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得法修炼到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九日】我得法只有半年时间,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广播、电视的污蔑宣传把我也弄迷糊了,停了三天没有炼功,身体以前的病痛又回来了,我马上清醒了:“这功是真的,不信那些造谣污蔑,该学学,该炼炼”。后来,我和同修一起发传单、贴真相贴、挂横幅、写真相信,也走向了天安门,风雨中坚持了几年。那时对法的理解不深,只知道不做这些就很难圆满。随着学法的深入,自己对正法修炼的认识在逐渐提高,记得二零零二年的夏天,我和同修在街上走着,我忽然对她说:“我们走上修炼的路,只能一直走下去,没有回头路,要是修不成,有很多生命都会被销毁的。因为人的身体是一个小宇宙,一个汗毛孔里就有一座城市。”当时同修听了还很诧异。那时每过一段时间我就能超前认识到一些问题,和同修讲,有时都不理解,现在我明白了,那是学法后在法中的升华。

转眼修炼十几年了,虽然知道学法的重要性,可是并没有抓紧学法,《转法轮》只背了一遍,第二遍刚背了一百多页,现在已经停下近一年了。《精進要旨》、《洪吟》等背会都忘的差不多了,正念也在发,可是思想溜号时有发生;讲真相的形式参与的不少,可是做的并不大主动。后来我认识到修炼就得实实在在的修,严格要求自己,修去自己的执着,勇猛精進。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师父讲了发正念的法。我坚持发正念,只要想起就发。记得有一天我想:我另外空间修成的部份,你们到北京去,清除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去销毁江魔头和它周围的邪恶,大约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感到很累,坐下休息一会儿,起来后发现浑身没有不疼的地方,连手指甲都很痛,我马上想到这是另外空间身体和邪恶交战造成的,赶快学法炼功。以后长时间发正念又有几次类似的情形。我虽然是关着修的,但我能想象到发正念时另外空间正邪大战的情景。

现在我主要的讲真相方法是自己制作真相币和光盘,并提供给两位同修,一年半前我开始发真相短信,现在已开始打语音电话了。在这其中,我不断的突破自我,对救度众生有利的事就去做。我对电脑一窍不通,而且非常不感兴趣,完全是为了讲真相才学的,花了很大力气才学会做资料和刻光盘,手机我只会接打电话,不会发短信,发真相短信时很被动,对方提问题我也不会回答,怕心也很重,因为当时用的西门子手机很旧还带个天线头,觉得自己年纪也不小了,弄个老式手机在那按,很容易引起别人注意, 买手机卡时也害怕被别人注意。但当看到教我发真相短信的同修那从容的样子,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我就是这样一边做一边修去自己的怕心,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到了今天,现在我一直在坚持发短信和打语音电话,同时注意到当我重视发正念时,回短信者的态度就很好,对方听电话真相的时间也长,否则相反。自己在这期间有很大的提高,不象开始时为做事而做事,而是为了救度众生,为自己的修炼负责。我主要找偏远地区发短信、打电话,收到回信我就根据对方的提问给打过去相关内容的电话。

现在我感到讲真相、打真相电话就是我生命的一部份,将伴我随师走完正法之路。

拿起笔写出此文,与同修切磋,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