认识不清。使邪恶抓住把柄长期迫害。7.20后,向恶党写了“保证书”,说自己“不炼了”,还说要和邪党中央“保持一致”,并交了大法书。默认居委会代我签的“不炼了”,有人污蔑大法时,因怕心不敢站出来证实法。在怕心支配下,有一年时间不学法、不炼功。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高秀芬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第四八四期《明慧周刊》的“再谈严正声明”我反复看了几遍,给我了很大的启发,也找出了自己的不足。2000年,曾被邪恶绑架拘留,从拘留所出来后也写过“严正声明”,轻描淡写,只谈表面,没有彻底挖到根子,没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干扰,没有彻底清除它,让它钻了空子。在拘留所里违心的说了、写了不敬师、不敬法的话。在拘留所里为了自己早日出来,在恶警的逼迫下出卖了同修。在拘留所里邪恶利用更加邪恶、卑鄙、下流无耻的手段逼迫我撕师父的法像,威胁说不撕就要上酷刑。为了求得安逸,我违心的做了。当撕掉后邪恶的恶警仰天大笑:“你可不是大法弟子了!”它真的想毁了大法弟子,毁了众生啊!声明:我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三件事。

刘淑英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九年五月中旬得法的。得法初期,没有认真学法,也没有好好学功。以致到一九九九年7.20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时,误以为邪恶迫害是又一次“文化大革命”开始,人人都要过关。由于没有认真学法,怕心重,交了三本大法书。没过多久,居委会的人就上门了,我说我都没学会,怎么炼?等那些人走后,怕心下,把家里的大法书烧了。我深深痛悔自己交书、烧书、说“没有炼”等对师对法不敬的言行,在此严正声明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跟师父走,坚修大法到底。

周丽琼 2011-5-3


严正声明

把自己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二年期间,邪恶迫害时,由于学法不深,因为怕心和执著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都写出来,全部曝光,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和迫害。一九九九年七月末,街道办事处邪党一伙人到我家骚扰,由于怕心,我把师父的大法书交出13本。一九九九年八月中旬,社区召开邪党小组会,让我谈认识,由于受邪党文化毒害深,说了一些言不由衷的话。一九九九年九月社区人员到我家,让写“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书”,因为怕心,我写了。二零零零年八月,社区让我交一张象片和身份证复印件,片警让我填了一张“履历表”,并摁了手印。邪党“十六”大之前,当地派出所所长带一伙人突然到我家,非法搜走我正在学的《转法轮》和还没抄完的手抄本《转法轮》,让我在记录纸上签字,我签了。声明:以上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

沙灵芹 2011年4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被逼迫在保外证书上签字了,现在声明全部作废。做好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盛延勤 2011年1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被酷刑折磨,出现生命危险,在“保外书”上签了字,同时还在恶警的威胁和逼迫下写了所谓的“感谢信”。是因为自己争斗心和妒忌心,加上显示心太强造成的,遇到矛盾不愿向内找,造成很大损失。九九年在劳教所第一次被迫害时,写过“悔过书、决裂书、揭批书”。第二次在劳教所被迫害时,又走了前面的弯路,写了“决裂书”,还把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交给了邪恶,还帮邪恶给人洗脑。在家庭矛盾中利益之心放不下,又被邪恶钻了空子,被送到戒毒所迫害,又产生怕心,第三次迷失方向,向邪恶妥协。现在声明: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做好师尊安排的三件事,坚修到底。

于晓华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97年喜得大法,从一身病到一身轻,我真实体会到了大法好、师父慈悲。2001年一次贴真相标语时被恶人构陷,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又送洗脑班十天,把事情经过说出来,又牵连到一同修一起被迫害。为早日回家,我违心同意“陪教”替我写的“保证书”,给大法抹了黑。2003年,被绑架,一群恶警围着我,我同意它们教我写“保证书”,说了污蔑师父的话。后来被非法送劳教,在那里又接受邪悟,曾同意别人替写“月总结、××书”。我一次次在人心、怕心、情的驱使下向邪恶妥协。今天四月一次出去发资料又被恶警绑架,临走时还是被强拿着手指在它们写的手续上按了手印。看了《明慧周刊》中同修的文章,我觉得自己也应该再从新反省自己,再次声明: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坚修大法,按照师父说的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到底。

孙淑芹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明慧周刊》的“再谈严正声明”这篇文章,如千钧重锤,使我明析清醒:曾经写过 “保证书、决裂书”,出卖大法,背叛师门。两次在劳教所,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能坚定对大法的正信,放不下对情的执着,写了罪恶的“三书、五书”,决裂师父与大法,造下的罪业如山如天。由于学法不扎实,2001年10月在看守所听信恶警和看守谎言,为了能回家过年,写了“保证书、决裂书”。2002年被非法劳教,又写了罪恶的“三书”。2004年再次被邪恶构陷,先被关押在看守所,又转到洗脑班,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其间又向邪恶写了“五书”。2006年回家后,在邪悟者带动下邪悟,交了两本讲法经书和真相资料。严正声明:我所写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决裂书”等一切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尊安排的三件事,挽回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黄建波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看了四八四期的《明慧周刊》的“再谈严正声明”,受到很大触动,我要从新写严正声明。2004年与同修接东西,被邪恶钻了空子,被绑架到派出所、看守所、劳教所,回来后又到洗脑班。在这个黑窝里,自己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写过“三书”,也顺从邪恶的安排,做奴工,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早晨很早就起床。调遣处更是人间地狱,根本不把人当人看,夏天不给电扇还得干活,洗漱时间很短,上厕所要打扱告,等等。从黑窝出来后,当地的恶警还不放过,还要我保证,按手印,我都顺从了,致使恶警和居委会的邪恶不断的来骚扰,而当时自己因怕心没有证实大法。去年6月4日,派出所的副所长和居委会的邪恶又来我家了,恶警拿走了我的电子书,我当时把心-撗,就告诉它们“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将来有福报”,然后跟恶警要书,吓的恶警赶紧都跑了。从那以后我在邪恶面前也不害怕了,就告诉它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声明:以前在邪恶面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坚修大法到底。

王玉祥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7.20邪恶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由于当时学法不扎实,在居委会的逼迫下向派出所交了大法书籍和资料等六本书;零三年在证实法讲真相时,被举报,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违心的写了“三书”;劳教所开运动会时,为了获得减期,早日脱离黑窝,捐款二百元买运动鞋;零五年,因发“九评”和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在非法抄家时,自己把书拿出来了;在看守所为应付邪恶,写了所谓的“保证”;零八年的一天,我正在看师父讲法光盘,地区片警進来了,把师尊的《对澳洲学员讲法》第三盘抢走了。以上种种都是因为自己平时学法不扎实,关键时刻正念不足,严重的背叛师尊、背叛大法。师父慈悲,给我这样一个机会,通过“严正声明”这种形式认识到自己所犯错误的严重性,给我一个弥补过失的机会,还能从新修炼。声明:以上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正念,做好师尊交给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吕硕荣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读了《明慧周刊》第四八四期同修文章“再谈严正声明”及编者按后,感触颇深,回忆自己走过的弯路,更觉可怕。虽然曾写过声明,但那个声明确实比较草率,不严肃,一些错误言行还未完全曝光。所以那些坏东西还在毒害着我,影响我的修炼。一九九九年7.20后去京上访,被非法拘留,被迫签了“保证书”。回家后,区政法委、610、派出所等恶人到家骚扰并强迫写“保证书”,我拒写,外甥女代谢时,我未阻拦,等于配合了邪恶。第二次去京上访时被非法拘留,其间配合邪恶照了像、按了手印。被住地邪恶人员接回后送劳教所迫害期间,由于怕心,在劳教所邪悟了,把整套大法书和师父讲法录音带交给了邪恶。在劳教所邪悟期间,帮助邪恶人员给同修洗脑,其中的一个至今还在洗脑班帮着恶人恶警迫害大法弟子。邪悟后,在劳教所配合邪恶搜监、捆绑坚修的大法弟子。曾搜出一封大法弟子的“劝善信”交给了邪恶。七回家后,当地派出所恶警到家骚扰时,出卖了同修。以上背师、背法的错误言行,皆是在私心、怕心下所为,给大法抹了黑。现在我再次声明:上述的对不起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刘艳桂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7.20后,我们单位让每个大法修炼者交大法书,由于自己法学的不扎实,交了一本《中国法轮功》。7.20迫害开始,由于自己怕心的存在,放松学法,听到有人讲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话时,没有马上严厉的制止,只说了几句就不再讲了。我从98年开始修炼大法后,师父把我身上的病业全部拿掉,而且家里的人都跟着受益。邪党与江魔头诽谤师父和大法,让世人受骗犯罪,自己却不敢理直气壮、堂堂正正的去维护师父和大法。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有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行为全部作废。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坚修到底。

韩秋利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读了《明慧周刊》四百八十四期同修写的“再谈严正声明”,深受触动,使我悟到大法修炼的严肃神圣。九九年7.20后给单位写了“保证书、心得”,把墙上挂的师父法像、论语、法轮图让丈夫烧了。我烧了一本《转法轮》,毁了一盘炼功带,还把师父法像外面的塑封皮剪了。其余的大法书及资料叫大女儿拿她家烧了。师父讲法录像带、录音带、教功带等让丈夫全部毁了。与同修去北京,随身带着横幅,怕搜身,最后把横幅给了坐在另一车厢的同修。后来乘警把我们十多人劫持到餐厅。一个乘警问我是炼法轮功的吗?我否认了。二零零二年,周围许多同修被非法绑架,我由于怕心把多张“法轮大法好”的胶贴揭下来烧了。把《明慧周刊》等资料烧毁。还把大法书、师父法像等藏到脏地方。从新严正声明: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信师信法,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王莉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看了同修的交流文章《再谈严正声明》后,使我猛然醒悟。认识到自己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对修炼的严肃性认识不清。我曾经做了对不起师父的罪恶之事,却只是轻描淡写的写了个声明,没有严肃对待。九九年7.20,由于自己学法不深,人心繁重,在邪恶压力下,违心的写了所谓的“不炼功的保证书”,还交了一本《转法轮》。二零零零年二月,本地一同修去北京证实法,被恶警绑架回来,又搞人人过关,我又一次违心的写了“不炼功的保证书”。邪恶还逼迫我们骂师父,我说了不敬师的话。在此严正声明:在邪恶逼迫下,所说、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从新修炼,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于华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近几年,社区人员、恶警总到我家干扰。看了“再谈严正声明”我明白了,是我做了不应该做的事,写严正声明时没有把那些事写上,让邪恶钻了空子,没完没了的干扰和破坏。现在我要把那些不好的事曝光出来,否定旧势力的安排。2003年,我由于做真相被非法抓,出卖了同修,家人给610主任送礼一千元,被非法罚款一万元。2007年,一群恶警突然来我家,因怕心,把一本经文交了出来,里面有一篇新经文,恶警看时我抢过来撕了粉碎。这次家人为了救我又花了近一万元,在出来时还说了“国家不让炼就不炼”的话。上北京住旅店被查房,说了“没炼”。2009年,一天派出所长和民警来我家,问我附近线杆上的字是不是我写的贴的,我说“不是”,还说了附和邪恶的话。声明:以上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从新修炼,做好三件事。

宋官霞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们老俩口都是大法弟子,分别在九六年与九七年得法。我在得法前身体也不怎么样,老伴身体就更差了,药当饭吃,痛苦不堪。得法后,加入炼功点炼功,我们俩身心都得到了极大的变化,知道了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真正感受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老伴把几十年与她相伴的药扔了,我嗜好的酒、烟也戒了。九九年7.20,共产邪党发动非法镇压,报纸、电视台、电台等等到处污蔑法轮功,居委会、街道、派出所人员天天上我家逼着我们把大法书籍交出来。由于我们学法不深,没有真正认识到大法的严肃性,被怕心、私心迷惑了,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错事。声明:我们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从新修炼,做好三件事。

王德舜、武善英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7月16日喜得大法的。自那日起,我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知道怎样生活的更有意义,更充实。世界观都发生了改变,知道怎样做好人、更好的人。99年7月20日大魔头领着邪党开始疯狂打压法轮功。公安、乡政府、派出所的恶人整天骚扰。一天,三个乡政府的恶人非得让我交大法书,我把大法书交给了它们。声明:我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跟上正法進程,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张幼珍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看了《明慧周刊》关于“严正声明”的重要性和严肃性的文章,对我触动很大,当初被邪恶非法绑架迫害后,出来后写的声明没有真正从内心深处认识到自己所做的对不起师父的事情给证实大法帶来了负面影响。师父为了度我,为我承受这生生世世所造下的罪业,把我从地狱里捞起,洗净身上的业力,并把我浑身的病业去掉,时时在我身边关心着我,点悟着我,教我如何在修炼的路上修好自己。而我却经不起邪恶的迫害,怕吃苦、怕劳教,配合了邪恶,出卖了一位同修,给大法带来损失。有一次恶警上门收大法书,因怕心,交了三本大法书。通过不断学法修炼,现在认识到了修炼是严肃的。从今以后我要向内找,修去一切人心、执著。现我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同修的言行全部作废。信师信法,做好三件事。

章芸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我于九五年八月喜得大法,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但在大法被迫害后,我做了许多错误的事,我要把7.20以后所做的一切不敬师、不敬大法的事全部曝光,让邪恶无处可藏。在迫害初期,怕心很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做了、说了很多违背师父、违背大法的事,把所有的大法书、录音讲法带、师父的讲法碟、师父的法像、法轮图、真善忍洪法横幅交给单位公安科。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六年三次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一次被非法绑架到拘留所,由于怕心和对亲情的执著,在洗脑班被迫写了“保证书、三书、五书”,说过、写过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我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按照师父所要求的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杏秀珍 2011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九年四月十八得法的,由于没有学好法,学法少,在九九年7.20邪恶中共迫害大法后,邪党人员不断骚扰要书、让写“不炼功保证”,最后它们写了“在家炼的保证书”,我签了字。现在严正声明:我过去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一切听师尊的安排,做好大法弟子应做的三件事。

韩国芹 2011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开始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当时得法不久,对邪党的邪恶认识不清楚,但心里知道大法是好的。当地辅导员逼我交大法书,我交了一本《转法轮》和一本《心得体会》。后当地政保科电话通知我去作笔录,它们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国家不准炼就不炼了”,并签了字、按了手印。二零零零下半年,一帮恶警突然闯進我家,叫我去派出所一趟,由于怕心,在派出所作笔录时问,我说“有时间就炼,没时间就少炼”,也签了字和按了手印。严正声明:我在1999年8月至2000年之间向邪恶说过、写过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罗玉芬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爱人修炼法轮大法被邪恶绑架,由于怕心、情,在我单位领导三次到家里找我签字时,我签了字了,并且还说不叫我爱人跟炼法轮功人進京。还有一次,三个邪恶警察在晚上来我家,找我要书,因怕心就将三本《法轮功》和一张大法师父像交给了邪警。有次,我和儿子到教养所看我爱人时,劳教所恶警叫在一张有谤师谤法的内容的纸上打勾,我打了勾还代儿子打了。有一次,我把大法资料和真相粘贴、大法护身符给烧了。现在我真的认识到我错了。现在我要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签的字、所做的对不起大法的错事全部作废。从新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陈凤英 2011年4月25日


严正声明

我于九八年下半年喜得大法,开始修炼。九九年7.20后邪恶全面迫害法轮功,因自己怕心重,向邪恶交过大法书。在二零零二年,邪恶强行抄家,抢走大法书、炼功带和真相资料、真相信,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非法拘留我十五天。在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五日,向世人散“九评”被恶人举报,被非法拘留十天,后被非法劳教迫害一年,被迫写过“三书”、强行每周写“思想汇报”,强迫参加劳教所搞的揭批大会。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所写的“三书、思想汇报”等违背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段方和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从《明慧周刊》第四八四期,同修的“再谈严正声明”文章中得到很大的启发。我是九七年喜得大法的。但是,得法后学法不深,常人的执着心不放。7.20以后,由于怕心、情重,在邪恶的迫害中曾几次给邪恶写“保证书”,并签字说自己“不修炼大法”,决对不能做的事。还交了大法书籍,出卖过同修。严正声明:以前所做、所写、所说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从新修炼,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董卉昕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同修的“再谈严正声明”对我震动很大。认识到以前写过声明不深刻。在2000年,去北京的半路被非法截回、绑架倒当地看守所,我由于怕心在“保证书”上签过名。2001年,又在市洗脑班上说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签过“保证”,并向恶警交了一本《转法轮》。2004年5月份,上了邪悟者的当,我把大法书都烧了。同年7月份我又回到大法修炼中来。2008年,赶集时讲真相,被举报,遭到610非法劳教,违心的写过“三书”,顺从了邪恶。出卖了良心。现在声明:从99年7月20日到现在,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家人代写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坚定的信师信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爱芬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在邪恶迫害大法之后,曾做过违背大法的事,在修炼路上留下污点。迫害之初,由于怕心,学人不学法,把师父法像和大法书交了,还交了一盘炼功带;曾说过和写过对师尊和大法不敬的话,曾替别人抄写过“悔过书”之类的,愧对师尊的慈悲救度。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及丈夫和女儿所写的违背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精進实修,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董金花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年得法的。99年7.20邪恶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后,本地610恶人上门没收大法书籍时,我没有保护好大法书,让它们搜走了几本书和一张师尊教功图。2000年12月期间,610又到家中强行抄家,又抢走了几本大法书,并把我非法抓到拘留所关了十几天。对不起师尊。最近看到第四八四期《明慧周刊》上一位同修写的文章中,谈到有关严正声明的一些事情,我受到很大的启示,从新反省自己做过的违背大法的事情,找到自己的漏。声明:我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言行作废。按照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

周月红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邪恶迫害法轮功后,由于自己学法少,法理不清,人心较重,被邪恶两次钻空子迫害。第一次邪恶勒索我现金两千多元,并逼我写下了对师父不敬的坏话。回来后也没有赶快写严正声明归正,结果又招来了第二次的邪恶迫害,这次邪恶利用亲情变相的迫害,威逼我违心的写下了“不修炼的保证书”及骂师父的坏话。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陈慧彩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0年,被派出所警察叫去非法审查。由于自己学法不精進,放不下生死,在怕心、亲情、自私心的驱使下,交了一本《转法轮》和一本《转法轮法解》。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声明:我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王炳瑞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迫害开始时,由于怕心向邪恶交了一部份大法书。2007年7月被邪恶迫害,在黑窝里向邪恶妥协,两次写下“不修炼的保证书”出卖同修,诽谤大法。都是各种人心都没放下造成的。2009年11月在北京看守所,就给邪恶签下释放手续单。2010年11月,又配合邪恶按了“取保候审”的手印。走了旧势力的路。现在我从新声明:以上所写、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坚修大法紧随师,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长玉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4月初得法的。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由于学法不深、有怕心,向邪恶交了大法书。2003年的8月份左右,听信了邪悟者,第二次向邪恶交了师父在各地讲法的经文,还有师尊的法像。读了《明慧周刊》四八四期的“再谈严正声明”一文后,对我震动很大。使我深感惭愧。对照我过去写的严正声明,只是走了一下形式和过场,草草了事了。现在再次严正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修大法紧随师,做好三件事。

甘立权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看了《明慧周刊》第四八四期“再谈严正声明”,对我的启发很大,悟到以前我的严正声明草率、不严肃。1999年7月19日,邪恶非法撞進我家,抢走了两套大法书。邪恶叫不让炼了,还要在清单上签字。我不签,丈夫替我签了我的名字,当时口头没有反对,配合了邪恶。2001年9月,邪恶再次非法撞進我家,对我绑架,在逮捕证上我签了字,按了手印,照了像,再一次配合了邪恶。到监室时,说了“不准炼就不炼了”。在邪恶的追问下,我说出了资料的来源,出卖了同修。严正声明:以前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信师信法,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三件事。

刘忠英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7.20恶党开始迫害大法时,我单位邪党书记逼我写“保证书”,还到邪党委汇报我,有人打电话说要到我家来抄家,我丈夫很害怕,当时就毁了师父的法像,而且还替我填写了一份邪党的所谓的“解脱表”。我当时没有阻止丈夫的行为。现在我认识到这是错误的。在师父大法遭到诽谤与诬陷时,未能维护大法与师父,我太自私了,实在无颜面对师父与大法。声明:我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做好应该做好的三件事。

陈宝琴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7.20后,单位公安处逼迫大法学员交书、签名、谈话等,因私心、怕心,自己交了两本大法书,签了字,谈了话,要身份证就给,抄家给开门,配合邪恶的要求、指使与命令。邪恶非法扣留的钱也没往回要,纵容了邪恶。声明:以上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信师父,正念正行。

付秀琴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的一天,我和爱人清理资料时,发现一本同修复印的师父在海外的讲法小册子,就和我们自己手抄的《转法轮》一起烧掉了。在非典未结束前,公安七八个恶人闯進我家,说是要抄家,我说了“那你们就抄吧”,还说“今后有空也不炼了”。在纸上签了字。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被旧势力抓住把柄不放。声明:以前的违背大法的言行作废。从新修炼,做好三件事,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陈仲凡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一九九八年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因为我学法不深,没有严肃对待大法。九九7.20邪恶迫害后,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把师父的法像和一本讲法书交到邪恶部门。两次被迫害时,写了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还配合邪恶给学员洗脑。在劳教所里,同修给我师父的经文叫我保护好,我因怕心,就交给了邪悟者。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过、写过、做过的不敬师父、不敬大法的一切全部作废。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跟随师父修炼到底。

吴利萍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邪恶迫害时,由于怕心,向邪恶交了大法书。老伴去交书我也同意了。2000年夏天,我从北京回来的路上,由于产生强烈欢喜心,被乘警带到餐厅,多次问是不是学法轮功的?多次非法审问后,竟说出“不是炼法轮功的”。愧对师父、愧对大法。严正声明:过去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宫琴芝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在九九年“七.二零”期间,我得法才一年多,大法即遭中共邪党迫害。在二零零一年一月,我和几位同修去北京上访,被当地驻京办警察绑架回当地派出所,在派出所关了一晚上,要我写“保证书”,那时,我学法不深,没有在法上提高上来,在警察的高压下,就向邪恶妥协了,写了“不炼功,不上访”的保证,还写了诬蔑大法的话,还给了200元钱给警察。以上都是我所做的错事,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以前,我写过严正声明,经网上查,没有发表。我想是因为认识不深刻。现在,我再次严正声明:我以前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全盘否定它。在今后一定要多学法,在法上提高上来,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坚修大法到底!

周玉坤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九七年五月有幸得大法。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共产邪党迫害大法和迫害大法弟子时,我一时糊涂,自己没有思考,受别人牵着走,我做过几次错事:交过大法书、师尊法像、法轮章。在看守所被刑讯逼供时,出卖同修,出卖复印店。在劳教所在“转化本”上签过名,2010年在拘留所15天最后走时“签过字”。我严正声明:我做过的违背大法的错事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向师尊认罪、悔过。今后一定走好师尊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学好法,发好正念,讲清真相,多救众生。扎扎实实修自己这颗心。坚信师尊、坚信大法,跟随师尊回家。谢谢师尊慈悲呵护,谢谢同修们的帮助。

付义芝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大法遭受邪党疯狂迫害,当时被恶警非法把炼功带、大法书和师父法像抄走。由于怕心重,我把手抄《精進要旨》和几页经文烧了。次日邪恶又来我家,说不让炼法轮功,当时为了打发它们,顺嘴说“不让炼就不炼”。2000年我去北京证实法,遇到恶警问我:知不知道法轮功。我随口回答:我们那没有炼的,就看看电视。邪恶问我:好吗?我回答:不好。当时只是随口应付邪恶。2001年,家中有一盘师父讲法录像带让孩子给录上了邪党歌曲,我当时没有阻止。以上行为是我因为学法少,怕心重,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现在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弥补对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信师信法,兑现自己的誓约,跟师父回家。

魏秀云 2011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走上修炼之路的,很懊悔自己学法不深,在新千年之始,在张贴真相标语时,被非法绑架,并被邪党非法判刑四年。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中,我由于对名、利、情的执著,夹杂着各种旧观念、怕心等,配合邪恶写了“三书”,说了一些不符合大法的话。回来后有没有用真名声明。我痛悔自己的上述言行。回想整个过程,我发现自己很多变异的观念,都是宇宙败坏后的变异观念,对大法修炼没有一个严肃认真的认识。现严正声明:我在看守所、监狱、拘留所、邪党镇政府等黑窝中写的“悔过书”、“保证书”、“揭批材料”、“帮教材料”等东西,和所说的、做的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紧随师尊,勇猛精進,用行动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孙明义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得法初期,由于没有从理性上认识法,对于九九年“七.二零”突如其来的空前的邪恶迫害非常害怕,在恶人的逼迫下,我交了一本《转法轮》、一套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替丈夫和自己签下了“不炼功”的保证。很长时间总感到对不起师父和大法,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内心很后悔。在师父和大法的感召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决心走回大法中来,再苦也要走好,再难也要在法中洗净那颗人心,彻底抛弃那些在无明中沾染的邪恶的物质和变异的因素,还我先天的自我。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做好三件事,圆容师尊所要的,兑现自己的誓约,随师父回家。

朱淑慧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学法不用心,修炼有漏,我在2002年10月,去派出所要身份证。邪恶所长骗我30日去取,我如期去取。我却被恶警推上警车,绑架到邪党公安局,晚上,恶警拽着我手“摁手印”。第二天又把我绑架到劳教所迫害。由于我当时怕心重,对师父、对大法不够坚定,违心的写了“不上访、不炼功”,当着同修和恶警的面骂师父,当时我也知道不应该这样做。回来后2005年恶警到我家把书搜走,虽不是本愿但也没拦住。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把我的怕心、惰性、求安逸心、妒嫉心、利益心、自满心等一并曝光。我决心从今以后加倍弥补过失。我一定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真正负起责任,完成使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贺立英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2004年在北京喜得大法,当时的心情是用语言无法描述的激动!通过几年的修炼,现在我悟到,在修炼初期,我曾因发“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短信被国保大队迫害过,当时心里还暗暗欢喜,认为我是修大法的,并承认了迫害,在他们迫害我的材料上“签过字”。我郑重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更加纯正的坚修法轮大法!完全的同化大法!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学好法!发正念!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抓紧救人!

张兴民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9年初走進大法修炼的。邪党迫害开始后,单位邪恶领导到家收大法书,我交了一本《转法轮》和几篇散经文;2000年3月,我去北京证实法。在天安门被绑架,被单位劫持回来关押在公安处。我被迫写了“不再去北京”的保证才回家;2001年“天安门伪案”后,我怕心上来,把几张没发完的真相传单撕掉了。如今我深刻的认识到:自己交给邪恶的是一本能使人走向神的高德大法,罪大如山、如天!造这么大的业,若不是师尊慈悲,如何还得了、还怎么能修炼!而且由于怕心,自己一而再的做着违反大法的事,真是愧对师尊救度!今天全部揭示出来,彻底铲除这些变异的、肮脏的物质,并彻底解体它!在正法的最后日子里,我要摆正基点、助师正法。珍惜每一秒钟,精進做好三件事,圆容好师尊所要的。

李少宜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夫妻二人因学法不精進,在做三件事的时候没有站在救度众生、圆容师父所要的基点上,也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这一法理上,有做事心,有怕心,有显示心,有时还表现出自我感觉不错的心。在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邪恶非法关押、非法判刑的迫害中,表现出对信师信法不足,配合了邪恶,说“不炼”的话。我们特此严正声明:在此期间我们所说、所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更加精進学法,讲清真相救人,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加倍的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继续跟师父修炼,直到功成圆满。

郝援朝、丁淑荣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看了484期明慧“再谈严正声明”一文之后,反思自己在“7.20”以后被邪恶劫持到洗脑班时,由于自己的怕心、私心,向邪恶写了“不炼功”的保证,同时还交了大法书,以前声明有漏项,没有认识到交大法书的严重性,而大法书籍是师尊为了弟子修炼而给弟子写出来的,我却交给了邪恶,犯了背叛师门、背叛大法的严重错误。这些年来我却没有悟到,让邪恶在自己的空间场有藏身之地,时不时的出现磨难干扰,让我在难中打转,浪费了很多时间。向内找认为是人心多造成的,给师父敬香都不敢看师父。今天我把它揭示出来,去掉这些不好的物质,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对我的一切迫害干扰,彻底解体清除掉。在今后的修炼中多学法、学好法,做好三件事,让师尊少操心,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鲁士华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96年得法的,在迫害中由于人心太重,被邪恶钻空子。我二次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戴手铐,二人绑在一起。老伴将近80岁,患痴呆症不能自理,家里有又无人照顾,心急如火,造成严重失眠至今。邪恶逼我交待材料是谁给的,又送给谁的,我坚持不说就不放人。后来家里被勒索花了一万多元,我既答应“不炼了”,又说出同修几个名字。真是痛悔万分,对不起同修。当时邪恶叫我“签名”,我用人心对待,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心不变,回去继续学炼,就这样签了名。真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现在我严正声明:“签名”和所有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紧跟师父修炼到底,尊师敬师心不变,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回家。

张玉卿 2011年3月25日


严正声明

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给我一次从新修炼从新走回正法中来的机会。我于2001年3月末被劳教关押到看守所一年半,在邪悟者轮番轰炸下,我由于学法不深,根本执著在掩盖着。被带动的邪悟,错误的认为“转化”是对的,曾经对邪悟者千恩万谢的,出卖了七、八名同修。这沉重的包袱背了十年,现在我要曝光它,我干了助纣为虐,让邪恶高兴的事,出卖未来的佛道神。不但修不成,是要下无生之门的,罪恶多大呀。每当想起自己所做的坏事,真是痛心不已。这是在今天的正法中,师父不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过去的修炼中,如果这样做,就再也没有修炼的机会了。我唯有勇猛精進,加倍去弥补以前做的错事,多救人,完成史前大愿,圆容师父所要的。

张运坤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被迫写了许多次“转化”,在邪恶的迫害下,写了“不修炼”,出卖过同修,做过师父的法像,烧过师父的法像、经文及大法资料。在邪恶的劳教所,写过“悔过书、揭批书、保证书”,写过“不修炼”的保证,还向邪恶交过大法书,说过对师父不敬的话和对大法不利的话。现在我把自己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面的揭示出来。我在此再一次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所做的对师父、对大法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于锡芳 2011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看了第484期《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一文,对我震撼很大。确实“严正声明”是非常严肃的,是师尊慈悲于弟子的,让弟子即便在做了背叛大法的事后,还能从新回来修炼,只有大法的师尊对他的弟子们才有这样的慈悲。我回忆我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做过不符合法的事如下:交过大法书,撕毁过法轮大法图,撕毁过师父写给我们的经文,出卖过同修,有近一个月时间干脆离开了大法。在此严正声明:以上所作所为全部作废。否定邪恶对我的一切迫害形式,对邪恶的安排全盘否定,不给邪恶藏身之地。紧跟师尊,认真学法,踏踏实实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付达蓉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99年7月20日邪党开始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学员的疯狂镇压迫害,我由于怕心重,7月21日,恶警要我交大法书和挂图,我便交了部份大法书和师父法像、“真善忍”、论语挂图。7月24日邪党国安找我询问辅导站组织情况,我向他们讲了法轮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和炼功人身心受益很大,大法的强身健体的奇特效果以及大道无形的真实情况,我就最适合炼这个功等。它们要我在笔录上“签了字”。我这个交书和“签字”是错误的,是对不起师父和大法,是承认了迫害的行为。我决定从新审视自己,曝光怕心。严正声明:以前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行为作废。今后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弥补损失。紧随师父,圆满回家。

苟朝法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在大法遭受迫害之前是辅导站站长,家里有条幅等集体炼功的材料,在遭受迫害初期,自己耍小聪明,主动将这大法材料交到邪恶警察手里,心中想反正现在用不到还弄个“明哲保身”,以后法正人间可以集体炼功时,在置办也不迟。现在回头想想是主动向邪恶低头,根源是怕心。以后的一段时间,也渐渐的少炼功、少学法,也不做大法的事。曾经得过腰间盘突出,用常人的手法各处求医不好。后来又回到大法中,就神奇的好了,师父没有放弃我,我更要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做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一定跟着师父走,兑现史前洪愿。

李明 2011年4月18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暑假里,单位邪恶领导逼迫要让交大法书,我为了保护书,我曾骗它们说:书我已经烧了。我用法对照这是对大法不敬,没做到真。配合了邪恶。那时邪恶要求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当时我丈夫叫女儿代写的,我看过后“签了名”,配合了邪恶的迫害。另外,在讲真相的时候别人问“你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不是,没说真话,没敢证实自己是大法弟子。我在此声明:以前所做、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努力学法,修好自己,坚修大法心不动。一思一念大法中归正,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王国梅、李凤秀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后,邪党疯狂打压法轮大法,迫害大法弟子。我当时由于悟性差,向邪恶交过大法书和师父讲法录音带。当时有怕心,想不能叫它们把别的大法书翻去,做了不应该做的事。还有当时在邪恶的迫害恐吓下,我也向邪恶妥协过,签过“不修炼”的保证。当时的想法就是把它们支走就是了。我修大法的心是坚定的,以上的做法根本就没按照大法的要求做,违背了大法修炼的原则,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最不好的事。今严正声明:以上向邪恶所交、所写、所“保证”的全部作废。否定旧势力对我的一切邪恶安排,坚修大法到底。

许淑芝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被非法关押在监狱中受到邪恶的各种狡猾阴险的迫害时,由于自己人心重,为了开脱自己,逐步接受洗脑,走向邪悟。写了“决裂书、悔过书、揭批书”,还在邪恶的压力下,写过几个月的“思想汇报”,都是给大法抹黑的话。其中还说出其他同修,虽然是99年之前的情况,但也是犯了出卖神佛的罪!做出了背叛大法和师父的行为,我为自己的生命走出了如此罪恶的一步感到万分痛心,在此深深地忏悔。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我所写、所说的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的助师正法進程中加倍弥补过失,从新汇入助师正法的洪流中,与同修们共同精進。

冯志刚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邪党派出所片警和乡政府恶人上家来逼迫“不让進京上访和炼功”。我刚得法不知道怎么做。家人把大法书、讲法带都烧了。家人给邪恶“签了字”。那时我就知道大法好,却没有站在法上认识法。零八年我讲真相时,被恶人诬告,警察上家把大法书收走了,勒索家人钱,家人代替写了“三书”,那时我的心性掉下来了,由于人心、怕心重,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现在我把它全部曝光、解体,声明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否定旧势力的迫害。珍惜师父慈悲再一次给弟子的修炼机会。我今后一定学好法,走师父安排的路,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汤旭凤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少,怕苦怕累,求安逸的心,私心重。没有真正慈悲众生,为私为己的执著心重,并有争斗心,怨恨心,怀着这样的心性去做证实大法的事,自然做不好了,所以遇到邪恶迫害时带有常人心,有怕心,胆怯,正念不足,高压下做了决对不能做的事,写了“几书”的,造成了很大的损失,给自己留下了污点,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加大了魔难。我现严正声明,所有对大法不利、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法轮大法,加倍弥补过失,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紧跟正法進程。

林凤池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当初邪恶猖狂时强制收大法书,自己由于悟性差,错误的认为《转法轮卷二》书是给常人看的,就的把《转法轮卷二》书交了。抱着想叫常人看看有好处的错误想法。还有师父法像、动作图解、论语、法轮图像都被邪恶私自拿走,自己没有保护好,给大法造成损失。再有就是由于当初学法不精進,悟性差,觉得自己在当地修炼的比较有名,片面的认识应该去自己的名望心,就毫不犹豫的在邪党派出所的单子上“按了手印”,说“不炼了”。现在回想以前是犯了天大的错误。现严正声明:以前不符合大法的一切做法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过错,坚修大法到底。

赵桂珍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后对师父、对大法做了不好的错事:自己交大法书、还叫别的大法弟子交书、教功带。邪恶到家里来搜走大法教功带、我没有严肃对待,还说拿就拿。后来邪恶把我们叫到城关镇要求填表、我自己拿一张、还给同修也带一张,写了“不炼了、跟邪党走”。邪恶还把我叫去要我说出同修去北京的事。邪恶有一次把我叫到派出所,我又被他们诈出了在我家印资料的实话。强行“盖了手印”。我严正声明:我所写的、做的和这一切不符合大法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今后多学法,加强正念,坚定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张官凤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2001年5月至2002年4月;2005年2月至2006年7月我被恶警构陷。非法劳教两年半,由于私心、怕心、人心重,没有坚定的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现严正声明: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从新回到归正的路上来。我现在认识到要想做到修好自己的同时完成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就要多看书,多学法,才能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到最后的时候,自己要彻底改变人的观念,用神的正念对待一切。修炼是严肃的,必须达到完全纯净,才能是真正的大法弟子。

徐世慧2010年7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曾在邪恶迫害妻子的时候,违心的骂过师尊,还烧过大法书,罪孽深重。后来认识到自己的错,我曾写过严正声明。最使我不能原谅自己的是:二零零九年在外贴真相时,被邪恶抓去,由于正念不足,在被逼迫之下又说了“不炼了”等错话,最不该的是还把同修说了出来。说到此我真是心痛,悔之晚矣。通过长时间的反思,决定再次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统统作废。今后我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我要跟师父回家。

刘身广 2011年5月2日


严正声明

看了《明慧周刊》第484期同修的“再谈严正声明”一文,使我认识到声明的严肃和份量。今天我郑重从新声明如下:一、九九年“七.二零”后,我把大法书(各地讲法)和大横幅交给邪恶是错的。二、二零零一年在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里签名说我现在“什么功都不炼”也是错的(虽然没有写法轮功)。三、二零零六年秋被非法关押时,出卖同修,连累同修也遭到非法劳教一年,也是非常错的。在此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坚修大法到底,感恩师尊慈悲苦度。

范水金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摔摔打打走到今天也算也是一名老学员了,回想起我修炼的路程,深感真是很惭愧,真是太对不起师尊的慈悲苦度,从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由于学法不深,悟性差、执著太重,被邪恶钻了空子,先后两次被抓,虽然从心灵深处知道师尊传的宇宙大法是很正的,一点错也没有,但是还是正念不足,常人执著太重,被邪恶逼迫说了“不炼功”等,犯下了不少错误。因此我在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云云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看了484期明慧以后,警醒了我,使自己认识到自己做了很多不符合大法的事情:由于我信师信法不坚定,有怕心,在“7.20”邪恶高压下,向邪恶写了“保证”,还交了大法书籍。自己受邪党无神论的毒害深,当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的后果严重性,大法的书籍是师尊为了弟子修炼而给弟子写的,我却交给了邪恶,我这样做太对不起师尊了,背叛了师门、背叛了大法。让邪恶在我的空间场有站脚的地方。今天我把它揭示出来曝光它解体它,严正声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让师尊少操心。

薛文芝 2011年5月4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6得法的,由于自己学法少、只注重做事,被邪恶钻了空子,在2001年被邪恶迫害、被非法关押劳教。在其间由于自己执著太重,在怕心得带动下,向邪恶低了头,做了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写了“三书”,对大法犯下了大罪,现在非常后悔。今天师父又给我一次机会,我从新声明:我以前所有做的、说的不符合大法言行的统统作废。今后用实际行动来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一心一意跟定师父,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刘治琴 2010年5月5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邪党打压迫害时,我由于怕心重,邪恶的人又天天逼迫要我们交书,家人又怕。我想书决不能交给坏人,我把书拿在手里眼泪直流。最后做了不该做的事,犯下了这么大的罪。烧掉了一本法解,还交了炼功服,一本炼功带,又“签名”。2000年12月到北京上访,在北京也“签过名”,从看守所出来也签过多次名,我好可悲,做了这么多坏事,这是我一生的遗憾,永远也难弥补。以上做的背离大法的事,我声明全部作废。以后我坚定信心,信师父信法,一定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走好最后的助师正法之路,加倍弥补过失,尊敬师父,尊敬大法。

付巧英 2011年5月7日


严正声明

我和老伴(妻子)是99年1月份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后身体无病一身轻。可是到七月份法轮大法遭到了非法打压,我们那时得法时间短,对法理认识不清,就在我们炼功点辅导员和几个学员说叫我交出两本大法书应付应付。那是没认识,也跟着交出了两本大法书(一本《大圆满法》、一本大法的书)。如今跟师父修炼已十几年了,充份认识到交书的罪过。为此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多救众生。

云忠刚、孙永春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晚,我单位(学校)配合邪党派出所、六一零等有关部门把我和老伴绑架到学校,逼迫写“保证”,在压力下我老伴从报纸上抄了几句就算过关了,当时也逼我签字,我当时也“签了字”配合了邪恶。在迫害开始时,配合邪恶写过对大法的认识,同时也写过“不上北京”的保证。从二零零零年扣发了我全部养老金,十年后的二零一零年,发我养老金时,我又配合邪恶“签了字”。由于我学法不深,悟性差,做了很多错事,特此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一定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做好三件事,同时扎扎实实的修好自己。

韩玉芝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98年得法的。得法后身体无病一身轻,深知大法的超常,但99年7月20日邪党迫害大法开始,那时还未认识到修大法的严肃性,家人害怕,促使我把大法的书交出去。我由于信师信法的不够,正念不足,被动地拿出两本师父讲法书(《法轮大法义解》还有一本大法书)烧掉了。通过学法,我充份认识到毁大法书的罪过。为此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多救世人。

刘延梅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大法遭邪恶高压迫害时,我由于对法认识不清,有怕心,一时糊涂违背了大法,写了不该写的“不炼功保证”等,之后我非常后悔、难过。我没修好,罪过太大。但我舍不得大法,我天天坚持着,但干扰很大。由于向邪恶写了“保证书”,邪恶旧势力一直没放过我,操控丈夫毒打我,并烧了大法书。是慈悲伟大师父一次一次保护了我。师父没有放弃弟子,时刻呵护着,点化我。才使我走到今天。特此严正声明:以前向邪恶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一定坚信师父,坚修大法,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跟随师父回家。

张清红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学员。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打压迫害,我由于怕心重,加上自己学法不深,给邪恶写过所谓“三书”,背叛师父和法轮大法。签过名所谓“转化”,说自己“不再修大法”了,把自己出卖给邪党。并把师父的法像、大法书全部交给邪党了。同时又动员同修交书,对师对法犯了天大之罪。所以从新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全部否定。加紧学法,以法归正自己,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程学华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下半年得法的,由于时间短,当时只知道大法好,接着“4.25”事件发生,紧接着“7.20”迫害开始。我厂邪恶派人到我家收大法书《转法轮》。我当时想你收走了,我再请一本回来,没有想到大法是造就我生命的大法,比我的命都重要,不能配合。但我当时配合了,做了错事。没多久又把我叫去留手印,我本不去配合,但他们骗我说是所有的人都要留,我当时也看到有常人在那留手印我也就留了。现在知道那些都是不能配合的,做了就错了。现在特此声明:我上述所做的全部作废。今后唯有精進实修,坚定的信师信法,跟师父回家。

牛秀珍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没有学好大法,加之有较重的怕心,在江魔邪恶集团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疯狂迫害的初期,在邪恶的高压政策的威逼下,我几次写过“不炼大法”的保证,还交了几本大法书。我的这些言行,给大法造成了负面影响。为此,我严正声明:过去所有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今后决心坚修大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补偿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程秋芳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九九年3月得大法,由于自己没学好法,没在法上认识法,于当年“七.二零”后又一次皈依当今的佛教。在3年后我又走入大法修炼。由于自己的基点没摆正,用人心做大法事,被邪恶钻了空子,被人告、跟踪。于2006年3月遭到非法绑架迫害50天之久。在洗脑班中我没有放下名利情。配合邪恶,按它们所要求的,照抄了它们要求的内容,还出卖了同修。背叛师父,背叛大法,背叛同修。现我严正声明:上述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走好助师正法修炼的路。加倍弥补给大法和同修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黎光琼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2000年10月,由于没有注意安全问题,我与同修在约定地点取资料时,被恶警跟踪,被抓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月放出时,被逼迫写“保证”。我由于当时法理不清,被亲情带动,被恶警恐吓,玩起了文字游戏,写了“遵守国家法律,不违反社会道德,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之类的话。现在我认识到,虽然没有写“不炼了”、破坏大法之类的保证,但是也是配合了邪恶,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现在我要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努力学好法,归正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做好三件事,圆满随师还。

孙育红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访时,遭绑架迫害,由于人心、怕心,写了“三书”,配合了邪恶。二零零三年,邪党片警和乡政府连续上我家几次,家人给写了“不修炼”的保证。零三年末,我再一次被邪恶迫害,违心的写了“三书”,做了许多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没有认识修炼的严肃性。现在认识到了修炼是严肃的。在此严正声明:以前所写、所说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严正声明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否定旧势力的迫害,珍惜师父给弟子再一次修炼的机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修好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跟师父回家。

张凤清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由于得法时间短,法理不清,在邪恶铺天盖地的造谣和诬陷时,在邪恶的恐怖下,我签过“不炼功、不上北京”的保证。现在认识到我要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有在清理相片时有做的不在法的地方。从现在开始一思一念都信师信法,坚定的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彻底否定自己做的不在法的地方,坚定修炼大法到底。

周晓丽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九六年得法,曾两次烧毁大法书。“七.二零”以后又签了“不炼”的字并交了大法的书。导致后来旧势力抓着不放,对后来修炼,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造成巨大干扰。最近身体又呈现大的消业现象,对这些巨大干扰我一直很困惑。最近才知道退党、团声明中是不能捎带严正声明的,况且当时签了真名心态也不正。为此我真诚写下这严正声明:以前做的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决不再犯。以前违背大法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废。好好学法,精進实,多救度众生,做一个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孙泽球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是96年得法的,由于学法不深,走入邪门。被“转化”过几次。还写了几次“保证”,交过大法书。交过的书有:《转法轮》、《法轮大法义解》、《中国法轮功》、《悉尼讲法》、《转法轮卷二》、《精進要旨》、经文、讲法带、法轮章、炼功带和许多周刊。后来我很后悔,也知道自己做错了,经常闹心,给自己修炼造成阻碍。我决心以后好好学法,做好三件事,弥补过错,精進实修,跟上正法進程,让师父放心。

关玉娥 2011年5月4日


严正声明

我被邪党犯罪人员对我强加迫害的逼迫,我违心的所写、所说的“不炼功保证”等和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语全部作废。那是假我所为。真我时刻、分秒也没有动摇过修大法的心。在此我向慈悲伟大的师父真诚的忏悔。决心在今后一定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弥补过失。从新开始修炼,努力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万杰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没有学好法,修炼不精進,在讲真相过程中有怕心,在贴粘纸真相时让邪恶钻了空子,在被邪恶非法绑架迫害时,我怕心重,供出同修。我背叛了大法,出卖了同修,给大法和同修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心里总是有深深的负罪感,尤其还说了一些对师父不敬的话,罪过更大。今天我讲出来上网声明,决心洗刷罪过。严正声明:我上述所做所为全部作废。今后要多学法、学好法,做好师父所说的三件事,跟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做让师父放心的弟子。

韓翠英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没有学好法,修炼不精進,心性差,我刚走出来发真相资料时不理智,被邪恶钻了空子。在被邪恶非法绑架迫害时,供出了同修,使同修害怕了,便主动把自己的资料和书籍交到邪党居委会去了,给大法和同修造成很大的损失和伤害。我背叛了大法,出卖了同修,心里很难过,觉的很对不起同修,一直没有勇气写出来。现在我认识到这事的严重,特此上网声明:以前自己所说、所做的一切损害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在今后我要多学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敖九如 2011年4月14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零年九月我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告发而被非法绑架。在恶警再三恐吓下,我怕心重,出卖了同修,过后我好后悔,这件事一直拷问着我的良知。因我错误的行为,给同修带来了伤害,给我的修炼留下了巨大污点。今天我把这颗肮脏自私的心曝光出来,严正声明:过去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加紧学法,加强正念,跟上师父正法進程。

安彭、青玲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在2010年我遭受非法绑架迫害时,由于各种人心和怕心重,我说出了资料的来源,结果同修遭受迫害。出来后虽然向同修说出了自己做错了事,造成不应有的损失。但并没有做严正声明,结果给在以后修炼中留下了隐患。在2010年再次被绑架。在拘留所里我又配合邪恶“穿了号服、做了体检,验血型、照像”。在修炼的路上又留下污点。我在此把它曝光出来,并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霍素玉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月中共邪党打压法轮功时,当时自己由于学法不深,没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曾交过大法书。在被邪恶非法关押在劳教所迫害期间,我被迫出卖过同修,并写了“三书”,配合了邪恶的要求。还助纣为虐,帮邪恶“转化”坚定的大法弟子,做了最耻辱的事。为维护大法的严肃性,现在声明: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过失,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

李兰美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我以前写过“再也不進京”的保证,给邪恶“签过字”。虽然在写“保证书”时玩了数字游戏,但毕竟是配合了邪恶,给自己修炼的路上留下了污点。以前虽然写了严正声明,但对“七.二零”交书没有认识到。经过同修的帮助,我认为交出大法书是背叛大法的事情,必须深刻认识、严肃对待。在此自己严正声明:以前所做过交书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珍惜大法,珍惜师父给的从新改过的机会。加倍洗刷所有的污点,坚信大法,加紧多学法,扎扎实实的修炼,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加倍弥补过失。坚修大法到底。

郑桂云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党派出所邪恶人员经常到家骚扰,为应付他们,我就把当时盗版的《转法轮》一书交给了邪恶人员,当时以为这本书是盗版的,交了没问题。现在认识到,虽是盗版的,但排版并没改变,与正版的书有同样的法效。交大法书是犯罪的行为,是私心、怕心促成的。现在我向师父请罪。我今后一定要做好三件事,跟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李海珠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私心、怕心的促使下,我曾向派出所的恶警交了《转法轮》一书;在谈到炼功问题时,恶警告诫我:“你别炼了啊!”我违心的答应:“啊,我不炼了”。以上言行都是都是违背师父、违背大法的错误言行,是可耻的行为,给大法带来了巨大的损失。现在我严正声明:以上错误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更要坚信师父、坚信法,做好三件事,跟随师父回家。

解文生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99年“7.20”邪党疯狂打压迫害时,我由于怕心重,把我没抄完的《转法轮》给烧了,还交了一套炼功服;二零零零年二月份,两次上访从看守所出来多次“签过名”;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做了最不该做的事,助纣为虐“转化”同修,这是我对大法犯的最大的罪。感谢慈悲的师父给我从新修炼的机会,我现在严正声明:我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我坚定信师信法,一定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正法之路,加倍尊敬师父,尊敬大法。

梁似娥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被迫给所在工作单位和其上级写过一个东西,虽然不是什么保证,但是已经严重的不在法上了,因为写那个东西时,是在存有人心漏洞的情况下写的,是在顾虑人情世故的情况下被迫写的,不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是被执著左右写的。现在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与文字全部作废。从此后要学好法,坚定实修,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特此声明。

彭永峰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七.二零”前得大法的,当大法被迫害、师尊被诬陷时,我单位让我签“不炼法轮功”的字,我签了。让交大法书、我也交了三本:《转法轮》、《美国讲法》、《悉尼讲法》。当时,大法被迫害,我并没有用生命去护法,而是保护自己,写下“不炼了”。这是背叛师尊,背叛大法。我现在觉醒了,认识到了,在这我跪向师尊认罪。声明当时我所做、所写这一切全部作废。加倍弥补过失,坚修大法到底。

李丽华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因过去我有怕心,曾是用化名严正声明的。通过看《明慧周刊》“再谈严正声明”的文章,对我启发很大。现在我用真名严正声明:99年7月20日以后,我所说、所写的对师父不敬的话及家人代我交出大法的书是犯罪(只剩《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没交居委会),这些都是邪恶强加在我身上的。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否定邪恶所叫做的一切,严正声明全部作废。我要做好三件事,坚定修炼大法到底,跟随师尊回家。

李秀芬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学法几个月,“七.二零”邪党就迫不及待的开始疯狂打压迫害了。邪党公社派出所恶警来我家里收书。那时我因学法时间短,学法不深、不精進,让交就把《转法轮》书和师父的法像交给了派出所来的人。交完以后想起来很后悔。通过学法,看《明慧周刊》和同修交流,我认识到把书交给邪恶是对大法的不敬,做背叛师父的事。师父慈悲不放弃这些不精進的弟子,想起来真是无言。现在严正声明:交书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只有紧跟师父,助法正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罪过。

崔丽荣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九得法的,在大法中受益匪浅。在“七.二零”邪恶的高压迫害下,我交过书、师父的讲法录音带,还有师父的法像。因学法时间短,不知道大法的珍贵,现在回想起来非常痛心,我造下了天大的罪业,真是罪大如山,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王连生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由于怕心,给单位写了“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也说过“不炼”了,和对师父不敬的话。因为怕心,向单位交了大法书、讲法录音带、做功录音带,这是更大的错误,后悔莫及。严正声明上述言行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清除这些物质。今后要坚修大法紧随师,正念正行,努力做好三件事。

祝承智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在2003年被邪恶非法迫害后,我由于学法不深,让邪恶钻了空子,写了“三书”。背叛了师尊,背叛了大法。回来后草率的声明了一次。修炼是严肃的,写“三书”这是我修炼路上最大的耻辱,痛心之余我悟到:我要再次的声明:所言、所写、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另外09年在被非法关押劳教时,被迫参加劳动、做操、穿囚服,这都是配合了邪恶。现在声明:上述违背了大法的一切言行一律作废。加倍弥补过失,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

李玉珍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自己平时没有学好法,心性很差,悟性低。当邪恶迫害时,听到有同修讲出我的名字时,心里害怕了,失去了理智,便把自己的一些资料和一本书交给了邪恶。对大法和自己造成了很大的损失,这是我对大法和师父在犯罪。这事使我很痛心,觉得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现在我声明:以前我所做的对大法不好、不利的事全部作废。今后要加倍学法,学好法,正念正行,跟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余婉清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几次被邪恶关押到劳教所迫害,由于学法不深,放不下人心的执著,曾违心的做了“不炼功保证”等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尊的事。我很痛苦,可是我不能总趴着不动,修炼没结束,就有改过的机会。我决心在最后的时间里,要真正认清自己的不足,勇猛精進,按修炼人的标准去做。用心学法,精進实修,真正按照一个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去掉人的一切执著,同化大法,跟师父回家,不辜负师父的救度之恩。

郝晋京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20”恶党开始迫害大法后,我去北京证实法被邪恶非法绑架并逼迫我骂师父。二零零零年我又两次被邪恶非法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在邪恶的高压下,我做了不该做的事,写了“保证书和悔过书”。回家后又销毁掉了大法书籍,留下难以洗刷的污点。特此严正声明:我的以上所作所为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多学法,努力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一名合格大法弟子。

马培玲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邪党打压迫害法轮功后,邪党当地乡政府恶人逼迫写“不炼功保证”,我由于有怕心,法理不清,在邪恶的威胁下,违心的写了“保证书”,写了对大法不敬的话,还被逼交了三本大法书。过后我痛悔万分,现严正声明:在邪恶的高压下,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法轮大法,走好、走正师父安排的最后的修炼路,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回焕文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96年得法的。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在99年“7.20”以后,产生严重怕心,做了与法背道而驰、不敬师尊的事。深深陷入邪恶制造的漩涡中,造下不可饶恕的罪业,竟然还烧了《大圆满法》和部份真相资料,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今天,我深刻认识到大法的重要,真是追悔莫及。现在从骨子里把它曝光出来,声明全部作废。珍惜师尊再次给我悔过,并从新修炼的机会。今后我一定多学法,认真做好三件事。

白双平 2011年5月4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因家里修炼大法的孩子们都被关押迫害,我的私心、怕心加重了。为了保护自己,曾先后多次烧毁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年节过后,则急忙撕掉贴在门上的含有真、善、忍内容的对联。学法时睡觉,对师父不敬。现在我清醒认识到,我错了,我向师父认罪。声明上述言行作废。我一定珍惜师父给我的悔过自新的机会,我要从新做好三件事,跟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杨玉华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在“七.二零”邪党打压迫害时,我由于怕心严重,不但自己没能坚定维护大法,还动员四位同修将师父的大法书收来,还有师父的法像,由我一起交给了邪恶。对师父和大法犯下大罪。我至今也没堂堂正正走出来。看到上期明慧网关于学员声明文章,才认识到自己问题的严重性。特此严正声明:当时一切违背师父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于宝振、姜鸿芝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邪恶常来骚扰,在那种高压恐怖的形势下,我的怕心严重,为防备邪恶搜查,几次藏埋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但因埋藏方法不当,导致部份大法书和真相资料霉烂、破损、给大法造成了损失。这也是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表现。在这里向师父认罪。今后一定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侯家祉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8年底走進大法修炼的。邪党迫害开始后,单位邪恶领导逼迫收要大法书,我交了一本《转法轮》。如今我深刻的认识到:自己交给邪恶的是一本能使人走向神的高德大法,罪大如天!造这么大的业,若不是师尊慈悲,如何得了、还怎么能修炼!真是愧对师尊救度!在助师正法的最后日子里,我只有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圆满随师还。

王慧岩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由于学法不深,在2010年正月听信了邪悟者的话,走了一段弯路,向邪悟者写了与师父的“决裂书”,这给慈悲的师父,给大法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师父的法是最正的,我明白后后悔莫及。现在我严正声明:写的“决裂书”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只听慈悲师父的话,坚修大法到底,紧随师父回家。

宋巧莲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由于自己学法不深,遇到魔难时,没有用正念否定,没有用法衡量,人心重,配合了邪恶做了不该做的事,“滚了手印”并在手印纸上“签了字”。是非常不严肃,给自己修炼留下来巨大的污点,也是不敬师、不敬法的表现。特此声明一律作废。加倍弥补过失,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霍宝安 2011年5月6日


严正声明

我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由于自身原因,对法理解不深,没跟上正法進程,在邪党迫害后,我烧过大法书和资料,走了弯路,也误导过身边的其他大法弟子。对此深感不安。最近,身体不好,通过同修帮助,我深刻认识到已经偏离了正法。现在我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跟师父走,时刻用法来对照自己,修好自己,助师正法,多救众生,弥补过错。

储爱菊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九九年“七.二零”邪党铺天盖地的镇压迫害法轮功。我当时对法理解的肤浅,再加上怕心作怪,在家人的逼迫下,交了三本大法书。后来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写了严正声明,现在我有了更深的认识,再次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紧多学法,实修自己,弥补损失,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直至圆满随师还。

石红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最近邪党居委会干部拿来一份表格,要我签名,说是以后不再找我麻烦了。我听了说不找我麻烦了,我就“签了”。我虽然把表格里的保证“不炼功”给划掉了,但还是签了。我错了。现我严正声明:我所“签名”的不符合大法的东西全部作废。今后努力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带来的损失。

朱爱娟2010年11月1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派出所人员的所谓回访谈话中,我与他们谈了修炼法轮功的益处,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他们问我出不出去,我没回答,但在他们的记录上“签了字”,我认识到这是不对的,也等于承认了它们的安排。在此声明这次“签字”作废。今后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兑现誓约。

于国树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迫害下,我怕心和很多执著心没去,被邪恶钻了空子,违心的说了和写了“不炼功”等一些背离大法、对法轮大法不敬的话,我很后悔。在此声明:以前在邪恶迫害下所说和写的全部作废。我全盘否定邪恶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以后按师父要求的严格要求自己,用心学法,精進修炼,加倍弥补给法轮大法造成的损失。

王淑梅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是九六年末得法,由于学法不精,是非辨不明,在七.二零后,犯下了天大的罪业,我把大法书籍让我无辜的儿媳烧掉了。师父:我错了。今后一定精進学法,跟随师父回家。特在此声明:以前受旧势力所控制的我已不再存在,今后将是一个全新的我。

莫丽娟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我是“7.20”前得法的,由于学法不深、法理不清。遭到迫害流离失所,在2008年10月22日遭到邪恶非法绑架。在恶警逼迫下,曾说:“不炼了”。在此严正声明:所有违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在今后的证实法中,加倍弥补过错,努力做好三件事,跟随师父回家。

姚风芹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七.二零”邪党打压迫害时,我因法理不清,老伴被非法绑架,叫家里人去接时,要求带相关书,儿子将一本《转法轮》拿走,我没拦挡,向邪恶交了一本大法书。如今认识到此行为的严重性,特此严正声明:当时一切不利师父、不利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贾云龙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出于怕心严重,交过大法书,还出卖过同修,烧过资料,还给邪恶写了“保证书”。我认识到这一切都做错了,在此我严正声明:以前一切有损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好好修炼,把一切不好的物质去掉,坚修大法到底。

张玉凤 2011年5月3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后,我由于怕心重,向邪恶交过大法书,烧过散经文,扯过两盘坏了的炼功带,这是我对大法犯了罪,对师父犯了罪,给大法造成了损失。今后我一定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对邪恶的一切安排全盘的否定,走正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的路。

陈延菊 2011年4月28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在单位邪恶领导的再三逼迫下,我违心的交出大法书和大法磁带。今天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声明交书的错误也提醒了我,所以写此声明:上述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只有今后精進实修,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郭丕芸 2011年4月23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月当时自己信师信法非常不够,交了一本《转法轮》,零四年被邪党区公安局勒索了一千元人民币,我还违心的有对师、对法不敬的言行。我现在声明全部作废。今后加倍学好法,尽自己一切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让师父为弟子少一份操心,多一些欣慰。

韩廷玉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以前在邪恶迫害时,由于怕心重、人情重,向邪恶交过大法书和录音带,还出卖过同修,写过“保证书”。以前写过严正声明,但没写清楚。现在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珍惜师父慈悲给予我回到大法中来修炼的机缘。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英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邪党高压迫害的恐怖的形势下,我的怕心加重了,为保护修炼人丈夫、保护自己,我曾支持丈夫把大法书《转法轮》交给了恶警。我很后悔,这是我私心的表现,给大法抹了黑,我向师父认罪。今后一定听师父的话,紧紧跟随师父,坚修大法到底。

张太芝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也算是一名老学员了,由于当初学法不精進,做了背叛师父的事,把《转法轮卷二》书交了出去,还想“不炼了”,还认为是去自己的名望之心,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现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并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桂兰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1999年7月20日以后,邪党开始打压迫害大法,当时随同修一起去当地政府证实大法,由于自己没有做到正念正行,写了“不修炼”,并交了大法书。现在严正声明:以前所写的“保证书”和一切不符合法的行为全部作废。信师信法,堂堂正正做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付瑜、俞艳华 2011年5月9日


严正声明

我九八年得法,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因学法不深,悟性差,烧毁了大法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十分后悔,在此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一定要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王兰芬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严正声明:以前在邪恶的压力下,违心的所说、所写的“不修炼”和所做的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愧对大法弟子的称号,洗刷污点,突破一切障碍,正念正行,走好师父安排的最好的修炼道路,做一名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

周文生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7.20”邪党疯狂打压迫害后,我由于学法不深,人心多、怕心重,在厂邪恶办的学习班上交了大法书、师父法像。今还烧了一本大法书《转法轮》。向厂邪恶交了“保证书”,说了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话。现在声明:上述违背大法言行全部作废。我决心今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赵晓晨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因为自己人心的执著太重,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中,做了不该做的错事,给师父和大法抹了黑,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现郑重声明:以前所说、所写“不修炼”,以及所做的有损师尊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加紧学好法,坚定实修,助师正法,多救众生。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张海亚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自九九年邪党打压迫害大法后,我由于法理不清,曾和家里亲人先后三次给邪恶“签过字”。通过看周刊我明白了。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坚修大法到底。

张秀华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自“七.二零”后,我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违心的写下“不炼功”的保证,也签了字。又被丈夫要挟要自己骂大法、把大法书交出来等,背叛了师父和大法。现在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以前也发表过声明,但不严肃,现在自己真正认识到了错了。特此声明。

李红艳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在九九年邪党打压迫害法轮功时,我大队和社区的恶人到我家来胁迫我,“不让我炼法轮功”,我当时为了应付他们,说了一声:“嗳”。这是我不该说的话,也是对师父对法的不敬。再次严正声明: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坚修大法到底。

于桂英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由于学法不扎实,没在法上,在被邪党打压迫害时,以致被恶人抄家时,把师父的讲法录音带、录像带、大法书全被邪恶搜走,造成很大的损失。在以后的修炼中,我一定要严格要求自己,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扎扎实实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孟建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99年“7.20”邪党的高压迫害下,由于自己法理不清,怕心重,在邪恶的压力下曾说过“不炼法轮功”的话,现在知道了说这句话的严重性,上了旧势力的当,我严正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话全部作废。坚修大法,一修到底。做好三件事。

何红卫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从九九年得法,因学法不深,悟性差,烧大法书,犯了烧佛经的罪。在邪恶的压力下说过:“不炼了”。说了背离大法的话。在此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刘艳芬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7.20”邪党打压迫害开始后,在邪恶的逼迫下,我说了“不炼法轮功”的话。我现在真正认识到,由于怕心,一念之差做错了事。我现在发自内心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不炼法轮功”的话,全部作废。现在从新开始学法炼功,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赵庆文 2011年5月1日


严正声明

在邪恶当打压迫害大法时,在邪恶的高压下,我给邪恶交了两本大法书、一盒讲法带。又在劳教所给邪恶写了“三书”,还被迫骂了师父。今日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郭新美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严正声明:在被邪党非法迫害中,我所写的不修炼“保证书”等邪恶“三书”和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多学法,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坚修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牛文记 2011年4月30日


严正声明

我在修炼中曾走过弯路,背离大法,烧过大法书,搞过邪悟的东西,现在我认识到错了。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定跟随师父,修炼大法到底。

孙玉芝 2011年5月8日


严正声明

我在二零零零年底被恶警非法绑架到在派出所被迫害中,在神志不清时,所说的不敬师父的话和写的“不炼”的东西一律作废。今后一定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敬师敬法,坚修大法到底。

张贤 2011年4月29日


严正声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我被邪党公安局非法关押期间,在邪恶的胁迫下,我所说的有损大法的言语,所“按手印”,一律作废。我今后要多学法,抓紧做好三件事,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李美珍、徐玲 2011年5月


严正声明

我由于学法不深,在邪恶的高压迫害下,说了“不炼”的话,脱离了大法,被邪恶钻了空子。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我声明: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背离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弥补过失。

杨再禄 2011年5月10日


严正声明

我在2000年4月份,我被邪恶非法绑架到派出所迫害,在黑窝里我违心的所写、所讲:“法轮功是××,我不学了”和4月份在厂里所写、所讲的对大法、对自己不负责任的话,现在声明全部作废。从新修炼,从新做好 ,坚修大法到底。

许福群 2011年4月10日


严正声明

在邪党迫害的高压下,我曾经由于怕心重,将自己保存的大法书烧了几本,犯下大罪,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特此声明全部作废。今后要多学法,加强正念,更加精進实修,跟上正法進程,弥补过错。

远琴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自99年“7.20”以来,我做了许多不符合大法之事,如违心答应邪恶“不修炼”,甚至于谤佛,谤法。现在声明:所有不符大法的言行一概作废。我决心在今后从新做好,坚修大法到底。弥补过失。

丁祖洪 2011年5月11日


严正声明

我2009年在网上讲真相而被劳教一年。在邪恶的高压迫害和诱导下,我写了“保证书和悔过书”,在此我声明全部作废。以后紧跟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

周海涛 2011年5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