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身体干扰的感悟:真正发正念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八日】我因为脑供血不足患神经系统疾病(头不自主的颤抖),以及慢性胃炎、慢性鼻炎、慢性盆腔炎等多种疾病,在求医无效的情况下,经朋友介绍于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修炼几天后,身体就开始改善;一个月左右,病痛就彻底消失了。整天精力充沛,大法的法理更是深深的吸引着我。因此,我对师父、对大法坚信不移。但之后我长期在修炼的路上往往以个别同修为榜样,只学《转法轮》和短经文,不学师父的其他讲法,做不到“以法为师”,结果就如小和尚念经,不知道该如何去修,依赖他人的心很强,因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被邪恶迫害非法关進过看守所、劳教所,两次被关進洗脑班。

第二次被关進洗脑班长达十个多月,长期罚站,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冷冻(不论天气多冷,只让穿一件单衣服)等。面对邪恶的迫害,我只是消极的承受,不知道如何去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身体被严重摧残。双下肢浮肿过膝、胸痛伴咯血、腹水、持续性头痛……

二零零四年底,当家人把我从洗脑班接回时,我已是皮包骨。市六一零办公室的人说我最多还能活半个月(当时他们在我的家人身上敲诈了好几万元钱)。回到家里,我坚持学法和发正念。但是一学法和发正念就打瞌睡,站着、走着学法也常常打瞌睡。炼动功常因为打瞌睡而摔跤。我努力克服它,五、六年下来了,无明显改善。我以为自己一直在尽力实修,身体略有改善,已经闯过了一个个身体干扰,在这方面不会有更大的难了。

二零一零年十月,突然出现了难以忍受的恶心,伴有全腹持续性的剧烈疼痛、一阵阵绞痛及呕吐。这使我又一次体验到“痛不欲生”的状态。我立刻意识到邪恶的邪恶欲夺走我的生命——我面对的是生死关。我想我一定要活下去——我还要去助师救人的。

疼痛使我难以支撑着坐起来,此时曾产生一念:若有同修来帮我发正念就好了。但是想到同修都很忙,不能占用大家的时间,我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应该自己正念闯关。有一同修提出要为我发正念,我谢绝了。挣扎着坐起来,立掌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切由师父说了算,一切按大法的要求去做。发正念一坐就是二、三个小时,实在坚持不住,就休息一会儿,躺着发正念。但尽量不躺下,因为躺着发正念效果很差,很快就会迷迷糊糊睡着。与平时不同的是,往日打坐很难突破半个小时,此时(左下肢还出现严重的浮肿)打坐二、三个小时腿几乎不疼。我感到师父是在鼓励我坚持发正念。

整整五天,无明显改善,几乎滴水未進,因为喝一点东西都得吐出来,吐出来的主要是黑水,走路无力。我在思考:我哪儿有漏?那天做了一个梦:梦中我用锄头斩蛇,刚斩死,又来了一条大的;再斩死,又来一条;第四条更大,我又用更大的力气……我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发正念时要用强大的念力。

我反复读师父的经文《正念》。尽力保持发正念的正确姿势,集中强大的意念发“灭”字。腹痛越厉害,发出的意念越强。这时明显感受到了发正念的威力,一阵阵剧烈的腹痛终于消失了。

到了第七、八天,症状略减轻,身体又瘦了很多。姐姐们来看我都急哭了,劝我去医院治疗。我说:“谁能保证我去医院活过两天,我就去。”因为我心里清楚,若去医院,我可能活不了二十四小时;我若去医院走一条常人的路,没有师父的法身保护,随时都会一命呜呼的。我说,“我在家里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就会得到师父的保护。我不会死的,也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她们就不再劝我去医院了。

因为瘦了许多,臀部都坐破了,还出现了严重的外痔,打坐时很痛。我想这都是干扰,不管它。坚持打坐发正念,没几天都好了。当时腹疼使我无法炼静功,学法主要是听师父讲法录音和看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录像。腹痛使我难以坐正时,我就想:“我一定要敬师敬法,必须端正坐好,坚持学法。”发现这样的一念,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减轻腹痛。

另外,因为腹痛剧烈,很难坚持长时间的发正念。我就背诵师父的《洪吟》〈征〉、〈除恶〉等,这样比较容易坚持。半个月后症状明显减轻。在这期间,每当同修或亲戚来看我时,不出现剧烈的绞痛,也不出现呕吐。我感到这是师父在帮助我,让她们相信我有能力照顾好自己,让她们安心的去工作和做大法的事。

在这个过程中,几位同修给予我生活上的热情帮助,给我家人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以前,她们怕我和同修来往,怕我再次被抓。现在他们知道我的同修都是好人,象亲人一样照顾我,都很感激。从我身体康复的过程中,家人看到了大法的威力与神奇,同时也看到了同修们的慈悲和善良。

为什么在我身上会出现这样的干扰?师父说:“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没有重视发正念的这些学员,你们自己所应该承担的、负责的空间里面的邪恶还没有清除,就是这么个原因。”(《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几年来,我一发正念就迷迷糊糊的打瞌睡,没有设法去克制它,结果被邪恶钻空子。这次排除身体干扰,我才第一次体验到只有发出强大的意念“灭”字,才能真正起到正念的作用。

在网上经常看到有的同修因突发的身体干扰而提前离世,我以前总是掉以轻心,认为自己这方面没有问题。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师父也要求我们要从所遇到的一切中向内找。经历这次排除干扰,我深深感到,一定要按照师父要求的那样时时刻刻向内修,发现有漏及时纠正,才能避免被邪恶钻空子。

师父说:“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难、有痛苦是在为人还业,从而有幸福的未来。那么修炼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炼。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越最后越精進》)

排除这次身体干扰,我的身体有了较大的改观。

深深的感谢师父给我们开创的修炼环境,半年前同修教我学会了上明慧网。看网上的交流文章,使我在这次过病业关中受益颇深。比如,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二日《魔难中的同修应坚持长时间发正念》一文,对我的启发也很大。真诚希望同修都能上明慧网,珍惜师父给我们的修炼环境。看到有许多同修正念很足,迅速闯过魔难,我很敬佩。我想,一定要多学法,坚定正念,向同修取长补短,争取跟上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