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自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学员受迫害以来,天津市武清区至少有一百零八人被非法劳教(有八人两次被迫害),四十九人被非法判刑,千余人次的绑架、关押、骚扰及敲诈勒索。至少两人被迫害致死,现仍在监狱被非法关押的还有十三人、一人在武清看守所。据不完全统计杨村镇有三十六人被非法劳教,十六人被非法判刑,六人被迫失去工作(其中五名教师,一名银行职员),仅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底被非法拘留的在城关镇就有三十多人,绑架去洗脑班的有三十八人,其中有一人被劫持八次去洗脑班、十年不给工资。时至今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仍未收敛,悲剧仍然在上演,迫害仍然在持续。

由于目前迫害形势仍然存在,我们今天所整理曝光的也只是冰山之一角,希望能够让世人了解这段历史,了解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武清区受迫害案例:

(一)郑国荣

郑国荣,女,四十九岁,天津市武清区徐官屯街柴关村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全面公开迫害法轮功之前被本村邪党书记马云福强迫去大队洗脑1天。二零零一年一月又被绑架到本乡洗脑班迫害十天,参与迫害人员是韩树强。邪党“十六大”期间,徐官屯街派人二十四小时在她家里看着,参与迫害人员是村里是乔加利、乡里是韩树强。二零零七年三月五日武清区徐官屯乡派出所又一次绑架了柴官村大法弟子郑国荣、陈秀英,并非法拘留在武清区看守所十五天。二零一零年春天,徐官屯派出所几名警察在村书记陈雪林带领下入室抢劫,抢走大法书三本、师父法像一张。

(二)王德美

王德美,女,四十六岁,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因为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王德美被泉州路派出所绑架,在武清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腊月王德美被非法绑架到武清区黄庄洗脑班迫害,过年都不让回家。

(三)张春霞

张春霞,女,一九六八年生人,天津市武清区徐官屯街柴关村法轮功学员。先天残疾双眼看不见、腿脚不灵活,自小体弱多病,因此没有成家,一直由父母照顾生活。一九九八年有幸得法,如获新生。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对于一位身患残疾的人,以柴关村干部马云强为首、协同徐官屯乡政府不法人员韩树强、徐官屯派出所等就一直不断骚扰张春霞一家的正常生活,那几年蹲坑、盯梢、上门查问时有发生。

二零零零年五月,张春霞与同修结伴去北京上访,被武清区徐官屯街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拘留。在看守所狱警吩咐牢头“教育教育她”。牢头就打她,把她从床板上踢到地上,腿脚都破了流了好多血。牢头又把她吊在梁上。张春霞因此绝食反迫害,五天后才由家人接回。

二零零一年正月徐官屯乡政府不法人员,趁张春霞家人不在时,把她骗到梅厂洗脑班迫害。那时张春霞有些咳嗽,不法人员一天给她打了三针,致使她休克昏迷,送县医院急救。后在家人的强烈抗议下才把人接回家。

二零零二年正月,徐官屯乡政府、派出所等不法人员,又趁张春霞家人不在时,强行绑架了她。在看守所当天夜里她休克昏迷,被送医院急救。七十岁的老父急的质问警察:为什么无辜抓人?再无辜抓我女儿我和你们拼命。在拉扯中警察还撕破了老人的棉衣。不法人员惧于家人的正气凛然,也只好放人。

在邪党开“十六大期间”,徐官屯街派人二十四小时在她家里盯着,参与迫害人员是村里是乔加利、乡里是韩树强。

(四)姚芝凤

姚芝凤,女,六十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法轮功学员。三年前因高血压、心脏病、胃病等疾病修炼法轮功都好了,深知大法的美好,想把大法的美好传给世人,让世人都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改变社会状态。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天,姚芝凤和一同修去武清区大良镇集市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救度众生。当时给一个警察名叫穆魏的大法资料,他不但不接受,说让她们走吧。然后把武清区大良镇派出所的警车和五、六个警察带到市场,把她们非法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把她们的自行车、钱等物品非法扣押(钱、自行车现已退回),一天不让她们吃饭,不让动。到晚上把她们送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天。

大良镇派出所:
所长:金志辉 警号:430349
副所长:郑书华 警号:430514
教导员:周福林 警号:430559(参与迫害者)
内 勤:
韩 松 警号:430785(参与迫害者)
丛日华 警号:430718(参与迫害者)
徐 伟 警号:430933(参与迫害者)
张洪涛 警号:430907(参与迫害者)
穆 魏 警号:430919(参与迫害者)
整理书面所谓证言
警察:苏立明 王建成

(五)高玉兰

高玉兰,女,五十九岁。天津市武清区河北屯镇法轮功学员。四年前因患高血压,颈椎病,腰间盘突出,腿疼等疾病修炼法轮功都好了,思想境界升华了,按着真、善、忍做好人。家里人和村里人都说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见人就讲大法的美好,让每个世人从大法中按着真、善、忍做好人。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一天,高玉兰和另一同修去武清区大良镇集市发放大法资料救度众生。当时给一个警察名叫穆魏的大法资料,他不但不接受,说让她们走吧。然后把武清区大良镇派出所的警车和五、六个警察带到市场,把她们非法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审讯,把她们的自行车、钱等物品非法扣押(钱、自行车现已退回),一天不让她们吃饭,不让动。到晚上把她们送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天。


大良镇派出所:
所长:金志辉 警号:430349
副所长:郑书华 警号:430514
教导员:周福林 警号:430559(参与迫害者)
内 勤:
韩 松 警号:430785(参与迫害者)
丛日华 警号:430718(参与迫害者)
徐 伟 警号:430933(参与迫害者)
张洪涛 警号:430907(参与迫害者)
穆 魏 警号:430919(参与迫害者)
整理书面所谓证言
警察:苏立明 王建成

(六)牛美侠

牛美侠,女,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二街法轮功学员,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杨村镇政府、育才路派出所、二街居委会等人员不断的到她家骚扰,更甚的是这些人日夜住在她家非法看管,逼迫她骂大法师父,骂大法,写保证书,否则就送看守所、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二月,牛美侠被育才路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看守所十五天,在黑窝里她被管教谢某(男,当时五十多岁,白发,南蔡村人)用胶皮棍抽打头、身上,当时都站不住,打蒙了,同时还遭到辱骂,体罚。还遭到看守所张秀海的野蛮灌食。

二零零一年一月,在她丈夫被非法关押的二十多天里,育才路派出所和杨村镇政府派车不断的追找胁迫她交押金,写保证。

(七)冯海英

冯海英,女,天津市武清区杨村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五点多,杨村镇政府派来多名人员到她家骚扰,非法看管。其中一名副镇长非常邪恶(女,姓孙),不断威逼她骂师父,骂大法,写保证书,不然就遭关押,劳教。并派4个人到冯海英的店铺里监视她的一切日常活动,即使冯海英为了躲避他们的骚扰、迫害而回到娘家,他们依然不放过,追着冯海英到娘家。凡出门都得得到他们的批准。这种被非法看管的恶劣日子长达二十天,使她在经济、精神上都受到很大伤害。

(八)慈树美

慈树美,女,武清区梅厂镇聂庄子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一天,聂庄子派出所警察到慈树美家骚扰,第二天该派出所警察朱某将她从家中非法绑架到派出所,逼迫她写不炼功保证。

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二年期间,聂庄子派出所警察曾多次到慈树美家骚扰。

二零零三年底聂庄子派出所警察周某、白某等三名警察突然闯入慈树美家对她进行恐吓,尤其姓周的警察非常邪恶,他自称是所长,不仅对慈树美和正来家里串亲的亲戚恐吓威胁,还猖狂的到处乱翻,这些恶警从上午八点半一直到十一点才算离开。

二零零四年正月,聂庄子派出所的三名警察又一次到慈树美家非法骚扰,恐吓。

这些年慈树美遭到的聂庄子派出所的无理迫害,使她和全家人在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九)于文芝

于文芝,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约前两三天,法轮功学员于文芝被武清区梅厂镇派出所挟持在派出所非法审问并扣留。七月二十日凌晨1点左右又被送往武清区拘留所非法关押十多天。

二零零零年腊月前后,于文芝屡次被梅厂镇政法委、综治办、派出所等人由村长带领上门骚扰并派人监视,禁止她外出。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五,于文芝刚到娘家就被武清区杨村镇徐官屯派出所人员上门非法盘查。

二零零一年三月左右,于文芝被当时政法委书记李德诚带人以“去县里跟领导见见面”为由将其骗至洗脑班(武清区民兵训练基地),强行非法关押近一个月。在洗脑班里,监管者让她坐过小板凳,罚站(两手中指对准裤线,头离墙约十公分,眼睛对着墙站着),强迫看诽谤大法的书和音像,还要每天围着楼跑圈,下午要练正步走,要是走不好不是挨骂就是挨打。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每天给很少的饭吃,有的晚上不许睡觉,夜里3点多刚让睡,四点就继续体罚;有挨打的;有的被强迫给那里的监管人员洗车,干零活直到二零零一年四月十日这个洗脑班解体。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曾有派出所人员对于文芝进行骚扰。

(十)付振霞

付振霞,女,五十八岁,天津市武清区徐官屯街柴关村法轮功学员。邪党“十六大”期间,村邪党书记带领徐官屯街六一零不法人员入室抢劫,抢走了付振霞的录音机、师父讲法录音带。并把付振霞非法拘留在武清区看守所十五天。

二零零九年,村邪党书记带领徐官屯街六一零不法人员、徐官屯派出所几名警察再次入室抢劫,抢走大法书、师父法像一张、光盘与打印纸也全部被抢走。

(十一)杨广瑞

杨广瑞,女,四十八岁,天津市武清区徐官屯街柴关村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被当时邪党书记与徐官屯街六一零不法人员骗至洗脑班(武清区民兵训练基地),强行非法关押近两个月。在洗脑班里,监管者让她坐过小板凳、罚站(两手中指对准裤线,头离墙约十公分,眼睛对着墙站着)、不让睡觉,强迫看诽谤大法的书和音像,还要每天围着楼跑圈,下午要练正步走,要是走不好不是挨骂就是挨打。

邪党“十六大”的前一天,杨广瑞正和来家串门的同修聊天,就被村邪党书记带领徐官屯街六一零不法人员、徐官屯街派出所等一群人强行绑架,并以扰乱社会秩序罪非法拘留在武清区看守所十五天。同时抢走一本《转法轮》和几盘师父讲法录音带。

(十二)付淑兰

付淑兰 女 天津市武清区徐官屯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初喜得大法,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乡政府来人骗说让写“三书”。二零零九年十月,付淑兰外出作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并绑架到泉州路派出所。泉州路派出所介机敲诈了付淑兰和另一学员家属各三千元。

二零一零年四月的一天,徐官屯派出所的几名警察,闯入付淑兰家,抢走大法书籍和一套大连讲法录像带和一些真相资料。

(十三)顾书华

顾书华,男(三十三岁),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双树乡田水铺村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下午一点,顾书华在送孩子上学的路上讲真相被二百户小学教师周昆构陷,恶意举报。大良派出所绑架了顾书华。并非法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切纸刀一把、打印纸两包、画纸一箱、神韵晚会光盘二十多套(一百五十多张没打印好的)、《转法轮》三本、后期讲法一套、师父法像一张、真相币二千元。

在大良镇派出所里,武清六一零、国保及派出所人员把顾书华手、脚铐在铁椅子上,非法审讯到晚上九点半才让回家。

(十四)高士华

高士华,男,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双树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份在乡里非法办的洗脑班受迫害。七月十九日晚被送入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天。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在乡里非法办的洗脑班受迫害十天。九月十九日被送入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因正赶上邪党庆十 一,又无故加了十天。十月份又被乡里无端骗去洗脑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日,高士华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武清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一月 ,高士华在乡里办非法洗脑班受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四年九月份,高士华被武清公安局伙同双树乡派出所非法构陷劳教一年半,在臭名昭著的双口劳教所遭受迫害。

(十五)高玉秀

高玉秀,女,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双树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份在乡里非法办的洗脑班受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在乡里非法办的洗脑班受迫害十天,又被送入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无故加了十天。十月份又被乡里无端骗去洗脑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因不配合恶人,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高玉秀绝食反迫害,二月二十八日被送到天津洗脑班迫害二十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 高玉秀又被送入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三十天,二零零一年一月,高玉秀在乡里办非法洗脑班受迫害十五天,并被非法勒索押金五千元。

(十六)刘书芳

刘书芳,女,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双树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7月份在乡里非法办的洗脑班受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在乡里非法办的洗脑班受迫害十天,又被送入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因正赶上邪党庆十 一,又无故加了十天。十月份又被乡里无端骗去洗脑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八日,因不配合恶人,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刘书苓绝食反迫害,被送到天津洗脑班迫害二十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刘书苓在乡里办非法洗脑班受迫害十五天。

(十七)王金凤

王金凤 女 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双树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7月份在乡里非法办的洗脑班受迫害。二零零一年1月,王金凤在乡里办非法的洗脑班受迫害十五天。

(十八)宋亚玉

宋亚玉 女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双树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7月份在乡里非法办的洗脑班受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在乡里非法办的洗脑班受迫害十天,又被送入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因正赶上邪党庆十 一,又无故加了十天。十月份又被乡里无端骗去洗脑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因抓捕集体炼功被拘留十天。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宋亚玉绝食反迫害,被送到天津洗脑班迫害二十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 宋亚玉又被送入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三十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宋亚玉在乡里办非法洗脑班受迫害十五天,并被非法勒索押金五千元。

(十九)邓满萍

邓满萍,女。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双树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邓满萍在乡里非法办的洗脑班受迫害十天,后又被送入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因正赶上邪党庆十一,又无故加了十天。十月份又被乡里无端骗去洗脑迫害。

(二十)李新华

李新华,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双树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李新华在乡里非法办的洗脑班受迫害十天,又被送入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因正赶上邪党庆十一,又无故加了十天。十月份又被乡里无端骗去洗脑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因抓捕集体炼功被派出所拘留十天。二零零一年1月,李新华在乡里办非法的洗脑班受迫害十五天,并被非法勒索押金五千元。

(二十一)李凤云

李凤云,天津市武清区大良镇双树乡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李凤云在乡里非法办的洗脑班受迫害十天,又被送入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因正赶上邪党庆十一,又无故加了十天。十月份又被乡里无端骗去洗脑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九日,因抓捕集体炼功被派出所拘留十天。二零零一年一月,李凤云在乡里办非法的洗脑班受迫害十五天,并被非法勒索押金五千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