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的学生遭中共迫害综述(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

前言
一、大陆遭受中共迫害的学生遍布不同学龄、学历段
(一)中、小学生、学龄儿童遭迫害
(二)大、中专学生遭迫害
(三)研究生、博士生遭迫害
(四)留学生、外籍学生遭迫害

二、大陆学生被中共迫害情况概述
(一) 中共专设“六一零”机构,教育系统深受其害
(二) 中共谎言蒙蔽各地学校,毒害范围广、人数众多
(三)中共的迫害方式集邪恶之大全
1、逼迫休学、辍学、开除学籍、强制洗脑
2、对修炼法轮功的学生,实施绑架、拘禁、劳教判刑
3、经济迫害,敲诈勒索、抄家抢劫、不得就业
4、中共警察强奸法轮功女学生、注射不明药物等

三、监狱、劳教所、洗脑班
1、收容遣送和劳动教养制度不受监督制约,发生无数冤假错案和惨剧
2、中共斥巨资设置洗脑机构,实施监狱化管控
3、中共雇用帮凶,采取包夹挟持手段

四、残酷迫害、精神摧残部份典型案例
五、孩子们期盼的心声
六、结语

前言

法轮功也称法轮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于一九九二年五月传出的佛家上乘修炼大法,以“真善忍”为根本指导。经亿万人的修炼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炼的人带到高层次的同时,对稳定社会、提高人们的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准,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法轮功迄今洪传中国乃至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地区,先后在国际上获赞誉无数,受到各界褒奖1600余项。海内外亿万人士修炼后,普遍感到获益匪浅,对法轮功赞誉有加。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前,北京大法小弟子集体炼功的祥和、美好场面'
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前,北京大法小弟子集体炼功的祥和、美好场面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引发全球法轮功学员反迫害、讲真相活动。事实证明,这场迫害不仅针对法轮功学员的“真善忍”信仰,也在试图泯灭所有人的道德原则和精神价值,尤其对学生的迫害,直接扭曲和毒害了下一代。

中国修炼法轮功的学生、孩童和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本来生活在幸福和睦的家庭中,无忧无虑。然而从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下令迫害法轮功后,中共动用庞大的国家机器和专政工具,采取抄家、罚款、经济截断、威胁恐吓、绑架、关押拘禁、株连、强制洗脑、精神摧残、酷刑折磨、精神病药物毒害等各种非法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迄今已至少造成3432名法轮功学员的死亡,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关押,被迫害死亡、致伤残、失学、失业、流离失所、家破人亡,众多法轮功学员的家人、亲戚、朋友包括孩子们遭株连迫害。孩子们的幸福就此被中共残忍的践踏。

据明慧网报道,中国大陆超过一千四百万个孩子正面临失去上学的权利、甚至失去父母与家庭。无数学生、孩童成了中共江氏集团为迫害法轮功“真善忍”信仰而一手炮制操控的恐怖主义暴行的受害者,他们的人格成长与生命安全、生存均受到了严重的扭曲和威胁。

这些数字,既说明法轮功受欢迎成度,也从另一个侧面说明迫害的严重成度及其社会后果。如果考虑到很多学生被迫害后离校,流离失所,根本无法传出消息,实际情况肯定更为严重。这些被迫害的孩子们,多年来默默地承受着成人都难以承受的压力和伤害。可是中共犯下的这些罪恶,在强权下被封锁,在威胁恐吓下遭压制,在谎言欺骗下被掩盖。

中共江氏邪恶集团妄想迫害、铲除法轮功,但却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反而将中共自己整的摇摇欲坠,眼看就要倒了。但中共十几年来向学生灌输仇恨法轮功的反面教育,荼毒莘莘学子,迫害正信,给中国的下一代造成严重的恶果,令人感到无比忧心。

一、大陆遭受中共迫害的学生遍布不同学龄、学历段

中共对信仰、人权和修炼法轮功学生的迫害并不是个案,而是中共江泽民当局迫害政策下的系统而普遍的现象,各年龄段、学历段都有。

'中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年龄分布'
中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的年龄分布

(一)中、小学生、学龄儿童遭迫害

在这场已经历时已近十一年的浩劫中,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流离失所,多少人被中共集团夺走可贵的生命,中国又有多少家庭被江氏集团和中共当局摧残得支离破碎,多少孩子沦为无家可归的孤儿,使他们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难以愈合的创伤。

◇十岁小女孩程思影被毒打关在铁笼

二零零八年八月七日,四川省雅安市名山县蒙顶山镇中心小学四年级一班十岁的小女孩程思影向老师程中涛送了一份讲述法轮功真相的资料,遭到老师程中涛举报给国保大队,随后国保大队队长苟永琼伙同另两位警察立即来到蒙顶山镇小学,对程思影打耳光,用脚链、手铐锁住,把程思影关在一个小铁笼里。当晚,程思影的爸爸、妈妈也被绑架,家里的复印机等被抢劫一空。

八月十一日,程思影回家,到学校上课,身上仍留有伤痕,老师程中涛把她的书包甩出教室,不让她上课。十岁的女孩程思影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其后程思影的爸爸、妈妈下落不明,小思影被迫流离失所。

◇小学生张煜欣的悲惨遭遇

小学生张煜欣的妈妈孟玉华(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因挂法轮功真相条幅,被沈阳市大东区洮昌公安派出所非法抓捕,遭恶警毒打,并被非法判刑四年。期间,张煜欣的爸爸由于抑郁,晚间开车车祸身亡。张煜欣的爷爷因悲痛中风半身不遂,几年后去世。张煜欣一家三口凭着奶奶每月三百多元的退休金生活。

◇三年级小学生家庭破碎

二零零二年,法轮功学员许祥华被中共警察徐永利等绑架迫害、非法劳教三年,其丈夫受到的打击很大,从此下落不明。许祥华正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儿,被迫辍学,去农村与年迈的姥姥相依为命。一家人被迫害得父母离散、家庭破碎,直到现在八年过去了,孩子的爸爸活不见影,死不见尸。

◇初中女学生陈思遭精神病院野蛮灌食半月之久

法轮功小弟子陈思,家住重庆市沙坪坝区双碑东风化工厂,初中学生。二零零一年暑假期间,陈思同旋旋(化名)大姐姐一起去发真相资料被抓,尽管她年纪小,警察仍对她拳打脚踢。后陈思被送沙坪坝区歌乐山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沙坪坝区公安分局一科的警察多次逼迫其说出资料的来源,她们坚决抵触中共迫害信仰、人权的恶行,不报姓名、住址,以绝食抗争,最终小陈思被警察绑架至歌乐山精神病院进行强行灌食达半月之久。

◇“妈妈,我想你。”

咸宁市温泉法轮功学员周克利全家都修炼法轮功。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周克利及其子女五人先后被非法劳教,家中仅剩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无人照顾。孩子想妈妈的时候,就用稚嫩的小手在墙上歪歪扭扭的写上:“妈妈,我想你。”

◇二零零五年,吉林市龙潭区缸窑镇法轮功学员朱艳被吉林市龙潭区缸窑派出所绑架,强行非法劳教一年半。剩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曹阳、曹月,没有经济来源,无依无靠。被逼无奈的孩子到公安要妈妈,被缸窑派出所所长陈新柱等几个警察当街殴打,致男孩重伤;女孩被打,头发被拽掉,衣服被撕破。

相片从左至右:姐姐朱娥、母亲降丽范、妹妹朱艳。
被迫害的两个孩子(两个小的)曹阳(男孩)、曹月(女孩)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朱艳回到家中不久,当地派出所以要开奥运会抓炼法轮功有任务与名额为理由,多名不法干警闯入朱艳家中强行绑架朱艳,孩子又一次被惊吓,眼看着妈妈被强行抓走。现男孩曹阳精神严重失常,不能自理,被送进吉林省长春市第六人民医院(精神病院)。

(二)大、中专学生遭迫害

大中专学生被中共迫害的更悲惨,肉体、精神都遭到种种折磨、摧残。

◇中专学生罗丹与其父母同修法轮功,一家人因二零零零年三月到天安门为法轮功鸣冤,被抓回上海,在徐汇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父亲罗伟被非法劳教一年六个月。母亲池波在二零零二年一月底发真相资料时遭绑架。罗丹因在学校作文中说“法轮大法是受诬陷的”,震动上海教育系统。之后,罗丹和父亲罗伟相继被上海市徐家汇警察绑架,父罗伟、母池波被非法秘密劳教,年仅十七岁的罗丹被劫持至“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强制洗脑迫害。

◇刘海红:女,27岁,某大学的学生(未毕业),家住南票区黄土坎乡,2000年末因进京上访,被关押到南票拘留所;2001年3月5日,被非法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劳教三年。

◇墨江县大法弟子谢宏宇原就读于中国科技大学,因在校时修炼法轮功,被石家庄科技大学开除学籍回到农村老家,可“六一零”仍不放过,谢宏宇被强制到几百公里以外的省城洗脑班强制洗脑。一连串的迫害,谢宏宇的精神受到沉重打击,没过多久,一个品学兼优的年轻大学生就被迫害致死,中共官方报道却说是撞车死亡。

◇法轮功学员向宥沩,男,原为重庆三峡学院学生,因在读大学时炼功,被迫害辍学,流亡他乡一年。后重庆市“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指使渝北区国保支队恶警长时间蹲点、跟踪。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于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晚,渝北区国保支队警察在渝北区双凤桥街道横街支巷六幢三单元7-1号房强行绑架向宥沩,非法拘禁六天七夜后,于二零零五年十月五日,将向宥沩非法刑拘关押在渝北区看守所。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渝北区法院二庭秘密开庭,非法审判向宥沩。

◇法轮功弟子陈励,女,汕头大学艺术学院美术设计系九六级学生,因法轮功真善忍被中共镇压,同校一年级研究生邓晖一起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三日遭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同年四月八日,陈励、邓晖等被劫持到广东省韶关监狱。监狱强迫她们长时间做奴工,狱警强迫陈励在她们面前蹲下认罪服法,她不配合,狱警就多次用电棍电她。后来,陈励炼功,被牢头举报,狱警罗晖马上就用手铐把她铐在厕所的铁窗上示众,几天几夜后,逼迫陈励写认识,陈励就写自己修炼后身心受益的情况,被狱警罗晖加上十几斤重的脚镣将近三个月,每天被迫戴着脚镣去工房回监仓,连洗澡、上厕所、睡觉都不解下来。此后,又开始对陈励长时间实施精神洗脑迫害,严冬季节把她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强制“转化”。一年多来的高压恐怖、折磨,使陈励精神、肉体受到严重摧残,几临崩溃。

(三)研究生、博士生遭迫害

中共对高学历的研究生、博士生也不放过,迫害有过之而无不及。

◇郑旭军,一九九六年在国家电力部电力科学研究院获得硕士学位,同年开始攻读博士学位,也是国家电力部科技进步三等奖获得者。因学习工作出色,一九九九年一月公派赴英国利物浦大学从事合作研究。回国后,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零年一月曾被暂停学业、强行洗脑。同年三月和十一月因曾邮寄张贴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拘,后被学校勒令退学。

◇北京外国语大学硕士李伟,男,北京外国语大学法语硕士毕业,曾在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工作,因信仰修炼法轮功于2002年10月被绑架,后被团河劳教所残酷迫害。

◇广州中科院华南植物园博士研究生于亚欧,由于在他自己的博士论文“致谢”页中写了肺腑之言:“首先要感谢法轮大法,没有这正信力量的支撑,就没有这篇论文。”结果受到中共不法人员威逼:(1)去掉那句话,在答辩中不要讲法轮大法,那么老师就帮助你顺利答辩、毕业,并拿学位;(2)自动退学,迁走户口;(3)等着“六一零”来抓人。

◇同济大学道交系九七级博士生黄肇义为法轮功鸣冤被迫害。黄肇义因一九九九年十月底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上访被老师发现,被带回学校招待所监视居住,学校动员其家人来校施加压力。同年十二月他再次去北京上访,因在天安门广场炼功,在警车内遭到毒打;在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内,被要求脱光上身衣服,穿一条短裤临窗挨冻,后被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三月,才得以回校。二零零零年十月他与上海理工大学签订了就业协议书,但中共有关部门迫使就业单位毁约。二零零一年四月因其所居住小区出现了大法真相招贴,黄肇义被非法关押一月。二零零一年六月,黄肇义被劫持到“上海市法制教育学校”遭强制洗脑精神迫害。

◇清华大学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九九级博士生黄奎,曾获郑格如奖学金、优秀学生一等奖学金,并获清华大学“优秀毕业生”称号。本科毕业后免试直接攻读博士研究生。一九九九年十月,因修炼法轮功,学校强迫其休学三个月,二零零零年六月因在校园内炼功,被派出所警察在校园内当众殴打,后被清华大学勒令退学。

◇清华大学热能系九七级硕士研究生刘文宇,曾任热七班班长,获清华大学优良学生奖学金。一九九九年五月因成绩优异,提前攻读博士学位。二零零零年一月十五日到三十日,刘文宇被清华非法软禁在二零零号核试验基地,强迫其改变信仰,二零零零年六月,刘文宇因到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和平请愿,被以“涉嫌非法聚集”之名非法刑拘一个月,并被清华勒令退学。

(四)留学生被迫害

在中共持续的迫害运动中,留学海外回国的修炼法轮功的学生也未能幸免。

◇爱尔兰留学生刘锋因信仰修炼法轮功,在中国大陆遭中共迫害,经历了近5年的磨难之后,2004年7月25日重返爱尔兰。另外一名留学生杨方(女),于1999年底回国为法轮功鸣冤上访,至今仍然因为护照被扣而无法回到爱尔兰上学,被软禁在中国沈阳市的家中。爱尔兰国际特赦成员2004年初曾向爱尔兰外交部递交了五千封致外长Brian Cowen先生的明信片,呼吁爱尔兰政府向中国交涉刘锋和杨方的问题。

◇留洋硕士生赵明在劳教所被残酷迫害近两年。法轮功修炼者赵明,爱尔兰三圣学院电脑科学系的硕士生,曾在2000年6月到2002年3月被非法关押在团河劳教所,长达22个月之久,经受了各种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在团河劳教所第1个月的一天里,赵明曾经被10个犯人毒打,这些犯人后来承认自己的恶劣行为是警察指使的。犯人们用拳、脚和膝盖,猛击赵明的身体,致使他的大腿被打得黑紫一片,两个星期不能走路。此外,他还曾被7、8根电棍同时电击;被摁在脸盆里坐着再塞到床底下,然后好多人一起坐到床上去压;长达3个多月每天都蹲到凌晨3点才让睡觉,不到清晨5点又被叫起来。2001年10月,赵明在劳教所旧西楼 “攻坚班”被完全隔离强制转化,白天晚上遭多人围攻、体罚和电击,遭受了种种非人的虐待。

在赵明释放前夕,因举报警察恶行,遭到5个警察对他的残酷电击报复。这5个警察是:管理科科长蒋文来,教育科科长杨某、副科长姜海泉,和2名“攻坚班”警察。5个警察用带子把赵明的两腿、两脚、身体、头都绑紧在床板上,绑头的带子从牙缝勒过来,然后用6根电压高达几万伏的电棍同时在赵明全身各处电击,赵明全身被电的剧烈抖动,肌肉痉挛。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遍及从幼童到青少年、从小学到大中学校、从学龄儿童到小学、中学、大学、硕士、博士生,各个学龄、学历段。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