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法轮功学员宋慧兰自述被迫害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鹤岗市新华农场宋慧兰女士,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可是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宋慧兰多次被中共警察迫害。

二零零二年三月,宋慧兰被新华农场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勇绑架,非法拘留。在一个四面没有窗户,不到一尺高的木头版铺,墙上有个小窟窿,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整整关了十五天。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九日,她再次被李勇骗到单位绑架,之后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八年四月又一次被恶警李勇绑架,在看守所,警察强迫她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两天两夜,还拽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二零一零年七月,她再遭汤原县吉祥派出所绑架迫害。

以下是宋慧兰自述被迫害遭遇(同修整理):

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我是一名农村法轮功学员,没修炼前疾病满身;肾盂肾炎、子宫肌瘤经常流血、肾结石、风湿症、关节炎、肝炎等、行走都困难,真是苦不堪言,生不如死。而且我又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夫妻经常吵架,两个孩子也不听话,几乎没有活路了。一九九七年我有幸得遇法轮大法并开始修炼,几个月的时间,全身疾病不翼而飞,家庭也和睦了,再也没有吵吵闹闹的声音了,从此我们全家有了欢声笑语。可是这样好的大法却遭中共恶党迫害。

两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日到姐姐家中。四日晚上新华公安局李勇又到我家逼着我丈夫领他们到我姐姐家抓人。来了就要绑架我,姐姐说:“你们凭什么抓她?有逮捕证吗?”他们被姐姐问得哑口无言,然后他们与横头山派出所勾结,将我抓走关在新华农场一个四面没有窗户,不到一尺高的木头板铺,墙上有个小窟窿,吃拉都在里面整整关了十五天。同年四月十九日,李勇又带人来我家骚扰,问我炼不炼,我说炼,李勇说让我上单位谈谈,在家人都不在的情况下,强行把我拉入警车,直接送到鹤岗医院检查。鹤岗医院一听说是炼法轮功的就不受理,他们又将我拉到宝泉岭医院,未经检查,说弄个假的算了,将我拉到新华公安局关进小号,这期间家人不知道我的下落,急的到处找,三天后他们才通知家人。女儿去公安局要人,李勇说:“你妈被劳教三年,票子都填完了,你们用什么办法也不好使了。”女儿找律师咨询说我有严重的妇科病,律师说:“真的像你说的这种情况,公安局不能送劳教,劳教所也不能收,国家有规定。”女儿就到公安局找李勇说:我妈病这么重不能送劳教。”李勇:“说带你妈去医院检查了,医生说根本没有病。”我女儿说:“你们根本就没检查,而且开的是假票子。”李勇恶狠狠的说:“那也得送走,你能咋地吧。”未经任何手续就将我关进佳木斯劳教所非法迫害三年。

被绑架后遭折磨、殴打

二零零八年四月份,我正在地里干活,突然来了四、五个警察。带头的是新华公安局的李勇、吕长江等,还有我们当地管治保的魏荣春。他们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了?我说:“炼”。他们就要抓捕我,我拒绝迫害,这时他们就用手机联系,说我拒捕,对方让强行带走。他们就象土匪一样,强行把我拖上警车、绑架到新华农场总局,宝泉岭看守所。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先到我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和资料,家里翻的乱七八糟,还强迫我丈夫签字,整个过程没有走任何法律程序,完全是违法的。

由于我是在地里干活被绑架的,身上只穿着单衣服,在看守所里提审时,他们强迫我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两天两夜不让闭眼睛,不让上厕所,不给饭吃,把我扣在铁栅栏上。在提审时,他们拽着我的头发往墙上撞,撞得脑袋嗡嗡作响,眼前发黑,天旋地转的,头上都是大包,我昏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不知什么时候才醒过来,二十多天一口饭没吃。这时他们找来一个女大夫来检查,女大夫一摸我脑袋都是包,我说是警察拽我头发往墙上撞的,女大夫吓得没敢吱声。就这样,他们看我生命垂危,怕死在里面担责任,才通知我的家人把我弄到医院去检查。

酷刑演示:撞墙
酷刑演示:撞墙

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六一零”的人,见此情景怕担责任吓跑了,医院大夫一看人这样了,赶紧打针,然后警察又逼我弟弟签字才放我回家。当时我的腿已经没有知觉,瘫痪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可他们还是不放过我,李勇带着警察一次又一次来我家骚扰。有一天,李勇又带领宝泉岭警察来我家,他们用钥匙使劲划我脚心,确实一点知觉没有,这才离开,至今我的腿落下残疾不能正常行走。

我的亲戚知道了此事,把我接去调养,可是李勇又带警察去我家逼我丈夫把我交出去,并勒索我家一千元钱,把我女儿(不修炼法轮功)三次绑架到新华农场公安局做人质。当时女儿在佳市隆一坊打工,中午去话吧打电话,被李勇看见,问你妈在哪儿,女儿说不知道,他们便走了。第二天李勇、袁浩一下子出现在女儿面前,把女儿吓一跳,说找女儿谈话过一会儿回来,结果直接把女儿拉到新华农场公安局。他们用各种手段威逼恐吓女儿交出妈妈,女儿说我真的不知道,袁浩恶狠狠的说:“你不交出来我们挖地三尺也要把她挖出来。”因为女儿不交出我,他们就将女儿关到一个空荡荡的大厅里,三月的天气还很冷,心惊胆颤的熬了一宿没合眼,第三天他们又把女儿拉到佳木斯,逼迫女儿找我,下车后他们假装离开女儿,实际是在暗中监视,当天下午又把女儿拉回新华农场公安局,李勇说:“我就是放你回去,你每天必须告诉我们你的行踪。”女儿说:“我又不是犯人凭什么告诉你?”李勇恶狠狠的说:“到这儿就我们说了算。”过一会儿刘局长来了,诱骗我女儿说:“我们不抓人,只看一眼就行。”见我女儿不为其所动,又恐吓她说:“你在犯罪,犯的是包庇罪,你妈取保候审期间不能离开,再给你一小时时间如果不把你妈交出来,你就在犯罪,已经给你存档案了,还做了笔录签字画押。”晚上九点钟刘局长又来说,你不说明天把你爸拉去找你妈,就这样又把女儿关了一宿。第四天上午,他们又开车拉着女儿找到她爸爸,李勇和我丈夫说:你也得上佳木斯找宋慧兰。丈夫说:“去不了,奶牛没人挤奶不行。”李勇说:“下午就回来。”就这样又逼着我丈夫到佳木斯来找我。到佳市,李勇又说:“我去办事你们走吧。”他们又在暗中监视,过一会儿李勇回来,女儿说找不到,他们又将我丈夫和女儿拉回去,把女儿又带到新华公安局,李勇恶狠狠的说:“我怀疑你也是炼法轮功的,我要搜集证据把你也抓起来。”女儿说: “炼法轮功有啥不好,法轮功教人向善,我妈是天底下大好人。”李勇立刻变脸,大声喊把你也抓起来,就这样又关了一宿。在这期间又逼我弟弟、弟媳放下包子铺去找人。由于惊吓,弟媳住院花了四千多元。我弟弟、弟媳及家人每天都在精神极度恐慌和惊吓中度过,逼得我女儿精神都要崩溃了,寻死上吊的,害得我丈夫常常发呆(弟弟、弟媳、丈夫、女儿都不是法轮功学员)。

又一次被绑架迫害

二零一零年七月一日,我和汤原县法轮功学员去吉祥镇守望村发真相资料救人,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绑架到吉祥派出所,把我们的包和手机都抢去了,我包里有大法资料、电子书和护身符,还有我丈夫的工资卡和一千三百元钱(准备买煤用的),包里还有一个小包,里面有一百零两元钱和手机(小包里面的钱和手机是在汤原看守所搜出去的)。

在吉祥派出所,警察恶狠狠的把我们的东西抢去之后强行把资料倒在地上,有两名同修给他们讲真相,被他们打了好几个大嘴巴子,然后把我们强行拖到汤原县公安局的警车上,押到汤原县公安局,有个姓宋的恶警问我们的住址、姓名、并给我们抽血、按手印,不配合就打,然后姓宋的又说把俩人扣在一起拘留一个星期,就这样当天晚上八点多钟就把我们十名法轮功学员强行押送到汤原县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让我们穿号服,我们不配合他们,恶警就连打带骂特别凶狠。约第四天,姓宋的又拿来一摞纸让我们签字,我们全都不配合,他恶狠狠的说:“告诉你们,你们不签字也强行拘留一个月。”我为了反迫害,不吃不喝,绝食抗议十八天,直到生命垂危他们才通知家人来接人。我被抬出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即使这样还逼我女儿签字,女儿不签,汤原县国保大队周金泽说:“我对灯发誓,从此以后不再找你妈的麻烦了。”天真的女儿轻信了他的谎言。第二天我女儿到汤原县公安局找周金泽说我妈的包没拿回去,周说找姓宋的,当女儿说出包里有一千三百元钱等东西,周马上变了脸,说那我得去调查调查。女儿说:“那是我爸的工资钱和工资卡。”周又说钱不在他这,在吉祥派出所,那得下午去。女儿说:“那我就等到下午。”周很不耐烦。到下午费了好大劲找到了周,周说本来这钱我想都给你,可还不行,上边有文件,不能都给你,先给你拿回三百元,剩下的结了案再给你。我女儿说你签个字吧,他说不用,就这样一千三百元钱只拿回三百,其它的东西也没拿回来。

这就是邪党教育出来的警察,专门欺骗人民、害人民,连天真的孩子他们都欺骗。我这个农村的老太太没有工资、不挣钱,一身病治不起,炼功后无病一身轻,却被中共多次迫害致残,中共邪党不让做好人,贪污腐败吃喝嫖赌警察不管,专抓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如今的世道好人都不好当!

我们一同去的十名同修,至今还有八名同修仍被非法关押在汤原看守所。检察院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对八名同修非法公诉,开庭前,汤原县检察院给我女儿来电话说让我回去候审。让我女儿把我交出来。我女儿说:我妈妈是被抬出来的,至今不能走路,女儿说她去。恶警说不行,必须把你妈交出来,因为当时是你签的字,不交出来你就得负法律责任。

我这样的身体他们还不放过,不断地骚扰,至今有家不能回,流离在外。

那九名同修被汤原县法院非法判刑。其中有三名同修被冤判八年,还有三名同修冤判七年,其余三名同修有俩人被冤判七年半、另一名被勒索钱财后出来的是判三缓四。

善劝参与迫害的人

虽然他们对我这样,但我不恨他们,因为他们是被江泽民一伙邪恶之徒利用的生命,他们是非常可悲的!

真心希望这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能尽快看清自己面临的危险处境,立即停止作恶,将功补过,善待法轮功学员,赎回自己的未来。时间已经不多了,奉劝你们不要为邪党做陪葬,为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只有你们善念出,才有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