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文登政法委、六一零对徐英光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阴历的九月十二日夜里十一点多钟,就我和母亲两人,在熟睡中我听到有敲窗子的声音,起来一看,院子中间站了五、六个彪形大汉,院门大开……”这是山东文登市退休女工徐英光讲述她十二年来遭受中共政法人员迫害的一幕。十二年来,徐英光女士仅仅由于她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做一个道德境界高的人,而不断的遭受中共邪党人员的不断骚扰、绑架、非法关押、劳教等迫害。

下面是徐英光女士自述这些年的经历:

我叫徐英光,女,今年五十四岁,原文登市百货大楼职工,现已退休。我于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得法前我的身体倒是没有什么病,但是脾气很不好,为一点小事就能跟丈夫吵架,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连儿子也不放过,经常打骂,有一次竟然用烧火做饭的铁棍打,铁棍打弯了也不罢手。就是这样一个坏脾气的我,在看了《转法轮》之后,就按书里教的要做一个好人,脾气逐渐变好了,此后我的家庭日益和睦,非常美满幸福。

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一场史无前例的迫害法轮功的运动,邪恶的造谣铺天盖地。为了给大法讨公道、还师父清白,我多次进京上访,因此在当地出了名,成了政法委、六一零的重点打击对象,从此我的家庭再无宁日。

二零零零年初,我母亲八十九岁的高龄,重病在床,我回家照顾老人。城里分局恶警伙同单位人员苑良法不时到我家骚扰。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参加本市大型的集体证实法活动,被恶警抓捕,非法拘留十五天。同年的十月一日到了,单位政工科的人闯到乡下母亲家骚扰,过后病开始严重起来。因为母亲经历过文革,父亲当年遭受邪党迫害的情景母亲是感同身受、历历在目,非常恐惧。

阴历的九月十二日夜里十一点多钟,就我和母亲两人,在熟睡中我听到有敲窗子的声音,起来一看,院子中间站了五、六个彪形大汉,院门大开,我问干什么的,一男子说:“把门打开,有事跟你说。”我坚决不肯开门并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们:“半夜三更破门而入,你们是私闯民宅。再说我母亲正重病在床,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去告你们,我家里人也不会放过你们!”一直僵持了很久,他们退到院子外面,我母亲再次受到惊吓,劝我赶紧从邻居家平房逃走。第二天四点,他们又扑回我母亲家欲强行绑架我,被家人正念抵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二日,我在自己家里有七名同修在一起切磋交流,恶警李保金、国保大队李英林带领一群恶警闯进我家,将我绑架到城里分局。两名外地同修在另一房间被打的鼻青脸肿,有一男同修都爬不起来了。公安局副局长徐海峰问我什么我也不配合。最后问我炼不炼呢?我说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呢!他气急败坏打了我两个耳光,当时是眼冒金星。他叫嚣说:要是我不判你三年劳教,我倒着走。后把我们关在拘留所又转到看守所。快过年了,我的家人很着急,他们欺骗家人说早送劳教所了。送劳教书时恶警李英林拿着劳教书要我签字,我不签,他拿劳教书打我的头并且说:“给你提高层次。”我被非法劳教三年。

正月初九,他们送我到王村劳教所迫害,结果查出严重的高血压、冠心病。我本来是没有病的人,修大法后更健康了,如果没有他们的迫害我哪来的病呢?就是这样他们也不放过我,从劳教所回来就继续关押在看守所,我绝食反迫害,七天后回家,丈夫告诉我,母亲去世已经接近三七了,我就回家在我嫂子家准备过三七,三七当天我单位的人就跟来骚扰,被我表哥骂走。第二天,城里分局李保金、于建光伙同泽头镇恶警闯我嫂子家绑架我,于建光和李保金他们两人把我架起来,一人一只胳膊连拉带拖把我拖上警车继续送看守所迫害,三月份我的保外就医手续全办好了,李英林骗我在看守所少待一会儿等某某官来,骗我儿子先回家了,那时邪党正在开两会。后六一零指使单位恶人陈林和一名司机直接送洗脑班迫害,扣了我三百多元饭费。这期间百大公司经理梁荣修扣了我九个月的工资。

二零零六年六月,国保大队长王永建、副大队长向洪平带两辆警车闯入家中,把家里的大法书和私人小灵通、照相机、给儿子买的二手笔记本等家用物品洗劫一空。接着非法绑架我至公安局,这伙人窜到丈夫单位,威胁我丈夫把另套房子打开,丈夫不肯,他们就以拘留来威胁恐吓,强迫丈夫打开门,家里二万多元的救人设备和耗材被抢劫一空,同修给的二百元钱也抢走了。

当天晚上将我转到拘留所,十二天后转看守所,又被检察院批捕。五十多天后又把我折磨到血压和冠心病加重了,他们才通知家人交了五千元做抵押金把我放回家。回家第四天法院的侯姓恶人天天打电话让我到法院,骚扰我不通又去骚扰我丈夫,我不去恶警就登门骚扰,扬言再不到法院就收监,门前天天变着花样蹲坑、监视。丈夫被搞的几乎班都上不下去,连单位的人都看不下去了。这期间家人的身心健康遭受很大的损害。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二日早七点,文登龙山街道办事处周某(主任)和一女性闯进我家要绑架我到济南章丘洗脑班迫害,我不配合他们并且讲真相给他们他们也不听,只说只管眼前不要未来,那个女人跑到大门外调兵,这时我叫周某走他不走还说这是他的工作。我说:“我家不是你的办公室。”这时我丈夫把大门反锁了。那女人找的四、五个人用车拉来了,要进我家。周某趁机要丈夫把门打开,让他出去。我说:“如果你不绑架我,让外头一伙离开。”他不答应,僵持十一点二十我儿子在大门外,我丈夫在家里,都正念抵制恶人。外面人开始撤离,丈夫才把门打开放走周某。这次我丈夫又一次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十二年的迫害,对我个人和家庭的伤害无以言表!根据《宪法》第三十五、三十六、四十一条规定,信仰法轮功合法、修炼法轮功合法、上访合法。相反,那些参与迫害的人,你们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现在,作为发起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罗干等已被告上国际法庭,这对于无知的参与这场迫害的人,无疑重重敲了一把警钟。请你们看清形势,悬崖勒马,停止助纣为虐,并加紧将功补过,才是明智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