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二百封真相信 真相资料送万家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今年我六十七岁,自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在师父的呵护下,风雨十年中,我一直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去人心,行神事,助师正法,义无反顾。经历实在太多了,其中有苦、有甜、也有辛酸,但更多的是溶在法中的幸福。这里写出自己的经历与体悟,证实大法。

一、久远的缘

得法前,我曾经有一段神奇的经历,一直让我费解。那是一九八三年的一天下午,我下班回家,路上忽听一阵惊呼,就见几辆马车迎面“飞”来,瞬间到了跟前。我刚想迈步躲开,高跟鞋踩到土坑里,仰面跌倒,几匹马从我身上嗖嗖过去,还有一匹马的蹄子从我头上过去。我正想将身子顺过来,别让车轧到,忽然觉得车停了。我迅速从车底下爬起来,伸出手让围观的人拽了出来,虽惊险异常,但毫发未伤。围观的人都感到很神奇。

我说:“多亏车停住了,不然,我即使不被马踩着,也得被车轧了。”可大家却反驳说:“那车正跑着,还是高岗下坡,而且坡度那么大,能停得住吗?”可那车要是不停,我怎么能从车底下起来,再出来呢?大家都无法解释。这也成为我心中埋藏很久的一个谜。

直到我修炼大法,才知道有很多大法弟子得法修炼前,师父就一直在管着。也许不修炼的常人还难以理解,而大法弟子知道,我们与大法的缘、与师父的缘已经历久远的历史,我今天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有师父一路悄然而护,用神通法力救我于危难。在感激师父慈悲呵护的同时,也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

二、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1、每天二百封真相信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我除了参加每天的集体炼功、学法,还常常带着十岁的孙女和六岁的小外孙到外地去洪法。“七二零”后,中共邪党操控整个国家机器对法轮功進行诬陷、打压,抓捕法轮功学员,迫害方式各种各样,但是未能动摇大法弟子修炼的坚定信念和决心,我们依然义无反顾的走在神的路上。看到邪恶的谎言铺天盖地,大法遭诽谤,众生被欺骗,我和老伴决定不能象常人那样只顾保全自己,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要走出去证实法,救度众生。

我们一开始是采用邮信的方式讲真相。儿女们给了我们一张地图,我们从地图上找出不同的市、县和各个乡镇,每天邮二百封真相信,要走十几个乡镇才能把这二百封信邮完。记得有一次,头一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雪,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我和老伴就上了一个去某市的大客车。路滑,车开的很慢,三个多小时后车到站了。

下车后,一眼就看到路北有一个邮箱,还有一个人正在扫雪。这时,老伴就说了一句:“让他赶快進去。”话音刚落,就看这个人抱着扫帚就進屋了。当时我们冻得嘴都张不开了,可我和老伴都笑得很开心,觉得真神。我们抓紧时间很快把信放進邮箱。离开后,我们就又去等车继续找邮箱。

这天我们走了十几个乡镇,途经两个市,把信全部邮完,天已经很晚了,我们又踏上了回家的大客车。这时我们都觉得有点饿了。冬季的晚上很冷,车上的人也不多,看样子司机也很着急,离发车时间还差几分钟,司机就提前开车了。车开的很慢,刚开出去不远,我看见一个篮球一样大的紫色的大法轮跟着车走。这时,老伴也用手指着外边,小声对我说:“看看天上的法轮!”我抬头一看,天上、地上、天地之间到处都是法轮,五颜六色,壮观极了!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对我们的鼓励,使我们在证实法的路上更加坚定。

2、真相资料送万家

真相信邮寄一段时间后,我和老伴就开始去亲戚和朋友家讲真相,晚上发真相资料,贴标语,有时也去外地发真相资料,到家后常常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一次,我们去外地发真相,看天色已晚,想从小道走,但必须过一条沟。由于天黑看不清,用手电筒照了一下,觉得沟里是冰,老伴说:“从这跳下去吧。”我也跟着往下跳,结果是齐腰深的灰堆。当时把我们呛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后来还是老伴先爬上了岸,随后把我也拽上去了。上去后,我们互相拍打着身上的灰。老伴说:“把身上的灰拍净再走吧,不然一走一冒烟,人家看了会吓一跳:这是从哪腾云驾雾来的神呢?”我们俩不约而同的笑了,笑的开心,笑的幸福……

正当我们用大法给予的智慧,用各种方法讲真相、急于救人的时候,老伴却被突如其来的病魔夺走了生命。我很痛心,我失去一个和我配合讲真相、救众生的伙伴、同修,但我没被干扰,更没有被情带动,我依然义无反顾的走在神的路上。

3、面对面讲真相

老伴的离去是我修炼过程中的一个转折点。此后,我离开了住地,开始和女儿及外地同修配合面对面讲真相。我们一般是坐出租车去外地讲。在车里,用讲故事的形式给司机讲真相,启发世人的善念,最后都高兴的接受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我们有时也坐大客车去外地。奇怪的是我们上哪个车,哪个车上车的人就多,一会儿就满。我们在车里常常是两个人用对话形式讲真相,车里的人都很注意听,其中有的就三退了。

到达目的地后,我们一般是两人一组,一个发正念,一个讲真相,效果很好。一次,我们遇到两个老头站在路边,一个同修上前和他们答话,我在一边发正念,讲真相的同修很快進入了正题。其中一个老头欣然接受三退,而另一个老头不但不退,还大声嚷嚷,说些对大法很不敬的话。我在旁边听到后,立即针对这个人集中精力发正念,清除、解体操控他的邪恶因素。正念刚发出去,就见一个骷髅头从他头顶上方掉下来,他的态度立刻变了。同修看他不那么抵触了,就又继续给他讲真相,很快他也高兴的接受了三退。

我们还常常利用买菜的机会讲真相。一次,我碰到一个四十多岁的卖菜妇女,看起来很和善,就边打听菜价,边和她唠几句家常。没想到她竟对我诉起苦来,说今年水稻减产,玉米没棒,养猪又死了很多,“你看我嘴都烧成这样了。”边说边将身子前倾让我看。我知道这又是一个应该我来救度的生命。我先安慰她别着急上火,上天一定会保佑好人的,接着我问她听说过法轮功吗?炼法轮功的人都是怎样的好人,中共邪党又如何栽赃、陷害,迫害好人,然后我又讲到了天降奇石,讲到“三退”,她都很认同,并接受了“三退”。临走时,我看她穿的太少,冻的直哆嗦,就说:“你穿的太少了,我回家给你拿件衣服来。”她连说不用。但我想,我是大法弟子,说出的话要兑现。到家后,我就拿了一件衣服给她送去,并安慰她:“别着急上火,你已经‘三退’了,一定会有福报的。”并嘱咐她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我离去时,听到她和身边的人说:“这人太好了,炼法轮功的人真好!”而且说了好几遍。

4、魔难面前去人心

在讲真相过程中,由于心态不够纯净,掺杂很多人心,在一次去外地发真相过程中,我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我一天没吃饭,也一夜未能入睡,我们讲真相救人是在行神事,并没有错,是自己哪没做好、哪些人心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我苦苦的向内找,找到了很多执着心:怕心、证实自己的心、显示心、妒嫉心、求心、急心、名利心、虚荣心等等等等,总之,都是为私为我的人心,而不是修炼人应有的神念,这哪是一个神应有的状态呀?

这时我才猛然发现,自己十几年来并没有实修,而是把做事当成了修炼,没有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时间,真感到痛心和内疚。但我不能沉浸在痛悔中,我要用大法弟子的正念、神念来对待:虽然我有人心执着,但我不能承认旧势力的这种安排,这些人心不是我,我是大法弟子,修炼过程中有人心是难免的,我们向内找是为了彻底去除它,在法中归正,我的一切有师父在管,旧势力无权干涉,也没有资格插手,我只走师父给我安排的路,邪恶以任何借口迫害大法弟子、干扰大法弟子正法修炼、影响众生得救都是在犯罪,所以我不能承认这种安排,连这段历史都是我永远不能承认的,我依然要走出去证实法,救度众生。一个月后,我回到家中。

5、开创修炼环境

回到家后,儿女们对我修大法不再象以前那样支持。他们对我诉苦,苦苦的哀求,有时哭着和我说,有时喊着和我说,不让我和其他同修接触,这些都未能动摇我修炼的决心。我首先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站在圆容法、证实法的基点上,做好来自家庭、社会、亲戚朋友等方面的每一件小事。我发现,做好这些小事并不那么容易,也是提高心性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暴露出很多执着心,我发现一个去一个。我觉得我应该处处为别人着想,充份理解孩子们的感受,不能走极端,但也不能无度的符合他们的观点,所以我每天抓紧时间学法炼功,然后尽量为他们分担力所能及的家务,并利用买菜、散步的机会讲真相。由于我真正做到了真修、实修,处事为他人着想,不为名利所动,逐渐得到了孩子们的理解,也与孩子们在思想上有了沟通,我的修炼环境有了改变。开始学法是背着他们学,后来就公开学了;发正念由怕他们看见到现在到时间他们主动提醒我;我每天也有更多的时间出来证实法,救度众生。

6、正念否定外来干扰

已有三年多时间,我被外来邪恶因素干扰,每当学法、炼功、发正念时,头上就有动来动去的物质干扰,以至我学法、炼功、发正念都静不下来。我发正念清理,效果不大,时间一长就形成一种怕的物质。后来,很多同修帮我发正念,当时效果很好,可过后干扰还出现。我很困惑,但修炼的信念没有动摇,困难时我依然坚持学法。在我又一次学到:“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这段法时,我忽然意识到,我是修大法的,有师父在管,有护法神相助,怎么会怕它呢,邪恶又怎么能干扰得了呢?这不是对师对法坚信成度不够吗?那“怕”的物质不是我,解体它!那邪恶物质我更不承认,更要从根子上清除解体它。

于是我在增加发正念次数的同时加强学法,不管怎么忙,保证每天学两讲,从不放松。白天读法,晚上背法,让自己溶于法中,让正念、神念主宰自己,让邪恶物质在我的空间场中没有存在之地。再遇到干扰,我就背师父《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的一段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我正告那邪恶物质:“你动不了我,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有伟大的师父在管我,有大法在我心中,我一定能解体你。”后来,我也常背师父关于善解的法。因为我想,虽然它干扰了我,但我是走向神的生命,我还要慈悲于它,希望它能同化大法,善解我们之间的冤怨,从而拥有美好的未来,如果它不能同化大法,就只能解体。逐渐的我正念越来越强,越来越没有怕的因素了,这个邪恶物质也越来越不起作用了,我感到是师父把它实质的东西拿掉了。现在“不能动人念”、“不打折扣”这样的想法常常在我脑中出现,我知道这是师父在提醒我,点化我。

三年来,在世上的每一分、每一秒我都为同化大法、证实大法、为众生得救而存在,这是我的真实心境。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一步步从魔难中走过来。我在感激师父点化、呵护的同时,也倍加珍惜这万古难遇的机缘。

我能成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我生命长河中最幸运、也是最荣耀、最幸福的事,我能走到今天,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伴随着师父的巨大付出。我曾为自己人心凡重,不能按师尊的要求正念正行而流泪,也曾为由于各种执着而不能更好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痛悔,但泪水不能洗去执着,懊悔也不代表境界的升华,师父的浩荡佛恩弟子无以回报,唯有在法中精進,听师父的话,修好自己,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坚定、平稳的走完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完成史前洪愿,兑现自己的誓约,才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谢师恩!

初次写交流稿,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