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见证了大法的威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二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的路上走过了十四个年头。

一、 正念止住了毁书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邪恶疯狂诽谤师父,污蔑大法,迫害大法弟子,在这种恶劣形势下,坚定的大法弟子毅然走出来不断上访,邪恶害怕之极,大陆各地更加严控坚修的大法弟子。我是当地的辅导员,被监控了好几个月。

中国新年期间,单位领导又通知我:“今年不准回家过年,要对你進行二十四小时监控,还可能办班学习。”我马上拒绝了他们的无理要求,并声明:新年期间我也要上访。结果单位上报后,镇政法委立即协同派出所来人,看我主意坚决就欲绑架,丈夫见情况不妙就向他们做了保证:新年期间一定把我看住,不让我去上访。恶警走后丈夫寸步不离我左右。

二零零零年农历正月初二,家人团团把我围在炕上,我在看《转法轮》,他们不停的劝说,我态度坚定的说:“我是大法弟子,维护法、证实法,为师父与大法讨还清白是我应该做的。”丈夫看我不听劝便恼羞成怒,忽地跳上炕抢走我手中的书,扬言要撕掉、烧掉。妈妈吓得马上抱住他胳膊不断地说:“你千万不要毁书,那样会犯罪的。”恼怒中的丈夫魔性大发根本不听,与妈妈撕扯夺起书来,书被丈夫抢在手里,他用尽全力准备撕,我行动也来不及了。在这危急的瞬间我想起我们炼功人身体是有能量的,神想做什么一想即成,功能超越空间,速度很快,我是炼功人,为什么不用功能制止他?我立即说:“停住!”话出口丈夫便立那儿不动了。我信心大增,更坚信大法威力无边。

此时,一家人都看着我,我让妈妈躲开,我是炼功人,正念之场一定能制约他。于是我平和地对他说:“你知道我来到世上是为了什么吗?告诉你:我活着就是为了修大法。这本书对我很重要,你不要毁。如果你执意要把书毁掉,那我坚修大法的心你毁不掉!这本书没了,我还可以去找下一本,找不到书我可以抄书。另外,你毁书罪大无比,你我夫妻有缘,我们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你不明白我不能不告诉你:毁大法的书所造的罪业谁也还不起!应该怎么做你决定吧!”

由于我信师信法,心正念纯,把他毁书的念头打消了,大法书保住了。

二、丈夫见证了大法的威严

二零零零年二月我進京上访被带回原地遭非法拘留十五天,出来后邪党正好开两会,我又被非法关押了二十天,其间丈夫怕我在恶人手中吃苦受刑,就顺从他们交罚款五千元,抵押金一万元,公婆、小姑子们威逼我不成也向丈夫施压。

修炼前,我从头到脚没有舒服的地方,常年以药养命,人人皆知;修炼后不到一个月我所有的病不翼而飞,心性也提高很大。丈夫本来是不反对我学法炼功的,但在邪恶的打压及谎言欺骗下,他承受不住多方压力,开始骂大法。有一次,我在看书他夺过去,对师父法像不敬。我当时就想:这次让你烂嘴,看你再敢不敢;但马上一转念觉得我这念中有恶的一面,大法弟子的功能不能随便在常人身上用,这是师父不允许的,我应该劝善,向他说明真相,但几经努力没收效。

后来通过不断学法,我对 “佛法在不同层次中有不同的体现形式,”(《转法轮》)有了更深的理解,尤其反复学习《佛性与魔性》、《挖根》等经文后,从理性上理解师父讲的:“而大法弟子在一个极特殊的情况下,采用一下法在最低层次的这种方式,而又完全是用善的一面,这不是在圆容法在人类这一层次的行为吗?”(《精進要旨》〈挖根〉)我觉得我丈夫虽不是邪恶之徒,但他的所为是恶的,我劝善不成想让他体验一下现世现报警醒过来,制止他继续行恶造业,基点没错。不久他又出口不逊,结果他的嘴真就烂开了花。

开始自己上药我不理,第三天我见他满嘴的疮很痛苦,就想应该点醒他,于是帮他上药,对他说:“你这烂嘴不是病,上药也没用。我告诉你:你烂嘴的原因是因为你说了对师对法不敬的话遭现世现报,如果真正忏悔改过会马上就好。不信再犯还烂。”他半信半疑,这次好了后,他又乱说又烂了一次。以后每有对师对法不敬的言语要出口,我就目视他的嘴,他马上就心领神会了。

事实让他见证了大法的威严。从此他信师信法,现在已经开始学法并积极支持我做救度众生的事。感谢师父慈悲,洪恩浩荡。

三、突破监控 走出派出所

二零零一年夏,我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当时《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已经发表,师父告诉我们:“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牢记师父的教导,一下午恶人无论问什么我都不配合,不回答,他们没办法下班回家了。晚上留下七个人监管我,他们又开电视又递书报给我看,说:“你做什么都行,只要别走。”我对他们笑了笑说:“我有我的事要做,今晚一定不住这里。”

傍晚家人来看我,除了送饭女儿还带了双运动鞋来,她说:“妈,你把高跟鞋换下,穿这鞋方便。”我当时一震,送家人走时我在外面走廊打量了一下,走廊北面有窗,我想这就是我今晚出去的门。

天黑下来了,几个恶警加倍警惕的看着我,我坐在沙发上静心背法、发正念,心里求师父加持让我走脱。一会儿来了个人,他们说话要我出去,两个恶警就把我带到了走廊,利用这个机会我观察了窗外的地形,我在二楼,窗户上的防盗栏杆间隙较大,下面是空地生有带刺野草和碎玻璃片,后面就是一条人行道。我把头靠近防盗栏杆想试一下宽度,被恶警发现将我拖回监室。

当时师父的经文《什么是功能》刚发表,其中一段是:“大法弟子在正法中已经充份发挥着功能的作用。比如在正法中正念很纯时功能运用的很全面,而且很多弟子都能在正念中随心所用,几乎是用什么有什么,如将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坏人定住,只说一声“定”,或者说“你站在那儿别动”,或指着一群坏人,就一定动不了,过后想一下“解”就解除了。”

我坚信师父所说的。我就想:发生个事把他们调走。大约八点左右电话响了,说要他们去办案走了四人,屋里还有三人不动。我觉得机会来了,就不停的发正念。十几分钟后一人出去了,我想剩下的两人也离开吧,他们马上一人拿着水杯走了,另一人也跟出去了。

我即刻走到门口看走廊里无人就跨过走廊将窗推开,将头一伸,心里说“缩,我要过去”,手把着窗棱身子一转就探出去了,脚顺着窗下的墙壁一滑,手松开纵身一跳,我就轻飘飘的落了地,也没被地上的玻璃片扎到,站起来看看四下无人我就迅速走脱。后面只听到恶警对着窗户的惊呼与喊叫。

第二天,我从恶警眼皮底下跳楼而走的消息就传遍了大街小巷,同事听说后还有人去实地查看,都觉得我一个中年妇女从那么高的楼跳下就不见踪影了不可思议,连连称奇。事实面前人们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师父的无比伟大和大法弟子具有的威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