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爱丽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的酷刑折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在辽宁省女子监狱,我遭受了残酷的迫害,现将自己在这个黑窝里被迫害的经历揭露出来。

二零零四年底,我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体检后,我在监狱医院呆了一个月。大连姚家看守所的一个恶警向我家里要了一千元钱交给监狱医院。我当时没能认识到。一个月后他们把我带到女子监狱三大队生产车间干活,队长李艳霞安排两个犯人包夹我。不准我和任何人说话,连半夜上厕所都得两个人同时跟着。因为我不放弃信仰,他们晚上不让我睡觉,把我关在水房里坐小板凳(长五寸宽二寸)不让动,几天后眼球出现充血。

二零零五年换了新队长,因为我不屈服,邪恶之徒不甘心,在二零零五年三月二日,有个专管迫害法轮功的科长叫果海燕,和一个姓于的找我谈话,让我妥协。我不配合他们。三月二十八日,他们利用杀人犯时修丽、诈骗犯刘岩对我迫害。在白天出工的时候把我关在监控室里,罚站、罚蹲。

我不配合,刘岩踢我的腿,时修丽在我身上和鞋垫上用黑色笔写谤师谤法的话,并且用更恶毒的下流语言恐吓我,最后又找了一个三角架的梯子。两个犯人把我棉袄脱下来了,她用毛巾强堵我的嘴,按掉了三颗牙。我被吊在三角架的梯子上,右脚尖落地,左腿和双臂一起吊起来(恶人说这种刑法叫金鸡独立)。六个小时后我被放下来,右胳膊已经失去知觉了,恶人刘岩说我是装的,坐在我胸脯上,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酷刑演示:金鸡独立
酷刑演示:金鸡独立

后来恶人又把我关在宿舍仓库里逼我放弃信仰,时修丽把床单撕成布条,当绳子把我吊起来,这种残酷折磨导致我神志不清。她们还不放过我,三监区科长安蕊也来威胁我。几天后,四监区区长徐中华骂了我两个小时,然后让队长把我带回宿舍仓库,安排六个犯人轮流管我,四天四夜没让我睡觉。

辽宁省女子监狱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是人间地狱。我曝光的只是冰山一角,这里每天都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件发生。希望全社会都来关注这里的大法弟子,解体这个黑窝。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