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念,是与同修沟通的灵犀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古人云:“心有灵犀一点通”,描述了常人之间相互理解和沟通的最高境界。和许多常人一样,我曾经欣赏自己敢于当众指责他人。有时当着被指责对象的面, 名曰 “提意见”;有时是在背后议论别人的短处,名曰“传小道”。谈论他人,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都使我心里感到十分满足,感觉好像我比别人懂的多,很乐意充当世界小道新闻的“发布人”。谈论他人成了我前半辈子的一大爱好,为此也得罪了许多人,但我好象不在乎。因为我觉得“理直气壮”。让我真正受到震动的一次是在一次讨论神韵的学法会上,由于一些同修没有听从我提的建议,我失态大叫起来。同修异样的眼光和评论让我感触很深。

受千百年儒教的影响,我们中国人有个传统的习惯叫“含蓄”,说白了就是“有话不直说”。说话人“指东道西”,而听话人则“锣鼓听音”。由于不是每个声和音都“猜”得那么准,就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争斗之心和情的困扰。

师父说:“那么这里边就有一个要求,就要求这个法在世间上传也得必须走的非常的正,所以,我跟大家讲,我们是走的最正的。我们叫人放下了名、利、情。我们自己从我这儿开始,我们都放下这些东西。”(《北美首届法会讲法》)我为什么在与同修的沟通上有漏?归结起来,是下面与“名”和“情”相关的几点:

1.理直气壮,不把其他同修放在眼里。没有最起码的对他人的尊重。特别是在大庭广众直呼其名。这是“情”不去的典型表现。
2.有失脸面,认为别人忽视了自己而愤怒。这又是“情”的一面。
3.无中生有的猜疑。对别人行为、言语、动机的猜疑而导致的愤怒和不满。这是“情”的另一面。其实,在很多情况下,都是失实的。
4.美其名曰“关心他人”,希望能通过我的口使别的同修心服口服,以显我悟的高。这又是“名”和“情”的混合体。

平心而论,世上无人喜欢听逆耳的话,无论是忠言还是谎话。即使从常人的角度来讲,指责和评论他人都不是一个解决矛盾的最终办法。

同时修炼人要修口,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人与人之间有矛盾,你好啊,他不好啊,你修炼的好啊,他修炼的不好啊,这些本身就是矛盾。咱就说一般的,我要干什么干什么,现在这件事该怎么做怎么做,可能无意中就伤了谁。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矛盾都是很复杂的,可能无意中就造了业了。”

从法中我们知道,修炼是我们每个人自己的事,向内找才是一切问题的根本解决方式。眼睛总盯着别人不是修炼之道。我们都是为了同一个信念走到一起来的,“指责,埋怨,愤恨”都不应该存在于我们的一思一念之中。

师父在《北美首届法会讲法》中讲:“我告诉大家,有的人说他在修炼大法,你说你是大法弟子,我得看你是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不是你只在嘴上说。我的弟子必须得真正的去修炼,碰到麻烦事查找自己的心,是不是我的心有问题造成的。”

既然悟到了,行动就要跟上。作为一个修炼人,不仅要能找漏,更重要的是能补漏。懂得了以善念对待同修,感觉起来就是不一样。看到其他同修个个都觉的亲切,顺眼。在今年推广神韵中,虽然当初对办多少场的问题我还是有些不同意见,与其消极不动发牢骚,倒不如用行动来配合大家。我尽量利用有限的时间与其他同修去卖票;和同修去跑俱乐部,学到了不少知识,而且密切了与同修的关系。除了接热线之外,还积极参与协调发资料,提供公司信息等工作。和同修的合作,真正让我体会到了什么是集体的智慧与力量。我们这次推神韵能在主流社会做出一点成绩,完全与大家的放弃己见、无私合作分不开的。虽然我在其中也不是什么主要协调人,但我看到其他同修取得的成绩感到由衷的高兴,就象是自己做的一样。有时自己也在想,做一个合格的士兵比起做长官来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呢。

以上是我自己的一点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