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爸品格高尚却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我爸爸名叫杜国林,是一个看起来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可是他高尚的品格,无私的心地,纯正的做人理念,却使他周围的人无不对他交口称赞,视他为良师益友。

常言道:儿行千里母担忧。可是母亲在我的记忆中并不清晰,生活中只有一个和我相依为命的爸爸。因为在我两岁时父母离异后,我便随父亲一起生活。父亲无微不至的关怀,细心的呵护,循循善诱的教导,对我的理解、信任与尊重加之奶奶的帮衬,我一直无忧无虑,温馨幸福的生活着,身心健康地茁壮成长着。当今教育界及许多完整家庭都无法解决的孩子教育、成长问题,我的爸爸成功做到了。我从未觉的我的家是残缺不全的,也从没因父母离异的原因而自卑。不仅如此,每当想起爸爸,我都会觉得无比的自豪。因为我的爸爸所给予我的,是我所处环境中其他人的父母都没有做到的。我的精神与情感世界因爸爸的爱而丰沛充盈。因为有了爸爸,我的心里与生活都阳光灿烂。在爸爸严格正统的教导下,我成熟、懂事、自强自立、真诚善良。得益于这些传承于爸爸的良好品行,我刚刚踏上社会,便有了一份人人都羡慕的工作,而且人际关系和谐融洽。饱经沧桑的爸爸也渐渐的老了,我明白爸爸为我付出的太多太多。

爸爸是有信仰的,因为他的信仰的力量,爸爸身体好过了当年;因为他的信仰,爸爸真诚、善良、坚忍;因为他的信仰,爸爸更加品格高尚。他心地善良纯正,为人谦卑宽厚。处处事事先为别人着想,不贪不占;平和有礼,乐于助人;孝敬老人,手足关爱、和睦;对孩子父兼母职,含辛茹苦……

就是这样一个在各种环境中都是好人的人,却因一条风马牛不相及的莫须有的罪名,蒙冤被囚。事情是这样的: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一日,以吉林省通化市东昌国保大队长荆贵泉为首的公安执法人员,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搜查了我爸爸杜国林的住处(具体都拿走了什么不详)。并在东昌公安分局对我爸爸杜国林刑讯逼供、暴力取证。然后将我爸爸关押在看守所。

原想“五·一”假期赶回家,能和日思夜想的爸爸团聚,可谁知等待我的是这样一个晴天霹雳!

在我的印象中,只要有爸爸在,不管多大的难题,都会迎刃而解,都无需我来顾虑。爸爸是一把大伞,为我遮风挡雨,为我承负生活的重担;爸爸是我最安然的避风港,在社会、职场等等的惊涛骇浪下,唯有这里浪静风恬,是我休憩调整的最温柔的天地;爸爸是我最放心的依靠,他永远那么慈祥,那么无私为我,为我默默的付出他的一切……有爸爸,就有家!

可是今天,家,突遭巨变。面对如此狂风暴雨,虽然二十五岁的我还显稚嫩,但我必须坚强!为了爸爸;为了爸爸的爱;更为了无数同爸爸一样无辜善良的人不再蒙冤;为了无数个家不再支离破碎;为了无数个我不再无故失去温馨的家。这也是爸爸对我一贯的教导:爱,要无私。无私的爱是善,是一种境界,他是人应恪守的道德准则,他会让人获福于天。所以,当人维护正义,呵护善良,其实就是在给自己积累福德。

“五·一”假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也就是五月三日,我开始到国保大队询问我爸爸杜国林的情况。

我找到国保大队询问爸爸为什么被抓,一个国保成员说:《刑法》三百条。当问到《刑法》三百条说的是什么请他们帮忙查一查时,国保大队成员态度蛮横的说:我们没有这个义务!我说:我咨询过律师,宪法和刑法没有任何一条说过我爸爸的信仰违法,咱们马上可以查一查。国保成员不说话了。一个矮个黑脸说:你说话难听,不愿跟你说话。我问他姓什么,他说:我姓田(后来知道此人是国保大队副队长田月男),怎么地?!然后进屋打电话,让一楼保安上来把我连拖带拽的轰了出来。

五月四号上午,我再次去了国保大队,结果一到一楼就被门卫堵住不让上楼,说楼上没人,正说话国保成员从楼上下来了。

五月五日早上我又来到国保大队,队长荆贵泉说:“我就不愿意见你们家属,看在你是个孩子,有事说吧。你爸的事我不知道,我上台湾了。”我问爸爸当天准备给我汇的现金哪去了?荆贵泉说,“你这孩子,你多大了,你爸兜里的钱我哪知道,这不象你这个年龄的人问的话。”我又说,我家的车白天晚上还在街上跑是违法的。荆贵泉说,“警察办案来回开你爸车接人是正常的……”我说:我爸现在身上还有几年前被警察折磨后留下的下肢没有知觉的严重症状,我们全家都很担心这次是什么情况?”荆贵泉回答说:“告诉你爸,怕挨打,就别做挨打的事……”我要看警察无证搜查时抄走的物品清单,这一情况我们家属到现在都不完全知道。可是国保大队长荆贵泉拒不出具此清单。

鉴于国保大队的领导都如此执法,我走访了东昌分局纪检科、法制科,向他们反映此事,希望这些部门的工作人员能从法律上解开我的疑惑,并从中协调此事。可是这两个部门的工作人员对我一个未婚女孩出口不逊,污言秽语、肮脏下流,并拿一些不相干的法律条文蒙骗我。在骗不下去的情况下,堂堂执法人员居然告诉我:别和我讲法律,你他妈脑子进水了?你念了几年书,和我讲法律?你这不是井底之蛙吗……

五月六日,我再次见到国保大队长荆贵泉时,他说:“你怎么不听话呢,你到处说有什么用,他们(指人大、信访、纪检委、控告申诉科)问到我,我也就是向他们反映一下情况,也就拉到了,有什么用呢?”然后荆贵泉故意说:“今天提审你爸时,你爸说不想见你,看你爸连亲情都没有了。”

听到这些,我不禁大惊:我是爸爸最疼爱的人,连我都不想见,我可怜的爸爸啊,您到底遭受了什么?我更忧心如焚!

五月九日上午,我又去了国保。东昌分局门卫明确告诉我说:荆贵泉说的,只要是你上去找他,就不让上楼。没办法我到分局控诉科咨询,控诉科给国保大队打电话,问我爸爸刑拘多少天,问了三遍,国保大队副队长田月男才吱唔出:三十天。

五月十一日,东昌分局法制科李科长把爸爸杜国林的所谓案卷移交到通化市公安局法制处。

五月十二日上午八点,警察一上班,我到了市公安局。市局法制处的周姓负责人,并没给我一个能在法律上说的过去的解答。面对我的询问,最后告诉我:以后你别来了,我也不接待你……

如国保大队长荆贵泉所说,各级监管部门对国保大队执法人员的严重违法行为只是左手管右手的状态。在此向通化市长发出呼吁,请您关注我爸爸杜国林,使他早日获释,同时监管您的下属。根据《中国宪法》、《中国刑法》、《中国刑事诉讼法》等多部法律,国保大队警察已构成违法违宪的多项犯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抢劫罪、非法搜查罪、诽谤罪、侮辱罪、诬告陷害罪、非法拘禁罪、刑讯逼供罪、非法暴力取证罪、虐待被监管人罪、故意伤害罪、滥用职权罪、渎职罪、徇私枉法罪、侵占罪等等。

如此执法只会败坏国家形象、败坏政府形象、破坏司法公信力,只会激化社会矛盾,加重社会负担。请市长关注此事。不要让通化市再出一个王禹帆、再出一个毛少夫了!

其实人不治天也治。自四月二十一日以来,通化市反常的低温,且阴雨连绵,时有冰雹,这是上天在为我父女鸣冤垂泪啊!

我爸爸以前心脏病很严重,身体还有残疾,我真的不知道他的健康状况能撑多久!我思念爸爸,只能远远望望阻隔我父女的高墙。虽然我见不到爸爸,但我知道爸爸在那里!在走访过各部门,看过形形色色的“公仆”后,二十五岁的我,身心疲惫。怀揣爸爸的照片,手抚那堵高墙,就如同在爸爸身边,对我也是一种莫大的安慰!我在心里轻轻的呼唤着爸爸:爸爸,爸爸,您好吗?

奶奶本已年迈多病,半身不遂,当听到自己那已被警察折磨残疾的孝顺儿子,又遭酷刑,一夜之间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病体愈发沉重。

想起爸爸,二十五年的点点滴滴历历在目。“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作为女儿,我非常了解自己的父亲。我爸爸善良、真诚,是一个非常好非常好的人,这在他接触过的人群中有口皆碑!他不可能伤害到任何人,我爱我的爸爸,在我心里爸爸永远是最伟大的!我永远支持他!爸爸没有任何犯罪事实,他是无辜的!爸爸为我倾尽心血,我也会为爸爸付出我的一切、所有……只要爸爸一天不回来,就会让全天下知道这里上下的所有黑幕与丑行!


通化市公安局东昌区分局 0435-3213015
通化市公安局 0435-3215331
通化市公安局举报电话: 纪检监察 0431-82722111 督察总队 0431-82729867

通化市公安局局长(纪凯平)信箱
http://jmlxt.jl.gov.cn/jmlxt/xxlr.do?xxlb=P_2&xxmb=P_th&xxbldw=7BBFD5B2-0D26-AA8C-4753-1BEC7781F158

公安局举报
http://jmlxt.jl.gov.cn/jmlxt/xxlr.do?xxlb=P_3&xxmb=P_3&xxbldw=84AA333C-AC9E-C175-2F71-5598A34CE3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