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5月22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

  • 沈阳法轮功学员刘守翠遭洗脑班迫害事实

  • 黑龙江阿城法轮功学员关丽萍自述遭迫害事实

  • 辽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文海顺所遭受的迫害

  • 天津武清区白古屯乡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 沈阳法轮功学员刘守翠遭洗脑班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以下是沈阳市沈北新区虎石台镇法轮功学员刘守翠二零零六年被绑架到洗脑班遭迫害的事实。

    二零零六年七月七日晚,刘守翠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去虎石台镇鸭场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希望当地民众能了解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不料遭人恶意告发。虎石台镇派出所警察王大力等人将刘守翠她们拖上警车,绑架到虎石台镇派出所,把她铐在铁床上。第二天晚上,又把她关进铁笼子里。里面到处都是蚊子,整夜无法入睡。新城子区国保大队的方某、林某、段庆祝,还有虎石台镇派出所副所长李英非法提审她,并用恐吓、欺骗的手段对她进行精神上的摧残。他们恐吓刘守翠,逼迫她出卖同修:你如果不说,就往你孩子的学校打电话;还威胁说:你不说,我们也不差你一个,然后摆出一副要打人的架势。第三天,强迫给刘守翠照相,然后送到张士洗脑班非法迫害。

    在张士洗脑班,院长史凤友、副院长关风指使十几个人对刘守翠软硬兼施的围攻,还逼迫她骂师父、骂大法,逼迫写所谓的“三书五敢”用各种伪善的方式给她洗脑,逼她放弃大法。在这期间新城子区国保大队的林某和段庆祝还专程到洗脑班提审刘守翠。二十几天后才放她回家。

    回家后,虎石台镇派出所所长王振波还指使片警骚扰刘守翠两次。二零零八年七月,虎石台镇派出所警察王大力又去她家中骚扰。


    黑龙江阿城法轮功学员关丽萍自述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以下是黑龙江阿城法轮功学员关丽萍自述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零年遭中共人员及警察迫害的事实。

    我叫关丽萍,女,四十九岁,原哈尔滨市阿城区继电器职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到黑龙江省政府上访,在省政府门前被一帮警察持枪围攻,警察要绑架一位同修,同修不配合,警察就当场殴打。天黑后我们被劫持到双城一所学校,警察逼我们报名,我们不配合,之后被阿城警察非法劫持到阿城法院,逼看邪党诽谤大法的录像,后半夜二点阿城继电器厂公安处人员把我们劫持到继电器厂公安处, 强制签名才放人。同修家属就代签,然后放我们回家。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到北京为大法鸣冤,被阿城公安局驻京办事处科长腾建华非法拦截,将我和其他同修非法劫持到驻京办事处,阿城公安局腾建华给阿城河东派出所打电话,阿城河东派出所所长姜振富、白姓司机和一名警察连夜把我们四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阿城第二看守所。在阿城第二看守所期间,赵姓女恶警在同修于淑范身上搜出经文,就狠打于淑范耳光,用脚踹她。狱警逼我们手背后上举撅着,我们开始集体绝食反迫害,我遭到阿城第二看守所警察、阿城市医院医生惨无人道的插鼻管野蛮灌食,灌的是玉米面盐和脏水,绝食三天时我心脏急速跳动,当场摔到,在板铺上不能动,我一共绝食五天。我在阿城第二看守所被非法拘禁五十天。家人被阿城继电器厂公安处非法敲诈勒索五千元钱,阿城公安局和“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敲诈勒索二千元钱,继电器厂至今仍有二千元没退还。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回家后,阿城继电器厂公安处、“六一零”头目孙司令等人经常骚扰我,经常闯到我上班的地方逼我填表格、签保证书,由于承受不住迫害的压力,我曾违心签保证书。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三年之间,阿城河东派出所片警周春洋强制叫我上派出所照像,按全手印,写几个字而后放我回家。

    在那以后,阿城继电器厂、公安处经常上我工作的地方找处长骚扰我,经常往家里打骚扰电话,看我是否在家。二零零四年我失业回家。而阿城河东派出所警察直至前两年还几次去我工作的地方找我,都被同事回绝。


    辽宁凌源市法轮功学员文海顺所遭受的迫害

    文海顺,女,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原辽宁省凌源市向东化工厂工人,二零零七年五月随向东化工厂迁至辽宁省营口市鲅鱼圈区。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向东化工厂公安处处长张勋、不法警察孙国华带领警察到向东化工厂法轮功学员家中抄家,把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公安处进行恐吓、罚款、逼迫签字放弃修炼大法。文海顺坚决不配合,不签字,她被罚款二百元。

    文海顺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一九九九年十月,她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上访。在北京信访办,她与同修们被抓。向东化工厂公安处把她从北京接回,在公安处扣留一夜后回家,非法罚款勒索她一千五百元。回家后,单位领导不让她上班,她被迫失去了工作,失去了生活来源。

    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一日,辽宁省凌源市政府利用政法委(书记马国泰)、610办公室及公安局、拘留所等单位,开始举办“法轮功人员转化学习班”(即“洗脑班”),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大法。

    十月三十一日这天,文海顺正在市场买菜,以张勋、孙国华为首的向东公安处不法警察,把文海顺绑架推上车,送进“洗脑班”。

    在“洗脑班”,公安局副局长董治民、政法委张书记亲自坐镇指挥迫害学员。拘留所所长孙连生、拘留所副所长李军、恶警李伟、李俊杰都是打手。由一帮犹大组成的帮教队,整天向法轮功学员灌输诋毁、诬陷法轮大法的邪恶理论。

    文海顺不听、不信这些邪恶理论,坚信大法,就被关进单独小号,不给被褥,受冻挨饿。吃的是早晚一碗玉米粥,中午一块窝头,白开水加点菜叶。夜里睡在地板上,没有被褥,只能睡几个小时的觉,不许与家人见面。白天在操场上跑步,跑不够他们要求的标准,恶警李伟就用胶皮管子毒打,强迫这些学员用双手支撑在雪地里做俯卧撑,达不到他们要求的标准,也要挨打。

    文海顺为了抗议邪恶的迫害,就开始绝食。在绝食的第四天,文海顺被带到二楼,恶警对她进行野蛮灌食,把她的上下牙都撬坏了,并且还不停的叫骂。为了掩盖他们的恶行,恶警们大声放VCD音乐。文海顺被迫害的鼻子流血不止,大约四十分钟后恶警把她绑架上车,送到精神病院,把她四肢绑在床上,注射毁坏脑神经的不明药物。注射不明药物后就把她用车拉回拘留所,在场的其他同修都看到她回来时神情呆板,精神恍惚,浑身青一块紫一块。

    文海顺坚持绝食,在绝食的第六天恶警又把她绑架到精神病院,又一次注射不明药物,她的身心又一次受到摧残。


    天津武清区白古屯乡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以下是天津武清区白古屯乡部份法轮功学员早期遭迫害事实。

    武淑苹,女,五十八岁,白古屯乡小天村人;赵维深,男,五十八岁,白古屯乡小天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二十一日,白古屯乡乡政府车德红等人闯到武淑苹、赵维深家,以抓人相威胁,逼赵维深交出法轮功书籍。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武淑苹、赵维深参加村里法轮功学员之间的修炼交流体会,被派出所所长王继新等人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期间乡政府人员张秀永、派出所警察郭学武逼迫武淑苹承认是交流会的组织者,不然就判刑、劳教,武淑苹不为所动。他们就扣留身份证,勒索一千元,才放他们回家。从那以后,派出所警察王光凯经常闯到武淑苹家骚扰。

    王秀英,女,四十岁,白古屯乡小天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小天村治保主任赵香带领乡政府张秀永等人,闯到家,以抓人相威胁,逼她交出法轮功书籍。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王秀英参加村里法轮功学员之间的修炼交流体会,被派出所所长王继新等人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王秀英绝食抗议,后被转到天津小西非法拘留二十多天,乡政府人员勒索王秀英一千元,才放她回家。

    董万山,男 ,四十八岁,武清区白古屯乡小天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中午,古屯乡乡长赵某、派出所所长王继新等十人将董万山绑架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法轮功学员到董万山家交流修炼体会,董万山被派出所警察王继新等人绑架到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多月,期间董万山炼功、绝食抵制迫害,恶警张景指使犯人毒打董万山一个多小时。后恶警将董万山劫持到天津双口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非法劳教期间,恶警韩某、童某、常某指使犯人经常毒打董万山,强迫坐马扎,一天一夜只让睡一个多小时,一连就二十多天,逼写不炼功保证,每天强迫着奴工十个小时以上,不完成定量不让睡觉。

    王风平,女,四十六岁,武清区白古屯乡小天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晨,小天村村治保主任赵香带杨村刑警队几个人闯到王风平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师父法像、香炉、香等私人物品。从这以后,派出所警察郭学武等经常到闯王风平家骚扰。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法轮功学员到王风平家交流修炼体会,派出所所长王继新和乡政府人员将王风平绑架到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将她劫持到乡政府三楼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四天,期间遭张立伸等迫害,包括强迫写不炼功的所谓保证,逼听诬蔑大法的录音,罚站、每人只给一把椅子休息,不让睡觉。后不法之徒勒索王风平一千元才放她回家。

    高庆文,女,六十八岁,白古屯乡小天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小天村村治保主任赵香带领乡政府张秀永等人闯到来高庆文家,以抓人相威胁,逼她交出三本法轮功书籍。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高庆文参加村里法轮功学员之间的修炼交流体会,被派出所王继新等人绑架,先劫持到武清区看守所非法拘留三天,后被劫持到天津小西非法关十多天,回来后又被扣留在乡政府三楼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星期,期间中共人员张立伸、赵雪梅等人逼迫写不炼功保证,最后被中共乡政府勒索一千元,才让回家。

    周继先,男,七十岁,白古屯乡小天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白古屯乡政府人员赵雪梅等闯到周继先家, 以抓人相威胁,逼他交出三本法轮功书籍。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七日,周继先参加村里法轮功学员之间的修炼交流体会,被派出所所长王继新等人绑架、关押到武清区看守所拘留,被非法搜身,遭恶警大谢打耳光,周继先绝食抗议,被恶警暴力灌食。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乡政府三楼洗脑班非法关押四天,期间遭张立伸等人迫害,包括不让睡觉,逼听诬蔑法轮功的录音、罚站、不让出屋,上厕所有人跟着,强迫写不炼功保证,最后被乡政府勒索一千元。周继先回家后,派出所警察王光凯等还经常闯到周家骚扰。

    刘福珍,女,四十六岁,白古屯乡小赵庄人。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下午,小赵庄村支书倚会民带乡政府乔有良等四人闯到刘福珍,逼她交出法轮功书籍。遭刘福珍拒绝。中共把刘福珍抓到派出所,刘福珍跟警察刘东亮等讲炼法轮功的真相,晚上八点多钟警察放她回家。第二天七月二十日,刘福珍被派出所王继新等人绑架到武清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乡政府三楼洗脑班非法关押四天,期间遭张立伸等人迫害,包括逼听诬蔑法轮功的录音、逼迫写不炼功保证、罚站、不让睡觉,每人只给一把椅子休息,最后被勒索一千元才放她回家。从那以后每逢敏感日,派出所警察王光凯就带人去刘福珍家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