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体会点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九日】九七年五月我有幸得大法,五十多岁便多病缠身的我拜读《转法轮》后,心脏病、慢性胃炎、肝炎、胆囊炎、颈椎增生等不翼而飞,我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事,一向急性子的我变的处事冷静、温和、谦让。无病一身轻,我承担了家里的大部份家务。老伴和儿女看到我的变化,都非常佩服大法的威力,大家都支持我修炼法轮大法

九九年“七二零”,大法蒙冤,我义无反顾的站出来,踏上了進京上访的路,我要伸张正义,我要为师父鸣冤。

随着迫害步步升级,我和所有的大法弟子一样开始全面的向民众讲大法真相,揭露这场非人的迫害。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退党、退团、退队的洪势到来,我首先将全家人劝退,大家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各自佩带护身符。十多年来,全家人身体健康,精神愉快,虽不富裕,但够吃够用,心里很满足。一年前,小孙女的出世更给我家增添了无尽的欢乐。我带孩子,做家务,还要做好三件事,每天忙的不亦乐乎。有老伴的配合,儿女们的协助,我将时间统筹安排好,日子过的井井有条。

有时,家人出于对恶党的惧怕,担心我被迫害,便劝我不要讲真相,我严肃的告诉他们:“修炼的路我走定了,任何人用任何办法也甭想阻止我讲真相救人。”

大家围着我转,我为家庭负责,一家人生活的福乐融融。

我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多少年如一日,师父怎么说,我就要怎么做。师父选择了我,我选择了大法。

我家离早市近,我和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同修每天一大早便带上大法真相资料、《九评》、光盘等赶集去了,我们互相配合,几乎下来新资料,我们就从市场北头发到南头。边讲边发,久之,赶集的人都认识我们了,只要看见我俩,很多人主动索要新资料,常常一天劝退二、三十位。

有一次,我发完资料准备回家,走到早市北头时,看见一个陌生的小伙子骑在自行车上停在那里,我想要救他。便上前搭话:“小伙子,给你本《九评》看看。”小伙子笑着掏出手机,接过《九评》就给我照像,我意识到是便衣,我必须面对他,说:“小伙子,我要和你结善缘,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了你的生命,我告诉你大法真相,你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难来时命能保……”最后他笑了,说:“你走吧。”此后,这位小伙子再也没有出现。

还有一次,那是汶川地震后,《是天灾还是人祸》光盘下来了,我背上一书包光盘,从早市北头边讲边发,发到中间的时候,冒出一位老先生,破口大骂:“你吃共产党的,喝共产党的,还说共产党不好……”说得很难听,我解体自己的争斗心,发着正念,笑盈盈的走上前去说:“这位老大哥,你可别糊涂,我们吃的、喝的是自己辛勤劳动挣来的,你不干活,共产党会给你钱吗?你看这些卖菜的兄弟姐妹,共产党不但不给他们钱,还搜刮他们的钱,你说共产党它是种田呢,还是开工厂?它的钱哪儿来的?它是掠夺老百姓的钱……”说的他哑口无言,我一边往前发,一边讲,他撵我走。我想:我是来救人的,不准干扰。同修配合发正念。“共产党历次政治运动迫害了多少人?三反、五反、肃反、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八九年六四、镇压法轮功,共产党制造了许许多多冤假错案,多少年后,再给你平反,补多少钱,你还拿着这钱对共产党感恩戴德……”一位男士伸出大拇指:“讲的好,讲的好!”伸手接过光盘。

第二天,我在早市南头又遇上了这位骂我的老先生,师父的法出现在脑中:“度人就是度人,挑选不是慈悲。”(《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要救他,我热情的说:“老大哥,我得送你一本《九评》,我要让你明白真相。”他说:“好,多给我几本。”他将多余的几本分给他身边的人。

早市绝大多数人明真相了,我俩就到县城周边村里赶集,我发神韵光盘给一位小伙子时,他问我:“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是610办公室的。”我说:“610办公室的更应该知道真相,你们直接受恶党控制迫害好人,将来都要清算的,你们也是受害者。我给你一张神韵光盘回去认真看,那是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真正的中国传统文化,我真心为你好,拿回家好好看看吧。”他接过光盘就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说了声:“祝你平安!”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前,我因参加全县范围集体学法,被绑架到我所在地区看守所。我想:可能这里有需要我来救的人,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人是动不了我的。我与外县一位女同修关在一起,她背了很多法,对我启发很大。我听说与我同室的犯人中还有四位未得救,我想救他们。我给她们一一讲明白,做了三退。正当同修为三退名单及两张严正声明无法传到外面上网时,我说:“给我,讲完真相,我就回家。”

接下来,警察安排我们两次查体,说我病重,给我打吊针,我不打,自己将针头拔下来了。“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精進要旨》〈大曝光〉)。我也不问,也不吃饭,他们劝我吃饭,我说:“不饿,吃不進去”。让我喝水,我说:“喝”。那个被我劝退的警察说:“我多弄点水给你喝。”关了五天,便让我回家。叫我签字,我说:“我也没犯罪,什么字儿也不签,这里不是好人呆的地方。”我往外走时,一楼大门关了,让我上去走二楼的门,我说:“我就走一楼大门。”他们马上给我打开了,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看守所的大门。

家属接我回家后的第九天,本县公安局警察来我家让我到局里走一趟,到公安局后,他们告诉我:“你没有罪,给你将保外就医撤掉,只拘留十五天就行了,已经关了五天,还有十一天。”我一直给接触我的警察讲真相,劝三退,最后他说:“那十一天也算了吧,你就交上那五天的生活费三百八十元就行了。”这一点我没把握好,被其勒索成了。接触我的警察全部三退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