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稀老太修大法 疾病消失一身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九日】她曾经是大地主的千金,抗日战争结束时差点被日本兵用枪打死,苏联红军来了,大马队抢劫了她家的烟酒还有小鸡,连同幼年的她一起绑在马上掳走。几经生死的她成年后被中共政权打成“黑五类”,成为地富反坏右的狗崽子,背着黑锅被斗了几十年。往事不堪回首,对未来,已是花甲之年的她也未抱希望。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在大陆遭到中共镇压,同年十二月,六十六岁的刘详女士在中国偶然间了解到法轮功,她如获至宝,开始修炼法轮功。

十一年过去了,她提起这件事不禁双泪涕零,她说:“我非常感激李洪志师父,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了!我这一身的病全是修炼法轮功好的,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更重要的是,法轮功能使我返本归真。”

回忆得法之初,她说:“一九九九年年底,我从澳洲回到中国,那时法轮功已经被迫害了,不让炼了,其它功也不让炼了。我的一位修炼法轮功的朋友对我说,她去北京上访曾被抓过。我用两个晚上看完了法轮功主要著作《转法轮》,越看越放不下。我心里很奇怪,这么好的书,中共为什么要镇压法轮功?我还发现书的字里行间都放着红光,我就知道这本书非常神奇。我下定决心要修炼。后来我还去了工业大学炼功点,看操场上还有没有人炼功。有一次我看到有三个工大的学生在那儿炼功,我还跟着他们比划了几下,正比划着,就来了人,把这三个学生给带走了。我在家里看大法书,别人家的孩子看到我的书在那儿摆着,就对我说:‘姥姥,你的书摆着,警察来了抓你。’我说:‘不怕。’”

因在中国不慎摔过跤,导致双腿骨伤,刘详女士回澳洲一路都是坐轮椅。“我以前一直都晕车,飞机、船、火车,坐什么车都晕,每次晕车简直象死了似的,吐还吐不出来,路上什么也不能吃。很奇怪这次回来坐飞机、坐车,一点不晕车了。我当时就寻思,这大法书怎么这么神奇呢?我在中国只是看了书,功还没有炼。”

回到澳洲后,刘详女士开始和同修们一起炼功,在街上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向人们讲述迫害事实。更奇怪的事发生了。“不到一个月,我的双腿骨伤就全好了,还能双盘打坐了。我姑娘也说,你病怎么好得这么快?后来赶上体检,我去医院体检。我原来在中国时因为肾脏有很严重的病,花了几千块钱做了手术,在中国拍了片子,尿道里还有两块结石,也没治好。我是带着这两块石头到澳洲的。回到澳洲一个月也没治,体检的医生拍片子,告诉我,肾脏的病全都好了,两块石头也没了。我当时非常高兴,眼泪都掉下来了。我在中国得了几十年的病,可遭罪了。一得法都好了,就这么神奇。我的腿原来有严重的关节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好了。原来我神经衰弱,心脏不好,血压也低,从中国来时身上有六、七种病,不到一年都好了。现在走路非常轻松,象有人推似的。”

二零零四年,刘详的先生回中国,护照被中共没收。他对国安说:“我也没炼法轮功,我身体不好,我要是炼功,身体能这样吗?”国安对他说:“你坐在飞机上,我一个电话就把你叫下来,你就走不了。什么护照不护照的,还没我说话算。”最后刘详的先生只好把家里人的电话都告知国安,才拿回了护照。

“我先生刚回到澳洲的家,大约二十多分钟,电话铃就响了。”刘详女士说,“我接了电话问哪一位。他说是我先生的朋友。我说,我先生的朋友我都认识,你还是说说你的名吧。他不说。我跟他说,你是不是抓我先生的那位?这是在澳洲,你不要再骚扰我们。然后他又给我姑娘打了电话,我姑娘的话更多,在电话里跟他说,后来他就再不来电话了。”

刘详女士每周三天去中共领馆门前炼功,和平抗议中共迫害法轮功。每次去领馆,她都要转四次车。十一年过去了,老人一直坚持到现在,如今她已经七十八岁了。她说:“上领馆,我从来都没有害怕过。原来我一看到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后的照片,我就哭,每次都哭,后来我寻思,我不能哭,哭是太懦弱了,我就去街上,去中共的领馆前打坐炼功,发真相资料,就是倾盆大雨也挡不住我弘法的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