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科长修炼后的身心巨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我年近六十岁,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时我是一家地级商业银行的电脑科长。

修炼前,因工作劳累,加之在常人中的一些不良习惯,抽烟、喝酒、打麻将弄得我一身是病,气色非常不好,一九九七年五月在省城出差急性心脏病发作,引发心肌梗塞,在省城医院经抢救后,经ECT检查确诊,左心室右前壁留下陈旧性梗死百分之十八。医生说从此以后病人的帽子是摘不掉了,不能象正常人一样,喜怒哀乐一定得节制,否则就容易出现生命危险。

因此出院回家后,不能上班了,单位领导让我在家长期休息。那时,妻子和正上学的儿子成天提心吊胆,妻子上班每二、三十分钟就给我打一次传呼,若无回话,就立即往家赶;儿子放学,不能和别的同学那样,从不在回家的路上停留,也是立即往家赶。一家人处于这种紧张中、恐惧中生活。

有个朋友来看望我时,给我介绍了法轮功,说这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并讲了他全家人炼功后受益的感受。当时我听说的气功有很多,我也曾听过一些气功报告,有的是要钱,有的练了一段时间也没有什么结果——身体的病没见好,也不知道其最终目标是什么,因此对气功没有什么更深的认识。但当听到“法轮功”三个字时,却感到有一种正的和亲切的感觉。这样就请了一套大法的经书,读完第一遍《转法轮》,感到这就是我要找的,从此我找到了当地的炼功点和同修们一起学炼起来了。

刚一开始时就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起初我特别爱睡懒觉,开始时的头两天早晨去了炼功点,第三天就懈怠了,不想坚持,在床上躺着不起来想多睡一会儿。可是也不是心烦,也不是难受,就是怎么也睡不着,索性起来读书吧。我悟到,这一定是师父不让我沉睡了,要我起来与同修们一起到点上去炼功。到第四天早晨,虽然很困,我想不能贪睡了,睡也是睡不着的,坚持一下到炼功点去吧。就这样再也没贪睡过,一直坚持天天学法炼功。这是见证神奇的一方面,一开始师父的法身就在管我。第五天早晨,在还没完全睡醒而又似乎清醒的状态下,梦到一组灰色的齿轮,一个大的内齿轮和多个小齿轮迅速的组到一起,飞快的旋转起来。后来老同修说起初看到圆的,应该就是法轮。这又使我增强了修炼的信心。这是让我真的能看到了,但后来想看,就再也没看到,我知道这个是不能求的,应该放下这颗心。

修炼不到半个月,据常人朋友和同事讲,简直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满面红光,象一个非常健壮的小伙子。这是外观表现,我自己也有无病一身轻的感受,走路也不象早先那样迈不动步,可以跑着走了,使一个在死亡边缘的人完全恢复了活力。从此我的整个家庭又恢复了欢乐的气氛。

由于我的身体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我很多的朋友和同事都好奇的问我秘方,我就向他们洪法,是修炼了法轮大法使我发生了这样的变化。由于大法的内涵太深,怕讲不明白,我就借给他们书看。就这样当时有很多人也加入了修炼的行列。

按照单位领导的安排,本来是可以在家里长期休息的。修炼人应该按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没有病了还能再休病假吗?白拿工资也不是大法弟子的行为啊。因此,我就跟领导说明,我因修炼了法轮大法,身体好了,应该上班,请领导给我安排一份工作。这样我又继续上班工作了。有的同事说我真傻,在家呆着或者在外边找个地方弄点外快多好。我说大法要求我们用真、善、忍的标准对待自己,修炼人就得诚实、善良。同事说你炼这功这么好啊,如果社会都这样该多好啊。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邪恶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初,我们很多大法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我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监狱里,警察让刑事罪犯包夹我,不让说话,限制我一切人身自由。在这种环境下,只能以行为来表现法轮功都是好人,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很多都是这样做的。那些犯人虽然表现很坏,但他们确实感受到了炼法轮功的都是些好人,有的还学好了,要学法轮功学员怎样做人。

二零零三年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同修,请回师尊的所有讲法,认真学法跟上進程。然后上网查找上明慧网的途径,后来用上了无界工具。由于我懂得一些电脑操作技术,在技术论坛上学会了制作跳板,因为自己制作的服务器速度快而且安全成度高,零三到零五年这期间,我一直用跳板上网,并为省城的同修和其他地区的同修资料点分别制作跳板服务器,为同修安全上网提供了一定成度的技术保障。到后来自由门、无界浏览等软件上网速度也都很快了,就直接使用这些破网软件了。这些年,中共的几次疯狂的大封锁,从来没有被封住过,保证了当地同修顺利上明慧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