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5月19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九日】

  •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徐桂琴屡遭迫害

  • 哈尔滨市姜丽华被迫害纪实

  • 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齐凤兰遭受的迫害

  • 湖北省麻城市丁红霞遭受的迫害

  •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徐桂琴屡遭迫害

    (明慧通讯员吉林省报道)徐桂琴是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桦皮厂镇镇东村的法轮功学员。只因祛病健身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却遭到当地派出所和相关单位恶人的多次迫害。

    徐桂琴今年五十八岁,丈夫早亡,自己带着三个未成年的孩子艰难度日。她以前体弱多病,常常高烧不退,医生说她的白血球过多,时间长了可能会发展成白血病(血癌)。她听说炼法轮功能祛病消灾,为此,她自1997年秋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功不久,她的疾病真的全没有了,身心健康,精力充沛。后来,一块结石还在不知不觉中从她体内排了出来。这让她非常感动,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这要是不炼法轮功,得花多少钱,受多大的罪。亲身经历使她坚信法轮大法好!

    然而对这么好的功法,江泽民却下令打压,非法抓捕和关押法轮功修炼人。为了维护修炼人的合法权利,她和同伴一起去北京上访,并给人们讲法轮功的真相。从那以后徐桂琴经常受到骚扰,恶警还常常私闯徐桂琴家,乱翻,并肆无忌惮地谩骂。她还多次被恶警盯梢。

    二零零零年九月三十日,徐桂琴因中共迫害法轮功与同修一起去北京请愿,被堵截在吉林市火车站。桦皮厂派出所恶警王鲁军等将徐桂琴与同修用手铐铐在一起,劫持回桦皮厂派出所。恶警对徐桂琴进行谩骂,男所长李俊奇耍流氓,扒她的裤子,翻出一百元钱抢走了。在派出所被关押一夜,不许徐桂琴和同修上厕所。次日早,三恶将徐桂琴劫持到吉林市越山路拘留所。

    在拘留所,徐桂琴遭到女看守的谩骂。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后才回到家。

    桦皮厂派出所又让她交三百元伙食费,被徐拒绝。派出所所长李俊齐竟打电话叫徐的两个小孩子去派出所交钱,并和孩子大喊大叫。

    在被拘留期间,徐的女儿抱着孩子去看姥姥,孩子大哭着扑向姥姥,让姥姥回家,抱走很远还大哭着往拘留所方向跑要找姥姥。

    二零零一年三月六日,徐在村民选举会现场被桦皮厂派出所恶警王鲁军骗到派出所,所长李俊奇见到徐说:“她嘴太硬,必须送拘留所,就送她。”王鲁军将她送到洗脑班,非法关押七天,强迫她看诽谤大法的录像,举行精神迫害。

    二零零四年五月,吉林市昌邑区恶警十多人,再次私闯徐家,在徐不在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正好被外出接孩子的徐桂琴碰上。恶警抢走了大法师父法像、三本经文,并逼徐桂琴在清单上签字,被徐拒签,恶警就将徐的两个孙子及儿子一同劫持到派出所,以此逼徐在清单上签字。

    在被迫害的这十一年中,徐桂琴的三个未成年孩子及孙辈多次目睹恶警抄家、遭受辱骂及骨肉分离,在精神上受到严重伤害。


    哈尔滨市姜丽华被迫害纪实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姜丽华2000年10月30日被哈尔滨市动力区派出所宋某等恶警在道边非法劫持,宋狠命的打嘴巴,把她铐在铁椅上坐了一宿,逼按手印又让写字对笔记,然后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遭受非人的折磨。

    在哈市第二看守所五十五人二十多米的房间洗漱厕所都在一个房间腥臭熏人,没有牙刷只能用手指代替。晚上十多个人一排码在两米多宽的铺上,鸡翅般立身码着,半夜翻身又有值班刑事犯拉着胳膊翻身。姜丽华不背监规,遭到他们打、骂、罚站、撅、坐铁椅等迫害,被非法关押22天。

    2000年12月13日,姜丽华在家再次被绑架,预审员周春杰说:事可大可小,拿两万元给他,否则就劳教。就这样在没满足贪官污吏敲诈的情况下,姜丽华被非法劳教两年。

    在万家劳教所被关在小号,不放弃信仰三个月不让接见,每天不是绑着就是吊着,再者面壁站着,经常遭受非打即骂的精神折磨和肉体摧残夜间不让睡觉,回到大排每天码坐在塑料小凳上,臀部坐烂了。还有邪恶犹大写的东西和乱七八糟的洗脑。

    由于在家被绑架时,姜丽华穿的单薄,在小号阴暗潮湿、寒风刺骨中承受非人的折磨。她的小腿烂了一个深可见骨的洞,行走都很痛苦。八月二十六日男干警进了女队,每天都有人被电被打,姓崔的大姐六十来岁被电的淋巴肿的使脸变了形,姜丽华被关铁椅上迫害,双臂反背从铁椅背上拽过,将手铐扣在椅背上,撕心裂肺的疼痛分秒不停,痛的不敢喘气,憋一口气缓慢喘出;不让下铁椅,不让大小便,也就不能吃不能喝,恶警孙庆过来狠命照姜丽华鼻梁重击一拳,又在太阳穴上左右手同时重击了两拳,双眼各打一拳,下巴从上往下狠狠地打了一拳,另一拳向心口窝掏了一拳。姜丽华痛得一阵晕厥,好半天才缓上一口气,两眼被打得不停地流泪。

    寒冷冬风从窗外吹来,在棉衣裤被扒的情况下,姜丽华冻得瑟瑟发抖,白天将铁椅放在窗下,让所有人观看,由四个刑事犯抬到楼梯转弯处由值班干警看着不让睡觉,有时刚闭眼就听一声吼叫,一个男干警一边,踹着椅子。就这样在一分一秒的痛苦中度过五天五夜。

    姜丽华渐渐地失去知觉,听到别人的说话声也渐渐微弱飘飘渺渺,大夫来了。姜丽华被抬到床上,只觉心里说不上的难受,稍缓过来,又被码在小凳上,接着又被弄到三楼集训队上大挂,悬空的身体、双臂反吊着头,和上半身倒空过来,一个虎背熊腰的女犯人袁静,用胳膊肘狠命地撞她,以逼迫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为目的。

    2005年11月7日四点多,姜丽华在家又一次被非法绑架到乡派出所,杨守义见到她冲过来打。姜丽华被绑架到哈市第二看守所四个多月,被迫害得吃啥吐啥,医院让她家送来钱,药水不下走,只好撤掉剩下的药物。有几次姜丽华站起来就摔跟头。

    第二看守所找来预审员,将姜丽华拉走绑架到万家劳教所,院方检查血压高心律不齐,心脏有病,预审员周春杰不忘两万元不给的报复心理。拿走诊断找到院长江潮,万家劳教所收下(江潮有次说是周春杰找他,他只好收下)。姜丽华还是吃啥吐啥,瘦得脱了相,家人看她时,一句话没说哇一下哭了跑着出去。

    姜丽华在万家受到了万般的羞辱与折磨,集训队队长吴洪勋多次和管教带她到万家医院检查,包括验血,就这样的身体还给上了六次大挂,前五次是男第五队队长与刘涛电的,后一次是王姓队长,上大挂前说万家自打成立之后,没有一个从他手下能过去的,其中一次给姜丽华上完电刑大挂,恶警孙庆过来拽着姜丽华的头发将电棍塞进她的衣内,一顿乱电,每天酷刑后他们把姜丽华关在铁椅中,打开窗户让冷风吹进,寒风刺骨。

    姜丽华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就这样一次一次地经历着中共邪党人员残酷的暴行,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最后他们见姜丽华始终不妥协,将她单独关在一处让三个“犹大”转化。陈莉莉与索兰英不顾姜丽华浑身的水泡与肿大的腿脚,逼她坐小塑料凳,不坐就拿笤帚狠命抽打,猛打姜丽华的头,索兰英连踢带打,又用皮鞋踢姜丽华的胸部,致使她半个多月不能正常行动与呼吸,然后又送往前进劳教所加期迫害,逼迫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

    姜丽华从劳教所回家后,委主任到家逼她填不炼功的表,家人为了有个安静的环境,使瘦得脱相的姜丽华身体快些复原,搬到别处,到派出所取身份证时办证人员说让管片的刘汉国拿去了,姜丽华去刘那取,他拿表格逼她填不炼了,不填身份证就不给,直到现在,他们不但对姜丽华身心摧残,还剥夺她的最基本权利。


    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齐凤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齐凤兰,1998年3月5日因手伤住进医院,在住院期间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功,随后身体健康,真是无病一身轻,从那天开始到现在没吃过一粒药。

    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居委会主任经常到齐凤兰家骚扰,警察不管黑天白天都上门骚扰,逼迫把书交出来、写保证、按手印。单位领导也上家干扰,逼写保证。1999年快过年了,半夜2点多钟四个警察闯到家中,问炼不炼,她说老伴不炼早就没命了,因他是脑血栓、脉管炎,炼功全好了。警察高忠武说:“还炼呢,马忠兴都死了”(于洪区法轮功学员马忠兴是在龙山教养院非法关押遭迫害死的),后来他们就走了。

    2000年的6月30日,警察和居委会主任来齐凤兰家,把她和老伴带到派出所,由苏所长和邹明亚问话,说:“你上北京不,上北京会怎样?”她说知道,因为大法是正的,师父是清白的,因为法轮功是千古奇冤。不法警察然后又把她带到二楼审问,当天把他们俩劫持到派出所。

    第二天早晨,王成文和另一个男的去把齐凤兰和她老伴接到街道,他们开始安排人员排班看着他们,回到家当时街道派二个人来看齐凤兰,晚间8点多钟来一个警察,还有王成文把他们带到派出所,当晚又带回街道,由姓韩的看着,第二天早晨,让他们俩回家,先到居委会,对她侄说由你看着,她侄说不管。

    7月5日邹明亚来齐凤兰家把他和老伴带到街道,骗说开会,一会儿就回来,这样又把五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于洪区甘官洗脑班。7月20日前又送来20多人,22日街道去接人,说你写个保证就回家,她说不写。街道把她女儿叫到街道交800元钱伙食费,才放回家。2001年不法人员又把齐凤兰老伴绑架到于洪区甘官洗脑班进行迫害,睡在地上,吃的很差。

    2003年4月15日铁西分局国保大队王姓警察和刘波、李强强行把齐凤兰绑架到铁西分局迫害,当晚送到看守所,在看守所让穿号服,不穿就给戴上手铐脚镣,叫坐板,经常来提审。恶党把对齐凤兰迫害的材料送到检察院,齐凤兰说没罪。齐凤兰2003年9月29日回家,片警、居委会主任经常来家中骚扰。


    湖北省麻城市丁红霞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麻城市丁红霞坚持修炼使她受益的法轮功,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遭三次非法行政拘留,一次被非法劳教。

    丁红霞,一九七一年生,原麻城市缫丝厂职工,在修炼之前,三年的痛苦婚姻生活,二个小孩的夭折,加上身体上的困苦不堪,使她精神濒临崩溃,感觉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1996年3月在万念俱灰中走入法轮大法,不到一个月,头昏、失眠、心脏、痔疮、四肢无力等所有疾病不翼而飞,从小到大第一次真正体验到无病一身轻的快乐,感觉每一天活的幸福而充实!她变得精神饱满,朝气蓬勃,在单位上班尽职尽责;在家里,妈妈说她待人最宽心,妹妹说她的火爆脾气改的没有了。

    丁红霞心想这么好的功法,必须去上访说明情况,她三次进京请愿。1999年第一次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期间,麻城市南湖派出所恶警非法抄家,抢走所有大法书籍、师父法像、录音带、放像机、放像带等。在麻城市第一看守所期间遭受毒打、谩骂、恐吓、戴脚镣、迫害性灌食、被逼离婚等种种迫害。

    麻城市公安局因此非法劳教她二年,非法关押在武汉狮子山戒毒所,期间更是受尽侮辱、谩骂、恐吓、电棍电、做奴工等迫害,使人感觉生不如死,每一分钟都是煎熬!一次,丁红霞因要炼功,恶警将她的双手铐在上床铺位,脚没落地的吊着。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晚12点,麻城市六一零、龙池派出所等一伙六七人拆坏丁红霞家院子门,骗开大门,强行抄家,绑架了她丈夫,抢走手机、摩托车、打印机、存折等私人财物(存折已经要回)。后来丈夫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多,被判三缓四。

    丁红霞被迫有家不能回。麻城市南湖派出所所长伙同几个恶警于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下午追至丁红霞的乡下娘家,向其父母打听其下落未果,造成老人恐慌。六月三号,恶警又到丁红霞妹妹单位骚扰,打听其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