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的修炼历程和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五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又到了。我于一九九六年得法至今,十五年过去了,回想起这十五年风风雨雨的修炼历程,那些超越常人的神奇事一幕一幕展现在眼前,能够使自己坚定的走过来的最大的信念,一切都来自于师尊的慈悲呵护,一切都来自于法轮大法那博大精深的内涵,来自于弟子对师父对大法坚信不疑的正念。

神奇般得法

一九九五年春,我从一个破烂不堪的家搬入新居。一九九六年五月中旬,那时每天早晨四点多钟,我还在睡梦中,总会被一种美妙的音乐声和有节奏的木鱼声敲醒,再后来连我的卧室里都有了这种美妙的音乐声,持续时间一月有余。出于好奇,一天清晨我顺着这美妙的音乐声在一所学校的操场上找到了法轮功炼功点。从此我从一个常人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行列,很荣幸的成了大法弟子。

神奇的是,从那一天开始,在我的房间里再也没有听到那种美妙的音乐声。后来我才明白,这都是师尊有序的安排,是师尊在找寻我这个落入红尘不知归路的弟子。

修炼初期,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很多,师父常常给我调整身体。记不清有多少次法轮在我身体的各个部位旋转不停,从头顶旋到脚底,又从脚底旋回头顶,整个身体被法轮旋到空中,又从空中慢慢落下,有时听到法轮震耳欲聋的旋转声,感觉把床都带起来很高很高。不久我一身的病不翼而飞,平生我第一次享受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

师父给我清理环境

师父不仅给我净化了身体,家里的环境也都给我清理了。因我是个生意人,免不了有求财之心,因此家里供了“财神”,学法后虽然明白了修炼人不能供这些东西,可求财之心不去,家里供的财神仍然供在那里,而且每天还要给财神上香。一天早晨去炼功点炼功,请回来了师父的法像、法轮图形等四张,我精心的把师父法像等镶在相框里,挂在墙上。每天照常给财神上香。可我每天上完香后,都不敢看师父,心里有一种犯罪感。想想自己供财神十几年,虽然自己挣了些钱,可浑身是病。修大法不足一月,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全身所有的病不翼而飞,我问自己这个财神的香还该上吗?

一天下班回家,翻开《转法轮》,一下就看到师父说:“过去你供过的那个狐、黄的牌位,你赶快扔了它,都给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再往前翻到附体的问题那就更可怕了。

第二天中午下班回家,我把柜子里的财神像放到煤气上烧掉了。回到师父法像前双膝跪下恭恭敬敬的说,师父,我把财神像烧了。今后我一定跟随师父好好修炼。当我猛一抬头,看到满屋都是大大小小的法轮。法轮常转四个大字在屋里飘来飘去,此情此景把我惊的目瞪口呆,激动的泪水流个不止,原来师父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啊!再看看师父法像,师父非常严肃的看着我,师父法像下面“法轮佛法”四个字一动不动。我有些纳闷。

第二天上班,来了一位老大娘买衣服,左挑右选没有合适的,我有些不耐烦的说:大娘啊,你看看你试的这一堆衣服也没有你穿合适的,你到别处去看看吧。可她蛮有耐性,说:姑娘,你里边还有,你再找找。无奈我又到柜台里边拿出最后一件给她,一摘衣服吓我一跳,这里边怎么还有一张财神像啊?心想师父啊,这也不是在家,您怎么也知道啊。再看那位老大娘穿上那件衣服很满意的说,就是这件吧,合适合适。老大娘高高兴兴的走了。

我把那张财神像拿回家烧掉了。我又和前一天一样跪在师父法像前,诚恳的对师父说,师父,我把家里店里的财神像全部都烧掉了。从今以后我一定跟随师父好好修炼,这时我看到师父法像后面好亮好亮啊!而且层层都是师父。师父法像下面“法轮佛法”四个大字飘的到处都是,彩色的大小法轮旋转不停,我还看到了法轮在另外空间存在的各种各样的颜色,真是“奇景妙无穷”(《洪吟》〈迷〉)啊!

天目里有一盏灯

一天晚间下班回来,我吃口饭匆匆去学法点学法。因楼道里没有灯,下楼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这一跤摔的不轻,人家一步迈一个台阶,我一下就迈了两个,一脚踏空摔在楼道里,疼得我几乎失去知觉。

这时我一下想起师父说的话:“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对啊,我不是大法弟子吗?我有师父保护,什么事都没有。我强忍着剧痛,想爬起来,可无法站立,我用手去摸脚脖子,吓了一跳,这脚面怎么跑到身后去了。

这时我冷静下来,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请您帮帮弟子吧,都怨您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做事不拘小节,忙忙火火的,可我还得去学法啊,同修还等着我呢。”我就这么一想,用手握紧脚脖子,用力一拧,把转到后面的脚脖子又拧过来了。然后我又爬上五楼,去了同修家,学了两个小时的法,也没觉得疼。第二天早晨,整个脚脖子、脚面都肿起来了,皮肤紫黑紫黑的。那时刚刚炼功不久,打坐别说双盘,单盘都很困难,可那天早晨我竟能双盘十五分钟,我想这不是坏事变好事了吗?打完坐我就去炼功点炼功。

当晚关门的时候,我无意中看了一下我家的圆形灯管,于是这个圆形灯管就象长在了我的天目里一样,我艰难的一瘸一拐的走在楼道里,它就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给我照亮,通亮通亮的,一直照到一楼为止。当时我激动的泪流满面,对师父感恩的心情无以言表。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感觉和师尊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二字更深层的含义。

师父说:“你们虽然看不到我本人,其实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只要你修炼,我就能够对你负责到底,而且我时时刻刻都在看护着你。”(《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其实师父在法中所讲过的每一句话都是千真万确的。这是每个真修弟子都深有体会的,那一次师父每天早晨都看护着我,彩色的法轮常常在我肿大的脚脖子上旋转不停,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一天晚间我去学法点学法,当我骑自行车来到新建的大桥上,迎面来了一辆夏利车,因接近下坡,夏利车没能及时刹车,把我从自行车上撞下来,又拖着我的自行车开出很远很远才停下来。

我当时被撞得昏倒在大桥上,昏昏沉沉中我感觉有好多人围着我,有人大声说“完了,完了,出人命啦”,再后来好象有个人拽我,说:“大婶,您快起来吧,我不是有意撞你的。”潜意识中我感觉这个人一定是司机。我刚想爬起来,可一下又迷糊了。不知过了多久,好象身边有人喊我的名字,这声音好熟啊,怎么好象一起学法的同修啊,我一下睁开了眼睛。同修把我扶起来,可我只能站立不能行走,右腿已无知觉,后脑勺疼痛难忍,用手一摸,有个馒头那么大的包。

这时司机走过来,要送我去医院,我说:“不用啦,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师父告诉我们,遇事首先要替别人着想,况且你也不是有意撞我的。”可司机还是坚持送我去医院。同修对司机说:“你要觉得过意不去,就送她回家吧。”这时我想起自己的自行车,和我带的手提式手电筒。司机把我的手电筒找回来了,那么大的手电筒已断成三节,自行车被夏利拖出去几十米,车轱辘都成了弯的。司机和他的朋友把我送回家。司机惭愧的对我说:“大婶,你行吗?我看咱们还是去医院的好。”我说:“没事,我是学法轮功的,有师父管,什么事都没有。”这时他的朋友把他拉到一边,小声说:“这个人撞得不轻,你看她一直在说胡话,现在的人想讹人还来不及呢,哪有这么好的人啊,你快给她点钱算了。总让她去医院,真就去了医院,钱就没数了。”这时司机转身给我掏出一把钱,有五十元的、有一百元的。我一分钱也没要他的。司机还是不放心,转身把车牌号挡住了。司机说:“大婶,你既不要钱又不去医院,你可千万别记我的车牌号啊。”我再次强调自己是修大法的,绝不贪图别人的便宜,“你如果真的过意不去,就替我们弘扬弘扬大法吧。”

回到家后,我右腿一点知觉也没有,双腿只能站立不能行走,右腿膝盖以下黑紫黑紫的,用手一摸脚趾缝都往外渗血,过去打坐两小时,现在一分钟都盘不上,大事小事都需要家人伺候。但是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一定要以一个修炼人的顽强意志重新站起来。

于是我不管白天黑夜一遍一遍的学法,、一遍一遍的炼功、抄法、背法,每天二十四小时很少休息。一个星期过去了,右腿仍没有一点知觉,丈夫、孩子心里没了底,同修心里也没了底,同修还给我找来了一个骨科医生,我都拒绝了。因为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心里问自己,你是大法弟子吗?师父不是说“放下常人心 得法即是神”(《洪吟》〈广度众生〉)吗?神怎么会叫常人伺候来伺候去的。自己生生世世做过许多坏事,欠过许多的业债甚至欠过命,自己不还,难道还要常人替自己承担,还要师父替自己承担吗?师父为度我们吃了无数的苦、遭了无数的罪,自己连这点苦这点罪都承受不了吗?

于是我不再拖累家人,第二天起,我除了学法炼功时间,就开始学走路,可是我站了半天,右腿连动都不能动怎么走啊。我只好坐下来,心里想小孩不会走路前不是会爬嘛,那我就从爬开始。于是我蹲下来双手着地,左腿先爬出一步,用双手再去拽后面的右腿跟上一步,就这样一步一步的爬,每爬一步都很艰难,汗水从头发里往下流。不足十几平方的房间我爬了两个多小时。连续几天,我不分白天黑夜的爬呀爬呀。有一天早晨丈夫刚走,同修就来敲门,声音一声比一声高,怎么办,我只有爬着去开门,心想师父我要会走路该有多好啊,省的同修在外面等我。当我爬出里屋时,外面的同修又开始敲门了。这时我突然发现门旁边立着一根我平时用的尺棍,于是我握着那根尺棍站了起来,一步一步的给同修去开门。可我这双腿只会倒着走,不会向前迈步。同修看到是我给开的门,高兴的直流眼泪。看到我这走相,笑个不停,说:这怎么象个螃蟹啊。

可对我来说已是天大的喜事了。因为我知道我的右腿已经有知觉了。接下来我不分白天黑夜倒着炼走步,常常分不清哪是汗水哪是泪水。一天晚间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一个大操场,好多孩子在比赛,一个女孩跑在最前面,仔细一看那个女孩竟是我自己。醒来后我很高兴,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早晨炼抱轮时,心里对师父说,师父我要去炼功点,和大家在一起。就在那一天下午,同修又来看我,敲门声比上次来得更快。我拄着尺棍去给同修开门,可我没觉得用力,尺棍却断成两截。这可怎么办,我突然发现我家的饭桌立在客厅里。我急中生智拖过饭桌推着去给同修开了门,我发现我是一步一步向前迈着走的。我高兴的和同修抱在了一起,激动的泪水流个不停。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闯过了一次生死大关,还了一条命,从撞车那一天起,只有十三天的时间,我回到了炼功点,第十四天我就和同修去十几里以外的农村洪法。

任何情况下都不配合邪恶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中共邪恶人员提前把我们骗到一所政府大楼办的洗脑班。七天的洗脑班,虽然很邪恶,不让我们炼功学法,但是我们晚上等看着我们的人睡着了就起来炼功,背《洪吟》。七天后洗脑班自然解体。二零零零年九月,我们接受了上一年的教训,没等邪恶下手我们就提前進京了。结果有的走到了北京,走上了天安门,喊出了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还有的打出了“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回来后恶警们发疯似的迫害我们,酷刑折磨我们。

我的满口牙都被恶警用拳头打松动了 。恶警一次次的审讯,问我是谁通知你進京的,我就告诉他们没有任何人通知我,就是想去。因为我学了法轮大法之后,身心受益道德回升,过去我和女儿身上有多种疾病,学了大法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和女儿身上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变成了一个完全健康的人。现在大法被迫害,大法弟子受到残酷迫害,师父被恶人构陷。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去北京上访,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这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再说了,迫害法轮功是中央的事,那里不是决定政策的地方吗?你们想想这么大的事,和你们在座的那一位商量能有用啊?所以我就去了。

恶警气急败坏,咆哮着说:今天不说,明天提审扒了你的皮 ,看你嘴有多硬。随手就是一阵耳光,打得我眼冒金星。那个时候我感觉自己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不知明天怎么面对这些邪恶。晚上我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口里干干的,还不想喝水,躺在被窝里只打冷战,觉得心都缩成了一团。看看别的同修睡得都打起了呼噜,看起来不是冷的问题。哎,反正也睡不着,师父说一切都从法中来,那我就背法吧,找一找自己哪颗心还放得不好,我连续背了五遍《去掉最后的执著》,身上就出汗了。我强烈的感觉到,我整个身心、整个空间场都被师父那洪大的慈悲包容着。我激动的泪水哗哗直流,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我一下子意识到,叫我冷、叫我口干舌燥,不是身体上的原因,是邪恶为進一步迫害我强加的一种怕的物质。执着找到了,怕心去掉了,邪恶解体了。第二天恶警再次提审我时,态度却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只做了简单的笔录就完事了,后来再没提审我,以后的日子我就在牢房和能接触到的人讲真相、结善缘。其余时间全部背法,学法。

在狱中学法很难,只能背一些经文,《转法轮》都是用布抄写的,几十人轮着看,字写得也不够清楚,要知道在那个邪恶的环境当中,这已经是天赐洪福了。那个时候我很恨自己,没听师父的话,法学的少,如果会背《转法轮》多好啊,都是自己不争气呀。

一天我在打坐时看到另外空间,我也在坐牢,监狱里的铁栅栏好粗,我捧着一本好大的金光闪闪的《转法轮》在学法。突然一个警察把牢门打开了对着我喊。当时我虽然悟不太懂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师父是让我多学法。“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几天后的一个早晨,一个管教打开牢门,叫:“某某收拾东西回家。”我看了一眼这警察,正是我在打坐中看到的那个警察。一切师父都有安排。

那次关押了我们那么多的大法弟子,我是最先走出拘留所的。回来后我就想师父让我出来,一定有我要做的事情,所以我首先把师父的《转法轮》、新经文、部份经文,利用我在里面接的那些有缘人,带给了同修,解决了同修学法难的问题。

二零零二年,我再次被绑架、抄家。那个时候师父已经讲了发正念的法理,所以恶警一進门我就开始发正念,铲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让他们什么都看不见,结果他们什么有用的也没翻到。恶警把我绑架走。恶警想从我这儿得到他们想要的一切,对我酷刑迫害,一群恶警轮番打我,脸被他们打变了形,一天“上绳”(一种酷刑)多根,恶警软硬兼施,但是我不为其所动,就是不配合他们,不出卖同修,不给大法抹黑。那个邪恶所长得不到想要的,急得团团转,象狼嚎一样在我耳边狂叫:就是杀人犯两根绳下来,什么都招了,可你多少根绳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心里都觉得他们可笑,常人怎么能和大法弟子相比,我们有师父保护。可我心里知道师父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不然那样的酷刑迫害,弟子是承受不了的。

二零零五年九月,我第三次被绑架、抄家,被关進拘留所,在腥风血雨中走过六年的我,在法理上认识更加清晰,坚修大法的心更加坚定、更加成熟,所以这次更是不配合邪恶。我每天早晨先背九遍《论语》,然后一天到晚不停的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解体公安局、看守所另外空间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黑手烂鬼。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立即放我回家,我要出去救人。另外我还发出一念,让这里的有缘人都来听真相、做三退。于是我抓紧和号里的犯人讲真相劝三退。

有意思的是,我认识的两个朋友也被关在那里,在外面时他们特别固执,我多次给他们讲过真相,说什么都不三退。他们是因为与人闹纠纷被关進来的,这次我一讲他们就退了,嘴里还说:“这共产党是真不讲理,老百姓真是有冤没处诉啊。退、退、退。”还告诉别人:“愣着干啥,不花一分钱就买份保险,快退了吧。”

大法太玄妙,师父太慈悲。今天周围的人全都三退了,明天我就又被换到别的号里去了,又進来一些新人,我就再给他们讲。就这样,我与另一同修相互配合,他出去劳动时到外面讲,我在号里讲。一个星期后,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带着一长串被救度众生的名单走出了看守所。

我闯出魔窟是当地同修整体配合、发正念的结果。记得家里人跟我讲,他们去公安局要人时,公安局长跟家里人说:赶快告诉那些炼法轮功的,停止满街贴小报,抓了一个法轮功,国外天天给我们打电话,什么美国、加拿大的都来了,我们公安局丢不起那个人哪。

我家人也配合的很好,每天早晨没等公安局上班就等在公安局门口要人,有个政保科的警察说:我们应该换换位置,干脆你们来这里上班算了,每天比我们上班的来的都早。由此可见,只有按照师父的法理要求,整体配合才能震慑邪恶、清除邪恶、解体邪恶。

三次被绑架使我认识到,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时刻要保持正念,“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绝不能向邪恶妥协,不能向邪恶低头。我们修炼的人有师在、有法在,怕啥。

用神通开锁

二零零五年春,有一位流离失所的外地同修来到我市建立了一个家庭资料点。一次他与另一同修去农村派发真相资料被绑架。这位同修很坚定,在残酷迫害下拒不配合邪恶,保持零口供。可同修救度众生的法器,大法书还在他居住的地方。而该同修把家里的三道房门钥匙都带走了。

当时知道该同修情况的也只有一两个人,我的任务是以最快的速度把同修家里所有的东西尽快转移。因同修居住的地方面临街面,人来人往白天很难行动,而且还有房东。我与另一同修约定第二天一早行动。

前一天晚间,我们发正念清除同修居住地另外空间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黑手烂鬼,请师父加持弟子搬家成功。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来到同修家,这时同修家前面左面有两辆警车,我们从后院翻墙進去,我和同修发正念打开了第一道门,進屋后来到卧室的门,这道门是防盗门那样的锁,我开始发正念十分钟,房门没有开,这时我发现自己心里不稳,不但急躁还起了怕心。

这时师父的法打進我的脑中:“你们在正念强、没有怕心,没有人的执著、顾虑心与仇恨心的状态下有效。”(《正念制止行恶》)

我和同修调整心态,再次集中精力发出强大的正念,五分钟后,同修用手一拽,房门打开了。我们心里谢过师尊,赶快收拾东西,因房东白天要在隔壁上班。半个多小时我们把同修家所有大法书、法器、耗材全部转移。后来听说公安局去调查过同修住过的房东,可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救度更多有缘人

二零零五年秋,随着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大陆资料点遍地开花。那时我刚从拘留所出来后,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我买了电脑、打印机,成了资料点遍地开花中的一朵。七年来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一直顺利地走到了今天。大法开智开慧,我这个从来没摸过电脑的人竟然学会了许多电脑方面的知识。做的资料多种多样名目繁多,救度起众生来得心应手。大大地减轻了同修的负担。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多学法相互交流,互相鼓励,真正从法中认识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所必须承担的神圣职责与使命。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走出自己修炼的路, 后来在我这里取资料的同修当中先后开出了三朵金灿灿的小花。给救度众生带来了许多的方便,要啥做啥,要多少做多少,资料不积压,不过时,到边远的农村散发资料时各拿一种,各家各户收到的真相资料多而不重样。几年来我与同修们把真相资料撒遍了城里的大街小巷,边远的山村小镇,到处都留下了我们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足迹,到处都见证了师尊呵护弟子的洪大慈悲。

记得有一天晚间,我和一位老年同修去一个二十多里外的农村发真相资料,去的时候是打车去的,因带的资料很多,我们分头发放,我们约定,发完后在村头等候对方。我发完后先到了村头一个岔道口等同修,可等了很长时间同修也没来,在这个陌生的村庄,深更半夜又不能喊,着急的心情可想而知。于是我又返回村里,一边发正念求师父,一边不时的咳嗽几声呼唤同修。不多时我便和同修相遇了。我问同修刚才去哪了,我不是告诉你在村头岔道口等我吗?同修说,我走错了,我是在村那头岔道口等你了,等了半天也没等着,我就发正念求师父帮我,意念中告诉我错了错了,于是我听到你的咳嗽声又走回来了。回来时已经很晚很晚了,听人说从市里到那个村庄有近三十里路呢,又没有车,老同修能行吗?我边走边想要有辆出租车多好啊。谁知我就这么一想前面真的来了一辆出租车,开到我们跟前立刻停下来了。并问我们用车吗?我们看看这个人很老实就坐上他的车回到了市里。

还有一天晚间我与一个小同修去挂条幅,那天晚间我们挂了十八个条幅,还散发了好多真相资料。快散发完时发现胡同两边各有一辆警车堵截。这时我们一边发正念铲除警车背后的邪恶因素,铲除对大法行恶的恶警背后的邪恶因素,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并一边求师父加持我们顺利撤离。但警车尾随其后不肯离去,我和小同修在胡同里穿来穿去跟邪恶捉起迷藏来,不多时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甩掉了邪恶,打车回到家中。

回想起来十五年的修炼之路,提高的每一步、救度的每一个众生。都融着师尊呵护弟子的洪大慈悲。

做了好事一定不忘证实法

由于自己有店铺生意,经常有顾客忙中丢失钱物的,面对这些利益我从不动心,也从不错过证实法劝退的机会,因为在真正的现实利益面前,你在世人面前去证实法才最有说服力。

一次一位中年朝族妇女来到我的店里,忙于购物把一背包落在了我的店里。半小时后,她人回来了,先在别的店铺吵吵嚷嚷赖着不走,一口咬定自己的背包就落在那里了。我听到后忙告诉她背包在我这里,她听到后急转身来到我的店里,连看都没看我一眼,急忙把背包打开,哎呀!真的好吓人哎,这包里一打一打的人民币,何止是一万两万啊。她千恩万谢,一定要请我去饭店吃饭。我诚恳的谢过她,告诉她:我是法轮大法弟子,你的包落在这里,我连动都没有动一下。我利用这个机会向她讲了法轮功真相并劝退,她很顺利的退了,临走还喊着:“法轮大法好!”

还有一次,母女俩来我店里购物,把背包落在我这里,第二天早晨才来店里找,我把包还给她,她急忙把包打开,里面也是有好多人民币。她们数一数两千多元,说一分不少。她自己讲,她们去的地方太多,很难想起来丢在谁家,到我这儿也是碰大运,找不到也没办法。我借机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你的包我都没打开看一眼。我们师父告诉我们地上的钱都不能捡,你想你什么东西落在我这里会丢吗?我跟她们讲真相、劝其三退,她们很高兴的退了,并说这个包落在这里值得。

修炼十几年,在我这个店里这样的事情太多太多,为此证实法劝退的也很多很多,不能一一列举。还有我去其它场所购物,找错钱了、东西给多了、做了好事都不忘记证实法、劝三退,即使当时没有机会讲,过后也想着去补上。

我悟到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在任何环境中都要做好,才能更好的去证实大法。做了好事不要因为怕心而不去证实法。有的顾客还说:到你这里来信得过、服务态度好、价钱不但合理,真不满意还能退。这时都是我讲真相劝退的好机会。我还对他们说:其实每一个大法弟子都是这样,因为我们师父讲过,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在哪里都应该做一个好人,做事先考虑别人。如果我不这样做,今天和这个顾客干一仗,明天跟那个顾客吵一架。我就破坏了这个法,尤其好多人都知道我学大法,如果我做不好,人家就会说法轮功不好,而不是说我不好。这时她们都会说你讲的有道理。

在自己的工作环境中劝三退要有正念有智慧,我首先把我周围的左邻右舍全部劝退,有什么真相资料,光盘都给他们看,使他们真正明白真相,也给自己讲真相劝三退开创了一个好环境。

有一天,店里来了一位顾客,我问她要买什么,她不作声,等别人都走了,她还在那坐着呢,我想这人一定缘份不小,一定是师父专门送来听真相的吧。我不能错失良机,我开门见山劝其三退,我说:大姐,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就是退党、退团、退队。取个小名,你入过什么,心里都不承认。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就行啦。我又進一步讲了天安门自焚央视造假,大法洪传世界等,结果她要把她和家里人全都退了。我说:你得回家跟他们商量商量,她说:我们全家都同意。原来她和丈夫晚间出去散步,捡到一本《九评共产党》,里面还装着好多真相资料。夫妻俩在家里天天看,早就看明白了,就是一直找不到人给办这件事情。临走我又送给她一枚真相护身符,她把我的《转法轮》也带走看去了。

一天,一位老大姐来到我店里,我一看就上前握着她的手说:“大姐,您还认得我吗?六、七年前,您在我这里买东西,多给了我服务员一百元钱,当时他不知道,后来我追到楼下给你送去,我还告诉你我是学法轮功的,不占别人的便宜,那么多的人听着,当时您对我千恩万谢的?”老大姐连说:“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我又给她讲三退,她听明白了后就很干脆的退了。

一次是三个老大姐走進我的店里,我迎上前去问道:“你们三个怎么这么心齐,从哪儿来呀?每人拎个大药包,快来坐一会。”我给每人拿个小板凳坐下。其中一个大姐说:“我们刚从药店回来,哎,越老越没用,不是这难受就是那难受。”我说:“家都在哪住啊?”他们说不远都是一个楼的。“那你们收到过法轮功的小册子、光盘吗?”“见过,见过,经常有人往家送。”“看过吗?”“也看过一些。”“那上面不是说诚念大法好,天灾人祸碰不着,诚念大法好,吉祥如意百病消吗?念念看,我告诉你们,我就是学大法的,以前啥病都有,看看我现在身体多好,十几年如一日啥病没有,人活着就得有个好身体,就得活个质量。”我借此给她们讲真相,讲天安门自焚伪案,傅怡彬杀人嫁祸法轮功,讲几十万大法弟子被关押遭残酷迫害,讲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对国外出售,讲大法洪传世界,讲为什么中国会有这么多天灾人祸,最后讲三退保平安,三个人都顺利的退了,改天又给家里人退了。

一次两个同修来店里,正赶上他们的朋友也来这里,我们分散开讲真相,听的人越来越多,一会儿我们就劝退了九人。

前几天又来了这样的两位顾客,我对她们讲三退,当时店里有人,她说回家想想再说,几天后回来了,拿来了一家三口的名单。还说要请一本《转法轮》看,还要我教她炼功。

一次一中年男子,来到我这里购物,我对他服务周到,此人非常感动,我借机向他劝退,他一下子严肃的跟我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说大哥在哪儿工作啊?他回答我是公安局的。我一点也没动心,很平和的说:在哪儿工作,做多大的官,你首先也得明白真相才能有未来呀!我对你讲这些你给我钱嘛?我的出发点还不是完全为大哥好啊?你说对不?他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我对他说:大哥,您一定是党员吧?他点点头。我说:取个小名给大哥把这个党退了吧?他说退吧,临走还说保密,下次带他妻子来。

师父层层法理,我悟到都是对弟子的棒喝,使我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有了更深的认识,倍感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责任重大,而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必须做好三件事,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才是你今生得法修炼的真正目地。才能达到最后真正的大圆满。

回顾十几年的修炼历程,特别是在腥风血雨邪恶残酷迫害大法的十几年中能够坚定的走到今天,一切的一切都来自于对大法、对伟大师尊的正信、没有法轮大法那博大精深的法理,没有师父那无微不至的慈悲呵护,弟子真的很难走过这腥风血雨的十几年。十几年的修炼历程,弟子每时每刻都深切的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弟子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恩,只有学好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救度更多更多的众生,来回报恩师,兑现史前大愿!

大法洪传,旷世难遇。此生得法,万古机缘。借世界法轮大法日,记录下这十几年修炼中的片段花絮,以见证大法的超常玄奥,见证我们伟大师尊的浩荡佛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