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力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九日】我在法轮大法修炼中磕磕碰碰的走了十五年。回想这些年,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多次的救度、呵护、包容,才有了我的今天,没有什么语言词汇可以表达我对师尊的感恩,唯有听师父的话,师父怎么说,自己就怎么做,用心做好三件事,做好本地协调工作,开好这朵小花,尽力做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达到法的要求,最后跟师父回家。

从支持资料点到自己制作资料

九九年以后本地真相资料极缺,而且外地那些资料点的资金不足,做资料的同修又苦又累,又危险。知道此事后,我就尽量从生活费中挤钱出来做真相资料。多一份真相资料就多救一个众生啊。十一年来我处处都节省开支,将节余的生活费送给资料点。我尽量买便宜的米、菜,穿便宜的衣裤,还把修炼前买的那辆自行车卖掉了。那几年工作收入低,凑不出多少钱,只能这样做。现在收入多了,每年可节约一万多元钱用于做资料。

几年前,在明白了资料点遍地开花的重大作用和意义后,我决定自己开一朵小花。可那时我地只有一位同修会做简单的打印,在做的过程中干扰还很大,看了也着急,就暗自下决心,求师父找会做资料的同修来本地帮我,教我。之后来了两位同修将我的电脑重装系统,教会了一些基本操作,就急忙赶末班车走了。我慢慢摸索,学会了打字、下载、编辑、打印,还能制作光碟和护身符这些事了。另外我们还有一位同修专门负责打印,基本能维持本地真相资料的需求。当那些漂亮、精美的真相资料呈现在眼前时,真有说不出的高兴,这是大法赋予的智慧,同修的无私帮助,一切来源于师尊的佛恩浩荡,慈悲苦度!

婆婆的改变

我的婆婆曾是中共邪党成员,还曾被冠以“优秀”党徒称号。她时常讲邪党好,如何关心她,退休几十年了,月月拿工资云云。她的原单位有时会发一些物资或津贴补助之类,高兴的逢人就说这是xx党给她的。

我常给她讲真相,她总是挖苦、冷笑,要么发脾气,还在我丈夫面前告状,甚至指使丈夫骂我。

二零零一年和二零零六年我两次被中共邪党迫害非法关進看守所,还有一次被非法抓去洗脑。为此婆婆气的几个月不出门,说“没脸见人了”。她跟人讲什么一个革命家庭,出了一个反革命的儿媳;她的女儿也说她有个反革命嫂子。

可我自从修炼后对婆婆越来越好这是事实,她便对我说:我看你从学法轮功以后,对我越来越好了,不然的话,我要撵你出去,你丢尽了我们家的脸,比偷人还要丑。害了我的儿子,毁了他的前程,影响了他的提升……。我说:“我没做坏事,害你们的是中共,中共直接迫害了我,间接的迫害了你们。你想想,文革时期中共迫害公公时,你不也是东躲西藏,受到牵连。你快看看《九评共产党》,几十年来,中共害死八千万中国老百姓,罪不可赦。”婆婆大叫着:“叫我退党?告诉你,我死了以后,要象××一样,立上一个石碑,刻上××党党员。”看到她那自豪的神情,被邪党毒害的如此之深,觉的她真够可怜的。

我除了发正念,就是尽心孝敬她,感动她,买她喜欢吃的东西,做她喜欢吃的饭菜汤水,餐餐端上手。有机会就给她讲大法的美好。渐渐的她也说法轮大法好了。但是一说“三退”,她就说:你做好就行了,不要叫我退党,我几十年党龄了,如何如何。有时我也有一点灰心,家里就她没退了,怎么办呢?向内找,肯定是我哪儿没做好。

我找来找去找到了:原来每当她在儿子面前偏心时,对我不好时,我心里就有点不平。这颗执著心还未磨掉呀。师父讲了欠债要还。也许在生生世世中我也有过对她不好。她对我不好是因为她不欠我的;就是欠我的,也是为了提高我的心性吧。想到这里,我心情舒畅了。“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孝敬父母、管教孩子都是应该的,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转法轮》)看来我还不够善,她既然能做我的婆婆,我俩的缘份肯定很大,我一定要救度她,绝不灰心,不放弃。

我更加关心她,爱护她,她身体不好时,我就给她多讲大法的美好,大法在世界如何受欢迎,我自己如何受益,如果没有大法早就没有我这个儿媳了,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道德都是大法的赐予,才有我们这个家,我对你好,都是遵从师父的教诲做的。你老身体不好,多念“法轮大法好”,你会受益多多,得福报的……

上个月,一位老年同修到我家跟婆婆说:“天要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我在一边解释:三退的人,百年后不会下地狱了。古人说“朝闻道,夕可死”。早上听到了佛法,晚上死了都不害怕了。凡是头脑装了法的人,地狱不敢收。而且“三退”后也不影响你的工资和一切物质利益。从心里与共产党决裂,抹掉兽印,早退早平安,好事连连来。老年同修也说:老领导退了吧!婆婆无语,默默的点了头。

婆婆现在每天听师父讲法一至二讲,还听《九评共产党》,看《九评共产党》光盘。我的婆婆完全变了,变得和蔼可亲,还能善待从新走回来的弟子,同修也愿到我家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