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五年 身心巨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在邪党疯狂镇压法轮功、制造骇人听闻的“天安门自焚”假案的时候,我对法轮功并不了解。一次和一位朋友大姐聊天,我问她是否知道法轮功是干什么的,到底怎么了这样的打压?还有天安门自焚。大姐说:你想了解法轮功,那好吧。过了几天大姐给我送来了手抄的《转法轮》。我大概的看了看,印象最深的就是“真、善、忍”三个字。觉得法轮功挺好的呀,什么地方触怒了共产邪党遭到镇压,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大姐给我讲了许多,才知道共产邪党镇压法轮功是错的,江××一手搞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为此,我对中共有了一定的看法,但还是不相信中共竟能这样颠倒黑白,混淆视听。因从小受中共无神论的毒害,对转法轮中所阐述的神呀、佛呀、元神不灭的论述不相信,所以我没有走入修炼

这期间,大姐隔三差五的来我这里,给我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和在全世界的洪传,而且不厌其烦的把《明慧周刊》送来让我看。我带看不看的,但也对法轮功有了初步的了解。现在想来,当初真是对不起同修大姐,浪费了她那么多学法炼功、救人的宝贵时间。在此谢谢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谢谢同修大姐对我的宽容与忍耐。

一、走入大法修炼

大概是二零零六年九月的一天,有一辆轿车停在了我的店门口,挡了我的生意。让她走开,她不听,生意最旺的时候足足停了两个小时。我火冒三丈,过去就把她的倒车镜给掰下来了。一会儿她来了,问是不是我把她的倒车镜损坏的?我口若悬河、死不承认。她就开车走了。

第二天店里来的顾客都是看一看就走了,天黑了还没开张。一个顾客看好了一个花瓶,我以最低价给她,她左看右看还是不买走了。这一天没有一桩生意。这是我做生意以来从没有过的,我非常沮丧。

想着前一天的事情,难道真有神的存在?善恶有报真是天理?那么《转法轮》书中所说的那真是千真万确的了?也许是机缘到了。我发出坚定的一念;“我要修炼法轮功。”

同修大姐帮我请了《转法轮》和师父的法像。我专门腾出一间房供奉师父的法像。静下心来认真拜读《转法轮》,从此我正式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这一天是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九日。

二、我是修炼人

喜得大法后,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变,从小到大在邪党文化的教育下,我有一个很坏的恶习,就是骂脏话。为此父母没少教育过我,但从未改变我。姐弟们也指责我不文明,粗鲁,但还是我行我素。我的性格外向:直率、脾气暴躁、风风火火,加之说话带脏字。管人的时候满嘴脏话连训带骂,还真能把人镇住。为此我沾沾自喜,心想对你们文明不管用,骂上点就舒服了。这种谩骂在邪党国家里也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一次和一个男同学聊天,习惯的骂起了脏话,同学说:现在骂脏话的人太多了,但是你不要骂,你是个女性,穿戴也挺得体,气质也好,也挺能干,可是一开口骂人就掉档次了,以后不要骂人了。我当时面红耳赤。还真没有外人说过我,心里很不舒服,过后自己也想改,尝试了多次也改不了。好象不说脏话就没有豪气和锐气了。有时顾客买东西千挑万选,说的我口干舌燥,可是人家就是不买走了。刚一出门,我的一句脏话为顾客送行。谁要惹了我,或者是我看不惯的事情,立刻出言不逊,骂完了心里就舒服了。

俗话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这个根深蒂固的恶习怕是改不了了。

修炼后,我学到:“当他骂别人、欺负别人的时候,他就会把德扔给人家;而对方是属于委屈的一方,失去的一方,遭受痛苦的一方,所以就给他补偿。他这边骂他,随着他一骂的时候,就从自己的空间场范围之内飞走一块德,落在人家身上。他骂的越重,给人家的德越多。”(《转法轮》)

而且我从书中知道了德不是意识形态的东西,是实实在在的物质存在。

“偷气的人他要知道自己发生了这样一种变化,在给人家德,做这样一种傻事的时候,他才不干呢。”(《转法轮》)

啊、我恍然大悟,再也不说脏话骂人了,再要是那样可就失德缺德了。我立刻改掉了陈年恶习。家里人奇怪,熟人也奇怪,我骄傲的告诉他们: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了,才变成了一个文明的人。我让世人知道了法轮大法的美好。

有一次给一个女孩做了两束去机场接人的鲜花,她说真好看,高兴的拿走了。过了一小时又把花拿回来了,進门就大喊大叫,把发票扔在了地上,说她的老板嫌花不新鲜,让她挨了老板的一顿骂。她把火气都撒在我身上,怨我不给她拿好花,要退货。我一看已不是我刚才做的花的样子了,百合花已经不太好了。我什么也没说,给她退了。我是修炼人,不跟她一般见识。她走后,家里的常人说:你也太软弱可欺了,真能忍受得了。

一次有两个女顾客要给过世的人做鲜花花圈。我精心的挑选了颜色又鲜又亮的花给她们做,她们嫌时间长,说一会回来取。回来后她俩突然说不要颜色鲜的花,想要素的。我怎么解释也不行,最后她们干脆说不要了。

说真的,干这行业也近十年了,还没有遇上这种事。因为做花圈的花比一般的花要短一节,花都剪短了,退货就意味着我的损失很大,再说不死人谁家要花圈,在物质利益眼看就要受到损失的情况下我该怎么办?按常人来说,图个吉利她们也必须买走这个花圈。否则,不是打就是吵,还可以报警。可是我不能,我是师父的弟子,是修炼人。任何事情的出现都不是偶然的,处理事情都要以法为师,放下利益之心我就是神,放不下就是人。

我语气平和的说:你们看着办吧,觉得合适就拿走,不合适就放下走人。这两人还是说不要。他俩看我那么平静,也是意想不到的,走的时候非常尴尬。她俩走后看着这绝对卖不出去的花圈,我心里一阵不好受。问自己为什么难受?应该高兴才对呀。虽然我失去的是金钱,但是我得到了心性上的升华。我现在不能恨她们,还得从内心真正的谢谢她们才对呀。我把花圈拆了放在了冰柜里。我放下利益之心,怨恨心。

过了两天,有单位要做会议花篮,要求尺寸与那两人退回的花圈的尺寸是一样的,那些被剪短了的花都派上了用场。我深深的体会到:“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转法轮》)

得法后,我的一言一行都在法的威力下改变着。一次一个小伙子买花,在付钱时,他多付了我一百元,我发现后立即给他退了回去。他感动的说“大姐真好,现在可没有这样的人了,以后我买花就来你的花店买。”

一次一个很时尚的女孩来买花,背着一个很大的包,刚把包放在桌子上,她的手机响了,拉开包取出手机到门口接电话了。打开的包里有一沓钱,还有很多贵重物品,这事要放在常人那,说不准就顺手牵羊了。我立即跟那女孩后边走了出去。她听完电话后,我才随她一同回到了放包的桌子前。

修炼后大法让我提高心性的事情太多了,我以法为师通过了一次次的考验。

三、修好自己 帮助母亲共同提高

母亲看到了我修炼后的变化,也开始了学法炼功,走入修炼。母亲文化不高,看书又慢又吃力,我给她配备了mp4和电子书。每天早上和晚上带着耳机听师父讲法。母亲学法后心性也在提高着。没修炼前,她买东西时东挑西拣,狠狠杀价,买多了还想让人家再多赠送点。

记得快过大年的时候,商家搞活动让随便品尝水果糖,还可以带回家让家人品尝,母亲就带回来几块。我说:那有啥好品尝的,不就是想占点便宜吗?母亲说:回来的路上就后悔了,以后再也不了。看着母亲心性的提高,我也很高兴。

母亲修炼后,不让人说的毛病在逐渐的去掉。有一次她从街上回来告诉我,售货员今天无缘无故的呛了自己一顿。我听了很不是滋味,母亲却没理会。

修炼后,母亲把抽了几十年的烟戒掉了。有一次我发现母亲偷偷的抽烟,我告诉她:你的所作所为能瞒了我,却瞒不了师父。师父的法身就在你身边。你抽烟的执着心不去,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弟子,更谈不上圆满。

母亲听了带着一种不相信的笑“嗨”了一声,说:“我都七十多岁的人了还要咋了?初开始我也没想炼,是你要逼着我炼。”顿时我的全身的血液往上涌,修炼后收敛的坏脾气爆发了,大声叫嚷着:“真不知道你修炼这么长时间竟然修成这个样子?你每天听法听了个啥?正法快要结束了,你就修了个这水平?还胡说是我逼你修的。”我越说越气,魔性大发,告诉母亲把我的mp4和电子书拿来:“你别修了,没人逼着你修。”

母亲终于受不住了,大哭起来委屈的说:“自从学法以来,我是这不对、那不对,经常受你的气,你只管自己,也不管我。”我愣了一下,母亲的话点醒了我。我不说话了。

回家后冷静的思考。确实,自从开始修炼,我要学法还要照料生意,生意一来法就学不成了。我给自己定下每天尽量学一讲法。给母亲读法太慢影响我学,我安排她自己听法、炼功、发正念。母亲毕竟文化有限,法是听了就是很多地方不明白。《明慧周刊》的切磋文章我也很少给她读。想想自己,怀着一颗圆满得道的心,怕母亲耽误了自己学法、炼功、看周刊的时间,生怕自己被落下。对母亲的修炼淡然处之,一颗多么自私的心暴露无遗。

修炼后,母亲有时也表现的很象常人,我立刻就会训斥母亲,有时以维护大法为借口,把母亲说得体无完肤。母亲为此哭过好多次。一说她不在法上,她辩上几句,我就情绪激动了,口气变得生硬,说话声音提高,争斗心出来了。如果她是外面的同修,我能用这样的口气说同修吗?从中看到了我的一颗对亲情放不下的执着心。

我们生生世世的轮回,为得这部宇宙大法今生相聚成为母女,师父安排让我带母亲修炼。我没有按师父的要求做,没有听师父的话,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称号吗?还口出狂言不让母亲修炼了,完全成了常人中的争斗,忘记了母亲也是师父的弟子、忘记了我下世的誓约。我们慈悲的师父都不愿轻易落下一个弟子。我有什么权利剥夺母亲的修炼,真是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

同修就是自己的一面镜子,一直以来,认为自己修的还行。向内找,吓了一跳,自己为了赶时间,学法只是走过场,不上心。那么多的执著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干扰了我和同修母亲的修炼。认识提高了正好该发午夜十二点的正念了,我发出强大的一念:请师父加持,彻底清除、解体旧势力对我和同修修炼的干扰与迫害,我是师父的弟子,一切由师父安排,只有师父说了算。任何生命都不配干预我们的修炼。

第二天见到母亲后,我向母亲道歉。母亲对我没有一点怨恨,象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午饭后,我和母亲一块学了法,有针对性的给母亲念《明慧周刊》。念到母亲不懂的地方,我就停下来耐心的给母亲解释,母亲也敢提问题了。通过看弟子们的切磋文章。母亲提高得很快,学会了遇事向内找。看到我做的不好时,立刻问我,“你这是什么心?赶快向内找吧。”看到母亲的变化,心中倍感欣慰。

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归正了我和母亲偏离法的方向。以后我一定要帮助好母亲,比学比修、共同提高。

四、放下怕心 救度众生

以前我的花店是雇人干,我不怎么动手,也很少在店里,每天就是收钱,挺清闲的。修炼后有段法打入我的脑海:“小和尚越吃苦越容易开功,那大和尚越享受越不容易开功,因为这有个业力转化问题。小和尚老是又苦又累的,还业就快,开悟就快,说不定有一天他一下开功了。”(《转法轮》)

我想我什么也不干,也不吃苦,轻轻松松就拿到钱了,这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可让我辞退那个服务员,我还下不了这个决心。她一走,会全盘打乱我的生活,我就没有时间去外面讲真相了。况且,我做花的手艺不行,怕人家走了自己拿不下来,所以我迟迟没有行动。一天这个服务员提出不干了,我挺纳闷的。

她在我家已经干了七年了,我给她的待遇相当的好。我们家人逛商场,只要看到合适的衣服和她需用的东西,不管贵贱都会给她买,还经常带她去各种高档酒店、饭店吃饭。即使家人有从外地回来都要给她带礼物(手表之类),待她象亲人一样。别人家的服务员换了一批又一批,有的几天就换一次,而我的服务员稳定,不用我在用人上操心。看得出她很喜欢我家,但她现在执意要走,就使我很不高兴。

把这事告诉了同修大姐 。同修说:“走就走吧,她已三退了,书也看过了。生命也得救了,也许是师父安排的呢?有新的生命需要来你这里听真相得救。”当时对同修的说法不太认同。但是事实证明真是师父的安排。

她刚走就遇上了个节日,我得亲自动手做了,真是神了,我这平时不做花的手是做一个成一个,而且还很有创意,做出好几个特别的样子。都说好看,母亲高兴的说:“这哪是你做的?这是师父在帮你呀!”

师父的鼓励、同修的帮助,使我去掉了平时的安逸心,去掉了不敢在店里讲真相的怕心。写到这儿我想起了师父的最新讲法 :“大法弟子嘛,这些年来我们走过的路,真得冷静的回头瞅一瞅。很多事情看上去是无序的,可是实际上都是有序的,为正法留下的最后历史一步一步的为你们而延伸。”。(《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真的是师父说的那样,从那服务员走后,我一直在花店讲真相救人,也没影响做生意,收入也没有受到损失。

自从那个服务员走后,我是有生意就做,没生意赶快学法看周刊。一星期出去发一次真相资料。开始我不敢在店里讲真相劝三退,好长时间也没救一个人。有一天晚上,梦见我和母亲到了一个非常空旷的地方,寸草不生。

我一直琢磨这个梦的意思,突然悟到:我的宇宙空间里一个众生也没有。是师父在点悟我,可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发正念的时候加上一句,“请师父把有缘人安排到我的花店,我要向他们讲真相,劝三退,使他们在大淘汰中都得到救度。”这以后,师父安排的有缘人相继而来。

大多顾客都是要现做的。我就有时间给他们讲了,讲前我都要发出一念:师父我要救她。于是我边说边聊,一会儿就切入正题,顾客听我说的有理,也不费劲就劝退了。我对不同的顾客采取不同的开头,每次必须把法轮功遭受迫害的真相讲给世人听。有的顾客建议花店应再增加点品种能多挣钱,我就告诉他们: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听说过大灾难吗?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到时候就是一张纸,保平安最重要,这就开始讲真相了。

一次花店来了个信佛的女孩,说要买花供菩萨。她滔滔不绝说起了她是怎么信这个佛那个佛的,而且都比法轮功好。我问她:你了解法轮功吗?她说:法轮功搞自焚,参与政治。我说:你坐下,听大姐给你说说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我从释迦牟尼说的末法时期到两千五百年后的今天。转轮圣王下世度人,又讲到优昙婆罗花、亡共石,猪叫石、古今预言。揭露了天安门自焚的重重疑点,并告诉她法轮功修炼者是不能自杀的,自杀是有罪的。让她知道了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都是善良的好人。当给她讲到神韵是风靡世界的天下第一秀时,她说她也挺想看看,我就送给她一个神韵光盘。并告诉她:你觉得好就传给亲朋好友看。她说一定的,我又给她做了三退,送给她一个护身符,让她看了我店里开的优昙婆罗花。她高兴的说:我太幸运了,买花还是来对了地方,谢谢大姐,谢谢大姐。我为这个明白了真相又被救度的生命庆幸,愿她有个美好的未来。

有时推销商品的,推销保险的、来发广告、送名片来店里,我就会抓住机会向他们讲真相救她们。不错过一个有缘人。

我在店里讲真相,姐弟和母亲时有微词。她们建议不要在店里给熟人讲,因为他们知道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的残酷,在为我的安全考虑。我告诉她们救人是我的使命,我没有时间到外面去讲,必须在花店里讲。告诉他们我会小心的,让他们放心。我告诉母亲,以后我讲真相,你就在家里发正念,有时我要讲真相给母亲使个眼色,她就進家里面去发正念了。

有一次我给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孩讲真相,母亲在里面发正念,男孩三退后说着“谢谢”就离开了。母亲在里面高兴的说:讲的真好,讲的挺到位。我要继续在花店里讲真相,救众生。

我每次发真相资料时,母亲都在家里帮我发正念。出去发资料时,我一路发着正念,并请师父加持,要不就背法,一会儿就把资料发完了。

有一次我晚上出去发资料,往一户人家的门上挂,怎么也挂不上,碰的门上的对联“嘶嘶的”响。手还没收回来,这家人的门悄悄的猛的一下拉开了。我先怔了一下,立刻平静下来,带着微笑把资料递到开门人的手上。她说:“这是什么?”我说:“挺好看的,看看吧。”她接了资料把门关上了。我当时就想不发了,转念一想:怕啥呢!师父就在我身边。我换了个单元继续发,发完资料回家后,供师父法像那个家的灯自动亮了。我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

我家人全都三退了。由于我时不时的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支持我和母亲修炼。一次弟媳还告诉我:早上晨练时她对着两个鸣叫不已的鸟儿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问她:“你怎么知道对鸟儿说这话?”她说听你说过,对着动物植物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它们的生命也能得救。我的侄女一直很支持我修炼,她有时也拿资料给同学,还劝退了两个同学,在她住校的宿舍的床上还开了一簇优昙婆罗花。后来我家、花店、弟弟家都盛开了优昙婆罗花。零九年大弟家、花店门头上、顶棚上电灯旁边也盛开了优昙婆罗花。今年我家的轿车上再次盛开了优昙婆罗花。师父的鼓励、家人的支持,让我在修炼的路上更加精進。

正法渐近尾声,我要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多学法,多救人,去掉自己身上所有的执著心,做一个无愧于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