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年前的珍贵回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曾三次参加慈悲伟大的师尊李洪志师父的讲法面授班, 当时的那一幕幕,历久弥新。尤其是十七年前,我第一次参加师父在石家庄的讲法传功班的情景,更是历历在目。

我是一位国企职员,今年五十六岁了,因修炼法轮大法,使我看上去象四十岁。人们很难想象十七年前的我,是一个饱经胃病、咽炎、失眠等疾病折磨不堪的病人。

一九九四年,我在书店看到一本《中国法轮功》,一看很好,就有了参加学习班的念头,后来在一本杂志上看到石家庄办班的消息,马上动身前往。到石家庄买了票,第二天寻找学功班地点,碰到一位外地学员问我办班的地点,我说我也是外地人,这样我俩一边走一边打听,他告诉我他以前参加过师父的讲法面授班,这次是来邀请师父到他们地区办班的,他还掏出来好几份当地的邀请函,有当地科协的、气功研究会的等等。

我们在各自打听地点时,我不经意中一回头,看到这位外地学员正和一位身材高大魁梧的人在谈话,我直觉这一定是师父,马上回来问,正是,赶紧和师父握手,我当时心情非常激动,师父穿的是咖啡色夹克,那么平易近人、可亲可敬,我一米八的个,可看师父还得仰视。我当时刚接触法轮功,因以前练过假气功,就想找师父要信息(现在想起来都脸红),师父问“什么信息”,一句话里,慈悲与威严同在,底下的话我就说不出来了,就指了指那位外地学员佩戴的法轮章,师父说,参加班了就有。

师父和那位学员说(大意):现在办班都排满了,你和研究会商量一下,这个事我知道了。说了两句,师父一看表到点了,就一手一个轻推着我俩一同走向会场。到门口,好几位等候的工作人员迎过来,一下把我俩拨拉到一边儿去了。那时候参加班的人太多,想和师父呆一会根本没机会。现在回忆起来,那是多么珍贵、难忘的一刻,时至今日仍历历在目。

我听了师父在石家庄传功讲法班第一天,觉的这个法太好了,我步行一个多小时到旅馆一点没累,走路轻飘飘的真舒服,这一对比才知道大法太神圣了,心情激动的难以言表,第二天就给家乡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买下一个班的票快来参加天津的班。

我印象最深的还有件事,第一天办班,有位学员离我坐的很近,他拿了一个录音机,想把师父的讲法录下来,我当时也想让他帮我复制一份,第二天师父开课时就谈到不允许学员私自录音,说“你会录不上的”,这位学员还录,回家一放没录上,到班上来跟我讲:“快快静静的听,别录了,不行。”这一下他警醒了,明白了修炼的严肃性。从中我也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师父说的每句话都是真实不虚的。

石家庄学习班结束后,师父让每个人写心得体会,还让学员上讲台上发言,当时我鼓了半天勇气,还是没好意思上去,现在想起来挺遗憾的,只记的我写的最后一句话是:“参加这个班是三生有幸!”

师父处处为学员们考虑,办班结束时学员和师父照像,请了一个照像馆的人,要价很高,师父不同意,说太贵,问学员里有没有会照像的,后来有人给师父报价,最后找了一个要价最低的,那次班是六百多人,师父给我们排上号,五十个人一组。我记的师父总是微低着头在招呼、照顾大家。

还记得当时旁边一位参加完北京班又来参加石家庄班的老学员,手指着刚从我身边走过去的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学员说:“这位学员以前在床上躺了好几年,是师父救了她,让她恢复了健康,她参加了多个班了。”我当时印象挺深,看到这位女学员精神十足,走路跟风似的特别快,在忙着会场的工作。

后来我看到师父和一个军官在那站着说话,心想:这办完班也看不到师父了,得留点纪念啊。就拿着书到师父跟前说:师父,留个纪念签个字吧。师父拿起来说:这上有我的签字了。我说:师父再给签一个吧。师父一手托着书又签了一回。我这一开头,后面“呼啦”一下,学员都上来要师父签字,师父耐心的给大家签,人太多了,那位军官叫大家不要签了。现在想起我给师父找了多大麻烦啊,要是现在,叫我签我也不签了,那时就是悟性低。到现在我还珍惜保留着这本书呢,觉的特别珍贵,那是最早发行的一本大法书,黄皮的。

师父讲的法太好了,听完了总也听不够,所以大家就总想跟班。那次石家庄班是三月三日到三月十日,紧接着下一个班就是天津班,学员都想去,但是很多人没买上票,师父说没买上票的就不要去了,已经满员了。后来我又听见师父说了句:“可以换个大点儿的嘛!”意思是天津那边换个大点儿的会场。可是天津那边还是没换。天津班我就没去成。

后来我又参加了济南和广州的班,见证了很多超常、神奇的事,我看《忆师恩》里很多同修都写出来了。记的最后一次广州办班,我有票,我单位还有一些人想去,但是没有票了,当地的气功研究会发出通知,叫外地没有票的不要去了。可我单位的人执意要去,没有票站着听都行,就这样他们坐了二天一夜的火车赶到广州,一打听事情有了变化,外地没有票的学员都被安排在会场当中主席台前的空地上,回来后他们跟我炫耀:哈,我离师父最近了!学员想得法的心那么迫切,真的是俩俩相继而来。

今天回忆起师父当年在大陆传法办班,非常辛苦,据我所知,那时我们当地机构拿着邀请函请师父来讲法办班,请了好几次都排不上号,师父在当时受欢迎成度可想而知。如果没有发生这场迫害,大陆会有更多的人得法受益,而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真正受害的是被谎言蒙蔽的民众,失去了真正了解大法的机 缘,而我们已经得了法的法轮功学员,无论是当年参加班见过师父的,还是没见过师父的,都真切的体会到大法的美好与超常,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会跟师父堂堂正正的再度相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