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县城中学教师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丈夫和我散发真相资料,遭人构陷,我被非法拘留一个月,丈夫被非法劳教两年。我县是偏远的山区小县,闭塞落后,人们还不知道大法,丈夫和我被非法拘留后,在整个县城成了爆炸新闻。

我俩都是县城中学教师,丈夫还是一所联合中学的校长,在工作中我们都有较好的口碑,人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传单、不干胶说什么也和我俩对不上号。有人认为:共产党这么腐败,法轮功一定是正确的;有的人认为,丈夫和我有这么稳定的职业,工作业绩突出,怎么就敢和共产党对着干呢?这两类人认为,无论怎样,先从公安局要回人再说。认识的不认识的,不约而同去了公安局。公安内部的人说:公安局的门槛都快被踏断了,话都回不完。还有一类人比较麻木,他们只是听听消息,说句风凉话;有的人则认为,我俩扰乱治安,活该。就在这一件事中,在沸沸扬扬的评说中,不同的人摆放了不同的心性位置。因为这件事轰动了全县,几乎人人都知道我俩修炼法轮功。

从拘留所回来后,我感觉象一只孤雁,没有了和我交流的同修,家已被多次抄过了,没有了大法书,我的心一下子跌入了万丈深渊,整个人象丢了魂似的。望着十二岁的儿子和六岁的女儿,还有年迈的公婆,真不知怎么撑下去。当时的环境,来自家庭、单位和社会的压力很大,本地同修又少,家人的冷漠和指责,单位同事的冷眼和躲避,社会上的非议和指指点点,一下子令人难以承受。公安部门每周对我的谈话,每逢敏感日长假,单位指派一名领导和一名恶党党员来看着我,怕我上访。

从拘留所回来后,学校停了我的课,让我到教导处打杂,油印文件、试卷,从书店领课本,脏活累活我抢着干,用自己的行动消减着老师们对大法的抵触态度。一学期下来,学校又安排我去代课,那两个班的平均成绩都是三十多分,这样的成绩三年后一定影响升学率。

我用在大法中开启的智慧给他们讲做人的道理,讲神传文化、讲传统故事,认真备好上好每一节课,补课从不收钱,孩子们都非常喜欢我。每周学校从各班各抽十人了解我,孩子们说:“我们的新英语老师幽默风趣,知识面广,讲课深入浅出,我们都喜欢。”

期中考试孩子们的成绩赶上了同级的其它班。家长会上,全校三十几个班的家长在大礼堂集中,校领导表扬了我。家长有工人、农民、政界人士等各阶层的人,他们都关注着我的代课成绩,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我决不能给大法和师父抹黑。当初,这两个班成绩差的厉害,教育局经常过问此事,这回他们悬着的心都放下了,甚至有人还说“法轮功真了不起”。听到这些,我的眼泪流了出来。

后来,公安局再来找我时,都被领导挡了回去。在全县教育工作会议上,政府部门要学校汇报我的情况,没想到校长又一次表扬了我,参加会议的人主要是县、乡、镇各中小学的校长及各乡镇领导,他们都是文化人,有自己的见解,有人说:“炼法轮功的人能做的这么好,法轮功能不好吗?”

我不会被这些表扬迷惑,我的使命是救人,所以我的心里很平静。一级学生毕业后,下级学生抢着要進我的班,尽管校方会选一些非专业老师作为其他科任教师,但丝毫不影响我的生源,我知道这是他们明白的一面要得度才抢着进我的班。师父的法理不断的指导着我,教室成了我救度众生的诺亚方舟。我从历史、地理、天文、预言、神传文化、修炼故事等方面启迪他们的良知善念,唤醒他们本性的纯真,讲着讲着,就在课堂上,孩子们跟我一块儿喊出了“真、善、忍好!”

初中教育三年一个循环,因为我的教学成绩突出,常被调到初三,一年一换班,甚至有时一个学期。这样,缩短了教学周期,增加了救人数量。学生也是活的传媒,他们也会帮我传递信息,我相信“真善忍”的种子已深深的扎根于他们的心田。

回顾十多年的修炼历程,点滴进步都离不了师父的慈悲呵护,在有限的修炼路上,我要做的更好,真正做到让师父多一份欣慰,少一分操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