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江边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三日】我们乡坐落在青衣江边,在这块土地上曾留下过很多美好的传说,一九九六年法轮大法又在这里洪传开来,从此有关法轮大法好的神奇故事又在人们中流传开了。在此仅述说三个有关法轮大法好的故事。

一、砸向头顶的瓷砖又飞回去了

那是一九九六年七月的一天,这时正逢赶场,街上车来人往一大早就显得很热闹。在一家茶馆门前一年轻女子和其他人一样都忙着摆摊张罗不停。这时只听有人惊叫道:“砖——!砖——!”顿时街上所有人的视线瞬间都顺着叫喊人手指的方向望去,天啊!只见从楼顶上掉下一大块瓷砖直砸向这摆摊女子的头顶!人们正惊魂未定,却见这急速坠落的瓷砖来了个鹞子翻身,扭头往上飘,全场此刻静的鸦雀无声,都睁大眼睛望着这不断飘升的瓷砖,只听“当”的一声,这瓷砖就稳稳当当的落在了茶馆二楼的阳台上。

这时街上的人都欢呼起来,有人说,“这女子命好大,一定烧了啥高香洪福供的高!”也有老者望着晴朗的天空紧紧双手合十。只见从茶馆里走出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孃孃,她带着满精神的一脸微笑,双眼扫视了一下四周后大声的说:“乡亲们呀,今天大家可看到了,真是有惊无险啊!我这茶馆是我们乡的第二个学法炼功点了,我们李大师要保护所有炼功场安全,保证不会出半点偏差。我们师父还讲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大家可晓得,这姑娘的妈妈天天都来这学大法炼法轮功——”没等老孃孃说完就有人高呼起来:“法轮大法好!李老师真伟大!”

二、枯木逢春

那是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这本来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但这天将永远载入我们这里修炼人的史册,因为这天是我们乡在“七二零“前最后一次炼功洪法。

其实这之前我们从国内媒体上知道了北京“四二五”万人上访的消息,更亲身经历了当年五月一日定在市里最大广场集体炼功而被警方骚扰阻止的过程。七月十九日我们集体炼功洪法之事是大家在一星期前就定下的。地点就在紧靠青衣江边我一个老友所居住的村社。大家踩着泥泞的乡间小路,来这里参加集体炼功洪法的人特别多。就在这时又传来市里已有辅导员被绑架的消息。看着灰暗的天空,似乎空气都在凝固。我们仍然象往常一样,先打开《法轮大法简介》,然后又拉起义务教功的横幅。辅导员手里还提着播放炼功音乐的喇叭。这时有个功友指着辅导员身边的一棵快要枯干的树说,“就把喇叭挂在这棵树杈上吧,让这枯木也积个德。”辅导员随手将喇叭系在这棵树上。大家随着音乐炼起了五套功法。这是“七二零”前全乡最后一次集体炼功。

第二年的初夏我路过这里,一看那棵曾经的枯树又长满了绿叶,真是枯木逢春啊!老友觉的很奇怪,我说不怪。老友硬要我说出这枯木逢春的理由。我就把去年的事情讲了一遍。最后我说:“古人都讲积德行善、善恶报应,这枯树能在中共恶党打压法轮功的乌云滚滚而来时能支撑起法轮大法炼功用的喇叭放音乐,这德积的可不小啊,这样的树木生命肯定起死回生。”老友听了恍然大悟。

三、师父帮找回的手机

我们乡里有个年轻的大法弟子,家中有妻子和两个不满五岁的孩子,自己经营着一个小型加工厂,妻子专门带孩子和操持家务,四口之家小日子过的满幸福。

二零零七年九月的一天,一帮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恐怖组织)人员闯進了他们家,抢走了电脑、大法书籍资料等私人财物,并把大法弟子绑架到离家五公里远的派出所非法拘禁(后枉判八年重刑),这时大法弟子想到自己身上还带着手机,为避免恶徒利用他的手机再犯下新的罪业,他利用上厕所的机会将手机丢進了便池。而他的妻子(暂未修炼)眼看丈夫遭绑架,家中一片狼藉,一双儿女哭喊爸爸的声音,她六神无主啊,体重一夜间瘦了五公斤。

丈夫被绑架后的第三天,在家的妻子一看紧闭的大门被推开了,她用憔悴的目光扫视了一下来人,露出了几天未曾有的笑脸迎上前去:“爸爸,快進屋”!只见父亲不慌不忙向女儿递过去一个手机,她一眼就看出是自己丈夫用的手机。她急切的问:“爸爸,这手机是谁交给你的?”因为她父亲也是大法弟子,明白事情的由来,就说:“姑娘啊!这是我们李老师让我把手机转交给你的啊!”女儿一听便摇头说:“这咋可能?”父亲就说:“今天我一大早出门讲真相救人去了,回家一开门就听到手机在叫,我随着手机铃声找,最后在床上的被子里找到了!我一看就认出了是我女婿常用的那部手机,就给你送来了。”父亲又郑重的对女儿说:“这一定是师父帮找回的!”女儿不解的接过手机按了按键子,所有的短信、电话号码都一一从手机屏幕上显示出来。她双手合十,泪水涟涟的仰望着天空喃喃的说:“谢谢李老师!”

是啊,丈夫被绑架了工厂马上停产了,加上成天哭喊着找爸爸的小儿女,让她就象丢了拐杖的盲人,不知所措。现在有了这手机,她就能很快将供货商和产品经销商都联系上,已停产的厂子又很快的开工了。特别在全球金融风暴那阵子 ,很多大公司都在闹关门,而大法弟子的这个小厂仍然生意红火。大法弟子的妻子常对人说:“虽然我丈夫被那些坏人给弄去迫害这么多年了,我一个农家女子还能把这个厂子打理经营到现在,全靠了李老师帮找回的手机啊,托大法的福,感谢李老师的大慈大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