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稿和改稿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一日】我第一次向明慧投稿是在二零零三年,在一辆奔驰着的公共汽车上构思了一篇揭露严重迫害案例的报道,据说后来被许多网站转载,引起过邪恶的恐慌。从那时到现在,我撰写过各种稿件:面向大学和农民的真相小册子、关于课堂上讲真相的心得体会、揭露当地迫害的简讯、给各种人的劝善信、赞美大法的诗歌、专题性综合报道以及“修者评论”,还包括一些帮助本地学员改稿的工作。

这个写稿改稿的过程,也是洗净自己圆容整体的过程。有同修写心得说写文章的过程会暴露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之类的执著,这在我也是会时不时表现出来的,但是,很快就能觉察到,也能很快的割舍。在这里我只想谈两点有切身体会的认识。

一是,文章中的表面文字与思想内涵的关系问题。这个问题现在我比以前做得稍微好一点了。以前因为爱好过文学、做过作家梦的缘故,头脑里满是古今中外的文学作品的影子,虽说自幼比较亲近纯正一点的文学,但是由于过去习惯和观念都是物质存在,没消去时还会反过来影响我,所以我的笔下常常流出文人之气。如为了增强气氛就铺陈一些高调的排比句子,为了造成鲜明的印象就罗列一些华丽的辞藻,等等。这在常人看来,似乎是一种个性与文采,可是以大法的标准和救人的效果来看,就明显有差距了。

现在想到《转法轮·第七讲》中讲的“治病问题”一节,颇得启悟。师父说:“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人在高层次中修炼的时候出功了,发出的是高能量物质,这确实能够治病,能够制约病,能够起到抑制作用,可是却不能够根除。所以真正能治病,得有功能才能够彻底治病的。”我们写的文章如果能解体读者头脑里的障碍因素,唤醒良知善念,只有“气”是不行的,起作用的是大法弟子在不同的真修层次上释放出来的“高能量物质”,以及正念执笔时在另外空间里展现出来的强大的“镇邪、灭乱、圆容”的功能。表面文字,只要是纯正的、符合真善忍的,我们可以随意所用,但是文章的内涵中要具足大法弟子的正念和能量才行。师父说:“他的分子细胞还保持着原来那样一种结构和排列程序,他的结构没有发生变化,可是他里边的能量发生改变了”(《转法轮》)。我认识到,一篇起作用的文章,震慑邪恶使众生得救的就是文章里面的“能量”。

从法理上明白了,我就在实践中注意这个问题。这跟个人的修炼状态直接相关,学法入心、坚持炼功、正念强大的时候,文章写出来就是不一样,三件事松懈的时候,不仅文章很差劲,还可能被邪恶钻空子招致迫害呢。这是切身的经验,希望与大家相互提醒。

第二个切身的体会是,改稿中“他”和“我”的关系问题。为本地同修改稿子,这个看似很简单的事情,却也有着不简单的涵义。牵扯到如何平衡好我的想法和原作者初衷等问题。这个过程处处都有自己提高心性的因素。有一篇稿子写的是“七二零”以前在乡村洪法的事情,文章朴实感人,但是语法错误较多。我字斟句酌的理顺每一个句子,还将结尾的“灯光”赋予了比喻意义,尽量联系到大法的光辉上,结果明慧网发表的是作者的原稿。反思之后,觉得太注重技术层面的东西了,也太注重自己的想法了。但是有些稿子,东一件事,西一件事的,那就要多加修改,发挥修改者的主导和圆容作用了。总之是要本着共同为文章的效果负责的基点,共同保证救度众生的实际效果。

改稿和写稿不同就在于,改稿牵扯到原作者、口述者、协调人和自己,能不能配合好是对整体的一个考验。有时候,觉得对方是修炼人,就大大咧咧的修改,不考虑对方的感受,这就造成了一些不同的想法和同修间的间隔。我通过反思,及时归正,加强沟通,多做一些让步或说明,这样,彼此就能多了一些宽容和理解。今年我修改了几篇“庆祝513”的征文,内容修改完了,还特意将标题修改得比较醒目一些,结果原作者和协调人对修改后的标题有异议,我当时很平静的回复道:“以你们的意见为准。”然后解释了几句。第二天,原作者和协调人回复说:“就用你的标题吧。”这次沟通大家都很平静很坦诚,彼此都感到了不执著于自我所带来的祥和和效力。通过这件事,我也更重视如何改好文稿了,因为无论是写稿和改稿,在救人上,威德都是一样的。

以上是我在写稿和改稿的过程中的一些心得体会,请大家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