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淤泥而不染的信贷科长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采访报道)北宋理学家周敦颐在《爱莲说》中说:“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在当今中国大陆物欲横流,腐败成风,道德堕落,无官不贪的现实社会里,还真有纤尘不染,洁身自好,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独善其身的堂堂君子吗?下面我们就给您讲述一位银行信贷科长是如何被淤泥所染而又超脱出来的真实故事。

随波逐流的他从黄粱美梦中惊醒

八十年代初,本文中的主人翁从银行专业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一个偏远的郊区,短短五年时间,他就从最基层的营业所,一直调到区支行,最后上调到市分行;同时,由于工作出色,很快由一名普通的信贷员被提拔为全市金融系统最年轻的信贷科长,并评为经济师;他的工作经验还被总行向全国推广,央视和地方电视台都纷纷作过报道;由他主笔撰写的论文还在全国一级的学术刊物上发表,并被当地金融学会评为一等奖;他还先后被省市政府部门授予各种荣誉称号等等。

一时间真是踌躇满志,好不春风得意。众所周知,银行的信贷人员由于掌管贷款的发放权,是一个令贷款单位和个人都争相巴结和讨好的“财神爷”,也是一个令外界羡慕、油水丰厚的美差。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在这个不给好处不办事的现实社会里,这名信贷科长当然也不例外。每当发放贷款时,要么是企业老总亲自派小车来接,要么就是自己打的到企业报销。到贷款企业后,上的是高档餐馆,抽的是名烟,喝的是名酒;酒醉饭饱之后,还要唱卡拉OK,甚至由企业出钱出人陪着打麻将;有时晚上还要公费桑拿,请小姐按摩或参与其它娱乐活动;每次贷款企业送的礼品和红包要是少了还不满意,不然,下次再来贷款一定找点岔子折腾企业,或借故拖延贷款时间。

在个人修养方面,也养成了爱占便宜的陋习,因公出差报销路费时,也乘机将私人搭乘车船的票混在一起报销,占公家的便宜。

在男女关系上,尽管表面上没有明显的越轨行为,但内心深处却是不洁净的。由于好色之心不去,每当上街、逛公园和上商场,看到漂亮的小姐、女士总是想入非非;到南方一些城市出差,总是想方设法在当地购买一些黄色录相带回来。

因精神空虚,他的业余时间大多都是在麻将桌上度过的。口头上说是为了消遣好玩,实质上每次都是抱着想赢钱的欲望在赌。赢了还想再赢,输了又想赶本,赌瘾越来越大,以致影响家庭关系。记的有一年“五一”放长假,他在同事家整整连续打了三天三夜的麻将,期间妻子和小孩多次叫他回家,他都置之不理。打完麻将回家时,妻子将大门反锁,不让進屋,他就用砖头将门砸开,進屋后对妻子和小孩又打又骂,闹的差点家庭破裂。

九十年代初,中国大陆也开始发行股票,并建立了股票交易所,不少人一夜之间成了百万富翁。在发财梦的驱使下,他也开始跟风玩起了股票。不仅把自己全部积蓄投入股市,还把亲朋好友的钱也借来炒;不仅跟自己炒,还帮别人炒;因炒股小有名气,最后还被推荐给全行职工集体炒股。结果,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不但发财梦没圆成,反而栽了大跟头。一次他在借用个人账户以集体名义透支炒股时,亏损了近四十万元。最后,单位不但不认账,反而将其定性为挪用公款,要个人赔偿全部损失。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通过这次惨痛的教训,他冷静的开始了对人生意义的思索,人究竟为什么活着?人生的目地究竟是为了什么?人除了满足吃喝玩乐,升官发财的物欲之外,冥冥中是否还有超越世俗的精神追求?于是,他逐渐对算命、风水、周易预测和气功等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洗心革面,脱胎换骨,返回真正的自我

一九九五年十月,他在一家书店询问老板:“在您书店里这么多气功书中,您认为究竟哪一种气功最好?”书店老板毫不犹豫的就给他推荐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年底他又在另一家书店买到了《转法轮》。法轮功给他最初的印象是:过去几乎所有的气功书都是由人代写的,唯有法轮功的书是气功师本人所写;法轮功还是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的直属功派,这在他以前所接触的气功中还没见到过。但由于他当时还在练另一种气功,所以,直到一九九六年四月才正式走入法轮大法修炼。

第一天到炼功点,辅导员刚刚教完五套功法的动作,他就提着裤子往厕所里冲,后来看书才知道是师父在给他清理身体。不久他又带着五岁的女儿断断续续看了李洪志师父《济南讲法录像》的第二讲和第六讲,仅仅听了李洪志师父说的“人的精血之气是用来修命的”这一句话之后,他就立即改掉了二十多年的不良生活恶习,很快去掉了色欲之心。

当年回老家过年,晚上他在床上打坐时,几岁的女儿就在他身边摸来摸去。第二天早上一问才知道,原来女儿看了师父关于“天目”的讲法录像后,就可以看见另外空间的景象了,小孩看见父亲打坐时身上一块一块的黑东西在往下掉,她不知道那是在清理身体,往外排业力,就用手去摸,结果什么也没摸着。

修大法之前他患有胃炎、偏头痛、肩周炎和低血糖等各种慢性疾病,读初中时就被确诊为鼻中隔偏曲,按照医生说只有动手术才能勉强治好。炼法轮功不长的时间,他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再也没有花国家一分钱的医药费,也没有吃过一粒药,打过一次针。丧失嗅觉功能的鼻子,也灵敏了,连办公室墙角有一个烟头的味道都能闻出来。而且精力充沛,工作效率高,别人要干好几天才能完成的工作,他却只要半天时间就能完成,并很少出错。他不仅自己达到无病的状态,就连家里的妻子和小孩都很少生病。

过去人们只知道气功是用来祛病健身的,后来又经过反复学法,通读《转法轮》,他才逐渐明白真正的功法是要修心性的,只有严格的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去做,才算是一个真正修炼的人。于是,他乘车主动购票,有时发现售票员多找了钱,就如数退还;按单位财务制度规定,每月可报销几十元的车贴,可他不但没有在单位报销一分钱,还自掏腰包支付差旅费;每次乘车,直到车上所有的人都有座位之后,他自己才找空位坐下,但一见到老人、病人、孕妇和抱小孩的就主动让座。有一次给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大爷让座时,老大爷深有感触的说:“现在象你这样的年轻人,一万个当中也难得找出一、两个来呀!”有天下班,在公汽车站,两辆公汽超车抢行,将一位骑自行车接小孩放学回家的老大爷夹在两辆车中间,爷孙俩虚惊一场,镇定下来后拦住汽车,非要司机赔钱不可,司机又死活不肯,双方僵持了好长时间。不仅堵塞了交通,乘客们也怨声载道。最后还是他拿钱给老大爷,才化解了这场矛盾。

除特殊情况外,他再到企业基本上都是自己掏钱搭车或骑自行车;不再接受企业的公款吃喝、赌博和其它娱乐活动;对所送礼品、礼金一概婉言谢绝;有时与行领导一起到贷款企业或下级单位,实在无法拒绝的礼品,就叫随行的司机拿走,不好退回的礼金就捐献。一些不理解的人说:“你们领导都拿了,你还怕什么?”他说:“我是法轮功学员,请你们能够谅解。”

修炼后,他还戒掉了打牌赌博的恶习。每天下班干完家务事,一有空闲时间就看书学法。以前他在家里说一不二,动不动就打人骂人。现在反过来了,妻子常常为了一点小事就跟他发火,甚至动手打他。起初他也忍不住,总想还手,渐渐的能够按照李洪志师父说的:“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家庭气氛也变的越来越和谐了。有一年,他父亲住院动手术,无论是住院治疗期间,还是出院在家休养期间,他妻子从没有去看过一次。而他妻子母亲病重住院期间,他一下班就拎着水果到医院去看望岳母,回家后还要煮稀饭或下面条送到医院,亲自喂到岳母嘴里。喂完饭和药,他又打来热水替岳母擦背、洗脚,搀扶岳母上厕所。这是连她自己亲生女儿都不愿做的事情,而一个炼法轮功的女婿却自觉的做到了。

在一九九八年那场历史罕见的大洪水中,他曾经先后五次向灾区人民捐款捐物。当他看到每天电视中,既没人组织动员,也无人统一号召,却有成批的法轮功学员自愿向灾区捐款,而且不记名、不图报,只署名“法轮功学员”。他也深受感动,赶到武汉电视台捐献了五百元现金,正当记者准备采访他时,他写下“法轮功学员”五个字就匆匆离开了。殊不知,那时正值他一生中经济最危机的时刻,因为过去一位委托他炒股的朋友,正请“黑道”的人拿着刀和锤子等凶器到他家讨债,逼他退还炒股亏空的十万元钱。除了将其家用电器等值钱的物品全部搬走外,每月还逼他从近千元的工资中拿出六百元还债,并威胁他说:“如不按期偿还债务,就将你全家杀光!”假如不是修炼法轮功,要是没有一颗大慈大悲的心,一个过去就连几毛钱的小便宜都不放过的人,能在一家三口人的性命都面临严重威胁的紧急关头向灾区人民无偿捐款吗?

九十年代末,几乎全国每个单位都在抢房改的末班车,突击進行货币分房。他们银行正好新建了一幢二十层的宿舍楼,有电梯、冷暖气、冷热水等公共配套设施,室内还由单位统一免费装修。按照打分标准,他完全可以分到三室两厅共计一百多平方米的新房。可他考虑到自己三口之家,现有的两室一厅共计七十多平方米的房子已经够住了,跟社会上那些缺房户相比已经是在“天堂”了。因此,他连申请都没有写(这也是全行唯一够标准而没有要房的员工)。行领导一再找他谈话,问他要不要房子,他都婉言谢绝了。他妻子得知此事后,便跟他大吵大闹,并跑到单位领导那里,说要跟他离婚,要他们单位另外给她分一套新住房。后来,经过他反复耐心的讲“知足者常乐”的道理,才打消了他妻子要房的念头。过后,好多人得知此事都百思不得其解,甚至骂他是一个“苕”;也有人说“如今不少人不该他得的东西还要削尖脑袋弄来,你却该要的不要,该得的不得……”。岂知只有淡泊名利,才能体会人生真味。

风云突变,救度有缘

一九九九年七月,出于对法轮功道德力量的恐惧与妒嫉,一贯信奉“假、恶、暴”的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对以“真、善、忍”为准则的法轮功举起了屠刀,与以往中共发动的历次整人运动一样,再次给法轮功也编造了包括自杀、他杀、有病不吃药和天安门自焚等在内的欺世谎言,蒙骗了无数善良的民众,煽动人们对法轮功的无端仇恨。

二零零零年五月,为了消除某些国家领导人对法轮功的误解,同时呼吁政府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无理迫害。他便以自己修炼前后身心变化,道德升华的事实,依照宪法和法律赋予的权利,向国家信访办写了一封公开信,发表在海外媒体上。结果,被当地公安以“莫须有”的罪名绑架、抄家,并监视居住一年。还曾两次被当地国保大队和“六一零”绑架到洗脑班,殴打折磨。尽管邪恶之徒软硬兼施,丧尽天良,但始终都无法动摇他对法轮功的坚定信仰。

也有不少洗脑班工作人员在与法轮功学员实际接触一段时间后,很快就识破了中共的弥天大谎,认清了中共的流氓嘴脸,明白了法轮功真相,甚至偷偷的开始学法炼功。

有一个社区主任是位非常单纯的中年妇女,由于受中共谎言的欺骗,原以为法轮功学员都象电视上妖魔化宣传的那样。因此,刚到洗脑班做陪教时,吓的连续三个晚上躲在床角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死死的盯住房间里每个学员的一举一动,唯恐自己随时被住在一起的法轮功所害。后来,经过细心观察,又听这位法轮功学员讲述自己亲身的修炼经历,才发现原来自己上了中共喉舌的当,法轮功根本不象电视上宣传的那样。便开始利用自己的有利条件,暗中保护法轮功学员。

另外一名武装部长的哥哥是市政法委书记兼“六一零”头目,从九九年七月开始,就一直参与策划、指挥对全市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在洗脑班这位学员与其他学员一起配合,给他讲了不少善恶有报的故事。最后,这位武装部长不但自己记住了大法好,还答应去劝说他的哥哥也不要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

公道自在人心,法轮功让人们变得道德高尚、洁身自好,这是亿万法轮功学员通过修炼实践证实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