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学法 每个人都发生巨大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开始得法修炼的,得法前我是一名皈依的居士,我发誓一定要修成佛,但是怎样才能修成呢?正在我苦苦寻找的时候,有人送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当天我把这本书看了一遍,我惊呆了,我所经历的许多事情,书中都有,这么多年我一切的不解之迷、一切修炼的法理,全在书中,我所有的问题都明白了。李洪志大师才是我真正要找的师父。我激动不已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晚上我打坐时,就看见师尊站在我面前,我特别高兴,师尊管我了。从此我就坚定的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到了今天。

和我一起寻找真正修炼之路的还有两个好友。我得到书后告诉她们,她们也随之很快得到了《转法轮》,同样激动不已。从那时起我们就在一起修炼,形影不离。99年7.20之后,我们的思想有些波动,但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我们走过来了。而且集体学法,成了我们三个人共同的愿望。因为这是师尊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我们商定每周一次,即使在中共迫害最严重的时候,我们从未停下来。遇到她们休年假时,我们一学就是十天。由于我年岁大、文化低,对于师尊讲的关于宇宙方面的法理不理解,同修甲就耐心的按照她的理解,给我讲了这方面法理字面上的意思,所以十天下来我提高很快。因此我们都很珍惜每一次的学法机会,遇到有什么事情都会尽量克服,争取不落下每一次的学法。有一次我们学法的地点是在东边,可我记错了,到了西边,当时我的脑子轰的一下,从最西边到最东边坐车得半天的时间,坐地铁有二个多小时就可以到了,但是我带着很多的真相资料,在这种情况下我一般都不坐地铁。后来我决定两头打车中间坐地铁到学法组,用了二个多小时。向内找,通过这次教训以后,再学法时,自始至终我都非常的认真。有的同修住的很远,北京交通总是堵塞,有时很容易迟到,但是同修们宁可花几十元钱打车也不迟到。

我们的学法小组在发展,渐渐的在扩大。每个人都是一个法粒子,以一当十,以一当百的在发挥着作用。无论是在节假日或是在邪恶的敏感日,从未停止过救度众生,为此学法小组的成员有时会遇到一些麻烦。有的同修被常人检举了,公安去家里骚扰;有同修发资料时,被邪恶抓捕判刑了;还有在敏感日,国保找去办转化班的……每当出现这种现象时,同修甲总是第一时间,不顾自己安全,用电话通知到每个人,有一次特别紧急,她利用中午休息时间,打车到同修家问清楚来龙去脉,再打车到各个同修家,通知大家集体发正念帮助同修。同修甲的做法深深的感动着我们每一个人。在同修甲的感染下,我们通过学法提高了心性,去掉了不少怕心。师尊说:“有这么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时会脱离法的力量,就会显的孤立无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则就没有法的力量。”(《曼哈顿讲法》)所以我们要多学法、学好法,时时溶于法中,一个完全在法上的大法弟子,邪恶是不敢迫害你的,也就是说谁也动不了你。“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站在法上去认识,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救人,形势的紧张是带动不了一个神要做的事。大法弟子就是多做三件事情,其它什么也别想,动一念都是执著,都可能招来邪恶的干扰。在法理上认清后,我们的思想统一了,继续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我们通过集体学法知道了怎么修,学会了遇到问题找自己。我深深的体会到师尊让集体学法的内涵。

学法小组的人越来越多了,同修乙是较早進入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乙有车,我们所有的耗材都是由她和同修甲去买,因为MP3携带方便,是我们必备的,同修乙就主动的承担下来,然后又把相关的资料输入進去。现在产品质量性能不好,所以同修乙一次又一次的往返于商家,非常辛苦;同修们的打印机、刻录机等坏了,都是她主动的负责送取;由于有车她和同修甲发真相资料的时候,总是去一些偏远的地方,不落下这些地方的众生。偏远山区的同修资料缺乏,她又负责给他们做,同时把自己家的打印机、电脑也送给那里的同修。(她把她自己的3台笔记本都送给了同修)她总说她有车方便,节省你们的时间可以多做一些别的事情。她的这种精神让我们很感动。同修乙在组内所发挥的作用,是任何一个同修所无法替代的。

后来,我组又陆陆续续的進来了刚从监狱出来的同修,在这个过程中,也是在不断的去我们怕心的过程。因为我们三人在这么多年走的路都是平稳的,自认为不存在怕的因素。我们也悟到是师尊安排他们来的,一、师尊讲法我们已经学了好几遍了,而这些同修在监狱里面呆了多年,师尊后来的讲法他们都没学过。二、是通过他们来去掉我们的怕心,提高我们的心性。有一个刚从监狱出来的同修是学计算机的,在技术上对我们的帮助很大。原来我们考虑到安全,在电脑上一般不存资料,总是把许多资料储存在一个U盘里,携带方便。他多次提出U盘要加密码,但是由于我们一直是平稳的走过来的,就认为没必要,就这个问题学了师尊的有关讲法。通过集体学法与交流,最后每个人的U盘都加了密码,而且每次用完电脑后,都用无影无踪软件清理。由于技术同修的到来,教会了我们很多的电脑技术与知识,现在我们人人都有电脑,集体学法时都不带书,打开笔记本,两三个人用一个,既方便有安全,技术同修对做真相资料帮助很大。现在我们每个人都承担了几个项目。

原本只有三个人的学法小组扩大到8~9个人了。每進一个同修,对我们的心性都是一次考验和过关。尤其是从监狱出来的一些同修。因为我们三个原来都是很平稳的走过来的,几乎没有什么大的魔难,新来的同修使我们组的结构发生了变化,也使我们变得比过去更加成熟了。

最后進来的是一个经历坎坷的老年同修,我们从她的身上看到了我们的不足。虽然她多次遭受旧势力的迫害,但她对师对法的坚信使她多次正念闯出监狱。在监狱里给狱警、犯人等讲真相,揭露邪恶对她的迫害。出来后给片警讲真相。而且面对面讲真相、发大法资料。她经常去百里外偏远山区的农村,把那里的同修组织起学法小组,带着他们一起学。(把我们多余的电脑、买的打印机等送给她们)帮助她们成立起资料点。农村同修的大法资料很缺乏,师尊后来的讲法她们都没有,因为我们都有U盘,我们就把自己整套师尊的讲法,全部给她们送去,这样她们的学法就有了保证。农村同修在证实法方面有很多感人的事迹,但是由于没有文化而不能写出来。这位老年同修不顾自己在监狱被迫害落下腿疼的毛病,应邀去收集材料。因为农活很忙,她们不可能坐在那说,老年同修就和她们一起在地里干活,边干边听同修讲,回来后再整理出来。她不但把自己受迫害的经过写出来,还把其他受迫害同修的经过也写了出来。总之她写了很多揭露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文章、曝光邪恶的骗人做法,在明慧网上发表,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师尊讲:“我这个当师父的是不能落下一个弟子的”(《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她遵照师尊讲的法,把她们原来在监狱的同修,一个一个的都找了回来。有一个人曾经邪悟了六年,都被这位老年同修找回来了,并组织了学法小组。这位老年同修的事迹让我们很感动。同时我们也给她指出:说话太直爽,缺乏安全意识,有了这个漏,就容易让旧势力钻空子了。

总之,每進来一个同修,都会使我们的学法小组更加健康壮大,同时,我们小组又是每一个同修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坚强后盾。造就、锤炼着每一个同修。我们通过学法,心性更加提高了,形成一个有形的小整体和无形的大整体。因为这些同修,也都有自己外边联系的同修和学法小组。每当听到哪个同修有什么困难或有什么事时。我们都能做到互相支援和整体配合。比如,当我们听说郊区某一同修被邪恶绑架时,集体发正念除恶。后来听说官司打得很艰苦,我们又集体拿出一万元,从经济上给予支持。

通过学法,我们的心性在不知不觉中提高,每个人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在救度众生的过程中迅速的升华着自己。我们的生命在无声中纯净、晶莹,那是来自历史久远的机缘,那是从生命本源涌来的感动;通过学法,我们对生命的意义更加清晰,在证实大法的道路上,我们更加明确了方向;通过学法,我们更加坚定了“誓与大法永相随”的信念。不管前面的道路有多少巨关巨难,我们的心都不会牵动,我们兑现着史前的誓约,以永恒慈悲的状态救度着宇宙中的众生,我们溶于法中,法在我们心中,我们无条件的听从师父的安排,我们无条件的符合着法,我们越来越成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