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5月25日发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五日】

  • 内蒙古多伦县李秀芳曾遭毒打致双目失明

  • 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庞颜彩被迫害事实

  • 黑龙江省桦川县杨军自述被迫害的经过

  • 内蒙古多伦县李秀芳曾遭毒打致双目失明

    (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多伦县法轮功学员李秀芳,一九九八年开修炼法轮功,炼功前胃病、头疼头晕、风湿性腰腿疼等多种疾病缠身,疼的厉害时早上起来连袜子都穿不上,常年药不断,每天在疾病的痛苦中煎熬着。可是自从炼法轮功后,全身病痛不翼而飞,真是无病一身轻。

    然而自从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全国各地到处都是抓、打法轮功学员、抄家、罚款。严重的破坏了自由的修炼环境。李秀芳是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之一,一定要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于是在二零零零年正月,去北京上访。因家庭困难,她身上只带了伍拾元钱,每天只吃一袋方便面。到了天安门广场后,被劫持到黄村派出所。晚上,多伦县公安去了至少有六七人:其中有一个叫王清海的警察,此人个子不高,胖墩,外号大麻袋,当时四十多岁,现已退休,恶狠狠的拿着电源线说:“电死你得了。”而后又脱下皮鞋,用皮鞋跟狠狠打李秀芳的头和脸,当时她被打的头昏目眩,两眼冒金花,啥也看不见了,双目失明。

    还有当地的派出所所长李建峰(此人曾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把抄走的大法书籍、法像、横幅都铺到他睡觉的床下,做恶吃恶果,在洗澡时遭恶报触电而死);还有一个叫斯琴(蒙古族)的女警察,对法轮功学员侮辱谩骂。法轮功学员王香果(音)、张秀敏、肖英、王永梅等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而后她们又被多伦县公安劫持到当地看守所。

    当李秀芳被劫回多伦县后,也没给治疗,直接被非法关押在多伦县看守所,当时李秀芳要求回家看眼睛,看守所的警察不许,二十多天后又被劫持到当地洗脑班,几天后家里人托人才把李秀芳接回。

    在这期间,当地公安去了五六个人,打坏李秀芳的恶警怕以后担责任,去她家作伪证,不承认是自己打的,说是“老蒙古”给打的,他借机让那个叫斯琴的女警察给当证人,证明不是他打的。当时李秀芳家里人也不敢去找打坏她的恶警,怕找麻烦,而且儿子刚结完婚,家里又没钱,无奈之下,他老伴就把家里留下种地的种子赔钱给卖了,凑了钱,将近半个月后家里人把李秀芳送到张家口医院治眼,花了五六千元,也看不见,她丈夫在她去医院没几天由于心急也得了病含冤离世。


    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庞颜彩被迫害事实

    (明慧通讯员山东报道)庞颜彩是山东青岛平度香店街道办事处曲坊村的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前曾遭受多种疾病折磨:妇科病、偏头疼病、胳膊疼(吃饭时用筷子夹菜胳膊都弯不回来)。而且脾气暴躁。九八年十二月修炼法轮大法后,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全身的病都好了,也不骂人了,家庭也和睦了。她婆婆常说:“都是她炼了法轮功,我们家才和睦了。”然而这样一个好人,却多次遭到邪党官员和恶警的骚扰、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庞颜彩和同修一起去市政府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平度公安强行塞到车里拉到平度党校,逼着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强迫她们放弃修炼,关押两天两夜后,才被放回家。

    一天她和丈夫去邻村同修家,刚进同修家门,一个好心人就来对她说:“你们俩快走吧,曲坊村治安主任带人抓你们来了。”夫妻俩刚离开,曲坊村治安主任任聚宝就带着人去了,查遍了同修家的所有房间后,看到确实没有才离开。

    一次, 香店党委去了一男一女,骗庞颜彩夫妇说去大队了解点事,结果根本没去大队,直接将他俩拉到香店党委,扔在一间空屋子里,直到第二天村委来人把他俩拉回大队,也不让回家。大队文书滕为学说:“把大法书交上才能放你们回家。”庞颜彩丈夫被逼无奈,只好回家拿书,交上后,夫妻俩才被放回家。

    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也为了能有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同年十二月,庞颜彩和同修去北京上访,被北京公安绑架到石景山派出所关押了一天一夜,被香店党委拉回后,又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尔后又将她们拉到香店派出所,将她们分开单独关押,每人都由三四个男女青年日夜看守,不让睡觉,不让吃饭,强迫她们放弃大法。

    七八天后,又将她们拉到平度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期间强迫她们每天做奴工十多个小时,吃的是咸菜、窝窝头,还不让吃饱,每个人被迫交了二百元钱,并强迫她们按手印、照相。

    十五天后,又被香店党委拉回,当时正值冬天,天很冷,邪党官员却没人性地逼她们伸直腿坐在冰冷的地面上。香店政法书记王明乐拿着《转法轮》,诬蔑大法和大法师父,并强逼她们每人交七千元钱才能放她们回家。庞颜彩家人无奈,只好凑了三千元钱交上,又打了两千元的欠条,才将庞颜彩放回家。之后,香店派出所指导员郭某某经常带人闯入她家骚扰。一次,原曲坊村书记王爱国领着郭某某把庞颜彩的弟弟叫上一起把庞颜彩骗到香店派出所,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说:“你只要写不学大法了就可以回家。”庞颜彩不写,曲坊村治安主任任聚宝威胁她说:“快写吧,再不写就要把你送到大沙漠去了。”庞颜彩不理他,任聚宝只好替庞颜彩写了个假保证书。

    二零零八年的一天,庞颜彩正在单位上班,香店派出所警长李明光领人闯入她家,抢走电脑(现已还回)、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并将庞颜彩绑架到香店派出所。庞颜彩的丈夫请恶人们吃了饭后,又被迫交了五千元钱,才将庞颜彩放回。

    直到现在,曲坊村委、香店派出所也未停止对她的骚扰。

    自古善恶必有报,那些至今还在迫害良善、助纣为虐的可怜生命,还是停止作恶,多为自己和子孙后代的未来想想吧。


    黑龙江省桦川县杨军自述被迫害的经过

    我叫杨军,是黑龙江省桦川县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我于1997年得法修炼至今,大法使我身心受益,大法教会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多次遭到当地公安局、派出所、国保大队的干扰与迫害,记得最清的一次是2003年11月末。当时我正在单位上班,由国保大队队长董洪升带领四五个城南派出所恶警到我单位,要非法带我去城南派出所,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在我单位几十人的眼前,对我拳打脚踢,强行把我拖到车上,带到派出所。

    到派出所后,他们四五个人对我进行问话,后来他们到我家搜查,没有搜到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当时国保大队的队长对我说:“你要不说跟谁有联系,今年就在看守所里过年吧。”我说:“没跟谁有联系。”他说:“那你就跟我们走吧。”我说:“走就走,不过得让我打个电话,告诉家人我去哪里了,跟谁走了。”我正要打电话,他说:“你先别打,这样吧,你先在家好好想想,都跟谁有联系,然后告诉我们就先不用带你走了。”我说行,没过几天他又去我单位找我,他说:“你怎么没去派出所找我们说。”我没跟谁有联系,所以我不会去的。他拿出一张照片给我看,我一看是一张协查通报。应该是一名大法弟子被他们非法抓捕了,不知道姓名住址等详细情况,我不认识,他用凶恶的眼神看着我说: 信不信我判你三年刑.我微笑着看他没说话,我以帮他调查的名义要下照片后,给我认识的同修发正念,过几天我打电话告诉他说:“不认识,不知道。”他说他跟踪照片上的人到我家就不见了,我说那你为什么不进去抓人呢?他说:“上面有话,让跟踪不让抓人。”我说:“不可能,我父母都没见过他,也不认识。”此事到此而终。

    还有一次我跟父亲(父亲也是修炼人)被片警骗到公安局说了解一点情况,一会儿就回来,结果公安局长,问我们还炼不炼,炼就关起来,不炼就回家,我跟父亲还有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