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信师信法是破除病业干扰的根本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九日】正法修炼已走到了最后的最后,可有的同修还在艰难的过着“病业关”,有的甚至过早离世,这绝不是师父所要的,是旧势力干的。四年前,我也曾经出现过两次严重的病业状态,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坚定的信师信法的正念中,很快神奇的闯了过来,在此想与同修交流一些当时的经过和体会。希望对同修能够有所帮助共同提高。

二零零七年某月的一天早晨,我走到中室的门边处,突然感到从身体的正中间,从头顶开始象划了一条笔直的线一样左右分开,左边身体正常,而右边开始不听使唤。继而右侧身体的骨头和肉都稀软的往下流一样,人也随之往下坠。我心里一愣,这是怎么回事?当身体快要蹲在地上的刹那,我头脑异常的清醒警觉起来。这不是常人的偏瘫症状吗,我想不对!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修炼的人,不是常人,肩负着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怎么会出现这种状态呢?在这讲真相救人急的关键时刻,这不是旧势力对我的干扰迫害吗?我立刻坚决否定,绝不承认这一切!决不允许任何邪恶以任何借口迫害我的肉身。当时我有种感觉:只要瘫在地上就很难再起来了。我心里连忙喊着:“师父救我!师父救我”!然后又一边喊自己的名字,一边想着肉身必须马上起来不能倒下。我命令着自己:起!起!你能做到!你必须做到!我使出最大的力气拼命用右侧身体顶住门框往上拱,身体没有再往下滑。

我正告旧势力说:“告诉你们如果我不修大法,也许今天就是我瘫在床上的日子,现在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我师父已经从新安排了我生命的路,我虽然在修炼中还有许多执著心没修掉,但也决不能成为你们迫害我的借口,我会从法中归正,你们这些旧的邪恶势力,黑手烂鬼,这些没有未来的东西,怎么配迫害我呢?我快速的整理着思绪发着正念。一边求师父加持,一边继续命令自己站起来,“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你一定能起来。这时奇迹发生了,我真的一点点站了起来。但右侧身体仍然耷拉着,我想这样也不行啊,这怎么做三件事,这不是给大法抹黑,给救度众生造成障碍吗?我能神奇的站起来,就能自己迈步,我艰难的往东卧室的床边走,因为中室没有床,我一点点真就挪到了床边顺势躺在床上。我不停的发正念解体迫害我的一切邪恶,一边背《论语》、《洪吟》、《精進要旨》中的《道法》、《位置》、《路》、《警言》等,一边查找自己修炼中的不足,争斗心、怨恨心、妒嫉心、证实自我的心、急躁心、欢喜心、显示心、惰性等等。

我心中对师父说:“师父对不起,弟子没修好,让师父又多操心了,弟子虽然修炼的有漏,也不允许邪恶钻空子迫害我的肉身,请师父给我做主,弟子一定会在法中归正”。大约有一个多小时后身体出现非常非常麻的现象,我想这可是好事,这不是有知觉了吗?说明另外空间的邪恶大量解体了,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呢。我继续发正念、背法,大约又过了一个小时,不是特别麻了,症状越来越轻。我又在想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炼的人,既然不承认旧势力的迫害就要该干啥干啥去, 我是修炼的人不能躺在床上。“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真的能下床走路,可身体还是不灵活。我想这事暂时也不能让丈夫知道,他虽然知道大法好,也支持我修炼,但毕竟是常人,知道了反而会给自己带来魔难,或对发生的事情不理解,这就很不必要。我虽然行动很不方便,可还是做好了简单的饭菜。我发一念,不让家里人发现我的不便,第二天基本恢复正常,以后每隔十天八天就来一次,但症状一次比一次轻,五、六次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种干扰。

还有一次,我正在房间扫地,只觉得腰椎“咔”的一下,当时腰就不能动了,直不起来弯不下去半猫着。疼得我不知道怎么好,头象空了一样。都不能正常呼吸,一摸疼处腰椎的骨头凸起一个包,就是常人说的腰椎盘突出。因我没修炼前曾经这样过,我知道这也是邪恶对我的迫害,我知道修炼人没有病,这是假相。因为师尊在《转法轮》中已经讲了:“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不清理的话,带着这样一个浑浊的身体,黑乎乎的身体和一个肮脏的思想,怎么能达到往高层次上修炼呢?”

我反复背着师父的讲法,知道我们一上来就在高层次上修炼,不是祛病健身的低层普通气功。有气才有病,我们早已有佛法神通,根本不在气的层次,我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安排,同时也找到了我的根本执着,那就是修炼前由于病痛的折磨,二十年间我已经不知道正常常人身体的感受。每天期待的就是能减轻点病痛就行。修炼后,师父一遍遍给我净化身体,使我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我太执着这种感受而起了贪图安逸的执著心。再有就是那时基本每天坚持出去讲真相,每次劝三退退几个或十几个人,因而起了欢喜心,沾沾自喜,明知道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但在潜意识中还是有证实自我的心。再有就是由于学法跟不上、学法不入心,起了干事心,这也都是修炼中的漏。法在背,法理也知道,正念也在发,执着也在找,可腰的疼痛就是不见好转。四天下来几乎没吃什么东西,也根本睡不着觉,人瘦了一圈。

晚上一位老同修来我家一看怎么这样了,问清楚经过后同修坚定的说:遇到这事就得自己闯,闯过去啥也不是!也有这种情况正念不足住医院的,自己悟吧!同修的一席话让我的心倒踏实下来了。当时我有一颗向外求的心,想让同修找人帮着发发正念,这一下我的依赖心也没有了。

我抬头望着师尊的法像,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啊,如果这话是您借同修的嘴说出来在点我,我该怎么办?我想那就闯吧,心一横,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我已经四天没出屋了,现在正是急需救人的时候,既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那就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了,既要学法入心,又要正念正行,还要出去讲真相救人。

第二天早晨,我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让守护在我身边的丈夫离开。不能让他把我当病人伺候,一会儿丈夫就说:“我去洗车连加油,你在家别动养着吧”。他走后我急忙弯着腰,强忍疼痛,带上真相资料和光盘推出自行车,心里想不就是一个疼吗,豁出去了。我顺着楼前的下坡顺势迈上车子,这时奇迹发生了,腰自己直起来了,不但不疼,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身体还轻飘飘的、软软的,自行车也象电动车一样,没蹬它自己就骑出小区驶向马路。我茫然了,怎么回事?象梦一样。我马上意识到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看到弟子想闯关的心为我承担了一切,是师父加持的结果。邪恶在正念面前又一次解体了,当时心中对师尊的感恩无以言表,竟激动的在马路上“哇”的一声哭出声来,好在旁边没行人,泪水顺着脸颊止不住的往下淌。那天我是流着泪水一路讲的真相,劝退了六个人。这六个人明白真相后都很感激,有的说:“谢谢,谢谢让我们明白真相。”有的说:“能看出你是为我们好,能看出你的善良,谢谢。”我说:要谢就谢我们的师父吧,是我的师父让我们救你们的,我们师父愿所有有缘人都有美好的未来。

回到家中,我给师尊上香跪拜,望着慈悲伟大的师尊,我又一次泪如泉涌。因为我知道是师尊的慈悲呵护和不断点悟,才使弟子走过了一个又一个魔难,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这不就是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展现吗?

通过自己的亲身经历,我深刻体悟到,在魔难面前,在过关当中,体现了大法的威德和师尊的无量慈悲,是师尊一直呵护着我们前行。所以能不能从根本上信师信法,这是关键的关键。我们平时都在学法,但是不是真得法了,真的在用大法指导我们修炼。在魔难中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从感性到理性,真能做到正念正行,就能闯过关难,真的体悟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两次破除病业干扰后,一直想把这段体会经历写出来,由于人心的障碍,觉得过病业关好的体会文章已经很多了,自己文化水平低,弄不好会给上网同修找麻烦。写过了也没交给同修上网,以后就丢掉了。这次在同修们的鼓励和帮助下,在师尊的加持下,才又写出来和同修交流切磋,从中也暴露出自己的虚荣心、只想索取不想付出的私心和惰性。正法修炼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多么希望还在艰难过病业关的同修多学法、学好法,放下一切人的观念,珍惜这段师尊用巨大的承受为我们延长来的宝贵时间,修好自己,多救人,圆满随师还。

借此机会谢谢师尊的慈悲呵护一路走来,谢谢同修们的无私帮助。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