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迫害好人 反倒打一耙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二零一一年四月八日下午,大庆石油公司采油十厂领导安排本单位职工、法轮功学员黄维超到一楼餐厅干活。大约三、四点钟,十厂稳定办(六一零)主任杨晓峰、保干厉国才等,伙同萨尔图公安分局警察孙长志等共七、八个人,突然闯进餐厅,暴力绑架黄维超。一伙恶徒用塑料台布蒙住他的头,把他的双手反铐在背后,连踢带打地把他塞进了吉普车内带走。

黄维超被绑架,妻子毫不知情。后来她给丈夫单位打电话,才知道被劫持到五常市洗脑班去了。

四月二十一日,家人得到通知:黄维超四月九日从洗脑班走脱,下落不明。

家人到五常洗脑班和大庆油公司稳定办(“六一零”)了解核实情况。洗脑班和油公司“六一零”的人,都一口咬定黄维超跑了。问怎么跑的,油公司“六一零”的人说:“黄维超在里面一宿没睡,把人家两个帮教折腾得也一宿没睡;人家打个盹的功夫,他就跑了。”

当然,明眼人一看就明白,恶人这是倒打一耙。你一群人用塑料台布蒙住人家的头,又把人塞到车内绑架走,是你们折腾了黄维超,还是黄维超折腾了你们?五常市的洗脑班那是什么地方?比监狱还黑的地方啊。把人家绑架走了,保不定在里面受哪些酷刑折磨呢?从恶徒的话中可以断定,黄维超一进洗脑班,恶人就已经开始用剥夺睡眠的方式折磨他了。

当然,我们这样说,有的人可能还不太相信,你有什么证据吗?那我们就列举几条五常洗脑班这些年的罪恶,看看到底是洗脑班的恶人在折磨法轮功学员,还是法轮功学员在折腾他们?

五常市洗脑班以前是在五常种子公司三楼,后来迁至五常招商局二楼。洗脑班的校长叫付彦春。此恶徒曾将结发之妻打死,后来凭关系成了王常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曾宪福的司机。就这样一个流氓混混竟然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学习班的校长。他每次迫害法轮功学员之前,都酗酒,光着膀子,叼着烟卷儿,满口脏话,一副无赖流氓嘴脸。他曾当众宣说:“我就是流氓,我就是牲口!”在洗脑班,他公开叫嚣:我这里就是流氓集团!

法轮功学员苗艳君被绑架到洗脑班后,只几天时间就被毒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其中两次打得非常厉害。她的腿在六年前做过手术,有钢板在腿上没取出,修法轮大法后,一直都很好。第一次遭毒打之后她的腿基本就不能下地;第二次毒打之后就已完全不能行走,去医院拍片子,钢板上有九个钢钉被打出八个。

二零零四年五月份,五常牛家镇的法轮功学员何耀铎被绑架到洗脑班。连续两天,付彦春和莫振山对他打耳光,用脚踢,电棍电,每次都一个多小时。付彦春还用手猛抠他的腮帮子,把他的嘴撬开,将电棍往嘴里插,用电棍电,逼其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放弃信仰。何耀铎被逼从三楼跳下,腿和脚摔伤,大小便得人往出背,雇人护理。付彦春还不罢休,到处打探他的下落,迫使何耀铎有家不能回,流离在外。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十日下午,法轮功学员武凤华被劫持到洗脑班。付彦春叫嚣:你不写“三书”,我就把你折腾死扔到河里去,这里荒郊野外没人知道!我还可给你打一种药,让你稀里糊涂什么都说!我还让你的女儿辍学,让学校退回来!我还可以向你家要十万、二十万!随后付彦春对武凤华拳打脚踢,并把笔硬往武凤华手里塞,强迫写“三书”。未遂后,将武凤华绑坐铁椅子,把手铐锁在椅子上罚蹲,就这样折腾一宿,还叫嚣说:楼上什么刑具都有,什么锁地环、上大挂、灌辣椒水都可以给你用。

这次黄维超被绑架到洗脑班,恶人说他把两个帮教折腾了一宿,你信吗?中共把人家绑架到黑监狱里去,就是在执法犯法。别忘了,黄维超是被戴着背铐拉走的。他怎么折腾人家?绑架时就被施用暴力了。究竟是谁折腾谁?这还用说吗?

另外,恶人们说,黄维超跑了。他怎么跑的?首先,人是你们这帮人绑架的,你们得给个交待。要是真跑了,恶徒们也该想想,为什么在戒备森严的黑监狱里,还有两个人看守的情况下能跑了人?再一种可能,就是这伙人把人家人为地搞失踪了。是不是真象付彦春说的那样“我就把你折腾死扔到河里去”?

基于五常市洗脑班一贯作恶,黄维超的家人讨要一个说法是完全应该和必需的。在没有得知黄维超的真实下落之前,最起码要让这帮子恶徒说清楚:是黄维超在折腾他们,还是他们在折磨黄维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