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丽云长期遭哈尔滨阿城区恶警绑架、酷刑和勒索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阿城区法轮功学员程丽云,女,四十九岁,在哈尔滨市阿城区继电器厂工作。自从一九九九年以来,长期遭哈尔滨阿城区恶警绑架、勒索,先后被关押阿城第二看守所、松峰山派出所、阿城区公安局、哈尔滨鸭子圈(现哈市第二女子看守所)迫害。程丽云的家人心惊胆战,精神上遭受极大的痛苦。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程丽云有幸看到《转法轮》,然后程丽云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勤于修炼,不久,程丽云身患多年的心脏病、风湿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从此身心健康,无病一身轻,亲身体验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二零零零年六月,程丽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信访局为大法鸣冤上访,被阿城驻京办事处公安局法制科科长滕建华劫持到办事处。滕建华联系了阿城河东派出所所长江振富,姜和一白姓司机连夜将程丽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戴手铐绑架到阿城河东派出所,而后被非法关押在阿城第二看守所进行迫害。

在阿城第二看守所期间,赵姓恶警对程丽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强行搜身、搜间、搜衣物,被褥到处扔。在法轮功学员于淑范身上搜到大法经文,赵姓恶警狠打她耳光,用脚踹她,强迫程丽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双手反背上举,头朝地靠墙撅着。

酷刑演示:手反背上举,头朝地靠墙撅着
酷刑演示:手反背上举,头朝地靠墙撅着

程丽云等开始绝食反迫害。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被非法关押在阿城第二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集体绝食抗议非法迫害,程丽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到野蛮灌食,灌的是盐加脏水和玉米面,程丽云身体出现高烧,心跳加快、头痛等症状。非法拘禁迫害二十多天后,阿城公安局和六一零联合敲诈程丽云家里人五千元钱,阿城继电器厂公安处敲诈五千元钱后,放程丽云回家。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程丽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再次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证实真、善、忍好,被守候在天安门广场的警察劫持到北京前门派出所,后被关押在一个大铁笼子里冻一天,天黑后又被劫持到北京郊外房山派出所非法拘禁。然后又被劫持到阿城驻京办事处,驻京办事处的警察和阿城继电器厂公安处联系,继电器厂公安处警察诱骗程丽云签字,又骗程丽云家属写不进京担保,并敲诈三千元钱才将程丽云放回。程丽云和家属几次去公安处要钱,直到二零零九年三千元钱才退还给程丽云。

二零零二年七月,在救众生回家的路上,程丽云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阿城区原种场派出所尹所长带领几名警察骑摩托车劫持了程丽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给程丽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后搜身,而后将他们绑架到阿城第二看守所。在那里,程丽云遭受二个多月的迫害后,恶警以骗程丽云回家看孩子为由,强迫程丽云按手印后,放程丽云回家。

二零零二年末,阿城区“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继电器厂公安处开会,一批一批法轮功学员迫害,继电器厂公安处恶警陈胜奇、王志在程丽云家附近蹲坑,在程丽云回家时,两恶警将程丽云打倒在地,衣扣被撕开,手被抓破,胳膊扭青,满身泥土,要程丽云跟他们去派出所,围观的百姓质问恶警陈胜奇:为什么抓她?她是好人。不多时程丽云丈夫赶到,将恶警抓住,程丽云趁机逃脱。从此程丽云被迫流离失所。第二天,陈胜奇将程丽云丈夫告到继电器厂副厂长翟学忠那里,翟学忠不分因由将程丽云丈夫开除公职,程丽云亲属找翟学忠论理,几天后,翟学忠恢复了程丽云丈夫的公职。几个月后,程丽云被阿城继电器厂警察赵立君和另一名警察非法跟踪,他们把程丽云非法带到继电器政保科,强逼程丽云在提审笔录按手印后放程丽云回家。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程丽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救度众生途中,被阿城恶人王险峰、刘彦春构陷,阿城松峰山派出所所长王影带领群警将法轮功学员们绑架,当场非法搜身、搜车、录像,后把程丽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非法劫持到松峰山派出所。法轮功学员们给警察讲真相,但那些恶警还是把程丽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非法劫持到阿城区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陈玉好、政法委李俊成、松峰山派出所所长王影、还有几个警察、110恶警联合对程丽云们刑讯逼供,他们将程丽云双手反铐上举,头按地,恶警使劲打程丽云肩膀,程丽云肩膀被打出个大筋包。法轮功学员于淑范被当场打昏。

阿城“六一零”王晓光、吴达、徐启慧等让各个派出所去认人,阿城区河东派出所毛洪亮、孙彦军将程丽云认出,而后松峰山派出所的警察和河东派出所警察毛洪亮、孙彦军非法闯入程丽云家,抢走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后半夜三点,程丽云等被绑架到阿城第二看守所,十五天后阿城松峰山派出所张恩东、王世杰把程丽云等非法劫持到哈尔滨鸭子圈(现哈市第二女子看守所)。程丽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到扒光衣服、搜身、搞卫生、强行码坐等迫害,程丽云的衣服全被撕坏。程丽云不承认他们的迫害,不背监规,遭到警察、犯人多次谩骂、脚踹、不让睡觉等酷刑。期间遭到阿城公、检、法部门多次非法审讯,遭到阿城区检察院王崇峰非法构陷,阿城区法院韩雪、于丹、樊占儒、李建光、韩洋等人在不通知程丽云家人的情况下,对程丽云进行非法秘密庭审,冤判程丽云一年半,程丽云不承认迫害,不签字,法院李建光没经过程丽云同意,制造伪证,执法犯法代签程丽云名字。被非法关押在鸭子圈遭受冤狱迫害期间,程丽云强烈要求和家人见面两次,到期限时,恶警又逼迫程丽云的家人到阿城六一零签字,还逼迫程丽云在释放单上签程丽云名字后,才放程丽云回到家中。

在多年的严酷迫害中,程丽云的家人被恐吓得心惊胆战,精神上遭受极大的痛苦,程丽云丈夫因承受不住压力,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九日和二零一零年五月在阿城法院起诉要和程丽云离婚。二零一一年四月,继电器厂又将程丽云丈夫找去,让他签字(内容不清楚)。

中共的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不但给程丽云的精神、肉体和经济造成极大的迫害,就连程丽云的家人也遭受极大的迫害,使程丽云们这个原本和睦的家境面临破裂,这场迫害使得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制造了一起起人间冤案。

在此奉劝被中共利用的人赶快清醒,停止迫害,正确的为自己和家人选择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