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中共毒害 乡村干部助共为虐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在中共恶党几十年无神论的洗脑毒害下,很多中国大陆人不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为一点小利而随中共恶党行恶。但因果报应,不论人是否相信,也不管其地位、身份、贫富,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毫厘不差。下面是中共乡村干部迫害法轮功而遭到恶报的几个例子。

河北定兴县村官行恶,招天理惩治

河北省保定定兴县杨村乡召村中共恶党支部书记华庭禄,男,七十左右。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跟着中共邪党党魁江泽民的“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之上邪恶组织),长期监视、骚扰学真善忍做好人的本村法轮功学员,还多次打小报告带乡“六一零”、派出所等邪恶之徒非法绑架本村法轮功学员多次,或送入精神病医院。致使一法轮功学员家,经济损失近十万。法轮功学员善意给他讲真相,他不思悔改,还昧着良心为邪党做坏事。

二零零九年华庭禄突然恶病缠身,经多方医治不愈,最终瘫痪在床,至今他连话都不能说,生不如死,也害苦了家人。

定兴杨村乡召村的郝顺,男,今年四十九岁,在二零零零年任职治保主任(六一零成员)两年多的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本村法轮功学员,非法监视、抓捕法轮功学员,种下了祸根,殃及晚辈。在二零零九年夏天,他的大儿子年近二十三岁刚结婚没两年,在河边洗澡淹死了,临走时抛下妻子和幼子。他伤心之时,有人告诉他这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招来的报应!至今不知他是否明白苍天有眼,善恶有报。

四川彭州市隆丰镇镇干部张洪福、蔡崇银、刘光华遭报

张洪富,男,四十多岁,老家在彭州市致和镇,二零零二年至零五年曾任隆丰镇副镇长,期间积极配合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并曾调戏被绑架在隆丰政府迫害的一名年轻女法轮功学员,遭到严词斥责后,恼羞成怒,就指使打手毒打这位女学员。

许多法轮功学员给他讲过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法轮功学员会遭报的,希望他迷途知返。他不听,反而说:“有恶报我承担了就是了。”

随后,恶报就降临到张洪富头上了。二零零五年张洪富被就地免职;二零零八年张洪富得了肝腹水;二零一零年十月死于肝癌。

蔡崇银,男,四十多岁,彭州市隆丰镇镇干部,老家在彭州市致和镇贤德村。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积极配合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先后有几十位法轮功学员遭到他的毒打和抄家。他曾用“活麻”(一种植物,人一粘上又痛又痒)迫害法轮功学员,尤其是女法轮功学员。蔡崇银还非法抄走许多法轮功学员的书,有一次他亲自焚烧了很多大法书籍。蔡崇银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善劝,声称不怕报应,并变本加厉地毒打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二年五月份遭恶报:蔡崇银从摩托车上摔下来,摔成重伤,至今不能上班,走路都非常艰难,生活都不能自理,需他人照顾。

隆丰镇610头子刘光华,男,四十多岁,直接带人绑架多位法轮功学员,并抄他们的家。很多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劝其改恶从善,给自己及妻子、儿女留一条后路。他不听,一意孤行,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蔡崇银现在已经疾病缠身,如不及时回头,会有更大的报应等着。

山东平度曲坊村当初参与迫害的干部全遭恶报

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三年期间,是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比较严重的时期,当时山东平度曲坊村委的干部们,轻信了邪党的诬蔑宣传,盲目参与迫害本村的法轮功学员,涂抹大法标语,多次协助香店派出所的恶警骚扰、绑架本村的法轮功学员,并对恶警说:某某某(法轮功学员)家有的是钱,使劲罚!

随后他们干完了那一任就全部下台了,并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恶报,生活中遇到许多很不顺心的事。

当时的恶党支部书记滕永明的儿子得了骨癌,去北京治疗花了二十多万元也没治好,人还是走了,落了个人财两空。恶党副书记滕海自参与迫害后,老婆就与滕海的亲姐夫私通,成了全村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当时的文书滕为学的儿子与别人争女朋友,没争到手,精神受到刺激,得了精神病已十年了。

当时的治安主任任聚宝,自参与迫害后,老婆就成了“花痴”,与很多男人勾搭,村里没人不知道。任聚宝这些年来很落魄,一直给别人当小工,又苦又累不说,收入也不高。

配合恶警骚扰 河南博爱县孟小毛险丧命

二零一一年元月二十四日左右,河南省博爱县中共六一零孙陆军、孙洁等六、七个邪恶之徒窜到苏家作乡车家庄。该村的治安工作人员孟小毛积极配合邪恶之徒,给他们领路非法骚扰村里的几名法轮功学员。

孟小毛在二零一一年农历正月初十左右骑摩托车外出时,被一辆车撞破胰腺大量出血,立即送往医院抢救。医生说再晚送一会儿人就没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