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性考验中师父的慈悲让我觉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我是印尼雅加达大法弟子,是在二零零零年底开始认识大法,但是我当时还没想到要学炼,直到二零零三年我才开始尝试。开始时先炼动作再看《转法轮》。虽然觉得这个功法不同,但我还是不怎么认真的去对待。几年过去了,不知不觉法轮大法带给我生命中许多改变,特别是身体上变的更健康了。

我真的很幸运,因为我家里的所有人也都跟着炼功,包括老么。一年一年的过去了,不知不觉已经八年了。我尽量参加一个接一个的讲真相活动,中使馆前发正念,腰鼓队,现在又参加天国乐团。

在心性提高方面,身为大法修炼人虽然我已试着放弃各种各样的执著,但我发觉到还有一些无法放下,如:脾气暴躁、懒惰心,不能接受他人批评等。

直到有一天当我送老么到学校,在等她下课时,我就看《转法轮》,那时看的是第三讲的第三段:“天天光炼这几套动作,就算是法轮大法的弟子了吗?那可不一定。因为真正修炼得按照我们所说的那个心性标准去要求的,得真正的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炼。你光去炼那些动作,心性提高不上来,没有强大的能量加持一切,谈不上修炼,我们也不能把你当作法轮大法的弟子。你长此下去,别看你炼功,不按照我们法轮大法的要求,你不提高心性,在常人中你还是我行我素,说不定你还会遇到其它麻烦事,弄不好你还会说炼我们法轮大法把你炼偏了,这都是可能的。所以你得真正按照我们心性标准的要求去做,那才是真正修炼的人。”

看书的时候突然间有一位朋友问道:“你在看什么书?你怎么哭了?”我不能回答,当时胸口有一种无比的郁闷。当天晚上跟家人一起学法的时候,又是学第三讲,我心中又开始觉的郁闷,学法后大家一起交流对所读内容的理解。当时我一边讲一边流泪,我问自己:我有资格称自己为正法时期的法轮大法弟子吗?以我现在的一切执著和不好的行为,我觉的很羞愧并且没有好好的依法来要求自己。

总觉的要成为一个很好而且正念充足的大法弟子很难,特别是持续不断的心性考验让我觉的无能为力,一个接一个的矛盾出现在我修炼过程中。

丈夫总是提醒我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而我总是不能接受。因为我老是觉的我也是大法弟子,我知道身为大法弟子的义务和责任。直到有一天我被师父二零零六年的《曼哈顿讲法》点醒了。

当我发正念的时候我突然才悟到,也许师父是透过丈夫的话点醒了我。在修炼的路上我觉的正念确实是要很强,否则我们很容易陷入旧势力设的“陷阱”。

我想起印尼天国乐团成立的一开始,因为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允许,我连想都没想到要参加,但是因为其他同修的支持,结果我家里的每个人都能拥有乐器,并且加入天国乐团。我当时想到一位台湾同修对我说的一句话:“对大法弟子来说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要我们有强大的正念,师父就会照顾我们。”

“每一位大法弟子都在走自己的路”,好一段时间,这一句话总是在我脑子里回响着。我想我也是大法弟子,那我的路是什么?因我英文程度有限,我试着加入翻译小组。

因为几位同修的支持,我终于参加了大法弟子办的网站的翻译小组。坦白说我觉的自己还有很多缺陷,但是一心想同化大法的心愿,再加上同修们一直在鼓励我,让我更坚定的继续精進。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发表的《致欧洲法会》一文中说:“时间对你、对宇宙无量众生都是紧迫的,也许师父的话说重了,但是长期糊涂的学员,你真得认真想好何去何从了。但愿重锤之下能惊醒,为了你,而不是我这个当师父的,更不是那些使你不满意的同修。精進吧!那是你的誓约、那是你的责任、那是你自己走向圆满的路!”

师父重重的这一个棒喝完全使我醒悟了,使我变的坚定的相信师父所赐的一切是我们一生中最好的。在修炼的路上,一直不断的放下执著,改变不好的行为,是大法修炼弟子必须做到的。

我能成为法轮功的学员实在很幸运。这是一个很珍贵的机缘,正如师父所说的,“这是万年不遇的,开天辟地都没有过这样的事情”(《瑞士法会讲法》)。我是生活在师父正法、救度众生的时期。我总是提醒自己要做好三件事,成为符合要求的大法弟子,能够有幸得到大法,我感到非常骄傲和快乐,一切都是因为师父的慈悲安排。

修炼之路确实不易,充满艰辛与苦难,但只要学员们不失去在一起修炼的环境,其他学员自然而然的也会在旁互相提醒,并且在魔炼中增强正念。若失去了修炼的环境,会觉的越来越疏远并且堕落,在常人社会中被熏染而迷失了方向,导致修炼越来越松懈,时间流逝,我们的万古誓约就前功尽弃了。

希望同修们能够从我的心得获得一些教训并且做的更好。如有不符合大法之处,敬请慈悲指点。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