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李洪志师父哈尔滨传法班片段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一日】李洪志师父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办的传法班是一九九四年八月五日开始的,地点在哈尔滨冰球馆,听课人数约有四千人。哈尔滨传法班共八天、十节课,中间的周六周日每天讲两节课,平时晚上授课。当时,哈尔滨冰球馆正处于扩建改建期间,哈尔滨市区也在修路、修桥,路况很差、总堵车,但是没有学员因为路况不好而迟到。

哈尔滨传法班学员证
哈尔滨传法班学员证

哈尔滨传法班门票
哈尔滨传法班门票

哈尔滨传法班门票背面的开班时间
哈尔滨传法班门票背面的开班时间

佳木斯本市有近百人参加了哈尔滨传法班,有四、五十名学员住在同一个招待所。其中三位同修(以下称同修甲、同修乙、同修丙)回忆起了当年传法班的一些片段。

师父亲切和蔼 与众不同

同修甲回忆:我母亲腿一直疼,练了很多其它功法也不见好转,我就请假陪着母亲一起去参加师父在哈尔滨的传法班,也好照顾她。

第一次见到师父,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无以言表的心情,感觉师父和任何人都不一样。师父非常高大,非常亲切和蔼,在人群中总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突出感觉。以往我受邪党文化影响,对其党魁有一点崇拜,见到师父后,就觉的那种所谓的崇拜和学员对师父的崇敬相比简直不值一提,那真是在以往任何一种场合、对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过的平和的尊敬。

我坐在离主席台比较近、师父左前方的位置。师父讲课时,会场鸦雀无声、十分安静。学员中没有人说话,大家对师父都是肃然起敬,这是在任何一个常人会议上都看不到的。

讲法班快结束的一天,师父绕冰球馆场地走一圈,冰球馆可大了,看上去师父走的不快,可是很快就到了我们前面,这时师父停下了,仔细瞅着我们这些学员。近距离见到师父,我心里特别高兴、特别乐,而我身旁的母亲则已泪流满面。

很多同修被师父的品德所吸引和折服。比如有一堂课,我母亲想写条子向师父请教问题,人比较多没递上去。第二天晚上讲课前,我们提前在场外等师父,结果发现很多同修都在外面等着看师父,人多的一个挨着一个,通道都快挤满了。我母亲也到不了师父跟前,就喊:“师父!”一喊就觉着自己的身体轻松了很多。

同修乙回忆:每堂课,即使天那么热,师父从来不喝一口水,尽管讲台上放着矿泉水,从没见师父喝过。有一天听课,我因为热就用一个本当扇子扇风,我周围也有人扇扇子,师父看见了就说(大意):不妨你把扇子放下,习习的小风就会凉飕飕的吹到你身上。师父说完这句话,我放下以后真就有这种感觉:呦,是凉快了啊。那时我就想:这不神了么。

同修丙回忆:得法以前,我没事的时候就坐着想:哪天我能有个师父呢,那师父多灵啊,有啥灾难一喊“师父救我”,师父就来了。有一天听人说法轮功,我就想去听。后来我正坐在炕上哄孩子,一听说师父在哈尔滨办班,我一拍大腿从炕上蹦下来,说:“我可得去,我得做(师父)亲传弟子去!”就这么着,我参加了哈尔滨传法班。

一到传法班见到师父,就感觉师父非常可亲、和蔼,高大、伟岸,衣着普通、平易近人、干净利落。师父讲课的时候,我看见师父头上有紫色的光环;我感觉师父说话就象洪钟一样打入心,听着可敞亮了,越听越爱听,越听越爱听,听完课,我走路就象飘着似的。

祛病健身效果神奇

同修甲回忆:我的脚脖子以前被人撞了,撞的很厉害把我都撞倒了。那时单位只让休息很短的时间,加上工作时长时间站着,一直没好利索。参加完传法班以后,我脚面非常痒,痒过以后,这个很多年没好的毛病就彻底没了。

和我一个屋住的一位女学员,年轻的时候是文艺兵,二十多岁的时候身体就非常差,参加传法班的时候她已经退休了。她听完课回到住处,师父帮她净化身体,她一会就上厕所。一般人总拉肚是受不了的,可她第二天仍能正常去听课,精神头还很足。

同修乙回忆:到第四节课时,师父让我们跺左脚、帮我们清理病灶。第一次跺脚很多学员没跺齐,第二次大家“刷”跺齐了。我跺完脚之后感觉身上轻了许多,走路、上楼感觉一身轻,就象有人推着一样。原来我有心脏病,骑自行车曾几次摔在地上,人家把我送医院我都不知道。参加传法班回来后,我心脏病就好了,再没犯过,十七年来没吃过一片药。

师父说:“而且老年妇女还会来例假,因为性命双修功法,需要经血之气来修你的命。来例假,但不会多,在现阶段那么一点,够用就可以了,这也是一个普遍现象。不然的话,你缺少它怎么去修命?”(《转法轮》)我过去有妇科病,参加哈尔滨传法班前已有两年不来例假了。参加传法班回来后,就感觉小腹部位的法轮转的很厉害,感觉非常明显,不久就来例假了,一年半以后才停止。

听了一天法我就变了 家庭从此和睦

同修乙回忆:去哈尔滨参加师父传法班之前,我已和丈夫分居、分餐,家庭接近破裂的边缘。因为那时我丈夫是一个单位的一把手,总外出,我怀疑他生活不检点,就经常和他吵架,每次争吵都很激烈。一次吵完架,我二姐劝我去哈尔滨参加师父的传法班,我当时对气功还有逆反心理,心想就当是散散心也行,就去了。

第一次见到师父,感觉师父声音非常洪亮、特别的好听,我见师父都四十多岁了,皮肤还那么细嫩,觉的师父肯定不是一般的人。在学第一套功法“佛展千手法”的“掌指乾坤”时,我就感觉自己象要飘起来似的,手伸出去好长好长,不知道有多长、不知道伸到哪里去了。我就觉的,哎呀,这可不是一般的气功,这个功法好,非常吸引我,讲课的内容也就听進去了。

听到师父讲修炼人要提高自己的心性等道理时,我想,以前我对我丈夫那么不好、不依不饶的吵架,就知道自己不对了。听完第二节课晚上回来后,我给丈夫打了个电话,向他道歉。丈夫觉的挺高兴,说:“你怎么变了呢,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给我道歉)从来没有的事啊。”等听完第四节课后,我又打电话告诉丈夫,说这个不是气功,这个可好了,我说不出来啥,就是知道非常好。

等我参加完传法班回到佳木斯,丈夫和孩子乐呵呵的到车站接我回家。回来后我彻底变了,不再象以前那样争强好胜和专横,家庭也和睦了。丈夫看到我的变化,有时间就和我一起去炼功。他还和同事说,让你妻子也去炼法轮功吧,保证人变好、对你也好了。

开天目是真的

师父说:“我们用外力给你开天目,就来的比较快,比较容易。我在讲天目的时候,我们每个人的前额都会感觉到发紧,肉往起聚,聚起来往里钻。是不是这样?是这样的。只要是在这里真正放下心来学法轮大法的人,人人都会有感觉的,力量还很大,往里边顶。我们打出专门给你开天目的功在给你开,同时,也打出去法轮在给你修补。我们在讲天目的时候,只要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们人人给开,但可不一定人人都能够看的清,也不一定人人都能够看的见,这与你自身有直接关系。”(《转法轮》)

同修甲回忆:有一天听师父讲法的时候,我突然看见对面不远处象着火了似的,有一堆挺亮的火。

同修乙回忆:师父第二节课讲天目的时候,和我一起听课的二姐天目那里聚着,就好象翻花一样,总是看见紫的、红的、绿的,就这么翻。参加传法班回来后的一天晚上,我天目无意中看见了一种花,跟咱们这个空间的花一点也不一样,透明的那种,就象透明玻璃似的特别透珑,比我以前看过的那种三维立体画还好看,特别漂亮。

师父非常关心学员

师父每天讲完法之后,由学员演示功法、师父教大家炼功。我记的有一个细节,演示功法的学员,是站在主席台桌子上面放的一个凳子上,师父在他身边拿着麦克风教功的时候,有时还帮着扶一下学员站的凳子,防止凳子摇晃。

同修丁回忆:每天师父讲完课,或者是学员在台上演示功法的时候,师父都在讲台上,用目光环视着全场的学员,这一侧瞅一瞅,那一侧瞅一瞅,哪一侧都环视到了不落下。我看见了就觉的李老师真好啊,咋这么亲切呢,可负责任了。到了讲法班结束的那天,师父环视着整个会场,仿佛每一个学员都瞅到了,把每一个学员都放在了心上。

同修戊回忆:八天班结束的时候,师父语重心长的讲了很多话,希望学员们回去好好修,精進实修。我听了非常感动,在心里说:“我一定跟您修到底!”我嘴上没有说出来,可是觉的这句话声音非常大,就象大声喊的一样,声音之大仿佛震动层层空间的山谷和云霄,仿佛每个人都能听见似的,把我自己都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