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脑血栓是怎么好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六十岁了。早在壮年时我得了脑血栓,而后变的痴呆发傻,病休在家。一九九五年有缘修炼法轮功,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巨变。

得脑血栓那年我才三十九岁,半身麻木,半个脑袋疼,攥不上拳头,经本地医院专家检查,说造血机能坏了,血一造出来粘度就高,就带有血栓。医院按高粘血症来治,住了半年院也未好。出院时,人发傻,目光痴呆,想不起事来,啥都忘了,思维都是空白。干不了别的,去卖馒头吧。五分钱一个馒头,人家给一块钱说买五个馒头,我掰着手指头也算不过帐来,卖了三天赔了三十块钱,就没法再卖了。

单位给办了劳保病休在家。后经复查,我的病仍然很重,大夫又让我住院,说我这种情况要换个人早瘫痪了。因为当时是因病劳保,给的钱太少,不够生活,所以还想上班,多挣点钱。单位就让我看财务室,上班来了不用动脑筋,没事就睡觉。

我一开始想好病,去练过气功,也没管事。后来听人介绍说,有一种叫法轮功的气功,祛病健身效果特别好,一炼就管用。因练别的功不管用,我也不太敢相信,就说,那你先看看去,你先炼炼试试,真的好,你再告诉我,我就信。

那个人炼了一个多月,回来告诉我:法轮功确实好,我打听了,有挺多的人炼功把病炼好了。我说那我也炼,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和师父教功的录像带,在家看书,跟着录像带学功。当时老学员在“八一”礼堂举办播放李洪志师父讲法录像的九天班,我去参加了两期,当时是九五年九月份。我记得最清楚,在我看书看到二十八天的时候,所有脑血栓的症状又都反映出来了,半身又麻木了,活动又困难了,还发高烧。当时我就知道是李洪志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三天过去,我浑身轻松,感觉特别舒服,头脑清醒,也好使了,不忘事了,真正体会到了一身轻的美妙。我知道我的脑血栓彻底好了。

一天,我们厂医务室的一个大夫买了两袋五十斤重的大米,正碰上我走到他们楼下,就对我说:“我看你现在也忒精神了。”我说:“我没事了,我炼法轮功炼好了。”她说,“那你帮我往楼上搭搭大米可以吗?”我说:“中,我帮你扛上去。”她说:“你可千万别扛,你要犯病了我可负不了责任。咱们厂就你一个正经八百的病号,就你的药费花的最多。你要犯病了,咱厂子那点钱都不够你治病的。”我说“没事,我炼法轮功了,我有劲儿了。”我就把她的一袋米一口气给扛到了五楼,还面不改色,心不跳,连我自己都挺吃惊:我真长本事了!

我一开始看《转法轮》这本书时就想,我得过脑血栓,又傻又笨,我就笨鸟先飞吧,别人都很聪明,人家学一遍就能记住,我得学三遍,我脑筋转得慢,别人学一遍,我学三遍总可以吧。我就总看书总学法。一开始学的时候就一天学两讲,遇到问题就用法来对照。以前我特别爱发火,总跟我媳妇打架,修炼以后知道忍了,也不打架了,知道宽容她,不管是家里人还是外头人,遇事知道多替别人着想了。

在炼功点炼完功就和大家一起学师父的法,我所呆过的炼功点都是这样。到九九年七月份,我已抄了五遍《转法轮》,第六遍抄了一半就到“七.二零”了。我所呆过的那几个炼功点的学员从理性上都知道这个法是好的,即使在各种压力下也没有一个放弃不炼的。

自从修炼了法轮功,我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在外头,我都是让着别人,特别是在利益上从不计较。

我曾遇到过这样一件事。早些年我们那里发工资时有房屋补贴,没有房子的就不给房补。我老丈人没房,他住的是我家的房子。他跟我媳妇商量:“把你的房产证上写上我的名字,这样我每月也可以多开几十块钱。”我媳妇和我商量,我没反对,就这样他一直在我家住了很多年。可后来,老爷子就说这房子是他的了,还说他死后把这房子留给他儿子。我当时倒没往心里去,可我媳妇和我儿子他俩就不干了。我劝我媳妇,老爷子愿意住就住,这房子咱不要了能咋的了,这房子不要了我也没意见,我不会去跟他争。

可是后来老爷子越来越不象话了。一次他用摄像机对着一本杂志,一边录像一边说,“我姑爷是炼法轮功的,这就是他的法轮功材料,我要揭发他,我要立功……”还让我小舅子捎话给我,想以此来要挟我,不让我们再要这房子,要不就告我是炼法轮功的。这时我觉得不能再沉默下去了,就明确的告诉他:以前我没有参与房子的事,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把这些事看淡了,不和你计较房子的事。如果你想用这种方式达到占有我家房子的目地,是不正当的,这也是对大法的侮辱,我决不允许!

事情过去很多年了,尽管他当时那样对我们,我对他一点也没有恨,一直善待他,老爷子现在知道了,说,“就大姑爷对我好。”

在修炼的路上,家庭矛盾也时有发生。我儿媳妇当时受电视宣传影响,说炼法轮功的会“杀人”,很害怕。有孙子后不让我接触孙子,说怕我把孩子杀了。但后来在日常生活中,通过我的所作所为,她渐渐的明白了不是那么回事,把这心放下了,也知道就我照顾孩子照顾的好,特别细心,常说我看孩子她特别放心。我告诉她:老爸是炼法轮功的,才能做到这样。现在她也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最好的人。

我看孙子的时候,让孙子跟我一块学法,三岁时有小孩跟他打架,他就说:“我不理你,我是修大法的,我有‘真善忍’。”他从来不跟人家打,也不发脾气。一天,他和我一起看各地大法弟子给师父拜年的光盘,他说:“师父在那儿呢。”我问:“在哪儿呢?”他指着墙上说:“就在那儿呢,你看不着?”又说:“爷爷你看,咱们屋里都是法轮。墙上也是,房上也是,柜上也有。师父就在那边墙上坐着看着咱们笑呢,你都看不着?”我说爷爷看不着。

现在孙子已上小学一年级了,我每天接送他。有时我和他说:“你这么贪玩,也不学法了,你还记着师父吗?你还记着大法吗?”孙子会说:“爷爷,你别说了,我记着呢,我忘不了,我心里一直记着大法好。”我说:“那我考考你,最高佛法是什么?”孙子会说:“爷爷,你早就告诉我了,最高佛法是‘真、善、忍’嘛!”大法好,在他幼小的心中已扎下了根。

我们全厂的人都知道我的脑血栓是炼法轮功炼好的,连我们上级大公司的人也知道。有次开大会,我们厂领导就说:“你们要都象某某某(指我)那样炼法轮功,咱们厂子得省多少医药费?你们不管身体多健康,都有药费,咱们厂都负担不起了。这么多年人家炼法轮功的一分药费也没有。”

现在的厂长也非常了解法轮功学员的为人。有一次他和我说,你总看那本书,你也看不烦?我说:“哪还看烦了喽,看一遍有新的收获,看一遍又有新的收获。”他说:“真的?那给我看看。”他拿走了一个礼拜,没看全,挑着看的。把书还给我时,他说:“这书真的忒好,你在厂里爱咋炼咋炼,我不管。”

厂里有个部门,那儿不但工资高,奖金也高,客户还时常给回扣,是个肥差事。他对我说,“多少人给我送礼争这个差事,我都未答应。你一分钱的礼也没给我送过,我来找你了。就因为你炼法轮功,为人正直,我相信你,想让你去。”我说我不去,后来他又问我一次,让我好好考虑考虑,他始终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愿意干你现在的工作,放着好差事不去?我说我不看重这些,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并再次告诉他,我有我个人的原因,我是修炼人。

还有一次,他让我去材料科当科长,那个也是个工资待遇很高的职位,他还是那句话,“因为你炼法轮功,我就相信你,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我为了推掉这个事和他谈了很多,他也被法轮功学员的正直所打动,从此他更佩服法轮功学员的为人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