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九岁老人与万人签名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日】“二零一一年澳洲法轮大法修炼交流会”于五月十五日在悉尼的茵姆剧院隆重召开,一位八十九岁老人的发言引发与会者的强烈共鸣。这位老太太决心到今年李洪志师父六十华诞前,要征到一万份反迫害法轮功的签名,作为献给自己恩师的生日礼物。

这位老太太用了几年的时间,她说:“此后近一年的时间,我每天都出去,讲真相征集签名,即使夏天的大热天,我也不间断,家里人都笑我晒成了黑人。”

将近九旬的老人,有这么大的毅力。那可是一万份签名啊,征签前,她还要给人家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一个签名代表的可不只是签名者自己表达的意愿,其间渗透着老人多少心血与期许。当然,就她如此高龄所具有的这份精神,哪个被征签者不被感动呢?她不为她自己,她是为远在中国的修炼法轮功的同伴被迫害而征签。

当年,中共为给自己构陷法轮功造势,在中国也搞了个所谓的百万签名,并且拿到联合国招摇撞骗。可是,谁能相信呢?利用手中的权力,加上媒体误导,跑到学校、军队、工厂等地方,以集体签名的形式强奸民意,收集的签名再多又能说明什么?你让人真正地了解法轮功了吗?那是人在全面地了解了真相后所作的签名吗?如果在文革时,要全国人民对赞成文化大革命搞征签的话,那也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征集到百万签名的。可是有什么用呢?这样的签名,签名者越多,越能证明当权者的狂妄与毒辣。拿无耻当荣誉去炫耀的政权恐怕也只有中共才能做得出来。

而一个老太太,八十九岁高龄,只她一个人,完全出于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抗议和对自己同伴的声援,没用任何宣传设备,只有一颗劝善的心,征签的这一万份签名,其中的份量还需说明吗?

面对老人征集的万人签名,我们是否都应扪心自问:我为苦难中的法轮功学员做过什么?在法轮功学员为了我的未来劝我退出中共的邪恶组织时,我退了吗?如果我有机会出国,碰到老人向我征签时,我会选择回避吗?中国人啊,多想几个为什么吧!

八十九岁,一万份签名,两个数字,一段不平凡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