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 我去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五日】我是二零一零年六月得法的学员。得法后别提心里多高兴了,因为原来身体所患的不治之症和各种慢性病,全都不治而愈。真是太神奇了。我全家人都非常高兴,同声称赞大法真了不起!

我今年六十七岁,因长期劳累,患上了心慌气短、风湿、骨关节增生、过敏等症。二零零八年,又查出了患胸腺瘤。此为不治之症,我拒绝化疗,就等于放弃治疗了。当时我想,我年岁大了,当年地震没死,又多活了三十多年,知足了,听天由命吧。

去年春天,我又因感冒咳嗽不止,气喘,活动受限,躺不下,睡不了觉。这样拖了近一个月,身体难以支撑,精神恍惚,危在旦夕,我也让家人有不测的思想准备。同楼住的一对年轻夫妇得知我的情况后,晚上来到我家。他们边安慰,边给我介绍法轮大法:告诉我什么是法轮大法,大法的美好及在很多修炼人身上出现的奇迹;大法受诬陷的来龙去脉;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十多年来已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等等,方方面面讲个透。这我才恍然大悟,我的心就象拨开云雾见晴天,黑夜见到明灯一样,豁然开朗。我相信“真善忍”,相信师父。就这样在他们二人的引导下,我毅然决然选择了大法,决心跟师父修炼法轮大法,放弃了某某法门。随即我清理了与其相关的一些东西,开始了法轮大法的专一修炼。

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要真能够得大法,这个人简直太幸运了。”确实是这样,一点都不错。我明白,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

说“大法真神”,这话不是随便说的,那可是有事实根据的,是真的。就在我得法的当天晚上,我就把药全停了(消炎药、化痰止咳药等)当晚我就能躺下睡些觉了,而且一天比一天好,一天一个样,渐渐也精神起来了,能吃饭了,身体就有劲了,走路也不犯怵了。四个月后,未吃一粒药,以前所有的病全都好了,不治而愈,身体轻松,真是变了个人。

全家人都亲眼看到了大法在我身上的神奇显现,别提多高兴了,都说是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把我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同时也救了我们全家。

我坚持每天炼功、学法。“对那一个人来讲,他能够明白真相、能够得救,实质上是一旦这个人得救了之后,他所代表的他背后的宇宙体系的生命全得救了。无量无尽的众生,庞大的体系,这么多生命都得救了”(《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学了师父的讲法后,我心中有种按捺不住的感觉,深感自己的责任、使命的重大。我决心走出去,证实法。因此修炼四个月后,我开始向老同修请教如何出去讲真相和救人并大胆尝试着做,去掉开头难的思想障碍,破除爱面子,怕不好开口,怕对方给脸色看等执着。由一天劝退一个、二个,到十几个,数量不等,最多时一天曾劝退了九十一个。我一直在坚持讲真相劝“三退”。

回想救人的过程中,纯属是在摸索着来。如何开口引出话题问题,看来也不是个小事。刚开始时,我比较直截了当,先与被救人说:“您好!”对方自然也回敬:“你好!”我接着问:“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的事吗?”这时有的人很容易翻脸,再往下说他就不听了,还说:你走吧,跟别人说去吧!不欢而散,看出来他很反感。出现这种情况,我很惋惜。很明显,是我讲话不对他的心路造成的。我记住教训,以后再做时我就暂时避开“三退”两字,先往下讲下去,最后引申到“三退”这个话题上来,这样效果还是好的,救他的目地也达到了,退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

在讲真相劝退过程中有人给我留下的印象较深。例如,有一位三十几岁的男青年,他正坐在超市的购货车内看书。我上前与他打招呼:年轻人你好?您听说过保平安的事吗?这时他抬起头来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说,大姨不管你是干什么的,即使你是干公安的大姨也要给你送平安。他说:你说对了,我就是公安。我说那太好了,越是干公安的越要保平安哪,这是你们工作的需要,也是你的父母和家人最牵挂的。你的父母可能不需要你给他多少钱,但他能看到你每天平平安安的上班,平平安安的回家,他们就非常高兴。他说:是。下一步我就切入话题:您是党员吗?他说:是。那就赶紧从心里退出来。他说:为什么?我说,你在入党时是宣过誓的。为共产党奋斗终身,这就在你的头上打上了烙印。只有声明退出,烙印才会抹掉。当天灭中共时,与你没有关系,“三退”保平安,这是天意。你看看国家上层腐化堕落,腐败透顶,搞特权,贪得无厌,整个社会几乎没有不贪的,大官大贪小官小贪。人类道德在下滑在后退,百姓住房难,看病难,上学难,找工作难,物价上涨等,社会腐败到这种程度,已经到了人不治天治的时候了。当天要治时就是大淘汰,但是好人会留下来。我说咱们起个化名退出来吧,躲灾保命就平安了。讲到这,他答应了。最后我又叮嘱一句:“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法轮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有福报啊!”他笑着点点头说:“谢谢!”我说:“谢大法师父吧!”就这样,看着一张张得救后的笑脸,听到一声声的“谢谢”,我内心踏实,也在笑。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做的,是师父和大法的威德。

在救人的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用不同的态度甚至是恶狠狠的态度对待我们,就看我们怎样看待。对于那些怎么说也不信的、不退的,不管这些人态度如何,我从不怨恨。因为他是受害者,很可怜。我总以慈悲之心面对,分手时还要送上一句“祝您平安”。不过,这时的我心里会感到很不是滋味,看着他(她)的背影,心中很难过,有时会眼含热泪,我希望他们还有得救的机会。

我会尽力的做好这一切,是师父救了我,给了我新生,我一定听师父的话,做好自己应做的事。要处处考虑别人,多救人,走稳走好修炼中的每一步,做到正念正行,精進不停。

在此,弟子向师父道一声:谢谢师父!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与浩荡佛恩!

以上是个人得法后的变化和亲身体验,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