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5/22/11)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

  • 湖南省“六一零办公室”唆使戏团排演邪剧诋毁法轮功

  • 曝光安徽南湖宝丰劳教所的恶行

  • 杭州610欲办邪恶洗脑班(补充材料)

  • 正告成都市新都区大丰镇610人员

  • 大庆市肇源县法院新站法庭庭长杜民的贪污恶行

  • 湖南省“六一零办公室”唆使戏团排演邪剧诋毁法轮功

    为继续煽动仇恨,湖南省“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教唆益阳市春桃花鼓戏剧团创排了一个所谓的现代花鼓戏,歪曲事实,丑化、诬蔑法轮功。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二日下午,邪剧《梦醒》剧组在湖南省艺术馆多功能剧场上演。中共恶徒湖南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魏委、湖南省“六一零办公室”办的主任和全省各地州市“六一零办公室”的打手、湖南省文化厅副厅长周祥辉、湖南省文化厅艺术处人员,观看了邪剧。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三日,湖南省艺术馆演出部人员提供了邪剧组及中共官员照片,责任编辑将此诋毁谤法事件记录成文,刊在湖南省艺术馆网站上,将恶人记录在案,成为未来全民清算中共恶徒的重要证据。

    靠诽谤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的中共戏子遭恶报死亡事例屡见不鲜。据法轮大法明慧网报道,制作“天安门自焚”伪案煽动仇恨法轮功的CCTV专题节目制片人陈虻四十七岁死于胃癌;播报谎言诬陷法轮功的中共殃视新闻联播喉舌罗京四十八岁死于淋巴癌,死时口腔溃烂的没有一块好肉;通过写段子说相声丑化法轮功的中共相声演员马季、侯耀文、牛振华遭报死亡,其中牛振华死时才四十八岁;排演小品《卖拐》诬蔑法轮功的中共小品演员高秀敏四十五岁猝死,“卖拐”突变成愚者为邪党“卖命”。

    “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邪党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违宪机构。被“六一零办公室”利用谤法害人的中共戏子,最终害了自己的卿卿性命,教训深刻惨痛。

    向湖南省艺术馆讲真相电话、信息如下:

    演出部:0731-85286188
    文艺生活:0731-84114186
    办公室:0731-85286177
    财务科:0731-85286180
    传达室:0731-85286150
    活动部:0731-85286185
    后勤服务部:0731-85286170
    非遗:0731-85286192
    培训部:0731-85286186
    理论调研部:0731-85286171
    少儿拓展部:0731-85286157
    美术摄影创作研究部:0731-85286152
    群文学会办公室:0731-85286167
    群论投稿邮箱:1610333415@qq.com、452029903@qq.com
    邮箱:hnyszg@163.com
    湖南省艺术馆本馆邮箱:hnsysg@163.com
    湖南省艺术馆地址:长沙市天心区杉木冲西路69号,邮编:410004
    湖南省艺术馆演出部提供的《梦醒》恶剧罪证网页:
    http://www.hnqyg.com/a/dt/2011/0323/1470.html


    曝光安徽南湖宝丰劳教所的恶行

    安徽南湖宝丰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利用种种邪恶手段,封闭起来一个人一个人的办洗脑班,扣除学员生活费,强迫奴役劳动,利用各种方式找借口,扣除奖分给延期,并扬言不写所谓“四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不给解教。

    邪警:二大队:肖鑫、余杰、张峰
    金宝大队:王进才
    一大队:林勇
    所部:鲁俊等人


    杭州610欲办邪恶洗脑班(补充材料)

    文天社区陈彦彬、俞亮  电话:0571-88079899 88399571


    正告成都市新都区大丰镇610人员

    2011年3月11日,成都市新都区大丰镇610人员张清福、街道办书记魏军及双林村唐超等10余人闯进大法弟子余桂芳家中,强行将老人绑架到新都看守所进行迫害。余桂芳老人是一位按真善忍原则做好的善良公民,她要求做好人有什么罪?她到底犯了什么法?

    中国宪法36-41条的规定如下:

    第三十六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

    第三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第三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禁止用任何方法对公民进行侮辱、诽谤和诬告陷害。

    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

    第四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护。除因国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机关或者检察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对通信进行检查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你们身为国家公务员,这些宪法中的明文规定你们应该比我们普通老百姓更加清楚,可能你们中有人认为:政策是上边定的,我们只是执行者;有的人觉得“上面的压力太大”;也有些人看中了这是一个维持生计或者仕途升迁的本钱。殊不知人有旦夕祸福,天有不测风云,谁能保证有一天你不会成为替罪羊?你执行的所有命令可留有“上边”的纸制文件等依据?历史带给我们的启示是:执行命令决不会成为犯法逃脱惩罚的借口!

    因此,为了自己和你们家人的未来,今后的路怎么走自己一定要慎重,请你们务必审时度势,作出一个明智的选择。


    大庆市肇源县法院新站法庭庭长杜民的贪污恶行

    在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刊登《大庆市肇源县法院新站法庭庭长杜民恶行》后,据可靠消息,杜民接到了很多真相电话和真相资料;此人不但没有悔改,反而把接到的真相资料交给院长和副院长,越过主管副院长直接找院长举报法轮功学员,给院长施加压力,以要求法轮功学员回单位办理案件交接为借口,企图威逼法轮功学员写所谓的“保证书”,实施迫害。

    杜民为什么紧随中共参与迫害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就是他听信邪党、迷失在名利当中太深了,对钱财贪心不足,总想借中共恶党给的权力达到自己敛财的目的。下面把杜民从任法官以来胡作非为仅举几例:

    事例一、二零零八年杜民利用审判权利通过新站镇振余村书记高××和向前村书记辛××(出车祸已死)承包了两个村在新站西江湾的土地资源(长权),名义是开发,杜民自己起草的合同。还有以其父亲和弟弟的名义承包开发商陈××开发新站西江湾的土地三十年。

    事例二、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六年杜民在新站法庭期间,通过肇源县农业银行于××的关系,以其父亲的名义廉价购买肇源县农业银行从新站供销社果品公司以收贷款名义收回的房屋(临街商服房),后来因公司职工王××与贺××上访未得逞。

    事例三、新站镇政府退休干部王××原来是新站镇农机公司经理,该人多年做农用四轮车生意,很有钱,在新站一带很有名望。新站镇农机公司诉金百东一案,原来在县法院审理,一审判决金百东胜诉,王××不服提出上诉,大庆市中级法院判决维持肇源县法院一审判决,一年以后,王××通过杜民的关系在新站法庭又起诉了金百东,杜民明知道自己审理此案会招惹非议,便指使佟××审理,他在背后操控。杜民和王××纯属金钱关系,二零零七年王××从新站酒厂给杜民买了五十箱白酒送到新站法庭地下室存放至今。

    事例四、杜民一九八九年调入新站法庭,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六年期间利用审判权利在新站铁东开了一处歌舞餐厅将近七、八个月,当时中组部、中纪委、两高以及省、市、县对在职干警及其家属都严厉禁止经营歌舞娱乐场所。一九九七年调到肇源县三站法庭任副庭长。二零零五年法院改革通过个人关系调回新站法庭任庭长,一直到现在。新站法庭每年受案都达到五百件,每件收费除了国家规定的诉讼费之外,再加收一百五十元(这是有据可查的),当事人撤诉和调解的案件每件都应减半收费,给当事人退回一半费用,可是杜民分文不退。

    国务院规定从二零零八年起执行案件立案时不再收取申请费,可是杜民仍然收费,这还不算,有的当事人着急办案就让当事人自己打出租车,有的当事人就反映都已经交了各种费用了,怎么还让我们打车呢?一方当事人判刑在压的离婚案件都是杜民自己办理,起诉方交给杜民费用至少都在千元以上。是凡涉及到彩礼纠纷的案件都由杜民一人办理,因为退不退彩礼款,退多退少都由审判员裁量,这类案件审判员能有相当油水可捞。从二零零五年到现在法庭收支从来没有公布过。

    杜民原来是新站镇一所学校的教师,一九八九年通过关系调入肇源县法院新站法庭,原来家庭并不富裕,自从到法庭工作以后家庭生活开始富裕起来,现有资产:在肇源县城有商服楼二处价值三、四百万元人民币,每年可得租金四、五十万元,在新站镇有收购粮食部一处价值二百多万元人民币,另外还有土地大约上千亩。杜民的儿子在加拿大就读期间每年学费和生活费大约二、三十万元人民币,念了五、六年书。

    杜民与妻子赵连影都是工薪族,竟然在短短的二十年时间里家庭固定资产达上千万元,有头脑的世人都会想一想这钱是怎么来的,特别是在当今中共邪党统治下的中国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