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蔡甸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

前言
十年来中共残酷迫害从未间断
(一)为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残酷折磨,手段卑劣
(二)无视人权,无辜妇孺受迫害
(三)蔡甸区被迫害致死学员案例
(四)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是全方位的
沐浴佛光,善良人走入大法修炼却遭中共迫害
众多蔡甸法轮功学员对师父的敬仰和感恩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恶人榜
结语
附录一:蔡甸部份遭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
附录二:蔡甸部份遭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
附录三:蔡甸部份遭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前言

自法轮大法传到蔡甸以来,人传人,心传心。蔡甸区有很多民众因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了,家庭和睦了,整个社会风气都在好转,人心向善。这样百利无一害的好功法,深受当地善良人群的称赞。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动用整个国家机器镇压法轮功,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群众施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灭绝政策,進行惨无人道的迫害。

即便这样,蔡甸区法轮功学员仍坚持修炼法轮功,坚持信仰“真善忍”。他们冒着被抓、被打、被迫害的危险,给不明真相的民众甚至打他们的恶警讲真相、劝善。此纪实根据现有资料整理,记载了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蔡甸区部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

十年来中共残酷迫害从未间断

自九九年迫害发生以来,法轮功学员面对这强加的迫害,仍坚定修炼。他们都是法轮功受益者,深深体会到大法使人道德回升,让人做比好人还要好的人。他们按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多次進京上访,只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在多次上访中被抓被打,甚至在监狱,他们都在和平的跟警察、犯人讲真相,谨守大法对修炼人的要求,真正做到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是这样善良的群体至今仍受当地恶警、六一零卑鄙邪恶的迫害。

据明慧网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一年报道就有许光临、杨平、梅爱平、林建华、朱辉、许丽华、吴春芳、李三元、彭闯等学员,他们只为上京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只为将真相告诉受邪党谎言蒙蔽的世人,而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只要是法轮功学员,不论是老人还是妇孺,同样遭到邪党的迫害。

例如:彭闯,六十多岁,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法轮功学员。生性耿直,善良豁达。因不放弃修炼遭受多次绑架:

一九九九年十月彭闯被非法绑架到蔡甸党校洗脑班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四月彭闯被片警骗至蔡甸派出所,因不接受蔡甸公安局法制科的栽赃陷害,被绑架到蔡甸红庙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彭闯在汉阳租住地被武汉国安一科非法绑架,在非法审讯时遭恶警十指戳脸、戳眼,拳头猛击头部的毒打。后被送到武汉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五月四日彭闯又被哄骗到蔡甸红庙看守所非法关押九个月。在关押期间不法份子强制他喝冷水、头撞墙。冬天每周一次都要脱光衣裤、赤身裸体的站在放风场的雪地里,用冷水洗澡,遭受惨无人道的摧残与迫害。

二零零二年一月彭闯被武汉市中级法院、蔡甸法院非法判刑七年,送至琴断口监狱迫害。他在琴断口监狱非法关押期间,因常见法轮功学员受辱受欺鸣不平而遭受恶人攻击。他们经常故意设陷阱害他,对他大打出手。一次白天在监室内,其他的刑事犯故意把另外犯人的小灶砸了,然后栽赃说是彭闯砸的。致使他犯大打出手,恶警还装模作样的迟到现场,还说彭闯无视干部监规什么的。晚上有门岗把他叫去说是什么干部找他谈话,结果回监室進门时被门岗揪住打骂不止,仅一墙之隔的恶警却充耳不闻。六十多岁的老人只因信仰“真、善、忍”晚年还受如此奇冤侮辱,中国人之不幸,仁义礼智信无存,悲哀!

没有人权,没有法律,打人、绑架、抢劫无恶不做,中共邪党的残暴行径令每一位有着正义与良知的人所不齿。例如: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蔡甸区法轮功学员林建华,因讲真相,被派出所抄了家,并被强行绑架到洗脑班。林的丈夫到洗脑班找到妻子,其妻林建华已在绝食抗议,两天后林建华被送到看守所,十八日后非法送到劳教所,劳教一年。(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六日)

又如:二零零四年元月九日,蔡甸法轮功学员毛翠兰,被蔡甸公安局非法拘留。(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

二零零六年,武汉市蔡甸区六一零邪恶集团指使新农镇派出所恶警,于七月十三日上午十点,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李欢弟家中,无故以黑社会手法将其绑架走,据消息关押在东西湖区九支沟拘留所。(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九日)

武汉市蔡甸区新农派出所邪恶之徒,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上午十点,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于姣娥家中,抢走了师父讲法录音带一盒。这是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行为。(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日)

武汉市蔡甸区法轮功学员高腊梅、肖玉华,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六日在蔡甸姚家岭乡镇讲真相,被当地邪党支书记告密,并打电话到蔡甸区六一零邪恶派出所、恶警当即就出车非法将高腊梅,肖玉华等绑架,并送到武汉市二支沟拘留所非法刑拘十五天。他们的自行车和随身带的物品都被恶警抢走。(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日)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二日上午,武汉蔡甸区法轮功学员龙红霞被不明真相人恶告,被蔡甸区柏林派出所野蛮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东西湖三支沟妇教所。(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三日,武汉蔡甸区法轮功学员李艳霞被武汉蔡甸区河街派出所野蛮绑架,李艳霞向警察讲明真相,当晚回家。

法轮功学员陈祖新,男,四十七岁,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檀树乡三红村人,由于坚持信仰,讲真相救人,遭恶人跟踪,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在檀树街上讲真相,被奓山派街出所野蛮绑架,随即被送往蔡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非法关押,后又送往蔡甸区红庙看守所非法关押。据知情人讲,蔡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及奓山派街出所对法轮功学员陈祖新进行了非法抄家,搜走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据陈祖新家人讲,武汉市六一零叫嚣要非法判刑。(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八月十日)

每逢节假日,或所谓“敏感”时期(如二零零二年中共十六大、二零零七年十七大、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二零零九年“六十大庆”、二零一零年上海世博会和广州亚运会等等),蔡甸当局都大行监控或绑架法轮功学员。

例如:二零零二年九月底以来,武汉蔡甸恐怖组织六一零又开始新一轮迫害法轮功学员,入室绑架、路上绑架。十月二十二日,蔡甸区永安街六一零跑到东西湖区将在工地做工的法轮功学员李三元绑架至蔡甸区洗脑班进行迫害。洗脑班计划在十六大前非法抓二十二名法轮功学员。那里的恶人每天当着法轮功学员面谩骂师父和大法,采用轮番上阵,利用各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明慧网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九日)

(一)为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残酷折磨,手段卑劣

邪恶的黑窝里,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恶警们对他们进行了毫无人性的残酷折磨。现略举几例:

一、吊铐毒打。梅爱平进京上访一次,在看守所被吊铐毒打两次,一次数小时。

二、强迫女学员堕胎。如杨平(详情后面介绍)

三、假冒学员名义写信哄骗大法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学员朱辉因在外发真相资料被抓劳教一年。恶人们冒用她的名义向外面、向她母亲(大法学员)写信,劝他们都不要修炼了等等。可惜这些小丑的伎俩很快就被学员识破。

四、采用黑社会手段,入室绑架、路上绑架蔡甸法轮功学员。在蔡甸区洗脑班利用恶人谩骂,轮番上阵的强制手段企图迫使法轮功学员妥协。如学员李三元(前面已详述)

五、看守所黑窝百般折磨,高压逼迫外地法轮功学员所谓“转化”。例如: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日,湖北省应城市法轮功学员万继祥被转到汉阳蔡甸看守所,在关押期间警察唆使监号里的犯人李玉华对万继祥整天拳打脚踢,往万继祥面部、头部、耳朵处狠狠的打,没过几天,万继祥满脸都是青紫肿块,左耳朵从此没有了听觉。

六、串通哄骗家属给法轮功学员施压,哄骗学员写保证书就回家,迫使学员妥协。

七、武汉市内的便衣在蔡甸城区较大的菜市场内挂侮蔑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挂图,目的想诱惑法轮功学员。手段之卑鄙,用心之险恶,路人皆知。

(二)无视人权,无辜妇孺受迫害

众所周知,妇女儿童在社会上是弱势群体,她们的基本权益应该受到法律的保护。然而孕妇强制堕胎,洗冷水澡、喝凉水,为绑架母亲而不顾家中无人照顾的一岁幼童,这一切只因她们修炼法轮功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中共就对她们大打出手。信仰无罪,这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而那些随同邪党作恶的恶警令人发指的行为不正是在犯罪吗?

例一 武汉蔡甸区法轮功学员杨平列入《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的立案名单》

自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以来,广大的法轮功学员与学员家属承受了巨大的伤害与压力。与此同时中共一直在掩盖迫害真相与国际上的谴责。中国是联合国常驻理事国,有责任实施一切联合国人权公约。联合国近几年立案调查了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这些调查都已通知中国政府。(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七日)其中武汉蔡甸区法轮功学员杨平列入《法轮功学员在联合国的立案名单》。详情如下:

杨平,女,四十三岁,蔡甸水产公司职工,先后两次進京上访。二零零零年三月被从北京押回武汉,经妇检已有身孕二月有余,但仍被武昌区中华路派出所关在留置室四天,被蔡甸派出所关在留置室长达二十五天,而后又直接从留置室被提出来,秘密在蔡甸区妇幼保健站被强行打了胎,打胎后的第二十四天在还未满月的情况下,被送到武汉市戒毒中心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期间洗冷水澡,喝凉水,还绝食过一次。其丈夫汪建军(大法学员)也被变相罚款四千三百二十元。经汪建军行政复议申请,杨平在被劳教三个多月后,被撤销劳教,回到家后全身浮肿。

例二 恶警绑架许丽华 一岁幼儿被丢在家里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日下午三时许,武汉市公安局蔡甸分局恶警闯入法轮功学员许丽华的租住屋,非法绑架许丽华。由于这些恶警做贼心虚,没穿警服一律着便装,强行将许丽华刚满一岁的孩子丢在家里而把母亲带走,他们的恶行引起了周围群众的公愤。一邻居指着一女警质问:你是不是个女人? 许丽华当时被关押在武汉市第一看守所,家属拒绝在逮捕通知书上签字。在此之前,她家已被抄过两次,家中的八百元现金和做生意用的打印油墨(做照相打印用),被恶警侵占。

(三)蔡甸区被迫害致死学员案例

兄妹无端遭冤狱


许光临

一、许光临,男,三十三岁,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侏儒镇侏儒医院职工,一九九五年在湖北中医学院上大学时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大法遭受迫害之后两次去北京上访,二零零零年三月在学员家交流时被非法抓捕,绝食抗议迫害,遭看守所强行灌食,鼻孔、食道、胃部均严重损伤;同年九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武汉市宝丰路女子监狱,在恶警指挥下,犯人对他采取暴打、日夜不让他睡觉,罚站、吊铐,最残忍的是,将他上身和腿捆绑在一起,放在床下,几个犯人在床上踩压,一直到使人窒息。许光临饱受了种种非人折磨,他曾绝食九十天抗议迫害,身体极度虚弱,导致身患多种疾病,二零零二年底从监狱出来后一直没有恢复,于二零零五年五月一日早晨去世。其妹妹许丽华也因发真相传单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三日被投入监狱,家属被告知她要被判刑,后被非法劳教二年。

只因坚守正信,屡遭迫害含冤离世

二、林建华,女,四十六岁,长期遭受地区“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监控、骚扰,二零零零年三月七日和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两次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何湾劳教所劳教,每次一年,并超期关押半年,身心受到摧残。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三日,林建华被迫害含冤离世。


林建华

一九九六年,林建华开始炼法轮功。修炼后,身体健康了,脾气变好了,做事处处为别人着想,家庭和睦了。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民政部和公安部发出通告,诬陷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学员。林建华则深深体会到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能提高人的道德水平。于是,她在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六日,去了北京,要为法轮功、要为李洪志师父说一句公道话。两天后,她辗转来到国家信访局,信访局拒不接待,林建华被当地公安局非法拘留,之后,由蔡甸派出所带回,关押一星期。

一、被“六一零”绑架到洗脑班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中旬,由于林建华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蔡甸区“六一零”(设在蔡甸文昌街一个家属楼的一楼,两个小房间,门前无牌无号无名)绑架到蔡甸区党校洗脑班。

“六一零”人员强制法轮功学员写“决裂书”,林建华坚决不写。“六一零”就找她的娘家人、婆家人劝说。林建华对亲戚说:“你们都知道,我那么严重的妇科病,炼法轮功都炼好了,我按真善忍做人又不妨碍任何人,今后还要教儿子做个道德高尚的人,我不能昧着良心说假话啊!”“六一零”又以她丈夫的工作、孩子上学相威胁,林建华深知共产党整人株连九族,不得已写下了离婚协议书,同时声明:“法轮功是高德大法,要我与之决裂办不到,修炼法轮功和進京上访是个人行为,与他人无关,不应牵连无辜……。”“六一零”很无奈。从此,林建华就成了蔡甸区“六一零” 监视迫害的重点对象之一。

二、被“六一零”绑架到武汉东市东西湖妇教所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一日早晨,林建华等几名同修在电影院前街心花园炼功,被蔡甸区 “六一零”绑架,送往武汉东市东西湖妇教所所迫害十五天。

同年二月二十八日,林建华与另三名同修一起学法,遭蔡甸区“六一零”以“非法集会”的罪名绑架。

同年三月上旬,蔡甸区“六一零”及蔡甸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林建华非法判刑一年,送武汉何湾劳教所迫害。

零一年上半年,林建华回家,因林建华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在以后的日子里,每遇“七一”、 “十一”或者北京开党会等等所谓“敏感日”,林建华又多次被“六一零”上门骚扰甚至抄家,办学习班,或送到东西湖妇教所迫害。

三、再次被“六一零”绑架到蔡甸党校洗脑班

二零零三年七月,由于坚持修炼法轮功,同时向人们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林建华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蔡甸区“六一零” 强行绑架到蔡甸党校洗脑班。这次参与迫害的有武汉市“六一零”和武汉市邪悟人员龚良汉等,亲自来蔡甸参与迫害。

在蔡甸党校洗脑班,有一次,吃饭后,林建华、毛翠兰(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元月二十二日含冤去世)等人,感觉嘴唇麻木,继而胃部不适,神志不清,全身寒颤。

四、遭多次转押酷刑迫害 管教指使水中放不明药物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林建华因张贴不干胶、发真相资料和光盘,被蔡甸区“六一零”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并抄家。他们将林建华绑架到蔡甸党校洗脑班,问不出个所以然,又把她转到武汉市东西湖第一看守所。在此,她遭到残酷毒打逼供,也没有妥协,最后又将她吊几天几夜,她仍不配合,就又被绑架到武汉何湾劳教所迫害一年。

蔡甸区“六一零”及国保科将林建华非法押送到何湾劳教所时,警察李新强对何湾劳教所的管教说:“林建华是个顽固份子,你们要好好对付她。”在这里,林建华遭受了非人的折磨,手段之卑劣,使她身体和精神受到严重摧残。

在行经期,管教罚她站七天,不准走动,血流到脚上、地上,身上发臭,不让洗,脚肿的不能行走。管教还唆使人在她喝的水里放不明药物,喝水后,感到舌头口里发麻(这是林建华回家后讲她的经历说的,她说可能是破坏中枢神经的药,无色无味的)。林建华曾以绝食進行反迫害,却受到残酷的折磨。

大约是二零零四年十月,劳教所要求家属带营养品去探视,家属看到:林建华的脖子以下全是吓人的红疹子,身体虚弱,精神极差。

五、非法关押迫害 造成严重摧残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下旬,林建华回家了,见到人都说她与以前判若两人。在以后的两年里,身体每况愈下,精神极度萎靡不振。总感口渴,喝冷水、冰水。到零七年,全身消瘦,头发脱落,掉牙齿,还经常发烧。零八年二月,林建华双目失明,人极度虚弱,整个人只剩骨架子。

家人把她抬到蔡甸区十三医院,蔡甸区“六一零”和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赶到医院,不让医院给她检查。家人把她送到武汉市内大医院,“六一零”及国保大队又追到那里不让治,这时林建华跟医生讲:“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是他们把我迫害成这样的,电视报纸上说的‘天安门自焚’全是栽赃陷害的……”。好心的医生才把她留下了。

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三日,四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林建华含冤去世了。

三、毛翠兰,女,五十七岁,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遭到残酷迫害。二零零一年進京上访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湖北女子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九个月。二零零二年先后三次被蔡甸派出所绑架到蔡甸党校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四年元月九日向世人发真相资料时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并非法关押到湖北女子第一看守所,在关押期间遭到残酷毒打。由于不配合恶警,被强行送往何湾劳教所,被劳教所拒收,又继续非法关押看守所迫害,几天后蔡甸公安局又将毛翠兰送往何湾劳教所。由于在看守所遭受毒打和关押迫害,毛翠兰身体和精神受到严重摧残,又被劳教所拒收。这时蔡甸公安局不但不放人,又继续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四年年底回来后,身体极度虚弱,在以后的日子里,武汉市蔡甸区派出所、国安、六一零经常上门騒扰、干扰她及家人正常生活,使她长期处于精神的摧残中,身体一直不能恢复健康,终于二零零九年元月二十二日含冤去世。去世几天后,蔡甸区河街派出所一群恶警又要闯到死者家中,还没進门就被邻居拦住了,邻居大声说:“你们还来干什么,人都走了”,一群恶警自知理亏,掉头就跑。

四、刘敏,女,蔡甸区氮肥厂退休职工,一九九六年四月修炼法轮功后,多病的身体神奇康复,一身顽固的牛皮癣不翼而飞,思想道德得到升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多次被蔡甸区法制科绑架到洗脑班:二零零零年三月因在河边炼功被蔡甸区派出所劫持,于二零零一年元月五日至二零零二年元月四日送到武汉何湾非法劳教一年,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回家后又多次受到监控、骚扰,于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含冤离开人世。


刘敏

五、刘群英遭蔡甸区公安分局非法传唤几小时内迫害致死

刘群英,女 ,四十二岁,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元月十日上午,刘群英被武汉市公安局蔡甸区分局恶警传唤至蔡甸区公安局办公大楼内不久,从七楼摔下死亡。


刘群英

刘群英,原蔡甸正街综合零售(简称综零)商店职员,家住航空大楼附近,粮食宿舍三楼。她一九九九年四月有缘得法修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当权者开始迫害大法和学员时,她因二零零零年二月在蔡甸街心公园炼功被强行拘留十五天。为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她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去北京天安门广场向世人表达了自己的心愿,因此而被非法劳教了一年。

二零零三年元月九日上午,四个喝得醉醺醺的蔡甸公安分局的警察跑到刘群英的家中,强行传唤她,要她到局里走一趟,说有话要谈。当时刘群英八十二岁的老父亲正在出院,刘群英要去接老人回家,因此回绝了。可恶警还是不放过她,要她明天一定去。当时知道此事的同事们都劝她不要去,刘群英说:“我没杀人没放火,没做任何坏事,要我去怕什么,我还要向他们讲清真相,救度他们呢。”

第二天(元月十日)上午八时,刘群英略感天气比较冷,多穿了几件衣服,然后从容地来到了蔡甸区公安分局法治科。在蔡甸区公安局办公大楼里,恶警在七楼对她進行了所谓的谈话,后不久便传来刘群英死亡的消息。

据目击者介绍,当天上午十-十一时左右,从蔡甸区公安分局七楼里飘下了一个人,没有声响,随后窗口上有二个人在向下呆望,目击者疑问:看着有人掉下楼来,这二个人怎么不赶紧救人?

随后蔡甸公安分局传出话来说刘群英跳楼自杀了。

目击者说,刘群英当着公安人员的面爬出一个小窗户跳楼自杀难以令人置信。当时刘群英身着一条裙子,她身材微胖,蔡甸公安七楼的窗子分上下二层,下一层是个小窗子,如果自杀,刘群英不可能从下一层小窗钻出去,只有从上一层大窗下去,可刘群英要越过小窗,爬上大窗必需有一个高凳子垫着她上去,可大家知道现在天气较冷,室内窗户都是关得严严实实的,刘群英能在几名公安人员在场的情况下完成这么多的程序,如何解释得通呢?

据蔡甸区公安分局的法医鉴定:刘群英当场死亡,一个眼睛睁一个眼睛闭,口中有食物,小指带血,其它部位无破痕,胸前多处紫痕,解剖时,内脏脾脏都是污血。胸前多处紫痕很明显是击伤。有知情者说,不能排除刘群英在摔下之前就已死亡。

当天下午五时刘群英家人来到蔡甸区公安分局要人,开始公安说不知道,事后见无法再隐瞒便说:人死了,已送殡仪馆了。

突然失去亲人,刘的全家老小哭得昏天黑地。蔡甸区公安分局,六一零办公室,蔡甸区政法委等强行要求刘的全家承认刘是自杀。当刘的家人再三要求见亲人遗体时,才让其家人派出代表在十一日凌晨三点见了刘的最后一面。但其家人被规定:

一、不许送花圈
二、不许开追悼会
三、不许请客

十二日市检察院拿出一份验尸报告,强行要刘的家属签字,这份验尸报告一没有死亡时间,二没有死因,三没有抢救时间和过程等等。当家属问其原因,只解释说到十三医院抢救过,可事后经人了解,他们根本没有将刘送往十三医院抢救。

随后的几天里,刘的家人亲属及一些法轮功学员都被受到严密监控。

刘群英为人正直,心地善良,办事认真负责,头脑清醒灵活,性格开朗,每个了解她的人无不称她是个善良的好人。同时,刘群英更是名坚定的大法修炼者,知道大法严禁杀生的原则。她上有八十二岁的老父需人照顾,下有十几岁的孩子需人抚养,在大法修炼中她严守心性,爱护家人,善待众生,做着一个比常人中的好人还好的人。说她自杀,了解她的亲人及同事们都觉得无法接受。

(四)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是全方位的

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是全方位的,蔡甸法轮功学员在外地讲真相会被绑架,外地法轮功学员在蔡甸讲真相同样也会遭受迫害。

蔡甸法轮功学员外地受迫害情况

例一:二零零五年六月三十--三十一日,湖北天门市法轮功学员范君暇、詹敬媚及武汉市郊蔡甸区的二名法轮功学员(名字不详),在去仙桃市讲真相时,被当地公安绑架,现范君暇、詹敬媚被非法劳教一年半,送往沙洋劳教所。蔡甸区的二名法轮功学员走脱。(明慧网二零零五年七月三十日)

例二: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武汉市蔡甸区成功乡法轮功学员梁香姣(女,四十四岁)母女三人到仙桃市长(土尚)口镇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当天两个女儿回家了,但梁香姣被仙桃市长(土尚)口镇一百一十绑架,七月二十二日被转到仙桃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明慧网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六日)

例三: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消泗乡九沟法轮功学员艾小姣于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下午五点钟被恶徒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仙桃市第一看守所。被绑架时间是十月二十七日下午五点钟。(明慧网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日)

蔡甸法轮功学员在外地受迫害大多与仙桃市西流河镇派出所恶人张光怀有关。张光怀:男,湖北省仙桃市西流河镇派出所所长,主要恶行:作为派出所所长,理应除暴安良,保一方平安,可是张光怀干的却是助纣为虐,迫害善良的勾当。

二零零六年十月底,策划武汉警察绑架在武汉打工的蔡甸区消泗乡九沟村法轮功学员艾小姣,并将艾小姣关押在仙桃市第一看守所十多天后,下落不明;

绑架西流河农村老太太梁竹安,到“六一零”办的邪恶洗脑班,将梁老太太迫害的死去活来;绑架蔡甸区消泗乡九沟村法轮功学员袁运兰,致其遭劳教一年半;

绑架发真相资料的西流河法轮功学员詹俊梅和天门法轮功学员范君霞,使两人遭受冤狱一年多,至今未回。

这里正告张光怀:快快停止作恶,将功折罪。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天理!况且,正义对邪恶的审判已经在全世界展开,不久的将来,那些作恶不悔者终会作江泽民及共产政权的殉葬品。

湖北周边法轮功学员在蔡甸受迫害情况

例一:二零零五年四月三号,法轮功学员刘翠安(湖北省公安厅招待所退休职工)回汉阳蔡甸扫墓,在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后被蔡甸地区恶警绑架,送往武汉市杨园洗脑班洗脑。(明慧网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五日)

例二:李克明老俩口年过半百,本应在家中安享晚年,只因修炼法轮功,为法轮功说了几句真话而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还要遭受恶警绞尽心机的强加迫害,天理何容?请看: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特务们在老李大儿子住处布控,没去之前消息就已经传出。那些明白真相的人都摆放了自己的位置,肯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东西湖区六一零还多次迫使新沟农场派出所在清明节前后去陵园布控,如老李去扫墓就予以绑架。善良的人们告诉了法轮功学员,使特务们徒劳无功。

二零零五年八月中旬武汉市东西湖区六一零、公安分局到蔡甸区准备迫害流离失所的李克明老俩口没有得逞,只因老李的一应用品及衣物全部在那里, 六一零和分局一科仍在蔡甸区江堤进城镇的西头原针织厂那里布控,并要求房东一有消息马上举报。

二零零六年三月下旬武汉市东西湖区邪恶六一零和国安又伙同蔡甸区六一零和国安,到老李去年八月前的房东处(蔡甸区原针织厂附近)進行骚扰和恐吓,企图寻找老李夫妇下落以便迫害。 据知情者说,去年准备绑架老李之前,国安特务将老李的几块荒地都搞的一清二楚,绑架计划落空后,他们在那里蹲坑两个多月,当地居民对特务都感到厌恶。

二零零六年五初,武汉蔡甸、东西湖六一零和国安加紧了对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李克明夫妇的排查,他们对老李原住处房东(明家嘴原针织厂附近)进行高强度施压和恐吓,拿着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期间偷拍的老李到省政府上访时跟市民讲真相的录像作为恐吓的依据。 张湾街上游村有老李一家亲戚,邪恶之徒去了多次,进行威逼利诱,但始终未能得逞。在邪恶准备行动时,从上游的余家台一直到五一村的六各台贴遍了大法标语,到处的大法资料。当时恶人们十分惊慌,并极力封锁消息。

例三: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八日,湖北应城法轮功学员吴振桂在武汉蔡甸区蔡甸大街发真相资料,遭人恶告,被蔡甸街派出所数十恶警野蛮绑架,后非法关押在武汉市第一拘留所(武汉东西湖吴家山二支沟)(明慧网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三日)

沐浴佛光,善良人走入大法修炼却遭迫害

面对强权、暴力和谎言,面对突如其来强加的迫害,蔡甸法轮功学员坚定修炼,不为铺天盖地的谎言所惑,不被停职、罚款、开除、拘捕等等压力所动,他们对当地受蒙蔽的民众讲真相。信仰法轮大法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

法轮功学员用真诚、善良、坚忍为世间良知撑出一片希望的天空,向大地撒出希望的种子,世人终被他们的仁爱坚忍所震撼。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九日,武汉市蔡甸区文昌街岔路口醒目的地方贴着用信纸写的退出共产邪灵组织的严正声明,字迹大而有力,引来众多路人驻足观望,并谴责诉说共产邪灵的罪行。正是蔡甸法轮功学员不顾安危长期坚持给民众讲真相,使更多的善良人清醒过来;也正是蔡甸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证实大法,让许多明白了真相的善良人也走入了大法的修炼。在这个唯利是图,金钱至上的社会里,在这样遭受迫害的恶劣环境下还能使人走入大法修炼,源于法轮大法是正法,源于法轮大法让她们真正体悟到大法的真实与伟大。

二零零二年,曾在湖北武汉蔡甸区洗脑班做包夹的人员李长丽很善良,认同大法好,并开始修大法。

法轮功学员梁香姣是蔡甸区侏儒街群丰村七百二十九号农民,以前有多种疾病,风湿,中耳炎,乳腺疾病,妇科病等。二零零四年,她听法轮功的人讲法轮功真相,她觉得太好了,便拿了一本书和一张真相传单。回家后看了真相传单,全身轻松,干什么活都不累;之后看了《转法轮》,爱不释手,从此走上了修炼之路。 孩子们了解了法轮功之后,看了师父的讲法,也提出要一起修炼法轮功。一个月后,梁香姣的身体就同健康人一样。以前她一桶水都提不动,修炼后什么家务都能干了。

当她们了解法轮功被中共迫害的真相后,为了让更多人知道大法好,免于随中共被淘汰,也开始向人们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

然而,二零零四年李长丽丈夫讲她在街上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抓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五年九月,蔡甸法轮功学员得知此消息,多方面设法营救,可她家人不配合。她的父母不认同大法,不愿与法轮功学员接触。长丽从被迫害以来,她的父母、丈夫很少去看她,对共产恶党作恶十分无奈。

二零零六年梁香姣因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非法劳教一年。在劳教所受到了不让睡觉,挨打等很多残酷的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二零零九年三月,因粘贴法轮功真相,梁香姣又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再次被邪党绑架,由于她不配合恶人的要求,左脚踝被恶人打骨折,几天后,家人把她接回了家。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五日梁香姣又一次被武汉市汉阳区国保绑架,家中私有用品如电脑等被非法抄走、现金几千元被劫。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四日汉阳区法院非法判梁香姣五年徒刑。

众多蔡甸法轮功学员对师父的敬仰和感恩

迫害以来,蔡甸地区法轮功学员坚忍的走过了十一年的风风雨雨。他们都是法轮大法的坚修者,在各自的修炼过程中真正体悟到了大法的美好与伟大。他们对尊敬的师父无比敬仰和感激。每逢佳节、新年,他们纷纷突破封锁,将自己对师父的感恩和诚挚的祝福通过网络传递。现列举几例如下:

“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汉南区法轮功学员,祝师父生日快乐!我们一定按照师父的要求努力做好三件事,难忍能忍,难行能行,不辜负师父对我们的期望!”

“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法轮功学员恭祝师尊生日快乐!普天同庆法轮大法洪传十三周年,祝伟大的师尊生日快乐!”

“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法轮功学员祝慈悲伟大的师尊新年快乐!弟子一定坚修大法紧随师,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

“武汉蔡甸小镇全体弟子向师父问好!祝师父新年快乐!弟子们非常想念您。虽然我们过去或多或少没做好法轮功学员该做的,今后我们一定珍惜有限时间追赶上来,越做越好。虽然我们人少,我们一定会起到正法一个粒子的作用。”

“武汉市蔡甸区某法轮功学员全家祖孙三代在农历新年到来之际向伟大的师尊叩首问好!”

“武汉市蔡甸区法轮功学员祝慈悲伟大的师尊新年快乐!”

“武汉市蔡甸区莲花湖法轮功学员恭祝师尊过年好!”

蔡甸地区法轮功学员的每一次问候话语虽简短,但字字都饱含着出对师父无限慈悲的感恩,句句都流露出对大法坚定的决心。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二零零二年七月十八日至二十日,风雨狂袭武汉郊区武汉市东西湖、江夏、蔡甸、汉南等四个区先后遭受了强龙卷风、暴雨、冰雹的袭击。据初步查实, 四个区共造成四千九百七十人受灾,其中十六人受伤、四人重伤,近五万亩农作物受灾,四万余棵大树和二百三十八根电线杆被吹断,直接经济损失超过一千五百万元。迫害近十年来遍及全国的大大小小的天灾不断,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人们都知道,所谓天灾实际上是上天对人的警告。那么这些所谓“自然灾害”是不是神慈悲于人,警告恶党停止迫害、愚昧的恶人停止行恶呢?因为迫害的结果只会给社会乃至民众带来灾难。

历史证明,一切迫害正信的都没有好下场。我们相信行恶者终将遭恶报,一切参与造谣、直接或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都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历史的审判。
二零零五年,蔡甸区公安局政保科李新强回家停职反省,这是原政保科、六一零办公室人员杨国勇、毛国凯调离原处降职处理后,对李新强的再一次处理。世人都知道,他们都是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刘群英的凶手。

湖北省武汉蔡甸区新农镇黄陵村妇联主任杨珍珠,对法轮功学员盯梢,骚扰,恶告并要求当地派出所及国保大队到法轮功学员家盘问搜查。她拒听真相,助纣为虐,曾恶告过到她们村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例如:武汉市蔡甸区新农街黄陵铺法轮功学员余杏芳,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六日遭杨珍珠构陷,被新农街派出所协同蔡甸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现在汉阳拘留所洗脑班受迫害(汉阳区陶家岭升官度),邪恶之徒给钱要村里和街里各派了一个人去,两人二十四小时不离身的监视。恶人杨珍珠(曾在明慧网曝光过)已遭中风恶报,但仍不知悔改,同修去她家里她不接受真相,表面伪善答应打听余杏芳下落,背地里打电话给恶警。

在此我们慈悲正告那些至今仍死不悔改的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继续追随共产邪灵的帮凶们:人在做,天在看。退党大潮势不可挡,邪党恶贯满盈,必将解体。别以为能侥幸逃过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责,继续充当共产邪灵的替罪羊。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给自己留条后路吧!

恶人榜

胡绪鹍,男,一九五四年十月生,汉族,武汉市人, 一九七四年十月参加工作,现任湖北省武汉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市公安党委书记、局长。
一九九七年一月至二零零三年一月先后任武汉市蔡甸区政府区长、区委书记兼区长、区委书记兼人大主任;

直接参与迫害刘群英的单位与个人
蔡甸区公安分局
六一零办公室
蔡甸区政法委
蔡甸区公安局政保科:李新强
政保科、六一零办公室人员:杨国勇、毛国凯
直接参与迫害林建华的单位与个人:
武汉市蔡甸区政法委书记:柴树彬
武汉市蔡甸区“六一零”头目:柴树彬、 万维林 、宋楚和(前任)
武汉市蔡甸公安分局国保科:毛国凯(蔡甸分局一科副科长,被其非法关押、刑拘、治安拘留的法轮功学员为六十多人次。)、詹明权、杨荣国、鲁山、李新强、杨国桥、姚忠树、朱玉桥 (到目前其中有些人已调离)
武汉市蔡甸街派出所:张明亮
武汉市邪悟人员犹大:龚良汉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
参与迫害梁香姣的有
汉阳区“六一零”国保大队:刘俊
琴断口派出所桂所长:李炜(编号:三万零一百四十三,红安国保的)
武汉市蔡甸区六一零犯罪恶人榜
武汉市蔡甸区六一零头目之一万维林,
其它工作人员:许爱华、杨汉武、高明
湖北省仙桃市西流河镇派出所所长: 张光怀

结语

迫害十余年来,法轮功学员本着大善、大忍之心,面对威胁与暴力,他们一次又一次为您而来。他们省吃俭用做出的真相资料,只为让您了解真相,远离灾难,救度蔡甸的父老乡亲。善良的人们,请您停下繁忙的脚步,静心听一听真相,也许这一瞬间是您生命中一直期盼的时刻。善良的人们,善待法轮功学员吧,是他们用生命在等待你们的觉醒。

附录一:蔡甸部份遭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

许光临,男,非法判刑三年
彭闯,男,武汉电话设备厂退休职工,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二年非法判刑七年
周俊杰 男,二零零三年在武昌因贴真相不干胶被武昌国保绑架后非法判刑三年
杨玉梅 女,三六零二厂职工,因坚修大法多次遭单位、蔡甸六一零非法劫持到洗脑班、拘留所迫害,后被非法判刑三年三个月。
梁香姣,女,非法判刑五年

附录二:蔡甸部份遭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

许丽华(许光临的妹妹),非法劳教二年
吴春芳,非法劳教二年
梅爱平,非法劳教一年(超期关押)
杨平,非法劳教一年半(三个月后放回)
林建平,两次非法劳教一年(超期关押)
朱辉,非法劳教一年
李三元,非法劳教一年
高礼梅,非法劳教一年
梁香姣,非法劳教一年
刘群英,非法劳教一年(于二零零三年迫害致死)
肖会平 男,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到北京上访被邪党非法劳教一年
翟宗喜 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到北京上访被邪党非法劳教一年
刘 敏 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到北京上访被邪党非法劳教一年(于二零零八年迫害去世)
李艳霞 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到北京上访被邪党非法劳教一年(后由单位保外就医)
周俊杰 男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底到北京上访被邪党非法劳教一年
袁运兰 女,二零零五年七月三日到沔阳发真相资料,被西流河派出所劫持走脱后,于八月中旬,当地派出所串通西流河派出所到家中非法绑架并关押,被非法劳教一年,送何湾劳教所遭受迫害。

附录三:蔡甸部份遭看守所、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胡秀荣,汪立惠,王玉娥:三千六百零二工厂工人,于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关押一天,二零零一年冬又被非法抄家。

朱年云,吴君、何爱香,钱仁明,三千六百零二工厂工人,被蔡甸区“六一零” 串通本单位保卫科非法抄家后,被劫持到蔡甸区党校第五期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三-二十三天。

胡连清,武汉电话设备厂退休工人,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至七月三日被蔡甸区派出所非法抄家后,劫持到蔡甸区党校洗脑班非法关押十六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一日肖会平因在蔡甸区街心花园炼功,被绑架到蔡甸红庙看守所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一日因在蔡甸街心花园炼功,武汉电话设备厂退休女职工范纯华被非法绑架到武汉东西湖妇教所迫害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四月五日在汉阳租住地被武汉国安一科非法绑架后转送到蔡甸党校洗脑班关押三个多月。

蔡甸氮肥厂职工丁斌二零零零年二月至五月先后两次被蔡甸派出所绑架到红庙看守所关押,每次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又遭恶警劫持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五日武汉电话设备厂退休职工陈焱杰被非法绑架到洗脑班关押十五天;同年十二月底到北京上访被邪党劫持回蔡甸红庙看守所关押十五天,并被勒索一千元罚款;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七日又被绑架到蔡甸党校洗脑班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退休女教师余爱珍被新农镇派出所非法绑架送到武汉东西湖妇教所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二日李三元绑架至蔡甸区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元月九日毛翠兰被蔡甸公安局非法拘留

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三日新农镇派出所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李欢弟

田桃姣:武汉市蔡甸区消泗九沟村人,二零零四年到汉阳区打工,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被汉阳区琴断口派出所非法抄家,并劫持到汉阳陶家岭洗脑班非法关押七天,正念走出。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陈祖新因讲真相,被奓山派街出所绑架,送往蔡甸区红庙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九年七月六日蔡甸区六一零邪恶派出所、恶警绑架高腊梅、肖玉华并送到武汉市二支沟拘留所非法刑拘十五天。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二日龙红霞被蔡甸区柏林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东西湖三支沟妇教所。

二零一零年五月六日余杏芳,遭恶人杨珍珠构陷,被新农街派出所协同蔡甸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现在汉阳拘留所洗脑班受迫害。

退休女教师袁培珍于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三日遭恶人举报被非法绑架到蔡甸党校洗脑班关押十三天;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五日在张湾讲真相遭恶人举报,被绑架到武汉东西湖妇教所迫害十六天。

刘志为于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五日在张湾讲真相遭恶人举报,被绑架到武汉市东西湖二支沟看守所关押十六天。

周勇,男,因在车站讲真相被恶警绑架送往蔡甸红庙看守所关押十五天。
被非法绑架到蔡甸党校洗脑班迫害的学员还有:孙冬华、万银香、姜汉兰、丁建新、邓婆婆、梅婆婆、周容华、余冬会等。

被非法勒索的钱物:
彭华保被新农镇派出所勒索人民币四百元;
邓婆婆在非法刑拘期间被非法勒索人民币五千元;
高礼梅在二零零三年非法绑架至洗脑班时,六一零、派出所哄骗她没有修炼的丈夫,勒索人民币五千元,加上送礼、吃饭共计一万元。
袁运兰,武汉市蔡甸区消泗人,二零零四年坐车去汉川贴真相,被恶人举报构陷,被汉川西江派出所绑架关押,并向她家人勒索人民币一万多元。
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九年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的还有很多人,最少有几十人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