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冤与颂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日】明慧网四月二十二日有两篇文章,对比十分鲜明:一篇是为儿子鸣冤的,一篇是替中共歌功颂德而遭恶报的。

《工程师周向阳狱中命危 老母亲穿状衣鸣冤》,是一个母亲为被冤判入狱的儿子鸣冤的。说的是天津市铁道第三勘测设计院造价工程师,现年三十八岁的周向阳,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警察绑架、非法判刑九年,先后被非法关押在天津铁路看守所、天津青泊洼劳教所、天津双口劳教所、天津蓟县渔山劳教所、天津河西看守所。期间遭受无数酷刑:被彻夜电击至遍体鳞伤、连续三十天熬夜、多次关小号、野蛮灌食等等。二零零八年六月底,周向阳为抵制迫害,在港北监狱绝食一年多,体重只剩八十多斤,身体虚弱无法行走,大小便不能自理,直至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保外就医。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周向阳在唐山的租住房内再遭绑架。

周向阳的母亲和家人得到消息后四处寻找,三月九日再次找到港北监狱,进到监狱门里面,坐在地上喊着要儿子,被几个狱警硬把老太太架出了门外。老太太在那里眼巴巴地等着见儿子,直到晚上九点多,来了十多个人,花言巧语,把周向阳的母亲和姐姐拉到润家快捷宾馆,说第二天解决。可是第二天老太太再找他们,他们却推脱不归他们管。家人无奈又返回港北监狱,狱方还让等着,周向阳的母亲和姐姐在港北监狱门口又坐了一夜。老太太一想到儿子二零零九年从港北监狱出来时命悬一线的样子,心里就象刀绞一样难受,泪水涟涟。

万般无奈之际,周向阳的老母在天津港北监狱外,身着白布大坎肩,上书:“我儿子生命垂危,港北监狱不让父母见,我儿子是个好人。”

老太太对围观的人们说:“我做母亲的心都碎了,我的儿子在这里关押已经一个多月了,生命垂危,上个月我就来这里询问我儿子是否在这里,他们骗我说没这个人,我在这儿坐了两天两夜也没叫我见,我儿子信仰‘真、善、忍’是个好人,在单位是工程师,有人给他送礼一小书包的钱,我儿子都不要。”围观的人有的落下同情的眼泪,有的说:“共产党不讲理,没有讲理的地方。”有的说:“好人被关押,冤枉!”还有一个人举着胳膊高喊:“法轮大法好!”

自古道:儿行千里母担忧。周向阳无缘无故被绑架,时刻面临着死亡的威胁,做母亲的怎能不担心?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她除了用这种方式为儿子鸣冤外,还能做什么呢?只要能让儿子出狱,她这个做母亲的,舍弃生命也在所不惜。可是她与儿子近在咫尺,却被一道高墙隔断,真叫人扼腕唏嘘!

《影片〈任长霞〉副导演聂春申突发急病身亡》,说的是曾经执导过电影《任长霞》的聂春申,于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二日凌晨,在上海松江车墩基地,为中共拍摄另一部电影时,突发急病死亡。

这些年,聂春申拍摄了好几部为中共歌功颂德的电影。他参与拍摄的那个任长霞,在任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局长期间,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卖力。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任长霞乘坐的轿车与大货车相撞,车内其他人,包括司机都安然无恙,而坐在最安全位置的她却被当场撞死。

任长霞死后三天都闭不上眼。其妹跟人说:“过去我不信法轮功说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现在我真的相信了!”

而中共为了维持对法轮功的残酷打压,把任长霞高调树为“模范公安局长”。更有一些人跟风拍马,拍摄以她为主角的电影《任长霞》,用来毒害世人。

近年来,发生了很多主动为中共站台吆喝、帮中共粉饰太平、欺骗民众、为中共恶行捧场的艺人遭到恶报的事例。

这些中共的御用艺人,为中共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奴役中国人民,毒害世人起到了非常邪恶的作用。本来是一个恶人,可是经他们以吹捧,就变成了英雄模范人物。这些人在相当大的程度上颠倒着人们的是非观念,败坏着传统道德。明着说是为社会创造精神财富,实则是在帮中共给中国人洗脑。

当然,任长霞没有迫害过周向阳,可是迫害周向阳的人与任长霞一样,都是依仗着中共的权势在作恶。而任长霞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也与周向阳一样,仅仅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就无辜地遭到酷刑折磨。

周向阳的母亲在为儿子鸣冤,身着状衣,血泪涟涟。而逼使一个母亲做到这一步的,是那些与当年的任长霞一样作恶的警察。

聂春申为一个被中共奉为“模范”人物的恶警大唱颂歌,他对邪恶的吹捧,所起的作用,比任长霞还要险恶。那么,任长霞都遭恶报了,他这个后来的吹鼓手,自然也要跟着遭报了。

这正是:

几家悲苦几家愁,横加摧残十二秋。
脚镣手铐清白身,亲人探监招犬吼。
老母状衣泪打湿,路人垂询频摇头。
歌功恶徒天谴至,十恶之徒地狱囚。
鸣冤颂恶真分明,告诫世人把善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