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法轮功学员黎忠明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泸州化工厂退休女工黎忠明家住泸州高坝。她修炼法轮功刚半年,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发生了。虽然修炼时间不长,身心却发生了良好的变化。身体好了,暴躁的脾气变好了,她认准法轮大法就是好、真善忍就是好,维护正念,坚定修炼,遭到中共当局的迫害。

近期遭受的迫害

据明慧网报道: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午八点过,黎忠明老人带着外孙在石梁农贸市场买菜,被高坝派出所所长杨正绑架。把黎忠明家的手提电脑、打印机、刻录机、手机、两个Mp3及大法书、师父的法像、敬师父的香等私人物件抢走。有几百元钱数都没数就全部拿走。黎忠明被监视、跟踪,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一日上午九点多,流离失所的黎忠明在回龙湾车站被龙马潭区国安大队长黄小兵及几个便衣特务绑架上一辆黑色轿车,劫持到龙马潭区公安分局。黎忠明由妹妹取保回家后,骚扰不断,还牵连其他人不得安宁。

大约在二零一零年四月十日左右,龙马潭区法院一男一女递来起诉书,黎忠明老人理直气壮的说,我没犯法,起诉什么?她拒绝签字,拒绝接受起诉书。二零一零年八月三日上午九点多钟,四川泸州龙马潭区法院三个男子将六十二岁老太太黎忠明绑架上车,直接劫持到龙马潭区法院非法审判。

法庭上,坚贞不屈的黎忠明老人向法庭证实法轮大法好,对司法人员苦心劝善。邪党法庭非法判黎忠明,监外执行。

早期遭受的迫害

一、遭当地公安、六一零绑架勒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和中共相互利用开始迫害法轮功,高坝片区邪党政府与“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积极追随,对当地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在邪恶高压下,黎忠明与一些同修坚持户外晨炼。一天早上,黎忠明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在河边炼功,高坝公安分局的科长,专管法轮功的六一零人员王继华领一帮人来把他们强行带到高坝公安分局,逼迫他们放弃信仰,放弃修炼。黎忠明她们与公安讲真相,证实大法好,一直到晚上才放她们回家。

二零零零年八、九月份,高坝公安分局办洗脑班,王继华强迫黎忠明等几个法轮功学员在公安分局洗脑迫害一周。

二零零一年元月十七日晚上八点,六一零恶徒王继华带一伙人闯进黎忠明的家,见她与同修在学大法的经文,见书放在桌上,马上就抢书,并把她们绑架到高坝公安分局,当晚深夜一点钟又把她们劫持到泸州市灯杆山看守所非法关押,被非法剥夺人身自由达半年之久。当年六月十五日回家的路上才听家人讲是交了五千元人民币保保释出来的。王继华说,回来还炼功就不退钱。这笔钱被王继华敲诈去,没有收条之类的手续,直到现在没还。

黎忠明被非法关押从看守所回家,王继华强迫她丈夫第二天带她到公安局报到。第二天上午(六月十六日),在公安分局,王继华逼迫黎忠明写保证不再炼法轮功,放弃修炼,黎忠明坚决不写,王继华就威胁说,不写就送回看守所,送往劳教所。家人很害怕,准备请王继华下午到家里来,与黎家的姐妹们一块儿所谓的“帮助”黎忠明。

黎忠明知道法轮大法就是好,不能放弃修炼,而目前的环境又没有说理的地方,有话干脆到北京去说。于是即刻离家,十八日奔赴北京,站在金水桥边,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师父清白!发出了自己心底最真诚的呼声。

王继华到北京截访,把黎忠明带回,投进看守所,将黎忠明送往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六月,黎忠明被非法劳教回来,得知王继华到在此期间到她的单位里从她的工资中直接抢走二百六十元钱。

二、两次非法劳教迫害

黎忠明不过就是维护自己信仰与修炼的权利,想证实法轮大法好,而在中共邪党江氏集团统治的中国,一个公民连这点最起码的权利都没有。她在天安门前金水桥边仅喊了两句口号,就被恶警抓上了警车,在北京天安门旁边的一个黑窝关押一天,到晚上又被劫持到石景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两天。二十二日王继华与泸化厂保卫科的梁永合把黎忠明劫持回泸州, 直接投进泸州市三华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又将她投进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半。

黎忠明被迫害,她的家庭处于恐怖的高压中,丈夫承受不了邪恶的迫害压力,原有的病急剧恶化。黎忠明从劳教所回家时,丈夫已不能走路了,生活不能自理了,当年腊月,她丈夫在恐惧与悲愤中离世。

恶梦还没有过去,二零零四年元月二十三日,黎忠明又被王继华构陷,再次被非法劳教迫害两年。

三、劳教所的残酷迫害

臭名昭著的楠木寺女子劳教所,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黎忠明所在的七中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地方,恶警张晓芳是队长。劳教所奉行中共邪党江氏集团的命令,使用了种种残酷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暴力殴打法轮功学员,在七中队来说,简直是家常便饭。黎忠明经常遭到恶警张晓芳毒打,拳脚交加,打耳光;遭到林凤娇、张丹、刘钰、李艳、曾晓菊、张小燕、刘研五、侯亭亭等等吸毒犯的任意毒打;其他恶警也会打人,姓毛的恶警就毒打过黎忠明。黎忠明第二次被劳教期间,刚進去那阵子,接连十天不让洗漱,洗手都不行,一次黎忠明自己洗了洗手,就被吸毒犯刘钰打了好几个耳光。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黎忠明决心揭露中共邪党利用监狱、利用警察、甚至利用吸毒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曝光楠木寺的黑暗。她把她经历的、了解的迫害真相写出来,准备找机会交给泸州的同修带出去,其中有恶警张晓芳勾结、指使吸毒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违法犯罪事实。不料字条被吸毒犯刘钰看见,于是黎忠明就遭到张小芳一阵耳光、拳打脚踢的暴打。吸毒犯刘钰伙同警察参与毒打。

不准说话,不准大小便。在邪恶的七中队,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严管,恶警指使吸毒犯即所谓的“包夹”,二十四小时监督不准法轮功学员说话。有一天晚上黎忠明对劳教所违法行为提出抗议,要恶警张小芳给她解开手铐,吸毒犯张小燕用袜子、烟头一起塞到她嘴里,不让说话。黎忠明被铐在床上,手动不了。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不准大小便也是七中队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手段之一。据黎忠明说,一天上三次厕所都不能保证,有时要熬上二十四小时。小便拉在身上,裤子打湿了不让换,小便流在地上,吸毒犯林凤娇把她的棉衣脱下来擦地。有次黎忠明拉肚子不让上厕所,大便拉了一身,警察特准洗个澡还被吸毒犯林凤娇毒打一顿,那是寒冷的冬天。

铐手铐,剥夺睡眠,往眼里灌风油精。在劳教所,黎忠明半年时间历经了两次、一次长达近二十天的铐手铐睡觉的非人折磨。黎忠明说,晚上十二点后才准睡觉,两张铁床合拢,她被两人夹在中间,睡在两床合拢处,最搁人的地方,睡觉时双手被手铐铐在头顶床头铁栏杆上,不能翻身,还不让小便,尿床了,吸毒犯就把她的棉被给抱去扔掉。黎忠明被铐着睡觉,吸毒犯林凤娇还不准她闭上眼睛,在另一张床的上铺上盯着,没闭眼她要说闭了眼,借此用风油精往黎忠明的眼里灌。风油精灌在眼里,不用说大家都知道是何等的疼痛。黎忠明双手被铐在床头上,无法动弹,被灌风油精就灌了好几次。

黎忠明揭露迫害遭暴打后,从那天晚上起又被铐在床上睡觉,每天早上等到寝室全部收拾完才让她起床,解铐。每早上手臂疼的非常厉害,好长时间才能缓过来。

经济迫害,吸毒犯、恶警任意支取法轮功学员的钱。法轮功学员存钱的卡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包夹”(吸毒犯)手中掌握,她们可以随便开支。如买风油精迫害黎忠明或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她们可以大张旗鼓的支取黎忠明的钱;有一次洗完碗黎忠明就用洗碗布擦干手上的水迹,吸毒犯林凤娇看见了,借此罚黎忠明花钱买十个塑料大盆子,十条洗碗毛巾。有一次姓李的警察公然用黎忠明的卡去医务室开些个板兰根冲剂来全中队每人发一包。

据黎忠明说,进去半年时间里,被拧、掐、辱骂,遭拳打脚踢、罚站、罚蹲等;吸毒犯刘钰把口水吐向她全身,吃饭时把口水吐在她碗里。她脸上、手臂上,腿上,长期青一块紫一块的,大约一百斤体重,半年多的折磨已是皮包骨头,人相全无。

还有一种最邪恶毒辣的、卑鄙的手段是,每天早上和晚上清点人数时,张小芳逼迫法轮功学员排队依次骂师父,还叫刑事犯刘研玉用漫画画一张大法师父的法像来贴在寝室里,逼迫法轮功学员对着像骂,要人人过关。

劳教所除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精神高压、残酷体罚、毫无人性的生理折磨外,还逼迫法轮功学员做奴工,如选猪毛、钩花、做布娃娃、贴纸盒等,还要装货卸货。一天干二十个小时的活儿,每晚只有四个小时或二个、三个小时的睡觉时间,邪恶规定的任务完不成就休息不了,有时得干通宵。黎忠明干了好多次通宵。白天完不成任务连饭都不让吃。冬天,好几次开饭一小时后,饭都冰凉才让吃,饭摆在露天坝的地上,没桌子,沙子吹的到处都是,吹到饭菜里。有时还不给饭吃进行处罚。

四、恶警恶人

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警察是中共邪党专门培养的,共产邪灵附体的干警张小芳简直跟魔鬼式的,完全丧失了人性。动不动就骂人,满口脏话、下流话。如有个别吸毒人员不愿打骂法轮功学员,她就要打骂那个吸毒人员,并说她是半个法轮功。

七中队恶警头目李麒,迫害法轮功受邪党多次培训,阴险毒辣,诡计多端。关于她的劣迹明慧网有很多记载。黎忠明看到,有个叫杨贞如的成都法轮功学员,因哼唱了大法歌曲,被叫到队长办公室去,恶警用电棒将她打昏死过去,用手铐铐在衣架上打的。醒来后,恶警头目李麒对她说,没人打你,是你自己摔的。

还有的学员被强行灌水,又不让上厕所。

劳教所专门调集吸毒犯到七中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接受改造的吸毒犯成了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在警察的指使胁迫下,吸毒犯迫害法轮功学员心狠手辣,无恶不作。警察被邪党所害,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犯下不可饶恕的滔天大罪,而她们又毁灭了吸毒人员最后的良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